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林右狸 | 从王兴顾问到学习黑客 搜狗输入法之父马占凯的进阶

原标题:左林右狸 | 从王兴顾问到学习黑客 搜狗输入法之父马占凯的进阶

2017 年 3 月末,北京的一堂小班写作课结课了,学生们都拿到了各自的“毕业证书”,上面的文字是:“我在写作课被签名老师们洗了一遍脑,他们说从此我也是作家了,他们说的,特此证明!”

下面签字的证明人是鹦鹉史航、黄章晋、巫昂、舒明月、慕容雪村、和菜头,这六人正是本次“胖猴写作课”的授课老师。尤其是最后两位,在此之前他们从未对外讲过写作课。

胖猴写作课上学员的毕业证书

学生们排着队耐心等待签字的时候,有一个人带着满面微笑在人群里走来走去,挨个找各位讲师讨论交流,此人便是马占凯。

这堂课之所以被组织起来,最开始的原因就是这个叫马占凯的人想要学习写作。2017 年新年刚过,他下定决心在写作方面取得突破,于是找到自己的好友王鹏,一个智商高达 182 的超级聪明人,一起合计提升写作能力的事。

俩人本来是想出几万块,请几个老师为二人单独讲授写作,后来这件事越想越大,就演变成了写作课。

马占凯后来告诉左林右狸频道:“一个老师对着我们俩单独讲课,老师讲不嗨的,我要把这件事变得更嗨一点。”

他的做法是招 40 个学生,每人两千块学费,办一场两天的非盈利写作课,请最牛的老师来讲授。自己作为组织人员,不但顺带听了写作课,还可以与 6 位老师沟通交流,进行深度学习。

在此之前,一提起写作马占凯就没有自信,他甚至夸张地说,让他写一篇五千字的长文章就是要杀了他,这次学习经历成了他写作生涯的一次“重要拐点”。

马占凯最初的“困境”

比起办写作课,马占凯还做过另一件更广为人知的事,他曾经将搜狗输入法从 0 到 1 做到一亿用户,他本人也因此被称为“搜狗输入法之父”。

但是他的开局并不算好,普通农村家庭出身,非名校本科毕业,就读的机械专业跟互联网基本无关,家里没钱,身材很胖,性格内向,口才不佳。那些他踩着不断向上攀登的东西,曾经都是他的绊脚石。

马占凯一度相当困惑。年轻时候的他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已经够聪明了,高考的分数却仍不理想?“不够上进”这种人人都能得出的结论,并不能让他满足。

又过了十几年,他才找到答案。

左林右狸频道近期前往马占凯的公司做了一次拜访。

走进办公室像是走进了一家书店,从地上到架子上,再到柜子、台子、窗户前的凳子上到处都摆满了书,办公室角落的桌子堆着 TED 的演讲合集,旁边放着俞敏洪的传记,靠墙的白色书架上都是区块链相关书籍。

办公室角落的 TED 演讲合集

除了这些,办公室里到处都贴着一些稀奇古怪的纸条。饮水机旁边写着“防弹咖啡做法”、“蛋壳咖啡做法”。

和菜头后来对左林右狸频道开玩笑说,他之所以去讲授“胖猴写作课”,就是因为当时刚刚喝过马占凯的“防弹咖啡”。

王兴在饭否上也曾发文说,在马占凯的撺掇下,他喝了人生第一杯“防弹咖啡”。

冰箱旁边贴着“黑客饮食食谱”,上面画着一只色块小猪,配字是“按照一整只猪的比例去吃”。

贴在冰箱旁边的黑客饮食食谱

即使是卫生间里,坐便器上面也贴了一张“马桶使用说明书”,提示卫生纸入水即溶,无需投入垃圾桶。

据办公室里的设计师所说,这些纸条都是他们老板贴的。

左林右狸频道在靠窗的会议室见到了马占凯。这是一个精力十足的人,穿着件浅蓝色衬衫,身材瘦削,戴着眼镜显得斯斯文文,说话的时候侃侃而谈。

马占凯(右) & 左林右狸频道林觉民

马占凯出生在河北藁城一个叫兴安村的小地方,自小对数学抱有巨大的好奇心,曾经得过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全县第一名,无论是小学考初中,还是初中考高中,数学都是满分,一直被称作“数学天才”。即使是成年后,他还会在知乎里提许多跟数学有关的问题,比如:“数学是一种主观还是一种客观?”“无理数是前面的数决定后面的数吗?”

