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表鉴赏家在追求什么

原标题:钟表鉴赏家在追求什么

谁是钟表鉴赏家?我的理解,每一位钟表爱好者都是。我们喜欢钟表这个物件本身,迷恋它的机械功能和工艺之美,崇拜制表大师的博学与专注,也享受这个过程带给我们的欢愉快乐。

当我们购买的钟表越来越多,在爱表藏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开始有这样一个问题在脑中回荡:“我们在追求什么?终极在哪里?”

英国当代知名钟表鉴赏家George Daniels用实际行动给出的答案是,收藏宝玑的作品,并自己动手制作钟表,用一生追求完美的机械艺术品。

他是同轴擒纵的发明者,当代著名的独立制表师,也是宝玑大师的忠实粉丝,对宝玑大师以及宝玑钟表研究极为透彻,他将研究成果出版《The Art Of Breguet》一书,涉及500多件宝玑钟表作品,大量珍贵的照片和原理手稿。

George Daniels著《The Art Of Breguet》

George Daniels制作的怀表,表盘上罗马数字时标、玑镂刻花表盘、纤细修长指针以及机芯和盘面布局等,都是从宝玑作品中汲取的美学灵感。在研发出同轴擒纵之前,他的作品都是搭载陀飞轮擒纵机构,那也正是宝玑大师的发明。

作为普通的钟表爱好者,我们很难达到George Daniels的境界,没有能力自己动手来制作钟表,但我们还有机会像他一样,收藏极致技术和工艺完美结合的佳作,比如一枚宝玑陀飞轮腕表。

01

-

宝玑大师的发明

从1775年宝玑先生在钟表堤岸设立工坊开始,宝玑作品便一直是精准功能与极致美学的结合。宝玑先生一边不断提升钟表精准、可靠和便利性能,一边精心设计,从机芯布局到表盘装饰,从指针形状到时标字体。

宝玑大师一生给钟表行业留下不少发明,自动上链、降落伞避震器等,他也获得了很多荣誉头衔,如“法国皇家海军御用制表师”,但钟表爱好者们最熟悉的,还是“陀飞轮发明者”这一身份。

1801年6月26日,宝玑大师获得了一份为期十年的新式调教装置专利,即“陀飞轮”发明专利,这份文件保存于法国国家工业产权局,其中还有一封宝玑先生当时写给负责专利管理的内政部长的信。

陀飞轮调校装置专利的官方文件

信中,宝玑先生简言陈述了专利发明的主要内容:“我已经成功抵消了因位置不同导致受重力影响程度不同所产生的差异……”

怀表垂直“站在”口袋里,重力对怀表擒纵机构的影响由此产生,特别是游丝,向下的重力使游丝产生一定形变,摆轮在摆动过程中的等时性发生变化,进而影响走时精准。

宝玑大师发明的这个全新调速机构,将整个擒纵装置放在一个每分钟旋转一圈的笼框里,这样擒纵机构在60秒内规律地改变位置,从而将重力影响抵消掉。

宝玑大师制作的陀飞轮怀表

他从哲学家笛卡尔那里得到启发,将其命名为“Tourbillon”,即陀飞轮。笛卡尔曾在他的哲学原理中如此定义Tourbillon:行星围绕太阳旋转,存在于由此产生的漩涡之中。

发明陀飞轮之后的有生之年,宝玑大师共制作了35枚陀飞轮作品,主顾有当时西班牙波旁王朝,英国王室,知名的意大利藏家等,这些200多年前的作品,留下了很多故事。

1808年售于波旁家族的No.1188 陀飞轮怀表,后来转入一位土耳其藏家手中,他于1841年请宝玑公司为该表定制过一块土耳其数字时标表盘,后来这枚珍贵怀表被宝玑博物馆珍藏。

