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与大巴黎解约?王霜:我应该回炉静一静了

原标题:为何与大巴黎解约?王霜:我应该回炉静一静了

特约记者陈清扬报道 “我再也不想踢球了。”当中国女足止步世界杯十六强的终场哨响,王霜弯腰痛哭时,反复喊着的,是这样的一句话——远比转播镜头给出的抽搐背影更令人震颤。

“挺难受的。我的世界杯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王霜说。

同样戛然而止的,还有她的第二次留洋之旅。世界杯结束后,王霜回到巴黎,完成了与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最后的解约程序。如不出意外,她将返回家乡武汉江大女足,征战新赛季的女超联赛。

回到国内的第一天,王霜看了两场女足世界杯1/4决赛的直播:荷兰2-0完胜意大利,瑞典2-1逆转德国。“本来应该是我们站在那的。你看意大利多弱啊。”王霜叹了口气,说,“德国后防线也有问题,我们应该有机会的。”

这本是王霜最为憧憬的一届世界杯:她24岁,效力欧洲豪门,刚刚拿到亚洲足球小姐,正值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期,队友们一起并肩战斗了五六年,彼此默契,进入了成熟期。

事与愿违的是,背负着过大压力的王霜,从一开始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让她的整个世界杯成为了一段想要抹去的记忆。

自与法国女足的友谊赛中腰部扭伤开始,王霜就有点“点背”。她死扛着跟队训练,却连慢跑都做不到,打了一针封闭,这才赶上了世界杯的首战。

首战德国,让王霜作为“替补奇兵”,下半场出场是中国女足近半年来常用的“套路”。但当中国女足攻势渐起时,替补登场的王霜过于急躁,在场上像无头苍蝇一样猛扑,在失去自己冷静头脑的同时,也让球队再次陷入了被动。“这应该是我这辈子踢过最差的45分钟了。”懊恼的王霜第二天就剪短了头发。

在每逢四年看一次女足的“吃瓜群众”看来,王霜谜一样的状态和贾秀全的这个换人引发了巨大的争议。贾秀全新闻发布会上一句“需要团队、不需要球星”的失言,又经过不断发酵,演变成了一出“将帅失和”的剧情,把王霜推到了风口浪尖。

在各方努力下,王霜出来面对媒体,试图平息舆论。“其实贾导说这句话,我一点都不意外。从一开始他就一直说我做不了救世主,我不能改变中国女足的命运,他不想把压力扛在我一个人身上。”作为被贾秀全骂得最多的球员,王霜习惯了贾秀全的说话方式。

从解约风波,到腰伤打封闭,再到“将帅失和”传言,世界杯才刚刚开始,王霜就面临了前所未有的舆论压力。“我怎么成了一个话题人物了。”世界杯期间,无论王霜说了什么,或是根本没有说什么,都有成为下一个新热点的可能。

“就觉得怎么什么倒霉的事都出现在我身上,而且真的是在我最不想出现的时机,全都出现了。但其实,这些以前都不叫事,没有人会关注,也没有人会去写出来推成热点。”王霜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这句话是没错的。”

“压力大到希望别人不要注意到我。”王霜推掉了世界杯期间的所有采访,小心翼翼地收起自己所有的锋芒——四年前第一次参加世界杯时,初出茅庐的王霜每次走过赛后混采区,都会满心欢喜地暗暗期待自己能被媒体叫住。

当中国女足从“死亡之组”突围而出、赢得一片赞誉时,整个小组赛碌碌无为的王霜得到的普遍评价是——“王霜也不过如此。”

自信不足是中国女足在这一届世界杯上普遍暴露出来的问题,放到王霜身上尤其如此。对阵意大利赛前一天,王霜看了几个自己此前的视频集锦,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这么犀利的突破射门,真的是我吗?”在近几个月不断限于自我怀疑后,王霜说,她需要给自己“壮壮胆”,找回一些自信。

对阵意大利的1/8决赛,是王霜在这届世界杯上踢得最好的一场比赛。中国女足选择了攻出去的战术,王霜有了更多拿球组织的机会,以及传球渗透的空间。意大利媒体的赛后评分,她是全场第二高分,仅次于对方门将。

“一直都很想做好,但就是做不好……好不容易最后一场稍微好了一点,出局了,没机会了。” 王霜好不容易复苏的表现,也没能帮助中国女足走得更远。

在最为珍视的世界杯舞台上,没有能够展现出自己的能力,对于王霜来说,无疑是一个打击:“想到下一个四年,我都28了,觉得好遥远,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还有没有在踢。所以你说能满意吗?肯定也会后悔。后悔没有把握住这一届世界杯。”

6月29日,带着两大箱66公斤的超重行李,王霜回到了国内,提前一年终止了与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的合同。

“我预料到了去了巴黎以后所有可能会碰到的困难,但没有预料到国家队的困难,和队伍不能磨合的困难。”早在2月底阿尔加夫杯时,王霜的心态就已经有点崩了——俱乐部和国家队的双重压力,已经超过了她的承受范围。

