“禁售燃油车”是谬论

原标题:“禁售燃油车”是谬论

“某些真的不敢恭维的研究机构最近公布的‘中国禁燃时间表’纯属谬论,专业人士千万别受它干扰!”中国内燃机工业协会原副秘书长 专家委专家魏安力大声疾呼。

5月下旬,网上流传的《中国传统燃油车退出时间表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引起了魏安力的高度警惕。《报告》认为,燃油车是大气主要污染源,燃油车导致了国家能源安全的不安全。《报告》建议,控制机动车保有量,限制传统燃油车出行, 2050 年前中国应实现传统燃油车的全面退出。

《报告》作者被打脸

发展纯电动汽车替代传统燃油车是《报告》的最终目的。然而,现实却狠狠地给了《报告》撰写者一记响亮的耳光。

乘联会最新数据显示,新能源车虽然跑赢了乘用车大盘,但同比、环比增幅均降至一位数,表明补贴大幅退坡后,以纯电动车为主力的新能源车市场化举步维艰。5月份,乘用车批发数为154.2万辆,同比增幅为-16.9%。其中,新能源乘用车市场批发数为9.7万辆,同比增幅为5.4%,环比增幅为5.8%。今年1~5月的全国新能源乘用车销量为44.2万辆,同比增长58.0%。与去年同期(增幅143.9%)相比,增速大幅回落。

魏安力对这组数字提出自己的看法:“数字直白地说明,靠中央财政补贴活过来的电动汽车,除了继续面对技术进步和产品升级的挑战,还将面对丢掉补贴这根拐杖后消费者接受度的挑战。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做好电动车终究还是要靠自己”。

在刚刚结束的2019中国汽车重庆论坛上,多家主机厂的负责人一致认为,目前消费市场迫于刚需的压力,消费者获取牌照的压力而购买纯电动汽车,但趋势不会长久,加之电动汽车从总量看,供大于求的比列没有减缓,由此导致上述现象不会持续。

显然,无论是宏观上新能源车销量大幅降速,还是部分主机厂来自一线的真实反馈,都反映出一个问题,多数消费者对于纯电动汽车持怀疑态度。然而,《报告》却逆市场而为——妄图用纯电动汽车替代传统燃油车,请问所谓的研究者是何居心?

纯电动车不利民

多数消费者之所以不选择纯电动汽车,其原因既有火烧连营的负面效应,认为不安全,也有使用便捷性的担忧,冬天动力电池电力输出,行驶里程半径短等。还有部分动力电池寿命没有保障,导致消费者使用过程短期内二次高额消费的心理障碍等等。

魏安力直言不讳地指出:“汽车对人类而言,既是生命运载工具,也是生活物质保障运输工具,还是国防安全装备,现在就拍拍脑袋,引用国外的虚拟数据,为中国描述一个去“内燃机化”的三十年报告。弱弱地请教一下,纯电动汽车能担起这副重任吗?三十年时间切换过来吗?石油、化工、运输、汽车、消费服务这条产业链和市场消费链条上涉及的数千万就业人员,你们计划在哪个领域让他们再就业?不明白《报告》的编撰者们对我们今天的现实情况是否了解?。现实情况是消费者使用一段时间后,部分纯电动车的各种问题都显现出来。如果说续航里程大幅缩水还能接受的话,被媒体报道的纯电动车频频自燃事件则令人无法容忍。但是,某些组织或个人却视而不见,仍然建议把可靠的燃油车禁掉,让老百姓使用尚未发展成熟,随时都有可能把人扔在路上,或者着火爆炸的纯电动车。请问,这对老百姓利益有好处?对国家利益有好处?还是对某些组织的利益有好处?”

在魏安力看来,某些纯电动汽车没有经过充分试验验证就投放到市场上,这无异于把消费者当作试验的“小白鼠”,为了那点补贴,为了那点虚伪的课题成果荣誉,为了那点虚拟的百分比,既不负责也不值当。真不知撰写《报告》的研究者们对此视而不见的原因是什么,由此大谈禁售传统燃油车的目的是应付、是迎合、还是另有它意?魏安力强调说:“‘禁燃’这是一个在中国乃至在全球都很无聊的话题,因为它根本就不存在,因为没有生存的土壤。”

“禁燃”有利于能源安全?

《报告》认为,禁售传统燃油车,发展纯电动汽车将有效解决中国的能源安全问题。

魏安力认为这纯属无稽之谈。他指出:“日本的石油对外依存度达到了90%,人家选择发展电动汽车来降低石油对外依存度吗?没有!以丰田为代表的企业在发展混合动力汽车,马自达还在传统能源方面做文章,并且努力把燃油车越做越好。欧洲对外依存度比中国高多了,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典,包括美国、日本在欧洲的汽车企业好像没有放弃燃油车发展的决定和决策吧。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没有日本、欧洲高,《报告》编撰者凭什么给政府和社会一个‘禁燃’的导向?”

在魏安力看来,中国的能源安全问题可以通过发展甲醇替代石油燃料来逐步解决,而不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直接“砍掉”传统燃油车,《报告》这种导向非常不利于汽车产业发展,不利于国家能源基础建设发展,不利于经济发展。习近平总书记访问俄罗斯,参加中俄能源商务论坛,参加远东投资15亿美元建设180万吨甲醇项目建设奠基活动,为的是什么?

