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京城四少”到“豪门三杰”,王思聪们要接班了?王大锤说不!

原标题:从“京城四少”到“豪门三杰”,王思聪们要接班了?王大锤说不!

胡赛萌/文

“我要升职加薪,做总经理、任CEO,娶白富美,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这是屌丝王大锤在《万万没想到》中的臆想,也是无数底层青年的愿望。然而,娶白富美真的就那么容易吗?

01

豪门三杰

白富美,不是给王大锤准备的。

不是因为王大锤凑不齐彩礼钱,而是因为有“京城四少”。

不过,生意场上风云变化,不到十年,“京城四少”破产的破产,入狱的入狱,远走他乡的远走他乡。从此,一代豪门盛宴,雨打风吹去……

烈火烹油的“京城四少”消亡之后,王大锤也没能迎来人生转机,因为“豪门三杰”开始崛起。

据媒体报道,融创文化总裁孙喆一正是接任乐创文娱CEO,原CEO张昭离职。孙喆一,这位年仅29岁的霸道总裁,终于正是踏入接班征程。

作为融创董事长孙宏斌的长子,孙喆一一路开挂。2011年,他从波士顿学院毕业,获得工商管理和历史双学位,毕业前一年贝恩资本和德意志银行实习。

2012年,孙喆一加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广告公司——昌荣传播,一年后加入知名对冲基金雪湖资本。

在外放养了两年,2014年孙喆一回国继承家业,为接班做准备。一开始,孙宏斌安排儿子在集团总部及不同区域任职,让他在各个部门轮岗,资本市场、土地获取、项目运营等关键岗位都被这位“太子爷”干了个遍。

在巡视完自家产业之后,孙喆一担任融创上海区域集团副总裁,由孙宏斌的老臣田强辅佐。

2017年,孙喆一回融创总部,任执行董事;2019年,孙喆一升任融创文化集团总裁;4个月后,成为乐创文娱CEO。

至此,融创的天下,孙喆一已占据四分之一,接班之路正式开启!

02

豪门无屌丝

2018年,在足球豪门国际米兰的股东大会上,90后张康阳成为俱乐部新任主席。

当国内的90后还在微信上哀嚎,声称自己已经秃了、垮了、油腻了甚是中年危机了的时候,同为90后的张康阳却在意大利高歌猛进,成为国米乃至欧洲足球俱乐部史上最年轻的主席。

当然,90后的张康阳有一个大名鼎鼎的老爸,那就是苏宁老板创始人张近东。换句话来说,张康阳跟孙喆一、王思聪一样,是一枚牛逼闪闪的超级富二代。

有老爸的黄金铺路,张康阳一路开挂,在国内上完初中,15岁就来到美国宾州的莫西斯堡学院,在校期间还获得诸多理工科奖项,其中就包括了“总统教育计划奖”等。

高中毕业时,张康阳被选为荣誉毕业生,并受到麻省理工、杜克大学等名校的邀请。不过,不差钱也不差分数的他,最后却选择了常青藤盟校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

作为一个高中时代就获得诸多理工奖项的毕业生,这位学霸什么会舍弃麻省理工而选择沃顿商学院?

或许,这位小小的富二代此时早已清楚,自己毕业后是要接手老爸的金钱帝国,因而有意识在商业上做准备,搞科研终归不是富二代的路。

王思聪的故事就更是人尽皆知了,他在新加坡上完小学之后就被送到英国,读的是英国历史最悠久的贵族学校——温彻斯特公学。

2010年,他从伦敦大学毕业,回国即担任万达董事,随后王健林一甩手给了他5个亿,成立普思资本,从此开启了他在互联网和娱乐圈的风云时代。

03

拼爹游戏

中国俗话说富贵多败儿,其实那不过是小暴发户们的写照。

真正的大佬,养孩子跟做企业一样,非常有一套。小时候放在国内深入人民群众、学习人情世故,长大一点就放到国外去增长见识、拓宽国际视野,毕业后回国帮老爸打理家族企业,妥妥的人生赢家。

孙喆一、张康阳、王思聪,这新晋的“豪门三杰”,用的就是这个套路,给广大富二代们树立了教科书级的典范。

你说,白富美不嫁给他们,难道嫁给只会意淫的王大锤?

