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作死”的王若琳凭啥能破格拿到不在颁奖礼流程上的金曲奖?

原标题:爱“作死”的王若琳凭啥能破格拿到不在颁奖礼流程上的金曲奖?

(MusicVibes / 文)就在6月29日晚,在神仙打架的金曲奖,王若琳毫无预警的拿到了她出道以来的第一座金曲奖奖杯——评审团奖。

由于这项奖并未排定在典礼流程之内,在不知情的状况下突然被告知得奖的王若琳正在后台吃东西,并没有坐在台下,并且以为老爸王治平得奖了,在经纪人的催促下即便穿着10公分高的高跟鞋,她还能以跑百米的速度从后台飞奔至台上从老爸手中拿过奖杯,一脸状况外。

由于王若琳没在台下,老爸王治平先带领了奖杯

从后台跑到台上的王若琳一脸蒙蔽

后来接受采访时,她坦言自己本来没打算要来金曲奖,而是要去美国录新专辑。“连金曲奖,我都是昨天才决定要来的。”她赶紧说还好有来。

同为另类创作人的陈珊妮对王若琳赞赏有加

王若琳去年推出的专辑《摩登悲剧》被评审团陈珊妮高度赞誉:“这位得奖者很难放在任何类别里面,因为她在创作路上不断突破,也为女性创作人带来新的可能。她的想像力和勇敢鼓励了我们。”

提到王若琳,很多人的印象还停留在她第一张专辑的《迷宫》,王若琳用年龄不相符的慵懒浑厚的中低音唱到:

“Let's start from here

无所谓 慢慢来

迷宫一样的未来 转一个圈

会到哪里 我喜欢爱情有点神秘

I don't care where we go

Let's start from here”

好像每个人都能唱几句,再后来,对于很多人来说,王若琳这个人消失了。

很多人以为王若琳还是这样式的↓↓↓

其实她早就变成这样式的了↓↓↓

上次登上热搜还是因为在音乐节这样演绎《龙的传人》↓↓↓

当时这个表演被当做奇葩段子疯狂转发,很多人以为她“疯了”;很多人开始问,王若琳到底怎么了?

某场音乐节上,王若琳蹦蹦跳跳唱了《BOB Music》专辑中的几首后,下面有人开始喊起“迷宫”,王若琳却说了句 “那是我最讨厌的歌” ,然后头也不回就下场了。

以及,有女歌手会这样直接在家随便某个角落、纯素颜、毫无包袱、弹唱整张专辑(19首歌)、自己传到微博来宣传自己的新专辑吗?↓↓↓

王若琳就可以,而且唱的还就这张拿下金曲奖的《摩登悲剧》。

08年发行首张专辑《Start From Here》的王若琳出道已经11年了,在这11年中陆续发行了9张专辑和一张EP(不包括出道前的首张EP),产量还是很惊人的,那为什么发行这么多作品的王若琳还是消失在大众视野中了呢?这还要从很早之前说起。

首先我们看看前三张专辑豆瓣的打分人数和评分:

我们再看看放飞自我后的打分情况:

显而易见:人数骤减,分数骤降。

08年伊始,王若琳横空出世,似乎每家咖啡馆都在播着她的《Start From Here》,慵懒成熟的声线让人着迷,而当大家知道那时的她只有19岁时,更是刮目相看:华语乐坛这样的声音太少被人听到了,尤其还是这么年轻的歌手。《Start From Here》这张专辑收录7首原创英文歌,3首她自己的创作,2首西洋经典的翻唱,以及5首国语歌曲加入了所谓的爵士因素。凭借这张专辑,几乎包揽了当年所有音乐类奖项的最佳新人奖,商演活动多到飞起,那两年各大卫视最火爆的跨年演出中都少不了她的身影。一时间,王若琳成为“小资”、“爵士”的代名词。

随后,第二张专辑《Joanna & 王若琳》在09年如约而至,延续了首张专辑的状态,西洋经典+中文老歌爵士改编翻唱,依然获得不少好评,但好评之外,质疑的声音也慢慢多了起来。

