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就怕李云龙式的对手

原标题:美国就怕李云龙式的对手

微信公众号:历史研习社

原创-NO.1192

作者:霍小山

审核:喵大大 编排:sugar man

NONONO,按照美国人的思维办事,往往一举棋就被他们猜到了下一步,

招招给你落子的自由,却招招都想好了对付你的方式。

在我眼中,民国政坛就活跃着一个契合李云龙做事风格的人物,虽然外表上相去十万八千 里,但骨子里对付老美的狠劲,有的一拼。他就是宋子文。

《亮剑》里,八路军后勤部长张万和说李云龙“这狗日的哪像个团长?无赖嘛,都像你们团这么软磨硬泡,我这后勤部长就别干啦。行吧,我再给你十箱,得了,你还先别道谢,老子不白给,你得拿东西来换。”

现实中,美国政府的诸多官员也都把宋子文看成是不懂礼数的无赖,只不过他们不会用中国的方言来骂宋子文“这狗日的哪像个中国的外交部长?”

一、狭路相逢勇者胜

1940年6月15日,宋子文从香港飞往美国,开始他艰巨的外交使命。

内外交困之下,在美国进行外交工作的胡适又秉持“无为”原则,他温顺有礼,举止有度,在国难当头、生死攸关之际,不去想着为中国争取到尽可能多的借款和军火,却总是百般体谅美国政府的难处。

▲晚年胡适与蒋介石

胡适曾对陈光甫说,美国终止和日本的通商条约已经给了中国一个最大的恩惠,因此中国应该识相,不要再去强人所难,逼迫美国给予更大的恩惠。

胡适的驻美工作引起蒋介石等领导人的强烈不满,国内的抗战资源已经山穷水尽,对美外交如果再没有新的转变,中国的抗战前途将十分悲观。

这就是宋子文为什么要去美国的原因,而胡适的外交作风,也让他认识到跟美国人打交道不能够太和蔼可亲、彬彬有礼。

于是,宋子文在美国争取援助的行事作风,简直就像是李云龙灵魂附体。美国财政部长摩根索曾因为不满宋子文的“不识抬举”,就召集了财政部的一批高官,再把宋子文和胡适请到他的办公室,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扑灭宋子文的嚣张气焰。

摩根索严厉指责宋子文用金钱收买美国法律界人士为他效命,帮助他干涉美国内政。但是宋子文毫不退缩,针锋相对,据理力争。在场的财政部官员也主动证实,宋子文曾向他咨询,是否可以雇佣美国人,因此完全没有欺骗摩根索的行为。

摩根索听到证言,也冷静下来,并向宋子文道歉。虽然宋子文对他针锋相对,但谁知此后摩根索对宋子文的态度反而好转。

我每次读到这一段历史,就会想起李云龙在得知准备伏击的日军运输队其实是关东军后的狠话:“狭路相逢勇者胜,干!敌人把胸脯送到咱们的刺刀尖前,咋能把刺刀缩回来?”

▲胡适与宋子文

二、得寸进尺的“粗汉”

宋子文在跟罗斯福第一次会面时,理直气壮的宣称,中国比那些不战而降的欧洲国家更值得美国援助。而过去,胡适和陈光甫一直把美国的援助当成是美国对中国的施舍。

宋子文在一次跟摩根索的谈话中更是开宗明义的宣布,他自己的个性与一般恭谦退让的中国人不同,他是一名“粗汉”,喜欢直言直语。

宋子文却不像胡适那样感恩戴德,居然还“得寸进尺”,要求美国给予非常大的贷款,而且还要一次性付清。他告诉摩根索,如果美国不同意给中国提供5000万美元的币制平准贷款,他就不惜违抗中国政府的命令,拒绝签订任何小额的贷款协定。

这种情况,就像是李云龙在李家坡战斗开始之前,在水腰子兵工厂和后勤部长张万和软磨硬泡两个多小时,就是想多弄点“边区造”手榴弹。

▲小亨利·摩根索

正如李云龙最终要到了50箱手榴弹,宋子文在几天后接到了也美国财政部的通知,美国已经接受了他所坚持的5000万美元的借款要求。可见,李云龙的这种作风,不但适用于对付敌人日本人,也适合对付所谓的“朋友”美国人。

蒋介石曾义愤难平:“美总统与其人民,一闻英法失败,不惜接济一切,其热忱非言可喻。而对我抗战三年,人民苦痛,经济困难,求其现金数千万元借款救急,彼乃置若罔闻。可知白人种族界限之严。”、“美国对我之不注重,较对法国犹不如也。此血浓于水之理,白人任何政治家皆必认同乎。”

美国人是怎样对中国的生死存亡冷漠处之的?举个例子,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美国两次租借法案的总预算大约是1.64亿美元,而中国只分配到4.5%,即745万美元,而实际上最终交到中国手上的又要再打个半折。

宋子文的作风,这就像是李云龙在脸红脖子粗的吼叫:“少给老子卖狗皮膏药,他娘的新一团就是亲娘养的?凭什么有好事全是他们的?要我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咱独立团老捞不着肉吃,就是他娘的政委在上级面前太熊。你怕什么?咋就不敢跟旅长干一架?”

