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驾完新一代创酷,我无法确定是不是喜欢它

原标题:试驾完新一代创酷,我无法确定是不是喜欢它

文|李清柯

岁月如歌,每个人都曾是少年。

我发育的时候,周杰伦还在唱七里香,他一边唱“秋刀鱼的滋味猫跟你都想了解”,一边朝女主的脸吻下去,当时的男生女生看了脸都微微红。

我忘记初恋的具体模样了,但我记得2007年,我握着一台正在播着七里香的MP3,在许多人的面前朝初恋的嘴唇吻下去,嘴唇里有秋刀鱼的味道,或者比秋刀鱼更好的味道。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恋爱的味道。

班上的男生都玩《梦幻西游》,能够随意结婚,能够组队打架,能够在一个叫长安城的地方做着一种叫武侠的梦。我们经常不吃饭不睡觉,在城中村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网吧兴奋地征服另一个世界。

黑网吧是几个华南农业大学刚毕业的学渣大学生开的,没有什么商业头脑,经常被我们赊账。赊着赊着,我们就打出了电信区的总冠军。后来那个打得最好的同学把账号变现,在腿毛还没长齐的年纪挣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那几个学渣大学生看到了,干脆关了黑网吧,干起了账号代练。后来他们纷纷移民了,后来我还收到过他们寄来的明信片,上面写:我们都以为那是游戏,其实那是我们的青春。

我妈看着早熟的我很紧张,新闻报刊时时刊文说“21世纪,青少年被网游毁掉”。所有人紧绷神经,严加防范,但周杰伦还是在十年的时候内横刷了华语的音乐榜单,《梦幻西游》还是凭着15元一张的点卡造就了网易的伟大,唯独这个世界没有垮掉。

那些不被理解的年轻人钻进这个世界,把这个世界变成不可理解的世界,然后那些不可理解便逐渐变得可以被理解。

二十四岁的时候,我感到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愈发呈现出与别人的不同步。触动来自于两件事:我弟给我推荐了一个叫探探的交友软件,里面推送了很多00后的网红风女生。我给当中的100个女生发送“秋月无边,你看起来怎么还胜秋月”,没有任何的回复。

另外一件事。闷热的秋天,朋友圈狂刷IG牛批。我问我弟,IG是什么,他为什么牛批,他说是几个中国的年轻人拿下了打游戏的世界冠军。我又问,那游戏比《梦幻西游》还好玩?他扭头就走了。

我问一个在朋友圈刷IG牛批的80后油腻中年大叔,IG有什么吸引力。他说他也不懂,甚至觉得打游戏拿世界冠军跟织毛衣拿世界冠军一样荒诞。

但他又说,朋友圈刷着刷着,腾讯的股价就升了,挣的钱足够几个月的加油费了。有几个从来搭不上话的女大学生,开始给他的朋友圈点赞。他理解不了IG,但他隐约感觉到IG是这个世界运行新轨迹的一部分。

我想起倪匡先生说的:这个世界会进步,就是从年轻人不肯听老人的话开始。

后来的后来,IG被印在各种各样的商品。再后来的后来,IG成为了雪佛兰新一代创酷的代言人。我老板让我去试驾新一代创酷,其实我心里很想骂一句我干,都是朝天大道,偏让我走我走不了的那条。

我理解不了IG,而雪佛兰却说IG的精神跟新一代创酷是相互照应。它是一款小型SUV,它是一款全新换代的小型SUV,它是一款依照当下年轻人欲望进行换代的小型SUV。

我站在一个脱离年轻人法定定义的年龄道口,我对一众我所不能理解的年轻人说,新一代创酷是不是适合他们。其实我无法说服自己,其实他们也不可能被我说服。

比如,它为什么满是棱角。雪佛兰说,灵感取材于概念车FNR-CarryAll。在某个圆寂之夜,他们失心疯的设计师灵魂飞升,感叹科迈罗Camaro是世界上肌肉感最棒的跑车。他们抓住了飞闪的灵光,他们想,用科迈罗Camaro的法子造一辆SUV应该很不错。

于是他们学习了科迈罗Camaro的前脸,在车头盖上凿出两条叫“U型锋芒设计”的筋肉线条,在车尾门上挖了一个奇大无比的凹面内切。他们还在前车灯里放了9粒超大功率LED灯珠,在尾灯里放了70粒高亮度LED灯珠。他们甚至煞有其事地在17寸的轮毂上,喷涂上Redline炫红饰条。