比如有人质疑她矫揉做作,模仿痕迹太重,感情拿捏不好,唱的太苦。

甚至还有人吐槽她“靠爹吃饭”。

这里就不得不提王若琳的爸爸——王治平,台湾知名音乐制作人,担任陶喆同名专辑、S.H.E、ASOS、林宥嘉、杨乃文和孙燕姿等艺人及组合之专辑制作。王治平在年轻时曾与庾澄庆组过乐团。其女儿为歌手王若琳。王治平以林宥嘉《神秘嘉宾》专辑里收录的《眼色》以及田馥甄(Hebe)《To Hebe》专辑里收录的《LOVE!》分别获得第20届以及第22届金曲奖最佳单曲制作人奖、并以田馥甄(Hebe)《My Love》专辑“请给我好一点的情敌”一曲入围第23届金曲奖最佳单曲制作人奖。

在爸爸面前,王若琳经常忍不住崩溃流泪

发掘女儿天赋的王治平把王若琳介绍给了唱片公司高层,并担纲女儿专辑制作人。

虽然王若琳和唱片公司都很不愿意「王治平老师的女儿」成为媒体介绍王若琳的制式台词,但不可讳言,身为台湾最优秀也最资深的制作人之一的女儿,对王若琳的音乐历程仍是一个影响很大的元素。因为父亲的关系,王若琳从小就听遍各种语言各种乐风各种年代的好音乐,也启发了她对音乐和创作的兴趣。

王治平开启了王若琳的音乐之门 却也带来无形压力

王若琳是个左撇子,从小她就很希望能跟自己最喜爱的乐团The Beatles的成员Paul McCartney一样用左手弹琴创作。父亲在她12岁那年送了她一把左手用的吉它,原希望能带她走上创作之路,没想到个性好强的王若琳,因为觉得在像爸爸这样优秀的音乐人和吉它手面前弹琴压力太大,总是觉得自己表现太差很丢脸,反而因此不想再拿起吉它。

还好对音乐的喜爱还是让王若琳在两年后重拾吉它,14岁开始了创作,并在16岁开始表演。一开始表演时,父亲非常开心的邀请所有的亲朋好友和许多音乐人来观赏,每场总是高朋满座,但王若琳却没有因此而特别开心,她总认为这些人不是来听她唱歌,只是因为是爸爸的朋友所以才出席捧场的。也因为这样,王若琳和许多其它的表演者不同,有时候遇到台下没什么人的场合,她也一样很轻松自在而不沮丧,好像反而很珍惜这种「和爸爸无关」的表演场合。

即使父亲王治平对自我要求严格的王若琳来说是个很大的压力,但在王若琳心中,父亲仍然是最值得尊敬的制作人。王若琳认为父亲的工作态度,以及对音乐的诚意无可挑剔,并且对音乐的掌握力也很好,无论什么样的歌交给父亲,都能完整的呈现那首歌应该有的味道和样貌。因此这张专辑也理所当然的由父亲王治平担任制作人。

在康熙上,王若琳就表示自己对爸爸蛮凶的

在专辑制作的前后两年多中,王若琳和王治平老师父女俩也曾多次因为对音乐的意见不同而有冲突,王若琳说她十分感谢父亲对她的包容和疼爱。而王治平老师则说「也许许多人会认为王若琳是因为我才有今天的机会,但我心里很明白她的天份和才华,她将来一定是青出于蓝的。」

一手好牌打得稀烂?频频“作死”

王若琳:第一张专辑的录制是 “一个青少年被唱片公司骗的过程”

作为资深制作人,王治平太知道市场需要什么样的音乐了,因此在前两张专辑中,每首歌都设定好了“框架”,王若琳只要用自己的声音“填空”就好。叛逆十足的王若琳怎么可能甘愿忍受这种安排,于是在第一张专辑发行后不久,即便是好评如潮,取得了无数新人都梦寐以求的成绩,王若琳就放话要回美国读书暂别歌坛。当时王若琳吐露“我一直觉得当PopStar(主流歌手)很丢脸”,“我很确定回美国念书后,就不会再回台湾发片”, “在美国我和朋友都瞧不起主流歌手,没想到回台湾却成了主流歌手,沦为朋友们的笑柄,他们故意当我的面播放MV取笑我。”,我们可以看出做自己喜欢的事,做有追求的人是她心中根深蒂固的理念。并点明退出时间就在与索尼公司合作完第三张专辑之后。第二张个人专辑《Joanna&王若琳》发行时,王若琳公然将“做流行歌手很丢脸”写到专辑的内页上,招来严厉批评。滚石总经理批评:“靠这行赚钱,就不要觉得丢脸。她的话伤害了整个流行乐和喜欢她的人,抹杀掉很多人多年来的努力。连她都不尊重自己,买她专辑的人不是要撞墙?听她的歌也很丢脸!”

