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阳光下,迷你版人文缩略图,是你要的丽江古城么?

原标题:一米阳光下,迷你版人文缩略图,是你要的丽江古城么?

虽然大研镇被叫做丽江古城,但时时刻刻都在进化。自从上个世纪末地震后大规模重建以来,开始主推旅游经济,本地人逐渐退出,搬到了新城。古城租房子经营的老板们来自全国各地,通过自己的人脉带来了全国的客人。在丽江呆得久了,你会感到一种超迷你版中国人文缩略图。晒着一米阳光,嘬着雪茶欣赏这种风情很容易上瘾,所谓“解药”,就是开个客栈,住下来,融入小桥流水的风景。

十几年前来丽江古城,看到写在古城简介上的面积只有3.8平方公里,而现在已经7.3平方公里了。古城的客流量不断增长,消费档次越来越高,新建的客栈猛增,征用了以前的农地。几年间又增添了几条街区,像新的造血功能一般,转移了四方街压力,带来新气象。

庞大的人流量不可避免地让古城充满商业气息,店与店之间竞争激烈。商机瞬息万变,传统木雕卖不过手串,卖银子的败给卖裙子的……而房东只管收钱、抬高房租,像催命符一样掐着经营者的脖子,于是很难找到一家老店,形成店铺频频转让的颓废现象。店主期待着从转让费中将损失扳回来。一边咬着牙经营,一边使劲向客人传递客栈含金量,试图从中找个好的买家。

正因为求利的人太多,安静停下来欣赏风景的人减少,街坊邻居不再谈论风花雪月,而是整天把“如何生存下去?”这个问题挂在嘴边。一种焦躁的压迫感让整个古城变了味道。客栈像走马灯般的换店主、换门牌,没完没了的改造装修工程,“变化”成了的唯一的出路,情怀却一文不值。古城看起来越来越高大上,却距离市井原乡生活越来越远。

十几年前住在古城里的感觉更像一个大院子,那时的房租压力还不大,客栈老板大都是率性的文青,推开每家客栈的门,里面都是故事。在这个大院子里相互串门、游戏、举办宴会;心血来潮就任性地关门,背着包去西藏流浪一圈儿。

那时的街上放着侃侃的《滴答》,踩着它慢悠悠的节奏,或晒太阳、洗衣裳、打打麻将,或去庙里上上香,闲看花开花落,货真价实的慢生活。

现在,满大街放的小倩的《一瞬间》,鼓点紧密,乒乒乓乓,加快了游人的步伐和“买买买”的速度。这首曲子霸占古城听觉也是应景了商业需求。它的伴奏用了非洲鼓。而非洲鼓连锁店只需一小绺店面,可以见缝插针,临时请个美女就可以开张。所以在古城,无法用听觉判断这里属于哪一条街。走到哪里都是《一瞬间》。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人群。古城虽然时时变化,可是有几个地方是不变的。比如木府、狮子山、方国瑜博物馆、王丕震纪念馆、科贡坊大小四方街、大石桥、万梓桥。走过它们,如同拜访老友。以它们的方位来定约会地点,大差不差。

古城为了保持统一的古老纳西风格,对新建的客栈要求甚严。如果用当地的老料盖新房子更容易融入街坊邻里,审批也比较快。由此形成一条成熟的经济链。建筑商从周边的剑川、云龙、鹤庆、洱源收集老料,运到丽江古城重新组装。所以看到的一些很漂亮的老房子、老家具,其实是移花接木的结果。游人以文物贩子的眼光打量这些老古董,找到了老时光,也是独特的享受。

要判断哪些是新丽江古城?哪些是老街?要看脚下的五花石板。丽江全称“美丽的金沙江畔”,金沙江的美丽也分给了铺就古城的花石板。上面的圆圆的一坨坨神奇的花纹正是金沙江千万年反复冲刷得痕迹。被踩得光洁溜溜几乎接近艺术品的石头即是老街,新街比较平整,拖着行李箱从上面经过不会太痛苦。

以四方街为中心有三条古道。七一街通往大理,五一街往永胜,酒新华街则是香格里拉的方向。曾经踩着五花石板来来去去的不仅是大研人,还有马帮。如今每年1000万游客从这里经过,更加速了石板变光的过程。

丽江让人爱,也让人惋惜。长久生活在丽江的外地人有一种“赖在丽江”的情节。原先是丽江古城,后来因消费不起搬去了束河古镇,再后来是白沙古镇,再后来散落于乡间野村,不知所踪。不管怎样,晒着丽江的太阳,在丽江多呆一天即是赚了。这也是很多开客栈的人尽管生意惨淡也不愿离开的理由。毕竟世界只有一个丽江,它无论进化成什么样子,雪山以及沁人心脾的空气很少变,当有了好心情,看哪儿都觉得是亮点。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