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中国的学校丨第三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

原标题:打造最中国的学校丨第三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

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与敦和基金会合作开展的研究课题成果《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发展报告2018》于第三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发布。

传统文化的复兴从民间的国学热到现在为止已经成为一个自上而下的政府行为和国家意志,在这个背景下,如何来认识和了解传统文化教育的现状和问题?该报告对当代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现状和问题做了较完整的扫描和较为全面的研究。

本次分论坛也分别邀请了4个不同领域内的传统文化教育实践,他们面向的对象,开展的形式各有不同,共同组合成这个时代对于传统文化教育的想象,全面的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生态。

杨东平院长致辞

“传统文化在中国的复兴,一方面是如火如荼,方兴未艾,另一方面还有很多实质性的问题和技术性的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正因为如此,这个领域这些问题特别值得关注,这也是我们做研究报告的一个初衷。我们到今天为止已经超越了20年以前的讨论,也就是说究竟是主张弘扬传统还是要反传统,从五四开始讨论,到今天为止可以说绝大多数的人都认同这个观点,就是一个文明的国家,文明的民族不能够跟自己的传统决裂,还是要在继承传统的同时来创新,也就是要通过强基固本获得继续生长的力量

深圳前海港湾学校的罗朝宣校长详细地讲述了公立校如何系统性搭建传统文化教育体系。罗校长认为我们的教育不仅仅是传统文化教育,它也有其他的使命,主要包括:天下兴旺匹夫有责的家国情怀教育,仁爱共济立己达人的社会关爱教育,正心笃志崇德弘毅的人格修养教育。前海港湾小学根据社会发展方向,国家的要求以及深圳的文化要求提出做有根的现代特区小公民,在培养目标上注入了传统文化教育的基因。在实践层面,前海港湾学校将传统文化课程有序地融进常态的教育体系,扎根于学科,拓展于活动,浸润于氛围的传统文化体系,让学科课程,活动课程,氛围课程三位一体,融琴棋武舞书画茶,通德智体美劳。

罗校长认为扎根中国办一所最中国的学校,它应该将国际化和信息化作为基础,追求科技与人文互进,创新和传统相融,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作为面向未来进行创新的基础。如教育家陶西平先生所说,让教育首先从培养感觉开始,让孩子们亲近母语,亲近传统文化,培养孩子对传统文化的兴趣,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通过实践探究学习传统文化,让传统文化教育链接生活,成为真实的学习,在传统文化教育中培养学生的探究能力和生活素养。

道禾书院于1996年从七八个家长办的一所幼儿园的探索开始,一路慢慢地陪伴着孩子长大来到了小学、中学,以及大学。今年为止大学毕业生为三千名。曾校长认为不管教育是否受到西方更多的影响,还是要探究属于我们自己母语文化的基因,进而发现自己的文化主体性。这里指的母语不只是语言,还包括空间的母语、嗅觉的母语,视觉的母语。如何从我们血液里面寄存这样的母语、文化基因,寻找到属于当代的实践,属于我们现代而且面向未来的实践,是道禾过去23年在努力耕耘的地方。在过往,道禾带着孩子一年一座山,一年一条河,相信看起来慢,实则快,少则得。道禾书院在整个教育的过程当中,不断地寻找中国的教育哲学,寻找它的现代性、独特性与未来性,不断从琴棋书画等等寻找我们自己当代教育的美学,努力地从中医、养生学、武术去寻找自己的美学。同时道禾认为我们应该让这个文明意识的进化往前推进,应该保留的是文化的母语跟它的基因,而后看见我们自己传统文化的价值。传统与现代,一脚在前一脚在后,是一不是二。

道禾的教育不寻求昙花一现,不是图一个光彩,图一时的美好,而是从根本处碰撞孩子真善美的印记,希望孩子所有的经历最后成为他生命中真善美的印记,希望这样的教育不仅仅是根植于中国,也可以盛开于国际,探索属于我们自己的教育,寻找这一块土地的教育能不能有机会面向下一个时代。