高考失利让马占凯反思了很多年。

现在,他可以站在一个相对客观的角度来分析当初的事了。他认为主要是两个问题,一个是自控力问题,另一个是学习方法问题,他本人是“自我生长型的”,在成长过程中一直没有人教他这些。

事实上这也是很多农村学生都会遇到的问题,跟上进不上进关系不大。有很多孩子在少年时候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也很有上进心,但是成长环境对自控力培养不足,当竞争进入更高一级的时候,他们往往会失去对精力和时间的把控。

直到十几年后的一次创业,他才摆脱了这种宿命。

2000 年高考结束,马占凯考入了河北工业大学,这段时间里,他最大的兴趣就是研究网上的各种软件。当时寝室一共有 8 个人,他和其中两人一起买了台电脑。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大家都用电脑打游戏,他却喜欢不停装软件和玩软件,有时候起了冲突,会被室友指责把电脑拖慢了,他就回答“把软件卸了就没事了”。

谈到这里,马占凯笑着对左林右狸频道说:“后来我才知道,即使卸载了软件,对于 Windows 来说,电脑还是会变慢,我确实占用了更多资源。”

在马占凯还没有打算进入互联网圈之前,出于兴趣,他就已经把玩过 500 款不同的软件,对于什么是“皮肤”,什么是“词库”都已经相当清楚。

当时男生寝室里的其他人不会想到,共用电脑前不停装卸软件的小胖子,10 年之后会成为中国最厉害的产品经理之一,中国每一台 PC 机上几乎都会装载他做出的软件。

32页文档换来“搜狗输入法之父”

大学毕业那年,马占凯和大多数毕业生一样迷茫,回农村是最不可能的,他给自己找了一份在山西太原的工作,后面却觉得越干越没有前途。

2005 年夏天发生了很多跟互联网有关的新闻,百度上市尤其让他深受感染,觉得人生还有很多机会,马占凯计划转入互联网行业。他从室友处借了 1000 元只身来到北京,给百度发去数封邮件,阐释了自己在输入法上的创意:将百度搜索拼音提示纳入字库,加入在线升级功能。

马占凯写了四封信,只收到一封回复:“谢谢你使用百度”。

他并没有因此丧气,又给搜狐发去邮件,收到的回复是:“这个想法太好了,如果实现了,您就是这个想法的发明者”。他的邮件最终被转到了王小川那里。

王小川后来在公开场合表示,当时搜狗团队也不是很好过,搜索引擎完成后一直没有什么市场,业务发展缓慢,品牌滑落严重,马占凯提出的建议让他觉得很有感觉。

与王小川沟通的时候,马占凯抓住机会,主动询问是否有工作机会,最终得到了王小川三天后的约见。

在北京马连洼的小出租屋里,马占凯趴在大学时期那台旧电脑前,争分夺秒,用三天三夜的时间准备了 32 页的文档,其中包括上百个建议和创意点,除此之外,他还提交了一个关于输入法的 PPT。

三天之后的搜狗办公室里,王小川并未露面,而是指派了还是搜狗技术总监的林凡(现为脉脉创始人)面试了他。

林凡(右)& 左林大叔

林凡告诉左林右狸频道,他那时候觉得马占凯是一个对用户需求有很强洞察力的人,背后的逻辑未必正确,但是对用户需求却很敏锐。

这次相谈甚是愉快,马占凯成功入职。

不过输入法这件事却被搁置了下来,两个月后的一天,马占凯偶然在高级副总裁王建军的个人电脑上看见了自己当初做的 PPT,趁机给他讲了 20 分钟,得到了对方的赞同。再之后,搜狐外招一个清华博士做出了 Demo,上线后定名为搜狗输入法。

