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唱作人》决赛收官,结果网友吵翻了

原标题:《我是唱作人》决赛收官,结果网友吵翻了

昨晚,《我是唱作人》迎来最后的收官战,“团战+一对一捉对厮杀”,类似田忌赛马的赛制,让上半季与下半季晋级的唱作人“王王相见”。“神仙打架”的大阵仗吸引了观众的高度关注,“我是唱作人总决赛”在节目上线之后迅速登上了微博热搜。

总决赛中,上半季唱作人热狗、高进、梁博、曾轶可分别对战下半季唱作人郝云、常石磊、白举纲、钱正昊。按说上半季的节目无论是从唱作人自身还是从其作品而言,贡献的话题度、出圈量、观众缘都要远超下半季,平局似乎应该是大家能接受的底线了,更何况上半季有梁博这样路人缘极佳的唱作人撑场子,所以出现上下半季1:3的结果确实很令人意外。

但在胡扒医看来,这种“王王相见”的高手过招,讲究的就是综合实力的比拼,除了唱作的硬实力外,音乐的风格、歌词的意境、歌曲与大众的贴合度等都会影响到比赛结果。正是这些因素的综合作用,最终促成了昨天的1:3结果。

标签人物+共情音乐=流量收割机

从节目数据和全网贡献的话题度来看,上半季唱作人是完胜的,无论是围绕曾轶可与高进掀起的关于“音乐高级形态”的全网大讨论还是以王源《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梁博《出现又离开》、毛不易《东北民谣》为代表引发的票圈人人转,都在不同程度昭示着节目强大的话题生命力。在播期间,热度可谓是时时在榜、频频登顶,同时斩获各项榜单NO.1并不算难事。

同时,上线即登音乐排行榜前列、引爆讨论区这种事儿,也是常态。

纵观整个上半季,节目之所以能成为流量收割机,与唱作人身上自带的标签引流密不可分:微博七千多万粉丝的“顶流”偶像王源,“歌红人不红的网络歌手”高进、带着“绵羊音”标签的失踪人口曾轶可、QQ音乐三巨头之一的汪苏泷,光是这些人本身就能构成一个不小的流量黑洞,引发全网关注是意料之中,再加上上半季几位唱作人迥异的风格,为大家的讨论提供了直接对象,客观上也就发酵了围绕几位唱作人产生的话题热度。

此外,上半季唱作人作品的共情性之强,简直像是提前做了大数据调查一般。他们不满足于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做曲高和寡的象牙塔音乐,而是将作品作为与观众沟通的一座桥梁。其中比较有代表性也是出圈频率最高的三位唱作人:王源、毛不易、梁博,几乎每一部他们的作品,都能引发全网讨论。其中,梁博的《出现又离开》在节目播出后,霸榜QQ音乐巅峰流行指数榜TOP2长达一周,同时和吴亦凡、蔡徐坤、Taylor Swift、林俊杰,共同位列前三。

王源《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这首歌一出,更是几乎霸屏了朋友圈,新歌上线第一周朋友圈分享量就多达20多万,也多次登上音乐平台热搜,他略显稚嫩的嗓音被灌进了超越年龄的成熟。“这世上除了我,只有千万个你”,这种虽身处闹市却无处寄托心灵的孤独感几乎是每个人都避不开的痛苦。舞台上,他不是在一个人唱,而是在替所有被现实倾轧到无奈却又不得不报之以欢笑的观众发声。不知又有多少观众在屏幕前因感同身受而泪流满面。

现在回看梁博的《出现又离开》,歌曲从编曲、歌词再到现场演绎都堪称完美,音乐前半部分先用近乎白描的手法讲述对爱情的感悟,致那些在你生命中来了又去的人。“为何出现在彼此的生活又离开”,像是发问又像是自问,揭开人生分离是常态,相聚才是偶然的现实。

然而,强行煽情不是梁博的风格,既然唤起焦虑,博哥是一定要给大家解决焦虑的。结尾的时候,“每一个未来,都有人在,你无需感慨,我别徘徊”,就是要用歌声告诉大家,你受伤了,然后用音符给你贴上一贴创可贴,轻轻拍拍你,告诉你别怕,未来总有人在。

