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云南16岁少年术后33天死亡,还有多少疑点待揭开

原标题:云南16岁少年术后33天死亡,还有多少疑点待揭开

文 | 余寒

为给16岁的儿子邓琅杰治疗肛周脓肿,母亲代兴艳选择了她认为云南最好的医院——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仍没能保住孩子的性命。邓琅杰去世两天后,其家属前往医院结账时意外发现,医院仍对多个治疗项目进行收费。家属分别向ICU急诊和该院投诉科反映,至今未获答复。医院工作人员则表示,该事件已上报至云南省卫健委,要走司法程序,不便回应。(据澎湃新闻)

(邓琅杰的性别被误写为女,去超声科检查前列腺时被医生拒绝。图: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

要指出的是,医院为了在第一时间抢救重症患者,的确会出现先救治再补收费用的情况,仅凭医院在少年去世后还在收费,就断定它利欲熏心并不严谨。不过还得看到,家属每天都在按时缴费,而且最后一天还多交了2万元。那么那些收费项目为什么没有及时呈现给家属?

涉及费用问题,家属提出的医生要求在指定药店购买指定品牌、厂家药品,也值得怀疑。按照常理,要是指定品牌药品对患者确有帮助,那么这种操作可以理解。但部分药品其实有多个生产厂家,家属却没有选择余地,这背后是否存在着吃医药回扣的问题?

之所以舆论普遍质疑,是因为此事的疑点,还远不止是上述这些。比如清单上的药品数量跟医嘱不相符,有些药根本不在医嘱里,有没有用过家属完全不知情。对此,以至于涉事医院的相关科室都坦诚,“我们也很吃惊”。如果不以最坏的恶意揣测,用赚黑心钱去对医院行为进行逻辑上的推导,它至少也暴露出管理的混乱。

这种混乱还体现在,涉事医院作为三甲医院,在少年入院时竟然粗心大意到将性别写错,且没有及时纠正,以至于家长带着他去超声科检查前列腺时被医生拒绝。相关检查没有完成就进行手术,是否对手术结果产生了负面影响?这一点值得怀疑。

(医院给邓琅杰家属的病故通知单。图: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事实上在医学层面来看,肛周脓肿不算是一个难治的重症疾病。按说没有意外因素,这类手术的失败率不会太高。医院给出的术前检查病情评估表中,风险等级也是“一般”,且“无系统疾病”。简单的手术要了命,所以医院的操作是否合规,手术失败是源于患者自身的身体状况,还是有医院失误的因素,仍然需要全盘梳理。

而且有两个线索值得一提。其一是在网络跟帖中,不少网友提到麻醉过量导致过敏性休克的因素,这层线索直指医院;其二,在少年发生感染后,会诊专家曾建议先不拔管,但医院ICU急诊科见患者意识有所恢复,便进行了气管拔管,时隔不久患者死亡。前后紧密连接的时间线,是否意味着医院方面对患者的治疗出现了误判?

家长抱着对三甲医院的信任,将孩子托付医院和医生。这种医患关系的缔结是基于对其规范的管理、专业医学水平的信任。有这层信任,家属才会遵照指示,按医院列的项目交钱,购买指定的药品,在“气管拔管知情同意书”上签字,然而它依旧没能阻止孩子被病魔带走。

(5月27日9时许医院宣布邓琅杰死亡,5月28日医院还在收费的住院日清单。图: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目前来看,将邓琅杰的死亡定性为一场医疗事故,依旧缺少足够的证据支撑。但从家属提供的信息看,无论是写错性别,收费项目不规范,还是拒绝及时打印收费的清单,所透露出来的疑点实在太多。这些因素密集地叠加在一起,自然很难让人相信医院是彻底清白的。哪怕手术没有问题,管理上的失误已经是既成事实。

此次事件已经上报至云南省卫健委,医患双方还将走司法程序。不管怎么说,本着对生命负责考虑,那些肉眼可见的疑点要彻底揭开,发现问题必须及时整改。否则如果三甲医院在管理和治疗上的表现都相当业余,那么医患之间的信任又从何谈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邓琅杰 代兴艳 云南省卫健委 王万春 无系统疾病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