过了几天,王小川找到马占凯,表示搜狗输入法的想法是他提出来的,希望他做产品经理。从这天起,马占凯正式担任“搜狗输入法”的产品负责人。

现实中的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当时输入法方向的竞争十分激烈,除了传统的微软、紫光,还有刚刚崛起的谷歌输入法,它允许用户用谷歌网络账户登录,这样用户在输入的时候就可以熟练使用已有词库,发展劲头十分强势。

马占凯告诉左林右狸频道,他认为自己是比较走运的,当时谷歌开发输入法晚了一年,在词库方面要想赶上难度很大。

2007 年,“谷歌中国抄袭门”爆发,谷歌拼音盗用搜狗输入法词库一事被炒得沸沸扬扬,但并不是所有消息都对搜狐有利。消息一多,谣言四起,谷歌吧里甚至有长篇文稿论证,是“搜狗抄袭谷歌”而非“谷歌抄袭搜狗”。

马占凯对左林右狸频道说,当时他们拿出了一个完美且有趣的证据。这个证据就是,当时搜狗输入法的工程师在做词库的时候,把自己的名字也放了进去,因为这样有种名人的感觉,另一个目的也是为了方便测试。这位工程师的名字属于稀少词汇,那时候,在网上基本没有出现过,可是在搜狗输入法打出来的同时,在谷歌拼音也同样打了出来。

后来谷歌开除了相关责任工程师,并与搜狐达成了和解。这件事之后,谷歌输入法再也没有掀起波澜。几年后,谷歌拼音停止运营,退出了输入法的竞争。

搜狗输入法因为长期在首选词准确度和词库方面远远领先其它输入法,保持了最佳的用户体验,占据了最大的市场份额,马占凯也被称为“搜狗输入法之父”。

他将这段经历归结到自己从小就有的好奇心,他说:“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我都需要找到一个答案,包括推动搜狗输入法那个项目。”

2009 年,马占凯离开搜狐,有人在微博问他,“为什么不继续做搜狗输入法了”,他回道,“当时输入法已经做成功了”。那时候即使他们什么都不做,搜狗输入法的数据都会飞速上涨。

在搜狐的四年,他为这个项目倾注了不少心血,因为搜狗输入法的贡献,马占凯拿到了搜狐股票奖励。可惜他就快要离开了,最终并没有兑现太多。

“既往不恋,纵情向前”

2009 年初,马占凯收到了一条短信,“我是周鸿祎,我想找你聊聊。”

马占凯对左林右狸频道开玩笑说:“我那时候一直觉得,3721 很有争议,我电脑刚刚装上系统,3721 就来了,我重装一遍系统它还在,这也太牛了,我正好要问问他。”

到了见面的日子,马占凯见到周鸿祎后便问,为什么自己的空白系统都有 3721?周鸿祎告诉他,360 已经和微软达成了官方合作,3721 是内置的。

马占凯这才知道自己怪错了对象。

他一直很欣赏周鸿祎的战斗力,在年轻的马占凯看来,周鸿祎是那个时代非常顶尖的产品经理当年 4 月,27 岁的马占凯加入了 360,一直工作到 2012 年。

周鸿祎找到马占凯的时候,马占凯已经成名。加入 360 之后,周鸿祎让马占凯尝试了包括安全卫士在内的很多项目,但是时间都不长,只有短短数月。这时候马占凯发现中国的压缩软件都是分散的,而且有很多盗版,于是他推动周鸿祎做了 360 压缩软件,并且自己负责做出了 1.0 版本。

半年之后,这个项目才被周鸿祎交给其他人。后来360压缩软件的用户也超过了一亿,不过那时候跟马占凯已经关系不大。

从 2010 年到 2012 年,这三年正逢中国互联网团购兴起,“千团大战”打得热火朝天,马占凯也同样没有错过。在谈起对自己具有重大影响的人,他说:“让我心悦诚服的只有王兴,他的学习能力比我更高,甚至有人说他是‘深度学习机器’。