上海同济复兴古典书院

上海同济复兴古典书院试图解决现代人的生活压力以及精神需求,为其寻找出路和依靠。书院内很多老师是同济大学的教授,也会邀请北大、华师大的教授共同授课。为了体现书院有教无类的精神,书院面向社会各个阶层,五湖四海的学员。书院的培养目标是要培养现代君子,一是对国家对民族而言有一颗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担当精神,二是人和人之间互动的时候,有一个立言利己的思维,三是对自己而言有君子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气息。

复兴古典书院认为经典本身有跨时代的张力,具有经过时间考验,有跨时代或者跨情景普世的智慧。学员在对于经典文本的拆解中,去理解它的背景,理解古人的生命问题和解答方案,也需要每个个体去根据自己的环境再回到当代自身的问题。书院的学习最终希望通过不断良性互动,大家有自己的问题意识,有自己的反思,有自己的实践。

书院的学员反映即使自己生活的空间范围很有限,但是能够有这样的机会接触到外部的世界跟古人沟通,得以反思自己的生命,充实了自己。回到整个峰会的主题,古典复兴书院试图回答,当我们面对AI的时代,面对新的更复杂的时代,我们人应该如何自处?所有的实践给我们的结论是更好地觉知自己,认识自己和环境,更加有人文情怀,才能更好地应对这个时代。

在十二年前,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文法学院的吴鸿清教授感受到当今教育的问题,他只身前往甘肃偏远的甘谷的土桥小学,在那里创建了一个实验班,由于那里是伏羲的故里,就取名为伏羲班,伏羲班主要是改变了课程和教材,把传统的语文课程改变为经典,再加上中国传统的武术和书法,通过六年的教学,伏羲班的孩子不但文化成绩远远高于普通班的孩子,而且综合素质也非常地突出,在香港和澳门去做文化交流时,得到了高度的认可和赞同,于是伏羲班当时在全国影响非常大,很快这短短的几年,在全国各地复制了几百所伏羲教育的幼儿园和学校,布泽学校也是其中一所。

伏羲教育在教育理念上告诉我们,教育面对的是人,是活生生的人,所以我们必须尊重生命,尊重个体差异,因材施教,尊重教育的规律,学习终身受益的课程,培养终身受用的素质。学校以经典为师,学校的语文主要是以学习古代经典和阅读为主,在学前班和小学第一段主要以识字为主,诵读文学的经典,把经典中的智慧运用在自己的生活、工作、学习当中去。以自然为师,回归自然融入自然,学校每周星期六或者星期天徒步30—60公里,化育心性向自然万物学习创造,学习规律和智慧。伏羲学校学习原则是宁可少学,也不能学伤,宁可不学,也不能厌学。在此过程中。所有的课程和教材只是一个载体,是培养人的综合素质的载体。例如书法、中医、体育运动是每天必修课,布泽学校的学生通过书法培养持之以恒的毅力,细致入微的眼力,准确表现的手力,具备良好的学习习惯和用心、认真、勤奋、自觉等优秀的品质。

【柳理】我们要注意到前面几位老师所分享到的不变的东西是什么,但是不变是不是真的不变,不变在未来的20年或者30年之内是不是立得住,可能我们在做传统文化教育的当下需要提出一些真问题,需要思考一些真的触及到人之所以成为人的一些真问题以及传统文化教育在学以成人的过程中,它所应该扮演的角色,这是我整体的感受。

【杨东平】能不能提出几个认为需要讨论的真问题?或者说当下值得研究的问题?

【刘峻杉】其实问题非常多,我的困惑非常多,我主要是做理论研究,有很多的问题。我想最主要有几种:我们当下的教育还是以西方教育的理论或者他们给我们带来的原型启发作为一个基底展开的,我们现在看的传统文化教育,它的基本原理标准或者是底线是什么样,普遍是缺乏共识的,这也是我们看待传统文化教育,虽然一方面形势很喜人,但是有的时候又有一点点担心的原因。

