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Watch是啥?

原标题:Only Watch是啥?

​2019年,两年一度的Only Watch慈善拍卖如期而至,这是目前钟表行业最有影响力的盛事之一。

这场由摩纳哥亲王阿尔贝二世亲自主导的慈善拍卖,7月1日公布了本届50个钟表品牌所捐赠的表款。这个摩纳哥亲王,就是当年“摩纳哥王妃”格蕾丝·凯利的儿子。

摩纳哥王妃格蕾丝·凯利

组委会为本届Only Watch设定的主题颜色是天青蓝,宝玑、百达翡丽、GP芝柏表等这些知名品牌在表盘、指针以及表带等位置,以各种不同方式呈现。

GP芝柏表捐赠的Laureato Absolute Chronograph腕表

当然,每家品牌都还有不同的方式来表现唯一性,比如表壳材料。

01

-

什么是Only Watch慈善拍卖?

很多人可能都听过Only Watch,但又不甚了解,我们先来简单介绍一下这个慈善拍卖活动的来龙去脉。

杜氏肌营养不良症(DMD),是一种遗传性疾病,来自母亲的致病基因使男孩肌肉发育异常,大部分患者十岁左右失去行走能力,在二三十岁间因呼吸衰竭而离世,目前医学上还没有很好的治疗办法。

很不幸,摩纳哥人Luc Pettavino的儿子Paul,很多年前被检查出患有DMD这种遗传病。

Luc Pettavino和他儿子Paul

一开始,Luc凭自己的资源发起了慈善拍卖,为DMD科学研究筹集资金,最早的拍卖包括艺术品、绘画和钟表等多个品类,所得全部款项都会捐赠给摩纳哥肌肉萎缩症防治协会,希望有一天这个病症能够被根治。

2005年,以钟表为主要拍品的Only Watch拍卖活动正式定名,最初几届借着摩纳哥游艇展的契机举办,9月在地中海边的摩纳哥进行。

随着拍卖价格持续走高、影响越来越大,2015年起Only Watch移师日内瓦,时间也改为11月,与各大拍卖行的钟表秋季拍卖同期举办,因此日内瓦秋拍更加热闹精彩。

前五届摩纳哥举办的拍卖善款以欧元计,到日内瓦以后,拍卖款项则改为瑞郎,虽然货币有所不同,但明显看得出参与品牌和拍卖总额都在持续上升的趋势。过去7届慈善拍卖总共募集了超过4000万瑞郎的善款。

Luc Pettavino和摩纳哥亲王阿尔贝二世

2005年第一届35个拍品,筹得190多万欧元;

2007年第二届35个拍品,筹得270万欧元;

2009年第三届39个拍品,筹得230万欧元;

2011年第四届40个拍品,筹得450多万欧元;

2013年第五届有33个拍品,筹得503万欧元;

2015年第六届是44个拍品,总拍卖额是1127万瑞郎;

2017年第七届有50个拍品,总拍卖额是1077万瑞郎。

第七届Only Watch慈善拍卖现场

摩纳哥官方主办慈善活动,腕表品牌无偿捐赠表款,拍卖行免费执槌不收佣金,买家获得独一无二表款。

这场影响力越来越大的慈善拍卖,为DMD医疗科学研究献出爱心的同时,也让参与的各方都获得了应得的收获,更是一次多赢的商业事件。

02

-

Only Watch上的百达翡丽神话

后面两届Only Watch获得超过千万瑞郎的善款,主要归功于百达翡丽腕表的突出贡献。

2015年,百达翡丽为第六届Only Watch捐赠的是一枚带有三问、万年历、陀飞轮功能的表款:ref.5016A,以730万瑞郎成交,创出品牌现代表款拍卖最高价格。