2010 年的时候周鸿祎想要了解社交网站领域,于是和马占凯一起见了刚刚从饭否转过身来的王兴。

马占凯因此与王兴相识,从此以后经常为美团出谋划策。当时美团才刚刚成立半年多,只有 200 万用户,而竞品拉手网的用户数远远多于美团。他工作之余,就一直想着怎么帮美团获取新用户。

马占凯给王兴出了一个策划,“七种武器实现你所有的数码梦想”,主要方式就是准备包括 iPhone、iPad、iMac、索尼电视、单反等在内的价值近十万元的奖品,奖励给一个中奖者,凡是邀请新人的美团用户都可以获得抽奖码,拥有抽奖机会。这期活动最终吸引了近 70 万人前来抽奖,其中一半都是新用户,更重要的是,在此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前来抽奖。

七种武器实现你所有的数码梦想活动页面

马占凯又趁热打铁,提出第二个策划,“七款包包实现你所有的品牌梦想”,奖品升级为香奈儿、LV 等国际名牌包包,奖品价值也提升到 14 万,这次活动吸引了更多用户。拉手、大众点评等平台也看到了机会,纷纷开始注册抽奖活动。

不久,抽奖营销从团购领域扩散到微博。微博上兴起了各种抽 iPhone、抽现金的活动,8 年后支付宝搞起抽中国锦鲤。中国互联网大规模抽奖模式就是从那次美团抽奖开始的。

除此之外,马占凯还向王兴引荐了徐梧。

徐梧后来成为了猫眼电影的创始人。左林右狸频道之后见到他时,他表示,马占凯既是兄弟又是老师,尤其是那句“不要给自己设限”的建议,对他的个人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徐梧研究生在搜狐实习期间与马占凯结识,2009 年,马占凯曾经在他那里借住过一段时间,两人无话不谈。

徐梧(右)& 左林右狸频道林觉民

马占凯与王兴相识后便向徐梧极力推荐,徐梧因此与王兴结识,后来徐梧加入美团,为美团开疆拓土立下不少功劳。

与张一鸣那句“延迟满足感”相似,王兴也有一句话总是挂在嘴边,“既往不恋,纵情向前”。这八个字是当初马占凯送给王兴的,如今已经内化为美团文化。

王兴曾邀请马占凯加入美团,马占凯那时进入 360 不满一年,走不开身,只好表示可以担任美团顾问,每周参加开会。

2012 年,马占凯从 360 离职,因为好多年加班都没有见过日落,觉得身心太压抑,不想再想继续打工,后来就一直担任美团顾问。

用学习升级人生

2014 年上半年,马占凯在修整两年后出来创业。

当时苹果新发布的 iOS 8 第一次支持第三方输入法,马占凯感觉这是个时代机遇,便做起了番茄输入法,最大的亮点是将首字面积扩大了 8 倍,能够帮助用户提高近 10% 的输入效率。

番茄输入法的中文大九键设计 该输入法已卖给搜狗

创业不久,马占凯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一个重要问题——拖延症。他自己当了老板,又是创始人又是 CEO,一开始也追求不打卡制度。结果就是大家都接近 11 点、12 点才到公司上班,自己和员工的状态都不是很好,完全没有创业公司那种热火朝天的感觉。他一开始感觉很自由,后面就是恐慌,高中时的困境仍未摆脱,他在自控能力方面还是有问题的。

谈起这件事,马占凯告诉左林右狸频道:“我当时就觉得如果我不把拖延症治好,我这一生都不可能创业成功了。”

为了治疗拖延症,他采取的解决办法是向中国第一位全职拖延症咨询师高地清风求教。

那时候,高地清风经过三年研究,刚刚开发出一套治疗拖延症的核心课程,马占凯正好成了第一位内测学员。

在接受高地清风的指导后,马占凯又断断续续看了很多关于“战拖”方面的书籍,然后通过不断对外输出来完善和巩固自己的认知。他先后做了 15 次左右的沙龙和演讲,并且在知乎上开了战胜拖延症的课程,前后售卖三千多份,帮助数百人治好了拖延症。