一些基本的重要的方向性东西可能还没有取得普遍的共识,虽然研究传统文化和爱好传统文化的人来看好多问题不成问题,但是好像没有得到全社会的普遍共识,这个观念可能还需要提升。我觉得一个问题就是传统文化教育应该怎么做才可以使得它尽量不变异。因为在反对传统文化教育的人看来,传统文化如果真的这么好,为什么中华民族历史上国运尤其在这过去150多年经历的国运是那样的?到底传统文化好在哪?我们需要吸收什么样的精华?还有就是传统文化不好的地方是什么,我们如何警惕,或者传统文化曾经那些好,后来又怎么变得不好,我们今天有没有可能重蹈覆辙,如果有的话怎么绕过去,这些问题可能不太好回答,但又是我们展开传统文化教育所需要思考的。

【杨东平】这些问题非常巨大,而且非常复杂,我知道同济复兴古典书院对这些问题有很多的思考,我想请洪瑞老师能不能就此谈一点想法?认为当前传统文化教育存在的一些什么样的问题?或者关注什么文化?认为应该怎么样去改进?

【洪瑞】我们书院对这个国学热有很多的探讨,因为我们书院的建立我们自己的实践里面,更多的是面向社会的学员,而且我们并不发文凭,大家真正来学的,其实是有这样的需求:大家觉得好像传统的东西、经典里面的东西自己竟然不知道,就会有焦虑。还有一些同学或者说在上海这样的环境里面,普遍的工作压力,生活的世界是非常职业化的,但是学术的体系里面又是很专业化的,在这两者之间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既可以慰藉我产生的焦虑又能够提供专业而严肃的古典教育,又不像学校那么专业和细分。古典书院在这方面做了一个整合,做了转化,就是既能够接地气,老百姓也能够来学古典资源,又是严肃的,又是专业的。我们通过这样的方法来避免一些可能社会上的传统国学教育可能会遇到的或者乱像,又确实可以解决现代人的问题,我们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回应这个问题。

【杨东平】我想问曾老师,我们知道在道禾教育的教育系统当中,基本上是琴棋书画六艺,没有严格意义上的读经,伏羲教育和其他的传统文化教育是以读经作为最主要的主干,你认为最中国的学校到底应不应该读经,读多少经?

【曾国俊】我觉得有几个问题:一是如果要寻找一个属于最中国的学校去发展一个原型,我觉得可能可以从教育的人类学,教育的伦理学出发。比如说教育伦理学跟我们的儒家思想,教育的人类学跟儒释道的释来对应,教育美学跟我们的道家的老庄美学与思想做一些对应。我们现在的道禾教育研究院就是在探索,我们都知道华德福有一个认知学,如果要根深中国不可能只从形式寻找我们的出路,要从我们的思想和哲学论述,这个论述我们已经展开一段时间,所以我们有了不同的对话,也正在展开,可以做一点分享。

关于以前的国运很多人都会问,如果我们中国文化思想非常好,为什么我们的国运会在过去100年前遭遇很多的挫折?在地中海崛起的工业文明发展的科学、哲学、逻辑、推理,在黄土高原诞生的农业文明、儒释道尤其是儒跟道的思想正在来临,这个世纪正是我们的世纪。其实每个年代总有它的兴衰和演变,我们现在逐渐地发现那些所谓的西方曾经有过的强盛,曾经有过非常辉煌的年代,解决一个问题的同时都在制造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正在被全世界无数人的人所检讨,东方现在所面临的从农业文明带来的思想,带来天地人的共话,对于环境对于人类对于身心对于中医、武术各方面。地球和宇宙只有一个,可能到某一天不用特别谈东方和西方,而是谈人类的教育。它应该会看见东方的价值,看见西方的价值。这一天我认为就在我们眼前,就看我们中国人有没有办法真的面对自己,充满自信迎向未来。如果我们只相信别人是对的,我们就再等一百年也不见得能真正地崛起,我想国运就在我们的眼前,契机也在我们的眼前。