ref.5016A

2017年第七届,百达翡丽捐赠带有三问、万年历、计时功能的ref.5208T,同样是大复杂功能表,拍出620万瑞郎,仍是当年标王,贡献了当年拍卖额的一半以上。

ref.5208T

事实上,从2011年为Only Watch捐献出品牌拿手的高复杂功能腕表开始,百达翡丽表款的拍卖所得,便成为该慈善拍卖善款的主要贡献者。

主要原因是百达翡丽在表壳上做功夫,以不锈钢和钛金属这两类品牌不会在常规超级复杂功能腕表上使用的非贵金属材料,突出腕表的唯一性。

2011年是一只不锈钢表壳的ref.3939H/A三问陀飞轮腕表,拍卖成交价格是140万欧元,差不多是当年慈善拍卖总额的三分之一。

ref.3939H/A

到了2013年,百达翡丽用钛金属壳做了一只ref.5004T,追针计时万年历,拍卖额直接翻倍达到了295万欧元,差不多是当年拍卖总额的60%了。

ref.5004T

无论是集两项功能的三问陀飞轮、计时万年历,还是集三项功能的三问万年历陀飞轮、三问万年历计时,都是百达翡丽复杂功能的代表作品。

而今年这只ref.6300A,更是百达翡丽在售最为复杂的腕表,双面表盘,包括大小自鸣等5种报时功能,万年历、闹铃等一共具有20种复杂功能。

这一次的孤品,百达翡丽再次用上了不锈钢表壳,相对于钛金属来说,不锈钢是更为传统的表壳材料,对收藏家的吸引力更大一些,今年这只价格如何?

再次创下当代腕表最高纪录不是问题,是否能打破古董腕表纪录?待到日内瓦时间11月9日揭晓。

ref.6300A

过去两届百达翡丽贡献一半以上的拍卖额,也是这些年拍卖市场走向的一个体现。

百达翡丽和劳力士是古董表拍卖场上的两只领头羊,稀缺表款高价拍卖纪录屡见不鲜,因此收藏家们相当看好Only Watch这样的绝对孤品,未来价值可期。

03

-

Only Watch上的帝舵神话

不过劳力士并没有参与这项慈善拍卖活动,而是由劳力士集团里另一个品牌出马,帝舵于2015年开始第一次捐赠孤品腕表。

那一届,是一枚复刻上世纪50年代的潜水腕表,启承碧湾一号(Heritage Black Bay One),黑色盘面,黑色阳极氧化铝表圈刻度,表盘上是蔷薇花标志,复古亚克力凸起风格蓝宝石表镜,简单大三针,与普通帝舵潜水表差不多。

启承碧湾一号

拍卖前预估价格是3500~4500瑞郎,而最后则以接近38万瑞士法郎成交,是其预估价格的100倍,成为帝舵历史上最贵的表款。其制造的惊人效果,不亚于百达翡丽当年的全场最高。

那只百达翡丽730万瑞郎差不多是同款在售品价格的10倍左右,已经是一个让人咋舌的神话,而帝舵的100倍,更是惊掉了当年关注拍卖的人们的下巴,人们把原因归结于这是劳力士集团第一次参加Only Watch。

然而Only Watch慈善拍卖上的帝舵神话并没有终结,2017年,帝舵第二次代表劳力士集团出马,还是碧湾潜水表,换上了青铜表壳的“左撇子”。

“左撇子”青铜潜水表

这次是当代小盾品牌标识,卡其绿盘面和表圈,雪花针,预估价格4500~5500瑞郎,最后成交价格是35万瑞郎。

帝舵表第二次的“百倍神话”,人们很难再找到其他理由,只能用市场和收藏家们对于帝舵腕表价值的认可来解释了。

顺便说一句,青铜材料在上一届Only Watch上出现多款,帝舵以外,GP芝柏表,万宝龙也都是以青铜材料为表壳,也说明了最近这些年青铜腕表的火热。

这一届,帝舵这块Black Bay Ceramic One,碧湾陶瓷一号,还是潜水表,换上陶瓷壳,会不会再有奇迹?

陶瓷壳潜水表

04

-

小众品牌佼佼者

过去几届Only Watch慈善拍卖,也是一些小众品牌和独立制表师品牌展示自己的舞台。这些小众品牌本来产量就少,再冠以Only Watch身份,更容易被收藏家所接受。

今天市场上Richard Mille非常火热,甚至出现一表难求的局面,可以说Only Watch也是将其推上富豪热衷品牌的原因之一,Richard Mille最近参与的几届,都获得了拍卖价格排行榜眼位置,颇受关注。

2011年,第四届上是一款陀飞轮腕表,RM 027 Tourbillon Rafael Nadal特别版,Nadal曾佩戴这枚腕表获得2011年蒙特卡洛站冠军,拍前估价40~60万欧元,51万欧元成交。