当年实验测试的陀飞轮,被宝玑大师更换到他的好友、英国制表师阿诺德赠给他的礼物上,并回送给阿诺德之子,也是他的学生。这枚怀表收藏在大英博物馆,表底上有阿诺德的签名以及宝玑陀飞轮铭牌。

装置宝玑陀飞轮的阿诺德怀表

在宝玑陀飞轮专利保护期之后的一百多年里,制表行业将宝玑大师的这项发明发扬光大,制作了各种精美的陀飞轮怀表作品。

02

-

“手腕上的华尔兹”

到了1980年代,现代腕表以精致奢侈品身份回归人们的生活,宝玑将陀飞轮这一发明应用于腕表,再一次激起钟表世界里的陀飞轮热潮。

宝玑腕表陀飞轮机芯

腕表上的陀飞轮,除却它原本抵抗地心引力的初衷,更多是为鉴赏家们提供视觉上的美丽享受,以宝玑先生最初发明它时一分钟一圈的速度旋转,不疾不徐,优雅泰若,被鉴赏家们誉为“手腕上的华尔兹”。

2019年,宝玑隆重推出了一款全新陀飞轮表款——Classique经典系列5395超薄陀飞轮镂空腕表,将宝玑钟表美学带到一个全新之境。

Classique经典系列5395超薄陀飞轮镂空腕表玫瑰金款

不影响架构和稳定性的前提下,宝玑减少将近一半机芯材料,在厚度仅为3毫米的18K金质机芯上加以镂空设计可谓突破极限;并且宝玑首次将手工镌刻、玑镂刻花和倒角工艺结合,修饰镂空夹板。

Classique经典系列5395超薄陀飞轮镂空腕表运用玑镂刻花工艺

机芯夹板表面非镂空部分饰以手工镌刻的玑镂刻花图案;夹板和表桥锐利的边缘由工艺大师精心细致地手工倒角修饰,将棱角切削打磨至平整无瑕直至成45°角斜面;随后再进行重要的雕刻步骤,手工为不同的文字及镂空边缘雕刻纹饰。

Classique经典系列5395超薄陀飞轮镂空腕表运用手工镌刻工艺

配合镂空机芯设计,蓝色罗马数字时标设置在环状透明蓝宝石玻璃上,蓝钢指针与陀飞轮横桥上的蓝色宝石,以及硅质擒纵轮,相得益彰。

Classique经典系列5395超薄陀飞轮镂空腕表铂金款

新表一共有两款,18K玫瑰金表壳搭配了灰色金属机芯,而铂金表壳搭配了玫瑰金机芯,采用了“撞色”的设计,赋予腕表活泼灵动的气息。

该款镂空腕表机芯背面的表桥上,镌刻着它所搭载的机芯型号“ Swiss Cal 581SQ”,请注意,这是一枚非常重要的宝玑系列机芯,数字后面的SQ表示镂空之意。

在这枚全新Classique经典系列5395超薄陀飞轮镂空腕表之前,宝玑以581系列机芯,为钟表鉴赏家们呈现了数枚技术与工艺完美结合的超薄陀飞轮腕表作品。

03

-

Classique经典系列

超薄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

581系列机芯首次亮相于2013年巴塞尔展,是宝玑倾力研发的全新一代超薄自动上链陀飞轮机芯,厚度只有3毫米,直径36毫米,采用4赫兹高振频摆轮,拥有80小时动力存储,是一枚兼具极致超薄与稳定功能的佳作。

那一年,宝玑以Classique经典系列5377超薄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搭载该系列机芯,机芯编号为581DR,字符DR表示其具备动力存储显示,表盘上8点与9点之间那根纤细的蓝钢指针便是此功能。

Classique经典系列5377超薄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铂金款

为实现这一超薄杰作,宝玑颠覆传统发条盒结构,自动上链通过在机芯边缘设置环形铂金摆陀实现,并以超轻钛金属制成陀飞轮框架,传动功能也直接设计在框架上,采用以半导体蚀刻工艺制成的高精密硅质游丝等等。