年3月,王若琳在香港举办两场名为“大人故事书”个人演唱会。之后公司为她安排到上海和北京继续巡回开唱,结果6月28日的上海演唱会当晚,主办方便称7月4日的王若琳北京演唱会已取消。

索尼唱片称原因是“准备时间、演出档期、宣传均难以协调配合”。但这场演唱会主办单位却认为原因是售票情况很不理想,“经纪公司中途说有企业要包场,要留下2/3的门票,但临近后又说企业取消了包场计划,根本来不及再推票,最后只售出大概1/3”。无独有偶,7月14日台湾方面又传出消息,王若琳原定于10月在台湾举办演唱会的计划也宣告流产。“我更喜欢在酒吧里唱歌。是否开唱,要看那个舞台我是否喜欢。嘉宾对我来说,就是换衣服的时间,我更注重音乐性,没有嘉宾也无所谓。”

王若琳曾表示《Start From Here》的录制是 “一个青少年被唱片公司骗的过程” ,因为一开始她抗拒唱片公司为她包装的爵士形象,拒绝完成给她布置的作业。

成名后越来越多的人指出,王若琳唱的并不是爵士,这一点王若琳当然是非常清楚的,关于是不是不爱爵士这件事,其实她回应了很多次:“我其实没有不喜欢爵士,我只是很不喜欢人家把流行音乐包装成爵士,这样好像比较有质感,有品位,我觉得那就是唱片公司的“阴谋”!(笑)什么爵士?这些并不是真正的爵士。任何玩正统爵士乐的人,都不会认它为爵士。从小到大我就不喜欢混淆概念。因为我真的很希望跟观众的连结是我心目中最美好的那一块,我是希望把这个拿出来,大家也想乐在其中,这对我来说才是创作者跟观众之间最棒的连接,而且现在这样的连接越来越多了,我觉得一切都是奇迹!

这也可以解释她为什么任性的想回美国读书,逃离歌坛,取消演唱会。

妥协?用有市场的翻唱养音乐“梦想”

“第一张专辑只不过是轻柔风格的芭乐歌,跟爵士没什么关系。公司包装出来的我和我现实中形象差太多。”。

那么现实中的王若琳,到底是什么样的?她想做的音乐又是什么?其实后期的专辑就会告诉你答案。

“后来,我威胁唱片公司,如果不让我发行原创专辑,我就不回台湾了”, 对于原创音乐的坚持和执念,使得唱片公司让步,双方商议发发几张比较商业性的专辑,便可穿插一张比较自我的专辑。于是我们就看到了《博尼的大冒险》、《银河的危机:最奇异的午夜转播》《霸凌之家》这样前卫独特作品的问世。

这看起来就像某种妥协:用有市场的翻唱养“梦想”。

第一次让大家看到真实的自己应该是从《博尼的大冒险》这张专辑,王若琳在音乐上固执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完全颠覆了听众对她的认知,摒弃了之前专辑的全部铺垫和积累,在编曲上大量使用合成器音色,曲风则变成迷幻复古和前卫电子,还有歌剧的影子,让人捉摸不透,又欲罢不能。

对于她的“华丽转身”,公司很担心华语乐坛的承受能力,最后还选择先在音乐产业成熟的日本进行专辑首发。

事实上,唱片公司对市场的担心是对的,自从这张专辑之后,喜欢“爵士版”王若琳的歌迷纷纷无法接受这种“转变”,渐渐脱粉,可笑又可悲的是,这种所谓的“转变”其实是真实的、生来如此、做回自己的王若琳。这从文章开头王若琳专辑在豆瓣评分的变化就看得出来。很多人觉得之前《Vincent》当初被王若琳翻唱的太苦太做作了,去年工体演唱会再唱这首歌时,王若琳哭成泪人,或许那一刻她对梵高的痛苦真的感同身受吧。

用一系列作品不断修正着外界对她的认知

等在之后的《银河的危机: 最奇异的午夜转播》这张专辑,公司给她的title直接变成亚洲奇幻音乐创作家。 “这些元素都深深的种植在我九岁的脑海中。小时候我有一张很喜欢的专辑,是飞天小女警主题的合辑,叫做”英雄与坏蛋“。跟一些电玩与我钟爱的60年代的因素,你可以在银河的危机里听到到这张专辑对我的影响。”“整张专辑的音乐都带着这样的鲜明色彩、快乐,充满了幻想与“我才不管你在想什么”的庞克。算是某种形式上的卡通主题曲合辑吧!”