“换道超车”将被落得更远

《报告》指出,中国越来越多的城市对传统燃油车实施限行限购,为发展纯电动汽车提供了重大机遇。

对此,魏安力非常愤慨。他认为:“部分地区限购传统燃油车缺乏法律依据,本就是一个违背物权法的政令,不要再拿来讲故事,做依据了,6月9日发改委已经发文叫停。同时,部分本土车企放弃燃油车技术升级,转而发展纯电动汽车会被越落越远。北京就有一个知名汽车企业的战略决策是如此,估计再有一年就将被证明是……。”

欧美企业忙升级,中国企业忙转型。魏安力指出:“传统燃油车减排有两条技术路线,第一加装后处理装置,第二提高燃油效率降低排放污染。欧美汽车企业始终致力于传统燃油车减排技术的深入研究,中国部分企业则看重了政府给予纯电动汽车的巨额补贴,有些企业干脆放弃了传统燃油车技术升级,转而发展纯电动车,希望通过‘换道超车’抢占发展先机,这无异于痴人说梦。”

在魏安力看来,《报告》的编制人员根据欧美所谓的“禁燃”时间表,忽悠中国禁售燃油车是居心不良。欧美汽车企业对中国新能源政策采取“跟随”态度,实质上欧美企业从未放弃传统燃油车技术升级,并且越做越精。中国传统内燃机在历经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的二十年,经过广大业内工程技术人员的努力拼搏,我们在技术掌握层面和产品制造领域与发达国家差距已经在逐步缩小。乘用车的红旗系列发动机,商用车的潍柴、锡柴、玉柴发动机,好像都是我们的骄傲吧。一个“零排放”,一个“弯道超车”,一个“财政补贴”,两个口号,一个行动,三箭齐发,引导的几乎是人心所向,1.2万亿的投资,近四千亿的补贴,好不伟大的创举和行动啊。害人吗?不知道。害己吗?不知道。人在做,天在看,我想用不了多久,结论自然分明。

明明是上百年的电动车,北京首都政府给出的交通宣传上早就写有无轨电车,大连、长春的政府给出的交通宣传上早就写明无轨电车,可非要给个“新能源汽车”的命名,弄出这么个名字来是为了体现创新?还是为了换个概念好忽悠中央财政的钱?还是想有所作为?结果是骗补大案出来了,几十辆大客车在北京蟹岛停车场火烧连营,中央财政补贴的钱如此挥霍,连个结论都不能告知天下,电动汽车骗补形成了连锁案、窝案确没有司法介入,真是怪哉!

看看我们的今天,内燃机已经缩小的差距又在加大,本来建立和打牢的基础又在被肢解,本来可以形成的技术和产品储备又成了碎片。面对即将到来的智能化时代,我们能搭载智能技术的载体(汽车和发动机)的基础何在?差距有多大?所以中国企业如果听信所谓研究机构的“禁燃”谬论而放弃传统技术升级,必将铸成大错。

中国汽车路在何方?

与其大谈“禁燃”,不如静下心来反思中国汽车发展的“初心去哪儿了”?方能在漫漫征途中少走很多弯路。

对于中国汽车产业发展,魏安力从市场需求、技术升级和解决能源安全三个维度提出了个人见解。他认为:“中国未来的市场应该是一种市场化、个性化、消费化、需求化的走向。在传统内燃机领域,我们与国外差距太大,下一个内燃机的时代面临的是智能化升级,所以我们要全面提升智能化水平,提升个性化服务的细节。同时,我国正在因地制宜发展甲醇替代石油燃料,中国甲醇汽车已经走在世界前列,甲醇汽车及相关产业的技术标准将具有引领性和前瞻性,在汽车龙头的带领下,中国有望引领未来世界汽车燃料多元化的发展走势。今后,传统燃油车、增程式电动汽车、混合动力汽车、燃料电池汽车四大类产品将会平行、交替、互补、和谐发展。”

魏安力告诉笔者,工信部甲醇汽车试点工作专家组与6月26~27日在贵州组织“甲醇汽车﹒甲醇燃料电池﹒甲醇燃料应用技术交流会”,将会系统地介绍中国甲醇汽车的发展历程和技术成就。

人间正道是沧桑,面对美国的无理打压,华为的老总任正非表示,最终我们还是要在山顶上拥抱,一起为人类社会做贡献的。同样,中国汽车和内燃机的发展道路也并非坦途。在魏安力看来,华为掌握了移动通讯的核心技术,美国人绕不开。对于中国汽车和内燃机产业发展而言,欧美企业所走传统内燃机技术升级路线,中国同样也做不到“换道超车”也不应该想“换道超车”,没有意义,否则双方最终是无法在山顶拥抱的。

采访结束,魏安力再次语重心长地告诫说:“中国汽车和内燃机人要按照产业的发展规律、按照经济规律,踏下心来认认真真做点该做的事,千万不要被所谓的禁燃报告所干扰。一定要清晰,在动力多元化、燃料多元化发展趋势下,内燃机、增程、混动、燃料电池是正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