知乎上战胜拖延症的课程页面

马占凯表示:“拖延症的本质,不是时间管理问题,不是毅力问题,不是写稿恐惧或者社交恐惧问题。拖延症实际上是拖延焦虑症,是习惯性的拖延导致习惯性的焦虑,焦虑再次导致拖延,拖延更加强化焦虑,这种焦虑成瘾机制是不受理性控制的。要破解拖延症,方法是解决焦虑,而非提升效率。”

他还给出了一些具体操作方法,这里可以举一个马占凯多次提及的“3 秒法则”作为示例,大体原则是:任何时候遇到事情,如果 2 分钟内可以执行,那么 3 秒钟内立即去做。如果 2 分钟内无法执行,那么立即加入日历提醒,不给焦虑心理启动的机会。

番茄输入法最后并没有像搜狗输入法那样取得成功,不过马占凯却因为这次创业彻底治好了自己的拖延症,极大地提高了自控能力。

2015 年,马占凯即将升级为奶爸,在孩子出生之前,他想要送给孩子一生最好的礼物——100 本书。这件事后面就演变成,他自己要先看 100 本书。

在马占凯的童年,阅读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

众所周知,今日头条张一鸣是“深度信息获取者”,少年时期就开始订阅各种杂志报刊,连书缝里的字都要读完;王兴有三个 kindle,很早就读了半面墙的书;互联网圈不少知名人物都是阅读高手,从少年时期就读了众多著作,这对于他们的学习、成长和发展提供了巨大助力。

马占凯做不到,他童年时期家境相当清苦,从来没有得到过一分零花钱。他的妹妹曾经因为花两毛钱买了一块泡泡糖而被妈妈责骂。他自己更不可能花钱买书来读,从小就没有养成读书的习惯。

在 33 岁之前,他年均读书量不超过 10 本。这一次为孩子豆豆挑选书籍,成了他学习过程中的一个重要改变,年均阅读量超过 50 本,他渐渐形成自己的阅读学习体系。

马占凯办公室书架上的少部分书籍

谈到读书与学习这件事,马占凯有一段非常精彩的表述。

他告诉左林右狸频道:“章鱼是非常聪明的哺乳动物,在所有动物里聪明程度可以排到前五,但是它们出生的时候,章鱼妈妈就快要死掉了。那么章鱼跟谁学习生存技能?只能自学。它们没有语言、没有技能、没有故事传承,不管一生中积累多少智慧,对于每一条章鱼都只有重新开始。这可能是一千年、一万年的事,它们的文明也就止步于此。

人类的文明之所以会存在,就在于人类可以学习和传承。你去学微积分,你不需要从头研究微积分是怎么回事,对于我们整个人类来说,牛顿一个人搞出微积分,剩下 10 亿人都去学就可以了。从这个角度来说,碰到任何问题,我不会去想我去创造什么。一个人太渺小了,我们考虑的问题,至少有 100 本书把这个事已经讲清楚了。”

在具体操作上,马占凯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在治好拖延症,提高自控能力,形成读书学习体系之后,已经胖了十余年的马占凯决定让自己瘦下来。

对于减肥的原因,他没有直说,而是打了一个比方,“做隆胸手术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特别小,她要逆袭,如果不做一生都不会好过;另一种是本来就很大,她都F罩杯了还去做,因为她能体会到大的好处。”

不断学习,不断完善自己,2015 年,马占凯在知乎上提了一个问题:“学习成瘾是怎样一种体验?”底下有人调侃他,“一天不学习就心如刀割。”

2016 年的大年初一,马占凯发了一条朋友圈:今天是第 1 天,我来一个新年挑战:我计划在6月30日之前减去体重的十分之一,16 斤。如果做不到,抽一个最新款 iPhone 给点赞的人。

这件事的最终结果是,马占凯减掉了整整 40 斤体重。不仅如此,他还找到了一套减肥方法论向外输出。

马占凯减肥前后对比照

马占凯在后来的总结中提到,一开始为了减肥,他也采用了那些传统办法。但与此同时,他还找了一个很厉害的生物黑客请教减肥的原理,更重要的是,他通过阅读大量的相关书籍,找到了控制体重的底层框架。

