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铁腕削藩,腾讯中央集权?只为打赢云计算的“漠北之战”!

原标题:马化腾铁腕削藩,腾讯中央集权?只为打赢云计算的“漠北之战”!

胡赛萌/文

十年前,有一部很火的电影叫《十月围城》.

影片中,孙中山不远万里跑到香港秘密开会。会议结束之后,原本陷入低潮的革命大业一举成功,从此山河变色。

十年后,马化腾也在香港召开了一个秘密会议。会议结束后,腾讯开启了大规模组织变革,深圳腾讯大厦,地动山摇!

01

香港秘密会议

汉景帝时期,爆发七国之乱。

战争过后,景帝铁腕削藩,诸侯王对汉帝国的威胁被彻底解除,为之后打赢与匈奴的漠北之战奠定基础。

腾讯,就是汉帝国,马化腾同样面临着一场战争。

战争,其实早就打响。在2B的云战场,阿里早已集结重兵,杭州的云栖大会也一年比一年热闹。与此相比,腾讯在云计算领域的布局则有些后知后觉。

战略上的迟疑,在资本市场引发反应,腾讯股价从高点跌落,市值蒸发千亿。用腾讯总裁刘炽平的话来说,“好日子被打破了”。

战争来了,就得枕戈待旦、风餐露宿、奔赴沙场、浴血奋战、马革裹尸,还哪里来岁月静好的好日子?

既然要打仗,那就必须集中力量办大事,一盘散沙肯定抵御不了阿里在云战场上的重兵。

对此,刘炽平对着“故事硬核”的两位美女记者感慨道,“大家一起打江山的时候,凝聚力相当强的。到后面好像大局已定,江山已稳了,反而凝聚力是有所下降。”

于是,中央集权便不可避免,削藩行动就不得不推行。

在削藩令发布之前,为了保密,腾讯高层特意将商讨削藩事宜的会议地址选在远离总部的香港。

在香港一家餐厅的小包厢内,马化腾首个发言就抛出重磅炸弹,“腾讯一两千个总监级干部里,30岁以下的有多少?”

腾讯总办最核心的十几位高管面面相觑,最后统计出来,不到十个人。

阿里铁军都打上门了,腾讯内部居然还养着一大帮地方诸侯,马化腾心里难道没点触动?

这些老干部,年轻时的确为腾讯立下汗马功劳,可如今都成了尾大不掉的诸侯,基层前线的年轻人没有晋升机会,还哪里愿意替企鹅上阵杀敌?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人事调整拉开大幕。

02

刘炽平削藩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香港会议之后,削藩令强力推行。

很快,位于腾讯权力核心层的总办成员,每人都接到了裁撤中年干部、为年轻人腾位置的“政治任务”。

“故事硬核”在《腾讯变革150天全记录》一中写道:“在腾讯公司20周年的会议上,刘炽平表态,在未来一年内,有10%不再胜任的管理干部要退。”

对于削藩细节,“故事硬核”也有着非常精彩的披露。在一次40个副总裁参加的扩大会议上,刘炽平先不提削藩的事,只说跟阿里的仗该怎么打,然后问大家是否觉得2B的云业务这一仗必须得拼尽公司全力去打。

结果在场的40为诸侯全部都把手举了起来,赞成公司尽一切可能去打这一仗。老谋深算的刘炽平看到40只齐刷刷的老手,心头一热。

这些有些沧桑甚至带着茧的手,曾经可都是手握利剑,指挥数十万兵团,跟着刘炽平一起打过天下的。可如今,刘炽平却要收回他们手中那把统帅千军万马的佩剑。

据“故事硬核”的叙述,“一位在现场的高管笑着说,预料到缴枪可能遭遇到抵抗,来这么个(举手)环节,就是要告诉众人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该从哪个部门收走,合到云(CSIG事业群),都不要讲条件。”

为了打赢云计算这场仗,各个副总裁分管的业务全部拆散,然后将与云计算相关的整合到新成立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