对梁博来说,听众对作品的感受是最重要的,在各种采访中他都一直强调,作品需要跳出“专业性”给人最直接的感受,这才是音乐的意义所在。

昨晚的总决赛,梁博的《我不知道》虽然不敌白举纲,但赛后却得到了大量网友的支持,当晚就被网友讨论带上了微博热搜,才一天,这首歌QQ音乐的评论量就达到了3000+。

总的来看,这是一首非常优秀的歌曲。从歌词来说,依旧坚定而有态度,保持了他一贯的本色,同时又多了几分轻盈烂漫的童话感,“咿呦咿呦 万千萤火,咿呦咿呦 ,漫漫飞过,咿呦咿呦 那真实的,会属于你和我……”仿佛带领大家回到了充满阳光与爱的昨日童年。配合抓耳的钢琴riff、柔和的舞台灯光,干净的声线,现场简直美如童话。

毛不易《东北民谣》简直一副展开在黑土地上的爱情卷轴,姑娘、小伙、马车、花灯、一山松柏,朴实的意象勾勒出最纯粹民居生态,当姑娘念着情郎,小伙赶着马车、一山松柏做了伴娘,最美好的爱情故事开始在每个听众的内心深处上演。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试问这种乌托邦式的爱情又有谁不渴望。

再说曾轶可,她从人到音乐风格似乎一直都是只得小众的追捧,但用她自己的话说,她是渴望找到共鸣的,更渴望作品被认可。一首《流言》,“荆棘里的花朵,开得绚烂,但没人勇敢,没人靠近”,歌词表意再直白不过。或许是被她歌曲的态度打动或是被歌曲本身感染,更或是二者兼有,在唱作人的舞台上,她成功了,她一个人的小众得到了现场评审团的认可。

而总决赛的曾轶可也为上半季赢得了唯一的比分,只可惜因为种种原因,最后连这首音乐作品也无法问世。

从当下的传播生态来看,标签人物极容易在互联网上形成讨论话题,如果热度能够持续,就非常可能在网络上引发舆论爆点。另一方面,共情性强的作品又多得朋友圈宠幸,大量粉丝的二级传播,又吸引了无数的路人粉转化成节目自来粉。这两个原因共同作用,使得上半季唱作人节目成了强大的流量收割机。

周笔畅《无聊的一天》用“慵懒”的唱法唱响生活中的“有趣”,如常石磊所说,“笔笔的歌引导了很多人,让人觉着不爽的时候也是舒服的时候”,这种带有哲学思辨色彩的命题,固然强化了歌曲的思想深度,但似乎并不利于形成大范围的互联网讨论热潮。就连周笔畅自己都说,自己的歌曲在目前大家不一定能接受,但可能再过几年大家就听懂了。

相比之下,常石磊的音乐风格非常多样,既有《赞赞新时代》这种主旋律唱作,又不乏《high歌》这类流行神曲,作为大神级别的音乐人,业内很多知名歌手都向他求助写歌。然而这样的大咖,平日里却一点没有大咖的架子,在节目中也一直都是以温暖近人的大哥哥形象示人,真的是个十足的宝藏大男孩了。

常石磊的《噩梦惊醒之后》如梦如幻的轻灵洒脱,简单的歌词搭配优美的旋律,令现场观众无不沉浸其中,仿佛进入梦境。这种带有实验色彩的音乐被石头驾驭的游刃有余,先让观众随着音乐缓缓入梦,最后再配合吉他手点出的清脆泛音,用如圣音一般的歌声轻唤观众。但纵观石头哥的这几期歌曲,虽然每一首都很令人享受,但它们却注定很难成为KTV里的热歌,因为作品的艺术感着实太强,一般人很难驾驭住,也很少有人会在情绪到来的时候单曲循环石头的歌,毕竟欣赏这样的听觉艺术,需要调动太多心绪。

