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原贫困县4000万献礼电影 是谁的“饕餮盛宴”

原标题:原贫困县4000万献礼电影 是谁的“饕餮盛宴”

文丨徐媛

6月24日上午,有网友爆料称,河北省张家口市万全区以献礼旅游发展大会和冬奥会为由,斥资4000万拍摄了一部30分钟的水幕电影。可经过层层转包,最后到作为执行导演的他这儿,导演费用只有10万,却一直被拖欠,所以愤而举报。

这一爆料很快引发了舆论的关注,当地官方回应称正在核实,还没有具体结果,但水幕电影这个项目确实存在。

(举报人陈熙在网帖中的爆料)

河北省张家口万全区前身是一个贫困县,后来撤县改区,今年5月份才摘掉贫困县帽子。水幕电影工程建设早在这之前。去年5月份,当地政府官网介绍说,为了增加新的旅游业态,展示城市蒸蒸日上的发展态势,建立这一大型激光水幕秀,“给全市及全区人民呈现一场视觉饕餮盛宴”。

水幕电影灵动缥缈,美轮美奂,让人赏心悦目,是很多发达城市的中心标识。但坐落在一个刚刚脱贫摘帽的地方,总感觉不协调。要知道,不同于财大气粗的财税大户省市,贫困地区的每一分钱都非常宝贵,都要用在扶贫攻坚的刀刃上。相信对于长期挣扎在贫困窘境的很多人来说,比起视觉上的“饕餮盛宴”,他们更在乎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是否到位。

这就不禁让人追问,这一斥巨资拍摄的视觉大片,是地方政府一厢情愿的惠民设想,还是建立在民意共识之上的合力而为?在立项之初,有没有听取多方面的意见,进行严谨细致的民意调查?在如此重大的公共工程面前,当地民众有没有干预反对的权利,他们的意见有没有得到及时的倾听?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更何况,水幕电影是个“烧钱”的事儿,不仅前期投入巨大,后期维护成本也很惊人,光是形成水幕所需要的喷泉的耗电量就很大。曾经有报道称,2005年江苏南通单是兴建濠河喷泉,投资1千万元,维护、电费1千万元,建成10年共喷4500分钟,一分钟喷掉5000元。后来为了顺应国家厉行节俭之风,南通把喷泉给停掉了。

而水幕电影运作更为复杂,要运用“3D高清激光投影、大功率全彩激光扫描、数控摇摆喷泉”等多种设备,维护和耗电费用只多不少。这一方面,当地政府是不是做过仔细的成本核算,是否有强大的财力做支撑?民众事先对此是否有足够的认知?

退一步说,地方政府也可能是“为长远计”,先斥巨资打造一个特色的旅游景点和文化标识,以提高城市的影响力,吸引四方游客慕名而来,来推动当地经济发展,让人们从中获利。即便设想是好的,相关部门有没有经过详细的调研和专家论证,有没有充分借鉴其他省市的实践经验,仔细衡量过具体的投入产出之比?如果不能带来理想的效果,事后成为一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亏损项目,谁又能对此负责?

就算经过层层论证,项目设置合理,前景大有可为,一个水幕电影是不是需要花上4000万,也值得商榷。若爆料属实,这笔巨资实在花得太冤枉。官方公告显示,水幕电影的硬件设备花费约1992.6万,也就是说,有2000多万用来内容的生产和制作。爆料人称,用于影片拍摄有1280万,若这一说法属实,其中至少有几百万去向不明。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用于影片拍摄的1280万,到了实际做事的团队那里,纯制作费只有100多万,其中绝大部分的资金,在一层一层的转包中被瓜分掉了。而瓜分的套路,无非是地方政府先将这样一个大工程交托给一个人,据说这个人“能力很大,没有拿不下来的项目”。但这个能力通天的人,旗下并没有符合资质的公司,便通过另一个有资质的公司跟政府签合同。这个公司再委托给第三方的制作团队,大鱼吃小鱼,构成一条长长的链条。

这样的剧情我们并不陌生。在一些县域城市,政府办事习惯凭关系,由此孕育了一批中介掮客。凭借强大的政府关系网,掮客们什么都不干,就能从中赚取高额的回扣。这样的隐形操作,不仅滋生了信息的不对称和灰色利益交换,也提高了项目运行的风险。举报人称,在他接手之前,之前的制作团队不懂什么是水幕电影,也无相关制作经验,很多东西他只能从头做起,剩下的制作时间也只有一个多月。若所言属实,一个几千万的项目,就这样被草率对待,真是荒谬。

在这一滑稽剧目中,当地政府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是所托非人的“受害者”,还是有人根本就是想创造机会谋利,借着献礼工程给自己“献礼”?这是最需要调查回应的。因为转包的链条虽然荒诞,可是如果地方政府源头把关好,种种掮客就没有浑水摸鱼的机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徐媛 万全区 陈熙 撤县 文丨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