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会建议你在巴黎买茅台?

原标题:为什么我会建议你在巴黎买茅台?

🌟喜欢我们,添加星标🌟

我少时不喜白酒。

啤酒清冽爽口,红酒甘醇沉厚。那,白酒有什么好的?

我生于中国北方,长于老国企大院。白天,大人们一起蹬自行车去上班;天黑,街边昏黄小店,同一拨大人们勾肩搭背,喝酒划拳。那会,大院里流行种种传说,诸如一厂老王举重若轻间喝倒一桌人,二厂小张初生牛犊半瓶白酒权当开胃。

四海之内皆兄弟 五洲震荡和为贵?

我姨夫,就是出现在传说中的那类人。他年轻时在内蒙读书,据他讲,那边喝酒都论桶来,姨夫在内蒙酒场打拼数年,他的南下返乡可算作一次降维打击。

姨夫从小看我长大,把我当半个儿子。高中假期回家,他会乐呵地给我斟上一杯白的,“来,咱爷俩喝两盅。”

冲,辣,喝得稍快就像被打了一闷棍。滋溜一口酒下肚,二人皱眉眯眼,满脸通红。我是体会不出什么乐趣的。

就像多数人只有离家了才知道家的好一样,在欧洲待了段时间,我才意识到白酒到底有什么好的。

我们先来谈谈这些烈酒到底好在哪?

去年圣诞,我在威尼斯认识了一个墨西哥调酒师。在路上的几天,跟着他学习了些调酒常识。

回到巴黎,我搬回家几瓶烈性酒,迫不及待试了起来,自调鸡尾酒自品,开始发觉出这类烈性酒的魅力来。

啤酒走直线,就靠一个爽字拿你;红酒复杂些,入口浑厚,让你拿不定它的方向,但最终会抵达甘醇悠长的味觉终点。烈酒不同,上口浓,味道烈,繁琐多变,入口的每一刻似乎都不同,跟各类饮品、食材搭配变化万千,而且你永远不会知道它的味觉终点在哪里。

这种不知道去哪,只知道油门踩到底一路狂飙的野性魅力让人着迷。

那,我们白酒跟这些西方烈酒相比呢?

一杯自调鸡尾酒下肚,突然开始怀念起白酒来。什么朗姆,威士忌能在调酒过程中扮演的基底角色,明明我们白酒也能扮演得很好啊。

毕竟是吃五谷杂粮养大的中国胃,非要选一种烈酒的话,我还是更适应高粱小麦酿出的那一口白酒来。就算单喝白酒,那种担着泥土味的腥甜,辛辣出彩,咽下咂摸嘴时的有味儿,比洋酒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关于伏特加,人们会想起,二战时的苏联人冰天雪地里揣上一瓶,义无反顾去保卫莫斯科的英雄传说。

关于朗姆,人们会讲起,巴黎冬天的深夜小酒馆,年轻的海明威喝上一杯驱寒提神的浪子轶事。

这些外国烈酒的意象深入人心,西方调酒文化下,往往会成为基底酒的首选。

而白酒,你能想到什么呢?这个古老传统酒类,由于欣赏门槛相对高、远离所谓西方主流酒文化体系,开始被年轻一代尘封在记忆里的某个角落。

在潜意识里,白酒还是一千多年前,李白赋诗助兴的美酿,或是武松上冈前壮胆的强心剂。

那,我们能用白酒调制鸡尾酒吗?

直到上个月,巴黎鸡尾酒&烈酒沙龙(Cocktails Spirits Paris)上,贵州茅台酒携各种精心调配的鸡尾酒受邀出席,与古巴Havana Club(哈瓦纳俱乐部)朗姆酒,波兰Wyborowa(维波罗瓦)伏特加等知名烈酒并肩。

在欧洲最大的鸡尾酒展会上惊喜亮相,吸引众多目光。这让我产生,古板的爸爸私下其实疯狂玩摇滚的联想。有些出乎意料。

其实,贵州茅台酒近年一直都在跟国际顶尖的调酒师合作,探索其鸡尾酒的丰富可能性。经过沉淀,现已相当成熟。品尝茅台鸡尾酒的机会,当然不止于展会,你同样可以前往位于8区的贵州茅台酒Show Room,一饱口福。

门店位于Saint Lazare Train Station 附近,隐于一片郁郁葱葱的花园后。店面崭新,玻璃展柜锃光发亮,装潢带着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复古气息,像是一扇通向哪里的时空门。

白酒这东西呢,根据气味、口感主要可分为四种香型,分别是酱香型、浓香型、清香型和兼香型。

茅台酒属于酱香型,酱香其名源于早年间某白酒专家认为,该种酒类的混合香气类似于酱油香味。然而后辈没人再能从白酒里嗅出酱油的味道来,可知此名差矣。茅台酒本身的气味,其实是一种悠长的清爽味道,略冲但不辣,另带有丝丝甜味。