虽然在下半季阵容中,钱正昊的年纪最小、阅历最浅,在试听间几乎就是个“不敢高声语”的乖宝宝,可一上了舞台,大家就会发现,几乎没有这个少年炒不热的场,他对不同音乐风格的驾驭度之高,远超他十八岁的年纪。一首《还不知道》,将雷鬼、流行融合的天衣无缝,把小众的音乐类型成功推到了大众面前并收获大众认可。到了《普罗米修斯》,钱正昊像是给自己迷人的低音炮嗓音通了电一样,音效撩耳至极,凭借呆萌可爱的外表、惊艳的唱功,成为了下半季唱作人的团宠担当。

总决赛的赛场上,钱正昊献唱的《Melotonin》,是一首十分另类的hip-hop,歌曲融合了trap、R&B、实验、电子等多种风格,气氛超燃,而且节奏感极强,据说小钱弟弟在表演的时候嗨到把舞台都跳碎了,真是有够投入了。而且,就连上半季的热狗哥也忍不住为小钱弟弟点赞。

作为一位即将就读伯克利音乐制作专业的18岁男孩来说,钱正昊的专业能力已经毋庸置疑,只是歌曲的实验性确实也限制了传唱度。

胡海泉《胡》的快乐自由、轻快的布鲁斯风格令人耳目一新,完全不同于以往羽泉时代的作品,正如他后台所说,这是他一直想尝试的东西,唱作人的舞台给了这样的歌这样的机会。

但从此也可以看出,下半季的唱作人似乎更多的是在把节目舞台当作“尝试音乐新边界”的机会。而对于这样的实验性作品,大众的接受度确实还需要时间来慢慢提升。

流量化与艺术性哪个对音乐更重要

一边微博吃瓜,一边整季唱作人看下来,想必多数小伙伴都注意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那就是对于音乐本体来说,能否转化成更多流量以及歌曲本身艺术性的高低,对唱作者、投资者、听众等多方来说都是不得不首先考虑的两个因素,无论是实验音乐还是商业音乐,谁都绕不开这两个辩题。

在胡扒医看来,一部作品,其流量化程度的高低,并不一定就能客观反应其艺术水平的高下,尤其是在当今粉丝经济当道的传媒环境下,“人红作品”还是“作品红人”是个值得仔细玩味的命题。

此外,信息过饱和的时代,人们的心情难免浮躁,很容易被一些抓耳膜、抓眼球的东西吸引注意,客观上成就了一批火得很偶然的作品。去年爆火的《学猫叫》就是典型例子,后来歌曲被扒出完全抄袭徐良和吴昕的《星座恋人》,旋律简单至极、歌词单调重复,却在短视频平台引发一场大众狂欢。如此看来,像下半季这些勇于探索音乐新型态,坚持自我的唱作人提供的独一无二的新作品,实际也为这个市场注入了新鲜血液,也是音乐市场必须存在的一部分。

而艺术性强的作品,也不一定能在流量市场收获认可,尤其一些比较超前的东西,很容易坐了时代的冷板凳,相当的时间内被市场排挤,但好在这类作品一般生命周期都比较长,比较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被少部分人守护着、保留着,过程中可能就成了经典。

当然,二者兼顾是最好不过的,唱作人、作品与观众和谐共促,才是稳定持续的发展良态。《我是唱作人》创造型地采用了上下半季的赛制,从上半季的话题度和热度到下半季回归音乐本体,每个人都代表一个个性鲜明的圈层。虽然节目也遇到了诸如音乐性与综艺调性是否冲突的疑问,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档节目成功地通过创新节目新形式、坚持优良内容制作,不仅让一批艺术价值与传播价值并重的原创音乐融入大众文化之中,更难能可贵的是它全方位、多角度、高质感地呈现了当下华语乐坛真实的音乐生态。《我是唱作人》为音乐类综艺节目拓宽了道路,彰显中国音乐的感染力,提升观众的鉴赏力,堪称综艺市场的“国货之光”。

版权声明:微信公众号【娱乐胡扒医】所有原创文字,版权均属【娱乐胡扒医】及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至朋友圈,但如果其他媒体复制转载,需征得我们同意并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