将机芯装入表壳时,宝玑又以一个十分精巧的设计,把陀飞轮上表桥嵌入表盘,与表盘融为一体,功能与美学结合天衣无缝。这个形似汉字“一”的表桥结构,也成为该超薄陀飞轮系列腕表的标志美学元素之一。

超薄自动上链陀飞轮上形如汉字“一”的标志性表桥

到了2018年,宝玑再次推出一枚搭载581系列机芯的表款——Classique经典系列5367超薄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机芯编号为581,去掉了动力存储显示功能。

Classique经典系列5367超薄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铂金款

与5377超薄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采用镀银18K金质表盘不同,正如其名字所描述,5367陀飞轮表款采用的是白色大明火珐琅表盘,搭配宝玑数字时标。

可能你也发现了宝玑腕表表盘的这一规律:玑镂刻花装饰的18K金质表盘搭配大写罗马数字时标,而大明火珐琅表盘则搭配宝玑字体的阿拉伯数字时标,这是传承自宝玑大师的美学理念。

宝玑No.2567怀表,玑镂刻花表盘搭配罗马数字时标

该系列超薄陀飞轮腕表时间显示盘是偏心设计,整体偏向11点位置,与5点位置的陀飞轮相呼应,表盘布局更加平衡雅致。

Classique经典系列5367超薄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玫瑰金款

“一”字型陀飞轮横桥中间的蓝色宝石,与腕表上所采用的传统红色宝石轴眼形成鲜明对比,成为该系列陀飞轮腕表的又一标志。

当然,超薄是这一系列腕表的主要特征,经典系列5377、5367和5395陀飞轮表款,厚度都不到8毫米。

04

-

Marine航海系列

5887陀飞轮时间等式腕表

2017年,宝玑推出了全新Marine航海系列5887陀飞轮时间等式腕表,如果你注意到它的机芯编号:581DPE——同样表明其出身,也是以581机芯为基础升级而来。

Marine航海系列5887陀飞轮时间等式腕表铂金款

它具有陀飞轮、时间等式和万年历三大功能,方寸表盘上简洁地显示出复杂天文历法,而腕表只有不到12毫米厚的常规尺寸,可谓巧夺天工。

饰有镂空刻面金色太阳的指针,可以直接指示当下真太阳时时间,而宝玑分钟指针则指示平太阳时时间,读时更直观。

真太阳时与万年历指示功能

万年历,以船锚形逆跳指针指示日期,10点与11点间视窗显示星期,1点与2点间视窗显示月份和闰年历。将闰年周期与月份同窗设计,非常高妙,令大复杂功能表看起来同普通表款一样清晰。

表盘5点钟位置,陀飞轮与时间等式凸轮同轴运行,通过承载时间等式凸轮的透明蓝宝石圆盘,可以看到优雅旋转的陀飞轮,每分钟1圈,抵消地心引力带来的误差。

时间等式凸轮与陀飞轮同轴运行

这款大复杂腕表上集合了诸多宝玑极致技术与顶级工艺美学,表盘上有两种不同的玑镂刻花图案,机芯夹板以手工雕刻装饰,发条盒饰有风玫瑰航海罗盘图案,表背极为华美。

Marine航海系列5887陀飞轮时间等式腕表精美修饰机芯

对于钟表技与美的极致追求,让宝玑取得了极高的成就,宝玑指针、宝玑数字、宝玑游丝、陀飞轮、玑镂刻花,这些与宝玑大师关系紧密的钟表术语,今天已经为整个行业所共享。

每一枚宝玑陀飞轮腕表都是极为诱惑之物,尽显两百年来宝玑钟表的极致技术与工艺,让鉴赏家们无法自拔。

不论是科学、艺术,还是机械,沉醉其中的人被共通的美所震撼。法国人类学家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说,技艺,是人在宇宙中为自己找到的位置。钟表鉴赏家们,追求的似乎是一种无限接近宇宙之美的境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