也是在那个时候,王霜第一次有了想要回国的打算。

初来巴黎时,王霜觉得自己像一个新生的婴儿,语言不通、文化隔阂,所有的一切都要从头学起。但所有的困难,在王霜一心渴望证明自己时,都算不上困难。

在球场上,王霜对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的作用毋庸置疑。“她几乎场场主力,还攻破了里昂的球门。”谈起王霜,大巴黎的工作人员都觉得是捡到了宝。王霜是巴黎圣日耳曼女足中加练最多的球员,有时候她实在累了,会忍不住求饶,体能教练就哄她:“来吧,世界上最好的球员。”王霜一听,乖乖就范。她还买了一台1700欧的跑步机,自己在家跑步,被队友拍照“嘲笑”了一番。

在生活中,王霜也在努力地适应、融入。她会跑去大街上认法语单词,找老师学习英语,也会教队友说中文,请她们过年来家里吃饺子,拍照片录视频发到社交网络上。

“最开始住在酒店,每天早上要花很长的时间坐公交车去训练,那个时候,会觉得时间很漫长。后来比赛多了,开始觉得时间过得很快,每天都有一个盼头,联赛很职业,会很渴望上场。”王霜说,唯一的痛苦是,刚去的时候,因为听不懂,就想着自己用更多的跑动、用行动去做,“但时间一长,还是蛮累的,要不然脸上冒这么多痘。”

“在巴黎的时候,每天都有惊喜的事。每天都发现自己还有新的技能没有被开发出来,然后在巴黎,全被发展出来了”在初期的新鲜劲过后,王霜在巴黎也有过一段学会和懂得生活的时期。无论是每天自己下厨做饭,写日记看书,去早市淘宝,还是和男队的球星们一起出席活动,都让她觉得充实。“万一我不想回去了怎么办?”那个时候,她也会常常流露这样的念头。

和每一个独自漂泊在外的人一样,王霜的留洋,在风光背后,也有着不为人知的心酸。每当她和家人视频,委屈想哭的时候,都会装作马上要出门的样子,匆匆挂了电话。

逞强久了,王霜也会崩溃。绝大多数的问题,都来自于语言不通带来的误会与隔阂。有一次,巴黎圣日耳曼客场打第戎,王霜没有被通知场地是假草,带了一双钢钉球鞋。当时正处她左脚踝受伤,只能临时借了女队医的球鞋上场。第二天,王霜压抑了很久的委屈终于爆发,第一次在和朋友视频时,忍不住哭了。

有时候球队临时改了吃饭时间,王霜不知道,一个人傻等在餐厅。等队友们从会议室开会回来,看到王霜,会很惊讶地问她为什么没有去开会。王霜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换做是我,每天跟一个无法沟通的人一起,也会很难受吧。”王霜越是这样想,就会愈发不自信。

“我觉得我自己的适应能力,真的挺强的。”真正压垮王霜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是来自于国家队和俱乐部的双重压力。王霜说,国家队是她在遇到所有困难时,内心唯一的支柱。一月初的永川四国赛,王霜在留洋期间第一次被召回。在被重新拖进国家队微信群,看到队友们列队发“欢迎回家”时,直接感动哭了。

在阿尔加夫杯上,中国女足三战三负,排名垫底。王霜头一次有了担心跟不上国家队体能储备和磨合的担忧。贾秀全让王霜不要着急,但王霜还是无可避免地给自己背上了最重的包袱。

“如果我留了洋,却无法在国家队的比赛中有所表现,那还有什么意义?”很多时候,王霜会自己给自己施加压力。她开始有了想回国的念头。

欧洲高水平的联赛会让球员跟不上中国女足国家队的训练吗?对于这个普遍的质疑,王霜有自己的看法:“不一样。人家从小到大都是联赛模式,但我们国家队是长期集训模式,完全不同。但我是中国女足国家队的球员,不是法国、不是其他国家队的队员。这一点对我来说,挺难克服的。”

“不会觉得没有坚持下去是遗憾?”

“会遗憾。但我觉得我现在的选择,对我来说,是最正确的一个选择。世界杯已经成这样了,还有奥运会。内心深处,我还是最看重的还是国家队的舞台,所以我坚信自己回国的选择是正确的。”

对于当初选择留洋,王霜同样没有后悔:“巴黎已经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了。”

从世界舞台的中心,回归到国内女超联赛,王霜可能注定会和中国女足一样,回归到日复一日的沉寂中。

“我觉得我应该回炉了,就应该要静一静。”王霜说,过去的一年,她已经承受了太多的聚光灯,也是时候歇一歇了。

在被问及最近的目标时,王霜说:“现在就想放个短期的假,但我觉得不太可能。国内联赛额蛮紧凑的。觉得真的蛮累的,身心俱疲。亚运会打完,就是法甲、法国杯、欧冠、世界杯、女超……像机器一样运转,真的没有休息。”

明年1月,奥运会女足预选赛亚洲区的比赛就将打响。王霜说,她们这一批球员已经一起踢了很久,很想创造属于她们这一代中国女足的辉煌:“从我进国家队到现在,一直跟着这批人一起踢到大。感情真的蛮深。我每走的一步、每一次的进步,她们老队员都看在眼里。从不被信任到被信任,从她们慢慢接纳我、愿意把球交给我,我觉得是很难得的。”

这届世界杯前,老队员都说,这肯定是她们最后一届世界杯了。王珊珊还跟王霜打趣说,“霜,以后靠你了,姐带着孩子来看你比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