还有关于课程,我们一直觉得就课程本身而言,有这么多的学者专家为我们的孩子所准备的所有教材70%、80%是应该被肯定的。也许这里面仍然有每一个时代我们认为不满意,不满足,或者不够好的值得我们再去进步,但是真正的问题经常不是教材的本身,而是教学教法的本身。今天下午就出现了三种教学教法。第一个在我之前发表的,以及在我之后的伏羲分享,各位是不是看到三种?这才是问题,教学教法才是问题,教材本身或有补充,它不是大问题。

但是我们今天为什么会教学教法有大问题,再往上就不得不谈人的视野、眼界、心量的问题了。所以不解决这个问题,教学教法在现在永远都有无限的问题,我们希望也从家长的教育、父母的教育、爷爷奶奶的教育当中看见教育必须社会家庭教育跟学校教育一起合作,拉高我们的心量,这大概是我的一点浅见。

如果我们现在还有一个问题的话,就是我们的全国1700多万个老师的(传统文化)培训。国务院下发的优秀传统文化的复兴带动了所有学校推动国学教育,当我们不在意它的时候,眼睛放电的父母,眼睛绽放着对国学热爱的老师也许不见得会让我们的孩子爱上国学和经典。当它变成一个全国的事物的时候,我们要问这1700多万位老师有多少位眼睛闪亮的目光,在上这样课程的时候他吸引着孩子不得不爱上我们的国学,所以师资的培训,要让我们的通识教育,老师的师资培训的通识教育,让老师的眼睛发光。道禾也有教读经,但是老师的眼睛放光放电,他的热爱会改变你的读经的方式,如果我们的家长不是眼睛放电,身上的喜悦带给孩子,不是通过诗作跟生命相遇,那些经典很容易最后到概念化。

【杨东平】我知道伏羲教育的创始人吴教授对使用古代经典作为语文教材有一个很精辟的比喻,叫做母乳喂养,小孩子要给他营养最丰富的饮料,而我们现在编的那些白话文的语文书文化含量是非常低,是低估了儿童的接受能力,他认为是五四新文化的一个负面作用,对整个教育的功能,包括师资教育,我们把传统的师资方式也扔掉了,用汉语拼音等等,所以伏羲教育有很大的功能,就是要继承优秀的教育文化,传统的教育文化,这方面我想请杨校长可以再介绍一下。

【杨兴兰】教材的事情我再补充一下,本来曾老师说得也挺好的,老师的素质到那一步的时候,本身这个老师自身教的东西都是经典,但是这样的老师有多少?真的具备这样素质的老师是很少的,所以我们教授主张说我们还是回到中国古代的经典当中,汲取最纯粹的母乳,因为他是我们智慧的源泉,能够教出智慧来的老师已经很少了,我们伏羲学校语文主要是读经典为主语文的教材其实孩子们真的有经典基础之后,学那些教材对他们来讲很轻松的,我们的孩子每个学期也要参加期末考试的,我们的语文成绩也不差。用我们这种学习方法能让孩子早期快速地识字以后,可以大量地阅读。

【杨东平】如果说最中国的学校,曾老师的道禾学校可以算一所,还有一所是在北京的明悦教育,校长是王立勇,他的教育从他的学校课程结构里面更接近于我们伏羲的学校,也有读经的内容,他们的目标也是立足中国和植根中国,面向世界。就是培养一个充分中国化,也高度国际化的人才。我自己内心比较纠结的就是这个问题,你说是一个中国教育,但是到18岁的时候,论语、孟子、道德经都没有读过,不算中国教育,我想问刘教授怎么看?青少年应该读多少经?

【刘峻杉】这个现在确实有分歧,觉得核心的大经典,比如说儒家道家大经典应该还是读一读的,但是具体如何分阶段去读,这个可以做一些实验,有一些争论的问题是可以实证。

【杨东平】刚才我们有些问题我个人觉得就我们追求的目标来说,最中国的学校道禾学校在视觉的概念上,在美学、校园环境、已经达到最中国了,但是课程结构可能还需要投入,课程结构我觉得明悦包括伏羲教育,他们可能实质性的东西更多一些,但是到底应该怎么构成是没有标准答案的,我觉得最好的就是允许大家继续探索,百花齐放,逐渐地真正打造出一个最中国的学校。

图文编辑:骆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