马化腾的削藩行动,就这么戏剧性地、兵不血刃地开始推行。

03

漠北之战

朱元璋屠戮功臣、赵匡胤杯酒释兵权、汉景帝铁腕削藩,说到底,都是为了中央集权。

只有让老将领挪挪窝,卫青、霍去病这样的年轻将领才能涌现,汉武帝才能打赢漠北之战。

至于飞将军李广这样的老干部,就顾不了那么多了,要么战死沙场,要么自动交权,实在不行就只能做周亚夫,去监狱里待着。

云业务的掌门人汤道生,连自己经营多年的QQ都保不住,其他那些中层老将还能硬到哪里去?你的脖子再硬,硬得过腾讯总办手中的尚方宝剑?

当年,周亚夫可是平定七国之乱的头号功臣,可那又怎样?一旦成为汉景帝眼中不听指挥的“诸侯”,那也是只能去监狱跟掌管刑狱的刀笔吏说话。

在战场上,周亚夫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可见了刀笔吏,也得乖乖受罪。飞将军李广,就因为不愿意跟刀笔吏打交道,所以才体面地选择自杀。

只不过,汉帝国搞定吴王和周亚夫等人之后,还有卫青和霍去病这样的青年将领,不知道企鹅帝国除了张小龙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大牛?

打天下,当然不能只靠老家伙。当年,十八罗汉跟马云一起创业,小有所成的马云很快就明白削藩和集权的必要,于是杯酒释兵权,十八罗汉出国的出国,做投资的做投资,享受生活的享受生活。

如今的马化腾,或许也要照着这个路子再走一遍。要知道,云计算的战场,可不是当初小学生聊QQ的网恋情场,它是价值亿万的B端市场,之前的战略和打法或许都将推倒重来。

如此说来,削藩其实是为了求新和求变,求变则是为了求生和求胜。

主攻产业互联网的CSIG事业群,就是腾讯求新和求变的成果,当然寄托着马化腾求生和求胜的希望。

云战场,就是马化腾的漠北之战,不把年轻的卫青、霍去病给提拔上来,那靠谁去跟阿里决战?

04

腾讯的宿命

马化腾是天问爱好者,他的老对手马云却是文艺青年。

少年时的马云,不但学英语、唱京剧,还喜欢看书,而且最爱读毛选,一读就是一整夜,还不忘做笔记。

后来,马云在创办阿里时每次遇到生死时刻,他都会翻出当年那本泛黄的读书笔记。读完之后便有应对之策,屡试不爽,无往不利。

再后来,渡过创业生死劫的马云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从2000年下半年到2001年西湖论剑召开,我们做了三件大事:延安整风运动、抗日军政大学和南泥湾开荒。”

21世纪初,全球互联网泡沫破裂,阿里处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命悬一线的马云召开阿里的“遵义会议”,确定了盈利模式和主打产品。

此后,阿里巴巴逐步组建销售团队,开始了“中国供应商”的销售大战,从此奠定了阿里最强悍的“中供铁军”雏形。

从领导人的管理风格而言,马云崇尚法家,阿里自然也是中央集权的帝国。相比于阿里帝国,腾讯则是分权的联邦,马化腾也更像一位儒商。

作为由邦国组成的联邦,腾讯一直强调内部竞争,比马赛马。因此,在组织上分权、在文化上文化多元的腾讯,跟中央集权的阿里帝国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物种。

不过,集权有集权的优势,比如集中力量办大事,能迅速调集一切资源支援战争前线,从而在决定国运的战争中取得优势,并获得最后的胜利,正如中央集权后的汉帝国,最终打赢了漠北之战。

云计算,就是决定互联网下一个十年“国运之战”,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都输不起!

如果说在2C的移动互联网战争,双方抢夺的还是船票,那么在2B的云计算战场,二者争夺的将是天下。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从分权的邦国走向集权的帝国,是腾讯不可避免的宿命。

作者:胡赛萌,好果文化创始人,知名评论家,曾在新闻晚报、教育时报,BBC中文网,联合早报等国内外知名媒体发表评论文章。公号:萌在江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