茅台鸡尾酒调制的关键在于,如何有效抑制茅台自带的酱香型味道,完全发挥其甜润,醇厚,轻微冲辣的独特味觉调性。

讲两种以贵州茅台酒为基底的鸡尾酒

先介绍一款最常见的茅台莫吉托吧。它所用的基酒是53度飞天茅台。

首先加入青柠4-5小块,然后加入8克左右的黄糖或者白砂糖。

接着加入薄荷叶4-5片,捣碎待出汁。加些冰块。最后加入4厘升茅台,6-10厘升苏打水。最后,轻轻放上一小片柠檬或者薄荷叶作为装饰。

这款鸡尾酒保留了莫吉托原本的酸爽清新,但它多了一份茅台独有的馥郁悠长、细腻、甜润。白酒轻轻的冲击力加上具有起泡感的苏打水,发挥出清新穿透之感。

另外一款相当火爆的鸡尾酒是茅台椰林飘香。这款经典鸡尾酒的欣赏门槛低一些,味觉上偏甜。

这款酒的调制顺序也相对简单些。椰浆4厘升,外加菠萝汁12厘升。所用基酒同样是53度飞天茅台,需要2.5厘升,最后加冰块少许。

这款酒最妙的一点无疑是椰浆的醇厚香浓和茅台甜润悠长的无缝衔接,两者合得出人意料。入口浓甜,内里裹一点白酒的野性味道。迷人又危险。

再后是酸甜的菠萝汁搭配茅台的清爽,稀释一下稍过浓重的甜。下肚后,热带黏腻的椰甜、菠萝酸,和干燥的烘焙香一并在口腔回荡。

你大概不曾想到,用茅台调酒这回事,近年已成为国际调酒界的一股热潮。这就是贵州茅台酒历久弥新,多样的现代魅力。

这些业内最新开发的茅台鸡尾酒类,你都可以通过提前预约,在8区的贵州茅台酒门店品尝到。这个地方值得一去,这里我放下地址:

51 Rue des Mathurins, 75008

那,白酒本身好喝在哪了?

讲到这,定有些烈酒爱好者们鸣不平了。“嘿,我就是热爱这烈酒本身香甜辣的味”。仰脖子一喝,是谓纯粹,是谓接近本真,所以烈酒的英文名叫spirits,法文名叫l'eau de vie(生命之水),你往里硬加水和果汁稀释是怎么个意思?

坊间依旧回荡,在苏格兰,往威士忌里加冰的罪过大过打老婆;在俄罗斯,果汁和水稀释过的伏特加,会被直接倒掉的流言。白酒界同样如此。

茅台珍贵。非得贵州省茅台镇的这方水土不可。水土这东西,上帝也无可奈何。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这样的好酒,已经脱离了工业品的范畴,是传承千年,日益精进的工艺品。

经历一道道发酵、蒸馏工序,再加五年在暗无天日的酒窖底部陈酿。其本身就是值得细细品味的琼浆玉露。

巴黎的茅台店,有一项国内绝无的福利:现场开瓶试尝。上次,我们品尝了4杯不同品级的贵州茅台酒,分别是18年,16年,13年,和18年的贵州茅台酒狗年生肖款。贵州茅台酒的年份计算跟葡萄酒不同,葡萄酒的年份是从葡萄采摘当年开始算起,而茅台是从出厂装瓶的年份算起。

首先先讲18、16、13年三杯酒。端起酒杯,气味上就不尽相同。

年份最浅的茅台是直接冲到鼻子里的,那种急性子的,不可阻挡的冲击力,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你,这是中国白酒。品尝起来,会更直接,刚喝下去,是白酒独有香味裹挟甜味,接下来就是回荡在鼻腔的辛辣和清爽的复杂混合。

18年的狗年生肖款的独特之处在于,后期回味更加悠长。不知道这款特供酒的制作工序有哪些改变,后期回荡的甘苦韵味里,竟有威士忌这类洋酒的影子。想来是更符合西方人口味的。

这类开瓶试尝不同品级茅台,跟店里的工作人员交流的机会在国内是绝无的。当然,巴黎的茅台店福利绝对不止这个。

这里绝无杂七杂八的各类限购条例和炒到虚高的价格。

另外,可以保证绝对的正品和国际化的服务体验,无论是自喝还是带回国送人都超级划算啊。

51 Rue des Mathurins, 75008

在我们的酒文化里,喝酒的好玩之处不只在酒,在喝酒的人,心境,推杯问盏间的闲谈。

诸位围坐酒桌,一口白酒下肚,聊天的声音就温和了,虽不至于远。眼皮就耷拉下来了,虽不至于困。脸上挂满微笑,不再有什么烦心事,如果有,也是再来一杯酒就能解决的。

在欧洲待久了,一个人的时候,会搬出瓶白酒来。不需要什么仪式,轻轻一口,窗外的路灯变得模糊,感官渐渐迟钝。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