我读书的时候,男生都精力过剩,且妒忌心丰富,于是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班上谁穿新款的nike篮球鞋,谁就要挨大家的一顿揍。但总有人愿意鹤立鸡群,于是拳脚从来此起彼伏。在盯着新一代创酷很久以后,我觉得那些拥有它的人理应和那些穿新款nike篮球鞋的人享有同等待遇。

新一代创酷好看,但是一种招打的好看,是让我一个不再是年轻人的人感到生理、心理上不适的好看,是那种“我X,你怎么这么拽“的好看。

比如,它为什么是三缸。雪佛兰说,第八代Ecotec发动机采用单缸最优”理念。他们采用了包括中置DVVT、双可变气门正时系统、电子放气阀涡轮增压、ATM智能热管理系统,以及无级可变排量机油泵在内的技术,他们说要用三缸的排量造出四缸的动力。

尽管335T智能直喷涡轮发动机最大功率121kW,最大扭矩240Nm的数据摆在眼前,尽管油耗法规的无奈摆在眼前,但是我依然不禁宣泄地质问为什么是三缸。

在我的眼里,这有相当的道理。比如我们这一辈人看港姐选举,都会装模作样地问港姐的学历、修养、谈吐,但收视率最高的,永远是当晚穿比基尼走秀的总冠军决赛当夜。在我们的成长里头,学会了些明白了也要装不明白的无奈。

其实它一点不吵,一点不抖,其实90%的人都无法知道它是一台三缸机。你一边急加速,一边软软地问坐在副驾的小姐姐“今晚何处是心安?”情绪弥漫、酷热如炉。你一边摸着毫无震感的方向盘,一边摸着小姐姐娇嫩的玉手,像绸缎一样丝滑,像冰山一样安静。

君子坦荡荡,我姑且猜测年轻人已经不再矫饰些什么,想要什么就想要什么。

最大扭矩的介入起点只需要1500转,采用钢链结构的CVT变速箱速比达到7.01,轻轻踩一下油门,发动机转速还没破2000转,车速就已经要到60km/h了。猛踩一下,发动机的声音还真像四缸机,足够你猛然在8.9秒破百公里。

当然,不要太快,它刹车踏板有点刹不住车。可能工程师的精力有限,他们有心思让这辆车跑得快,没心思让这辆车刹得住。

说到底,我不知道你跟我说四缸机干什么?也不知道你跟我说三缸机设计弊端为何?你为什么要指着杨超越的脸跟我说,她学历跟莫文蔚比还是差了一些?

如果再加上方向打一点就是一点的操控调校,新一代创酷开起来有种让人一惊一乍的不安分。王小波说,人生就是一个慢慢被捶的过程,他对自己最大的误解是,觉得永远会生猛下去。如果王小波能重新爬起来,我觉得他应该会很喜欢新一代创酷。

再比如,为什么说智能或许比操控还重要。我在09年买到人生中的第一台iphone,从此以后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了智能手机。我在马桶上能够跟小姐姐撩骚,我在飞机上能够看一集十三邀,我在床上还能够敷衍了事地解决掉工作的一部分。在方寸之间,我解决了生活的全部,我觉得一百个像倪妮一样的女神顶不上一部最新的iphone。

但智能比操控还重要,这让我有点无所适从。难道车不是用来开的?难道手机已经如此牛批了还不足够?我摸着中控上那块8英寸屏幕,随手一滚,看到了许多我不知道的新潮音乐、知识读物。我说我想听周杰伦的歌,它没有让我充值15元的绿钻会员便放起了歌。雪佛兰说,流量永远不收费。我顿感质疑,为什么雪佛兰不去当一家音乐公司?会不会有人为了听那些他听不到的歌,而买一辆新一代创酷?

比这些内容推荐更智能的是,我喊道智能车机打开天窗。智能车机回复我,现在外面正在下雨,不建议打开天窗。如果雪佛兰说新一代创酷里头住着一个贴心的女朋友,其实我也相信。

雪佛兰说,它要把新一代创酷卖给那些95后、00后的年轻人。我屈指一算,00后也只有19岁。我22岁才买到自己的第一辆车,无比得吵、无比得颠,跑得比一般的车要慢上许多,车里的车机系统也从来没有告诉我外面有没有下雨。19岁的时候,我还在想着某一个追不到的女孩,还沉浸在我老板某些道貌岸然的废话。

冯唐说,大道窄门。从IG开始牛批开始,我已经隐隐感觉到那条通天的大道已经修就,可我肥硕的身姿钻不过那道宅门。我理解不到IG为什么会牛批,理解不了新一代创酷为什么骨络精奇。

于是,我想起了倪匡先生的话:这个世界会进步,就是从年轻人不肯听老人的话开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