马占凯对左林右狸频道说:“一提到减肥,我们经常会听到几条理论。首先是运动减肥,运动就是要让输入能量低于输出能量,制造能量缺口,这样就能瘦下去。然后还有,高热量的东西不能吃,饱和脂肪太多的不能吃,胆固醇太多的不要吃,这样才能减肥。我们前面说的这几条你觉得对吗?我告诉你,每一条都是彻底的错误。

全中国几十万健身教练都在跟你科普,你要减肥的话必须少吃多动,事实上 100 张健身卡 80 张都是浪费掉的,很多人最多只会去两次。另外,‘少吃多动’本身就是有问题的,运动之后你胃口会变得更好,不吃你就会晕倒。少吃少动,多吃多动才符合人体规律!”

他又谈了节食减肥的弊端,在他看来节食减肥是说得通的,但是节食经常会导致报复性暴饮暴食,长期下来循环系统注定会崩掉。

人每天的能量都来自于蛋白质、糖、脂肪三种东西,蛋白质的摄入 20% 是固定的,真正导致人变胖的并非脂肪而是糖,减少糖份摄入才能抑制肥胖,不应该克制吃肉,而是克制米、面和甜食。

马占凯提出了一个超出常人认知的观点:减肥的人应该多吃动物脂肪,吃肥肉越多越瘦,吃肥肉越少越胖。比如,那些健身教练提倡的鸡胸肉沙拉,起的作用其实不是低卡路里,而是低碳水。

对此,马占凯给出了行动清单,我们简单概括如下:1. 主粮减半,少吃米面粥粉等;2. 完全戒糖,包括可乐、奶茶等;3. 轻断食,每周一次,一日一餐;4. 不限制任何动物脂肪和肉类,少吃植物油;5. 保证随时喝到水,脂肪的消耗需要大量的水。

在他的影响下至少有 50 人大鱼大肉没有运动也成功减肥,甚至还有几人缓解了糖尿病和脂肪肝。

作为中国最一流的产品经理,他不仅对互联网感兴趣,他对生活本身更感兴趣。他像研究产品一样研究生活。

“每天前进30公里”

马占凯对事物的学习速度极快,有人把马占凯称作“职业学习者”,他在知乎上提了 634 个问题,做了 183 次回答,被收藏 13170 次,问答涉及众多领域。

那么马占凯是怎么学习的?答案十分明确,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读书和聊人。碰到任何问题他都是靠这两个大招寻找答案。

马占凯个人知乎页面

在公司办公室里的那些书加起来大概有 800 本,如果摞起来的话高达 15 米。其中大部分都是非虚构类作品,除了角落里的那本《三体》,基本上没有小说。马占凯如果想了解一个领域,有时候甚至会看30本书。研究区块链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2018 年下半年,马占凯打算做点跟区块链有关的创业,为了充分加强自己对区块链领域的了解,他给自己制定了一个每天读一本书的 KPI。

马占凯说:“我让行政买了 30 本书,如果指着员工看,一周看一本最少也得看半年。我是干区块链创业的,我自己必须得搞清楚这件事。”为了督促自己,他发了一个朋友圈表示,如果有一天看不完,就要发 500 元给大家抽红包。

按照他原来的打算,自己可能会破戒五六次,大概会发出去 3000 元左右的红包。可事实上,他真的坚持了整整三十天,一天也没放下,那段时间比 996 的状态还要忙碌。

马占凯朋友圈中关于区块链学习挑战的动态

读书快的同时,他还保持了很高的阅读质量。读区块链方面的书籍给他带来了不少收获,他表示:“看了一个月,发现其实远远没有想象那么难。你会发现每一本书对相同故事的细节描述都不一样,比如比特币买披萨的事,如果你只看一个人的说法,他永远概括不了事情的全貌。那个用比特币买披萨的人,其实是第一批用 GPU 挖矿的人,他有时一天能挖 1000 多个。”

这件事也让马占凯看清了比特币市场的本质,他认为区块链技术是一项非常厉害的技术,但目前的市场就是一个大赌场,很多事情没有跟实体经济挂钩,很难兑现投资承诺。

2019 年 1 月,马占凯放弃数字货币钱包的项目,开始研发一款名叫“熊猫学习”的英语学习 APP。这款 APP 借鉴了快手和抖音的产品模式,将短视频娱乐与英语学习联系在了一起,公司也转向了教育方向。