人人生而平等是人类美好的愿望,强调的是做人的权利,而非经济地位的平等。

人,从受精卵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是一场拼爹游戏,因而有“京城四少”“豪门三杰”这样的公子哥,也有了王大锤这样的贫二代。

无论人类文明如何演进,我们所处的社会终究还是会分层的。

纵观人类历史的发展,无论是奴隶制、种姓制、封建制甚至是民主制,社会阶层的分流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就有非常繁琐和严格的等级制度,即所谓的礼制,比如君臣父子、夫妇兄弟。

在三纲五常的礼制之下,贵贱有等,长幼有序,内外有别,亲疏有分。于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君王的儿子是君子和王子,所谓王孙公子莫不如此,他们是货真价实的君二代和王二代。王孙公子,是上流阶层;屌丝贫民,是无产阶级。

阶级有级别的意思,阶层则有圈层的意味。既然有级别,就有上下级之分,阶层既然是圈层,那当然也有上流和底层之分。

如此说来,整个人类社会,岂非三六九等?

04

寒门无贵子

大佬富豪的儿子是富二代,女儿是白富美。

贫二代的王大锤,想娶白富美,首先得完成自己的阶层逆袭。问题是,阶层逆袭真的那么容易吗?

阶层逆袭不容易,阶层固化却很容易,普通人家的孩子,拿什么跟豪门三杰比?

当王大锤在高考独木桥上拼杀时,张康阳早已拿到了世界顶尖大学的入学邀请;当王大锤在为彩礼而艰难板砖时,王思聪的微博早已被“求操”的妹子攻陷;当王大锤在格子间熬夜写PPT时,孙喆一已经当上了集团总裁……

上流和底层,享受的教育、支配的资源,天差地别。于是,豪门无屌丝,寒门无贵子。请问,这一场逆袭之战,寒门子弟该怎么打?

对于底层来说,阶层逆袭是希望之光;对于上流而言,阶层固化却是理所当然。

我有一个在英国留学的朋友,就曾跟我说,在英国,阶层固化比国内严重太多了,寻常家的孩子想要考上知名大学,几乎是不可能的。

越是成熟的社会,就越是稳定,越是岁月静好,民众自由且富足,生活安定又和谐。在这样的的社会,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意味着已经取得阶层跃升的人,不用成天担心自己阶层的滑落。

只要成为了有钱人,便可以理直气壮地让自己的孩子享受到金钱带来的更多便利,以及更广阔的社会资源。

于是,金钱通过代际传承,社会资源通过家族积累,年复一年,上流和底层的分野逐渐显现,于是诞生了欧洲那样几百年历史的贵族式家庭。

05

国之重器

中国人常说富不过三代,很多人认为这是讽刺富二代们败家。其实,折射的却是社会结构的动荡。

由于制度性原因,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司空见惯。每一次改朝换代,甚至是同一朝代的君主更替,都会产生极大的社会震荡,从而摧毁那些已经实现阶层跃升的群体。

这不是一个成熟社会的表现。成熟的社会,就应该是三代培养一个贵族,而贵族也会心安理得地过着人上人的优渥生活。

当然,过分的成熟也不是什么好事,就如同树上的苹果,熟透之后便会糜烂。

人类社会亦如此,当贵族们心安理得地喝着红酒的时候,总得让穷人们吃上土豆。否则,便是成熟之后的糜烂,甚至是溃烂。

底层的要求并不多,对于他们而言,迎娶白富美不过是过过嘴瘾,他们要的是生存和温饱。

在一个成熟的社会,上流社会可以纸醉金迷,中产阶级也可以岁月静好,但与此同时,底层社会也会安稳殷实,而不用为生计焦虑,甚至是挣扎。

前有“京城四少”,后有“豪门三杰”,从创一代到富二代,正是社会财富积累的过程。创业者打来天下,不交给富二代,难道交给王大锤?

从这个角度而言,豪门又何止三杰。许家印、杨国强、宗庆后、曹德旺……这些创一代们,都面临交班的问题。

曹德旺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全球500强里面,90%是家族企业。”可是,这位敢言的企业家或许忘了,全球500强那是资本主义的排行榜,在中国500强里,占多数的可都是根正苗红的“共和国长子”。

作为“长子”的它们,是民生所系,也是国之重器,本身就是“儿子”的它们,还哪需要交班,又哪有什么“豪门三杰”?

作者:胡赛萌,好果文化创始人,知名评论家,曾在新闻晚报、教育时报,BBC中文网,联合早报等国内外知名媒体发表评论文章。公号:萌在江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