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掌控的窑变,企业命运求助于窑神,作品只留最好

原标题:难以掌控的窑变,企业命运求助于窑神,作品只留最好

写过那么多钧瓷,还想写。去过好几次神垕古镇,可是每次路过许昌还忍不住去看看。我的书桌上总给钧瓷留一块位置,每看到它不可思议的光泽,都会想起它的故乡。我相信,钧瓷或大或小,或丑或奇,都是有灵魂的。千百年以来,人们为它着迷的理由一大堆。尽管从未拥有过一件珍品,所幸现在交通便利,每想这些器物,便会跑来转转。这里就像我家展柜和院子,也很乐意将钧瓷的神韵介绍给大家。

河南许昌禹州的神垕古镇是钧瓷的故乡,小镇繁荣期,满街乌烟瘴气,一股煤灰味儿,因为家家都有一口烧瓷的窑。神垕古镇附近的山都光秃秃的,一方面,烧窑用<挖空了神垕山。另一方面,烧瓷的釉石来自附近的大龙山、凤翅山。挖山活动持续了千年,如今环境改造,不准用"和柴火,改用天然气,所以最经典的“窑变”工艺发生了变化。心思细腻的收藏家纠结于此,于是大呼钧瓷的黄金时代已经翻篇儿。

炎炎夏日来神垕古镇游玩,火上加火。穿行于大大小小的名窑之间,挥汗如雨。神垕从来都是“炎”属性,“神垕”这个名字内含“大水”,刚好水火平衡。如今看不见烟火气的钧瓷工厂表面安静,里面却依然有条不紊忙忙碌碌。窑厂分出三类工人,拉坯、上釉、烧窑,三道工序都富有创造性,操作起来默默无声,之间很少语言交流,各自沉浸在各自的小宇宙。

每件瓷器底部会留下一处印记,写明出处。但通常不会出现某个人的名字。因为它背后是众多智慧和灵感的结晶,一人无法独领风骚。宋代名窑:汝、官、哥、钧、定。钧瓷位列名瓷一族最神的地方体现在窑变后产生的斑纹,她的美丽直接和彩釉关联。其他工艺环节都能通过技术臻于完美,唯有调制彩釉是不传之秘。它决定了作品有着怎样的灵魂?

正由于钧瓷在最关键环节有不可控的技术,即便是镇上最自信的窑主也要求助于窑神加持才能完成。窑神于神垕古镇来说像靠天吃饭的农民供奉龙王祈求风调雨顺一样,决定着神垕人的收成。

在神垕古镇七里长街的中心,最漂亮的一所院落称作“窑神庙”。三尊主神分别是司土之神、伯灵仙翁、金火圣母。神垕古镇的匠人们为建这座庙布施了自家的镇馆之宝。其中顶部的这尊巨大狮驮宝瓶是清代钧瓷艺人卢氏三兄弟的作品,他们的祖屋,就在庙门斜对面不远处。

为了保证艺术的高贵、纯真、唯一性。传统钧瓷在开窑的时候,只挑最好的。比如,入窑时有十件同款作品,出窑时十里挑一。其他九件哪怕是仅次于头牌一点点,也要当场摔碎销毁。所以窑厂的地基越来越高,能传世的都是孤品。窑厂的命运和作品同理,持续没有顶尖作品问世,很快倒闭。经过千年,还能在神垕古镇存活下来的窑厂,背后一定有段传奇历程。

在景德镇瓷器未曾崛起之前,钧瓷在中原地带独领风骚好几百年,尽管同一时代的汝窑就在神后古镇不远处,但钧瓷的强悍艺术生命力以及量产无法对其构成威胁。随着宋朝人越来越有钱,开始疯狂用艺术装点自家门户时,神垕钧瓷也迎来巅峰时代。

猛增的钧瓷产量带动了神垕的运输行业。瓷器忌讳颠簸,神垕古镇处在伏牛山东麓,坡型山体中的河流满足了水路运输条件。禹州境内的颍河与淮河相通,可以直达汴京(开封)。也可随运河远走江浙,流进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贸易场所。

21世纪,不经意走近这个狭窄地方,却发现它的世界异常开阔。神垕虽小,却有着曾经向世界炫耀的工业传奇。西方人折服于东方瓷器的魅力,称中国“瓷器”(China),这背后一定有神垕古镇在其中发酵发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