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00后已经被人大委员盯上了

原标题:第一批00后已经被人大委员盯上了

当90后仍载歌载舞地奔跑在脱单脱贫不脱发的路上时,人大委员们已经开始为00后操心了。

日前,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分组审议了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二审稿,与会委员张苏军委员建议将法定结婚年龄调整至男女均为18岁:“我国婚姻登记人数逐年下降,降低婚龄虽然不能直接扭转结婚人数下降和老龄化上升的趋势,但配合其他一系列鼓励生育的政策,相信能逐步解决。同时,这也与民法总则中关于成年的年龄规定相一致”。

从全面放开二孩,到现在讨论下调法定结婚年龄,国家真是为这届年轻的婚姻和生育大事操碎了心。委员们的担心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目前,我国婚姻法始于1980年版的婚姻法,当时是出于人口调控的考虑,规定婚龄为,男不得早于22周岁,女不得早于20周岁,并且鼓励晚婚晚育。国际上很多国家的法定婚龄都比我国低,例如德、法、俄罗斯男女都是18岁,日、韩、罗马尼亚、巴基斯坦是18岁和16岁。

然而,时至今日,我国婚姻登记人数和结婚率已连续5年逐年下降,并且初婚初育年龄大幅提高。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从1990年至2017年,我国育龄妇女平均初婚年龄推迟4岁多,从21.4岁提高到25.7岁,并有继续提高的趋势。

中国的人口形势其实在几年前就表现几个关键变化了。一个是在2010 年我国总抚养比(14岁以下及65岁以上人口与15-64岁的劳动年龄人口之比)达到0.342 的历史最低值后,开始持续攀升,到 2017 年达到 0.392。另一个是2012年开始16-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绝对总量开始下降,并且这一趋势暂无逆转可能。

面临这样严峻的人口形势,人大委员和政协委员们肯定坐不住了,降低法定婚龄的呼声也不是第一次响起。但是也有专家认为,降低法定婚龄并不能显著提升生育率和解决养老问题,因为年轻人面临的绝非法律问题,而是诸多社会原因导致的结婚和生育意愿较低问题。

首先是年轻人总量的减少以及人口结构变化带来这一适婚育龄人群占比的下降,自然结婚人口、结婚率就会下降。

不过,更重要是受教育年限延长、经济的发展、城市化率的提升以及独立感的增强,结婚率降低成为更普遍的现象,其背后也掺杂更多的社会因素。例如,物质及经济成本的考量,结婚成本、高质量抚育孩子的成本、职业的发展等。

有媒体也对网友进行了抽样调查,对降低法定婚龄持反对意见的占比高达65.2%。也有专家指出,降低法定婚龄不但不能达到提高结婚率、提高生育率的目的,反而带来一系列负面的社会问题,比如由于双方的不成熟有可能扩大婚姻家庭的不稳定;早婚家庭更依赖于父母的经济支持,资源挤压带来老人赡养问题等。

有一句话特别有道理,“没有该结婚的年纪,只有该结婚的感情”,此外也应该有成熟的责任价值观和经济基础。所以,各位委员大大们,也许应该促进年轻人的教育成长,努力营造年轻人乐于拼搏、勇于创新并且能够打破阶级固化、实现自身价值的社会环境。

本文由“洪言微语”原创

作者Vincent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