另一个学习法门“聊人”,意思是说要多和人沟通交流,其一是从专业人士那里获得更多认知,其二是在输出信息的同时,自己也能总结和思考出更多新的结果。

在美团早期给“美团电影”改名字的时候,他与王兴、徐梧等人共同研读了《定位》一书,经过不断地讨论研究,最终选定了“猫眼”这个名字。

早期给美团产品起名字的经历,让马占凯形成了一些朴素的指导原则,但是没有框架和底层逻辑。后来他发现一点,就给别人讲一点,在讲的过程中又不断发现新的问题。

2018 年携程效仿国外的“米其林”推出“美食林”后,美团也推出了自己的美食榜单,最初的名字方案是“鼎级”,与“顶级”谐音,意指餐厅极好,这个名称遭到了马占凯的反对,他力推一个王兴之前提出的,但已经被淘汰的名称“黑珍珠”。

马占凯表示,好的名字不用太强调调性,像小米、锤子、苹果、亚马逊,产品决定品牌。相对于“鼎级”,“黑珍珠”一听就知道是哪几个字,简单好写易传播。后来,美团点评张川最终选定了“黑珍珠”这个名字。

为了将如何给互联网产品起名这件事讲清楚,他甚至写过一篇《互联网产品起名方法指南》,基本涵盖了该领域所有命名类别的问题。

马占凯认为,市面上 90% 的信息都是外行输出的,我们能接触到的都是非常浅层的东西。他说:“你去网上搜微信的设计思想,100 个回复里 99 个都不是张小龙写的,张小龙忙得不行,他不会来写这个。真正的高 Level 人士有多少有空去网上灌水?如果要解决一个问题,就要找这方面的专业人士当面聊。”

为了治疗拖延症,他找到了高地清风。为了学习写作,他去组织鹦鹉史航、黄章晋等人来上课。为了弄明白减肥的原理,他去请教生物黑客。为了弄明白幽默的本质,他和知名脱口秀艺人李诞还进行了交流讨论。

除了读书和聊人,马占凯还有一个学习途径就是搜索,这件事大家也会去做,可是没人像他做得这么极致,为了解决一个问题,他至少搜索 300 个帖子。查知乎的时候,他要把前 300 个回答看完。

除了自己学习,马占凯还努力在公司打造学习文化。

设计师孙少宁告诉左林右狸频道,他们早晨开站会的时候,马占凯经常会问大家最近在看什么书,还经常给大家推荐要看的书目。

2019 年春节回来,马占凯在晨会上突然问众人是否看过《学好英语的第一本书》,这本书豆瓣评分较高,在英语教育方面有很多见解,他在年前推荐过,当时公司已经做好了转型计划。

众人都不做声之时,产品章峰表示自己已经看完了,并且说了几个内容作为证明,马占凯十分欢喜,并且立刻从钱包掏出一张红色的百元纸币递给章峰,作为读书奖励。

左林右狸频道向章峰求证了这件事,他又给我们讲了另一个段子。2018 年,一开始公司做区块链的时候,马占凯曾经要求公司里每个人都要在以太坊发一个币,以保证每个人都对区块链有切实的了解。

章峰笑着调侃道:“那时候,我们公司连做饭阿姨都学会发币了。”如果后来没有从区块链领域转向,公司的做饭阿姨迟早能学会在网上“割韭菜”。

在马占凯办公室侧面的墙上,有几个巨大的红底白字,“每天前进 30 公里”。在2012年美团两周年的年会上,王兴也曾反复提过这句话

这几个字背后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

1911 年,斯科特队和阿蒙森队竞争南极点,两队几乎同时出发。阿蒙森队坚持每天不论天气好坏,至少前进 30 公里,比对方早一个月到达了南极点,获得了胜利。而斯科特队出发后遭遇了恶劣天气,多次在帐篷中修整,最终淹没在了暴风雪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