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手翌年遇“烫手山芋”,他治国多年未解此结,难题至今困扰该国

原标题:接手翌年遇“烫手山芋”,他治国多年未解此结,难题至今困扰该国

(塞内加尔系列第二篇)卡萨芒斯位于塞内加尔南部地区,面积大约两万多平方千米,该地区气候湿润、土地肥沃,素有“塞内加尔粮仓” 之称。自15世纪中期开始, 卡萨芒斯先后成为欧洲各国争夺的焦点, 最初它被葡萄牙人占领, 属于葡属几内亚的一部分,后来被法国人夺走,隶属法属西非统治。1939年,卡萨芒斯正式并入塞内加尔殖民地,塞国北方地处萨赫勒地区, 气候干燥、土地贫瘠, 不适宜农作物生产,卡萨芒斯承担向北方提供粮食的重任。1960年塞内加尔独立后, 法国人把政权全部交到了安于听命的北方沃洛夫人手中, 这使得桀骜不驯的卡萨芒斯迪奥拉人大为不满,产生了分离组织“卡萨芒斯民主力量运动”(简称“卡民运”)。

“卡民运”的创始人名叫巴迪阿内,塞内加尔国父、首任总统桑戈尔为维护新政权稳定,曾与“卡民运”达成协议, 同意20年后给予卡萨芒斯独立地位。1972 年,巴迪阿内突然去世, 卡萨芒斯人指责此次事件是政府为撕毁协定而进行的暗杀行动。由于卡萨芒斯在社会经济发展上长期被边缘化, 加上北方人把持政权,卡萨芒斯分离主义运动不断发酵,就在履行协议日期日益迫近之际,塞内加尔政局发生重大变动。1981年1月,尚在第五个总统任期内的桑戈尔主动引退,推举得意门生迪乌夫接任了总统职位。随着桑戈尔卸任, 卡民运认为政府兑现分离承诺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决定通过其他方式寻求分离。

1981年11月,“卡民运”新领袖马库纳在济金绍尔的森林里召开秘密会议,决定采取非常手段争取地区独立。 翌年,“卡民运”与政府爆发了正面冲突,他们组织了大规模示威游行, 公共场所用白旗替代了塞内加尔的三色国旗。面对卡萨芒斯分离这个“烫手山芋”,新上台的迪乌夫总统态度坚决,无论对和平示威还是暴力袭击,都采取严厉武力镇压。1984 年,为了瓦解分离主义势力,迪乌夫总统颁布了新的政策,把卡萨芒斯分成两个行政区: 济金绍尔和科尔达,两个区域分别以他们首府的名字命名,意图借此削弱卡萨芒斯人的自我认同感,使卡萨芒斯不再以一个合法实体存在。

但是,迪乌夫总统的强硬措施成效甚微,暴力镇压和分而治之的政策迫使“卡民运”确立了新的目 标——建立武装力量, 反抗政府军。1986 年,“卡民运”发动了第一次军事行动,由于武器装备落后, 袭击规模并不大, 但武装力量不断壮大,数年后拥有了 600 名训练有素的作战人员。步入90年代,随着国际格局变化和非洲民主化浪潮冲击,卡萨芒斯人要求独立的呼声更加高涨。马库纳写信给联合国秘书长,提出卡萨芒斯建国独立的要求, 大大刺激了塞内加尔政府的神经。当时,双方武装冲突达到了高潮, 其形式既有双方正面交锋, 也出现了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与此同时,邻国与塞内加尔各方错综复杂的关系使冲突扩散到周边国家, 影响到地区安全。

迪乌夫总统看到多年武力镇压并没有削弱卡民运的力量, 反而加剧了双方的仇恨, 因此决定改变策略, 开始向反对派释放和解信号。1992年4月 , 总统迪乌夫宣布在不影响国家统一的前提下,给予卡萨芒斯更多自治权。然而面对政府妥协, 卡民运内部出现了不同声音,以卡萨芒斯河为界分裂成“北方联盟”和“南方联盟” ,两个派别一个温和一个激进,矛盾很快公开化,“卡民运”领袖马库纳无法控制。迪乌夫政府的谈判对象因内部分裂,无法代表整个反对派, 导致签署的和平协议成为一纸空文。1993年, 塞政府和“卡民运”先后写信给密特朗总统, 要求法国对卡萨芒斯历史归属问题做出一个公正的裁决,但是仲裁最后仍然宣告失败。

法国仲裁失败后,卡萨芒斯地区暴力冲突接踵而至,动荡不断加剧, 冲突升级, 迪乌夫政府因无法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难民、 走私 、贩毒问题严重影响当地人的生活,使其在国内威信大跌。2000年的总统大选,迪乌夫被选下台,结束了其19年的执政生涯,同时塞内加尔社会党长达也结束了长达40年的统治。塞内加尔新政府组建后,虽与“卡民运”分离组织又达成过两次停火协议,但协议均未得到遵守,卡民运武装派别不时对政府军发起袭击,严重制约该国发展。旷日持久的内战造成数千人丧生,上万人无家可归,也使得风景如画的卡萨芒斯旅游业因此蒙上重重阴影。

参考文献:《塞内加尔卡萨芒斯分离主义运动研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