他找到美国总统罗斯福的母舅,聘请他到中国国防物资供应公司做董事长;他直接要求罗斯福给予英国人足够的支持,这样才能鼓励英国人重开滇缅公路;他跟英国人达成协议,让英国转让100架美援飞机给中国;他甚至故意在与美国官员打牌时故意输掉一些钱,让这些美国官员高兴。

不过,宋子文虽然足智多谋,但也有心力交瘁的时候,他在给蒋介石的一封电报中说:“国内以美国不能充分接济,而美方已谓美国帮忙不少,中国人尚有批评忘恩者,弟夹居期间,甚觉智尽力竭。”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以蒋介石私人代表身分在美国寻求援华的宋子文(后排右二),被国民政府任命为外交部长

李云龙曾经在楚云飞面前抱怨:“楚老板别拿兄弟开心啦,俗话说,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楚老板是委员长的学生,阎长官的高足,哪边的光都沾着。一个团5000多号人,损失多少补充多少,枪弹粮饷足足的。

有人说中央军是大妈养的,晋绥军是小妈养的,八路军是后妈养的。楚老板是大妈小妈都宠着,兄弟我可比不了,起初后妈还给口饭吃,枪弹粮饷虽说少点儿,好歹还有,后妈虽说不亲,也算有妈的名分,后来连后妈都不认咱了,咱成了没娘的孩子,也只好出门要饭啦。楚老板有面子,抽空跟咱妈说说,别管亲的后的,都是妈的孩子,你们吃肉咱不眼馋,可兄弟我喝口汤行不行?

美国政府给盟邦的不公平待遇,与李云龙抱怨的国民政府给抗日军队的不公平待遇一模一样。宋子文驻美期间,为了给中国争取援助,常常想方设法拉上英国这个“委员长的学生,阎长官的高足”,让英国人帮助自己在美国政府面前说话。

1940年11月,宋子文告诉英国驻美大使,在华日军可能会马上南进,并会大举进攻新加坡。中国军队虽然可以阻止日军南进,但是必须要有飞机才能够有效作战。

如果中国有了飞机,就可以很快收复广东,并且牵制2000架日本飞机。因此,他要求英国和美国提供中国飞机500架,并邀请英国帮助自己一起去说服美国。

区区500架飞机,对于英国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中国来说,却是至关重要。宋子文要英国人去说服美国人给中国人一口汤,只是为了能够帮助中国的军民不再受日军狂轰滥炸之苦。

▲1945年,中国外交部长宋子文在联合国成立大会上发言

首先,英美参谋首长联席会议和军火分配局,都不允许中国派代表参加,也不向中国政府通报任何会议讨论的事项。甚至英美两国宣布成立中缅印战区和中国战区,事先都没有跟中国政府打一声招呼。

其次,在援助物资的分配上,从1941年9月到1942年6月期间,美国分配给英国的飞机是2203架,给苏联的飞机是1202架,给加拿大的飞机是1027架,给埃及的飞机是857架,而给中国的只有392架。这393架还只是字面数据,事实上有很大一部分根本就没有运往中国。

这种情况在此后一直没有得到过改观,1943年10月,罗斯福自己都认为有些愧对中国,“每一件我们做的事情,似乎都出现了问题。最糟糕的是我们每次作出的承诺都不能兑现。我们到现在还没有兑现过一件事。”

为了从美国陆军部的租借物资中尽量争取一点物资给中国,宋子文殚精竭虑,为此不惜受到美国陆军部等政府机构的强烈指控,但他一往无前。因为他知道,在中国存亡之秋,面对美国陆军部的轻侮和漠视,除了大声疾呼,拼命争取,没有其他的方法。

苦撑待变,太过消极,只有积极进取,才能让形势对中国有利。

由于宋子文的外交工作做得太过出色,以至于日本和汪伪政权不得不造谣他贪污腐败,以此来抹黑他的名声。

回顾历史,宋子文其实完全用不着像李云龙那样。他是蒋介石的妻舅,属于“皇亲国戚”,他还是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硕士,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他完全可以做到像胡适那样温文尔雅、彬彬有礼。

不是不想谦恭有礼,不是不想走正规程序,而是当时中国贫穷落后,又被所谓的盟邦歧视的残酷现实,逼得他去做一个“无赖”。

李云龙也一样,如果当时他的部队能有正常的弹药等物资供应,他只要负责指挥部队作战的相关事务就可以了,又何必为了争取一点棉被、手榴弹什么的而去“耍无赖”

1、齐锡生 《从舞台边缘走向中央:美国在中国抗战初期外交事业中的转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年9月

2、吴景平、郭岱君编《宋子文驻美时期电报选》,复旦大学出版社,2008年3月

3、吴景平、林孝庭编《宋子文与外国人士往来函电稿》,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年8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