RM 027 Tourbillon Rafael Nadal原型表

2013年,第五届,还是一款陀飞轮腕表,Yohan Blake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佩戴的RM 038 Yohan Blake原型表,Blake戴着它在这次奥运会上获得了3枚奖牌,估价45~50万欧元,以35万欧元成交。

RM 038 Yohan Blake原型表

2015年,第六届,还是陀飞轮,RM27-02 Rafael Nadal特别版原型表,2015年Nadal戴着它打了一个赛季的网球,估价60~70万瑞郎,65万瑞郎成交。

RM27-02 Rafael Nadal原型表

Richard Mille捐赠的都是运动员戴过的原型表,品牌对自己的高科技材料产品抵抗运动冲击充满自信,运动明星的背书也凸显了这块表的唯一性。

2017年,Richard Mille没有再继续参加Only Watch,这一年榜眼位置,由前一届的探花补位,F.P.Journe,中文名儒纳或者尊纳。

2019年,Richard Mille回归,带来了RM 11-03 Automatic flyback chronograph McLaren,这次与F1赛车合作,还是一枚原型表,是否能从F.P.Journe手中夺回榜眼位置?

RM 11-03 Automatic flyback chronograph McLaren

F.P.Journe,这个同样年轻的品牌,大众知名度低很多,但是在收藏家那里有很多拥趸。

为了彰显高品质和技艺,F.P.Journe以金质材料制作机芯,表盘布局、指针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让人们在芸芸众表中一眼便能识别。

2015年第六届,F.P.Journe第一次参加Only Watch,一枚钽金属表壳陀飞轮腕表,“Tourbillon Souverain Bleu”,如名字所描述,蓝色表壳搭配蓝色表盘和蓝色表带,拍前估价25~40万瑞郎,以55万瑞郎成交。

Tourbillon Souverain Bleu

2017年第七届,这一次还是以钽金属为表壳,蓝色特别显眼,“Chronographe Monopoussoir Rattrapante Bleu”,单按钮追针计时表,估价20~40万瑞郎,以115万瑞郎成交,超过预估价格两倍,也让F.P.Journe在这一届上赚足眼球。

Chronographe Monopoussoir Rattrapante Bleu

2019年第八届,F.P.Journe捐赠了一枚“Astronomic Blue”,名字短了,却是一款超级复杂功能表,三问、陀飞轮、年历、第二时区、日升日落、昼夜显示以及时间等式等多项天文功能。

Astronomic Blue

看起来榜眼位置的竞争将非常激烈,这块专为Only Watch而做的钽金属F.P.Journe超级复杂原型表,将再次受到藏家们的追捧。

05

-

高价拍品之外

高拍卖价格很容易吸引眼球,但是Only Watch腕表本身更值得表迷们关注。

除了按照组委会的建议采用主题色彩之外,每一款腕表上都会有Only Watch,或者Unique Piece这样的标识,表明其独一无二的身份。

爱彼Code1159镂空陀飞轮表底刻“Unique Piece”

特别是那些大品牌所捐赠的表款,相对于其量产的产品,这枚Only Watch的唯一性对于普通表迷来说特别有吸引力。

刚刚公布的2019年这届表款中,有两枚计时表款表迷们不可错过。

万宝龙捐赠的一枚1858系列单按钮追针计时表款,背透表底露出了饱满华丽的美耐华计时机芯,这是钟表爱好者们的心头好。

万宝龙1858追针计时2019 Only Watch,机芯美爆

宝玑为本届慈善拍卖捐赠的是一枚复刻飞行员腕表,Type XX,以品牌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为法国空军提供的军用飞行员腕表为原型。

而且在表底盖下面,是一枚以当年表款使用的Valjoux 222原型机芯衍生而来的Valjoux 235计时机芯。Valjoux古董计时机芯,也是钟表收藏清单上不可或缺的一块。

Breguet Type 20 Only Watch 2019

在追求个性的当下,在拍卖场上买回一块独一无二的个性腕表,当然是一件非常愉悦的事情。

小众品牌,甚至是独立制表师品牌,购买这样的腕表已经够与众不同,更何况是一枚别具意义的表款呢。

Voutilainen TP1 Pocket watch

MB&F x L'ÉPÉE捐赠的Tom & T-Rex座钟

回到慈善拍卖本身,这一届重量级表款众多,毋庸置疑将创下Only Watch诞生以来拍卖金额之最,而善款最终将被用于根治DMD的医学研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