后来王若琳甚至出了一张叫《火腿》的EP,这是她曾经参加创作人齐聚的写歌营时交出的作业:

第一题:请跟你的小组订做一首给日系大型女子偶像团体(40+成员),一首夏天软性饮料广告主题曲感觉的曲子给我们。

第二题:请跟你的小组订做一首韩系甜美双人组的R&B秋冬单曲给我们。

就这样…王若琳担纲制作人绞尽脑汁思考”什么是最完美的少女偶像”, 一直到,歌曲没有卖出的三年后…虚构超级青春火腿偶像艺人 - 王。若。琳。H.A.M. - Happy Accessible Music就此诞生!这确实是歌虚拟的艺人,因为她既不是唱片公司要求的商业,也不是自己想做的音乐,但这种跳脱出去的尝试也让她玩的不亦乐乎,并且这三首歌不同于其他创作专辑的某种程度的晦涩,相当悦耳。

再到后来这张金曲奖获奖作品《摩登悲剧》,延续上张专辑《霸凌之家》的黑色幽默的概念,这次她直接把人生的悲剧摆在你眼前,要你瞧个仔细:苦乐交杂的日子是现实,但因如此,人生才有滋有味。「摩登」指的是现代人的生活,人生中的「悲剧」往往参杂着快乐、甜蜜、怀念、后悔、犯蠢……等复杂的情结,王若琳以她独特的幽默感,用音乐讲述一个个苦乐交错的故事张专辑,以19个track勾勒出摩登人生里多种不同的角色与情境,充满了想象和思考,几首lofi感觉作品也很出彩,舞台感和戏剧感非常强烈。

而且显然,这张专辑也被更多人接受,拿到金曲奖就是一个很好的佐证,正如王若琳之前所说,做自己的她跟观众的连结真的越来越多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的成长变化,不用刻意而为之,做自己和市场这本身就不是一件冲突的事,这种平衡也会变得越来越微妙。

王若琳也用这一系列作品也不断修正着外界对她的认知。

新专辑要唱日本演歌 要唱邓丽君

在金曲奖庆功宴上,王若琳还透露了新专辑的方向:“我会唱很多日本演歌式的歌曲,其实日本演歌,有很多悲惨女性的故事,都是很戏剧化的。例如邓丽君、美空云雀的歌,像《爱人》啊,我想要做一张这样的专辑。”演歌风格新专辑名字恰如其分,叫《爱的呼唤》,将于下半年发行。

看起来,就算有妥协的主流作品,现在王若琳也做得有滋有味了。

你可以说她不够“精明” 但你必须承认她够勇敢

放飞自我勇敢做自己后,曾经有记者很直接地问王若琳:“万一你自己执意要做的音乐最后没人听,卖不掉怎么办?”

有着直率性情的王若琳回答: “没办法!我是做音乐的,我不是在卖音乐,我并没有要求别人去买它。”

王治平有错吗?当然没有,哪个老爸不爱自己的女儿,不想把最好的东西给她?为她保驾护航的前三张作品正是体现了王治平眼中什么好的音乐——有市场的音乐就是好音乐,我至今仍记得初听《Start From Here》的惊艳和感动,即便当时王若琳在专辑中只能算是一个“发声机器”。而且他太知道女儿的天赋可以达到什么样的高度,试想如果王若琳是个乖乖女不这么“作死”,那么现在早就坐稳所谓的华语歌坛“爵士女伶”第一人,商演巡演停不下来,赚得个盆满钵满了吧。

王若琳就错了吗?当然没有,在这样的时代,有几个艺人、音乐人可以真的像她这样抛开曾经拥有过的名利,放弃坦荡星途真的追求自己想做的事?这一切真的都是爱啊。

拿到金曲奖后,王治平也在台上温馨喊话“我太骄傲了”,王若琳表示很少听到爸爸说类似的话,最感谢爸爸对她的信任及“放手”,她说:“我走到一个非常幸运的状态,没有压力去做一个作品,很自由的往哪里飞翔,就往哪里飞翔。”你可以说她不够“精明”,但你必须承认她够勇敢。王若琳用“作死”换来了自己真正享受的自由和最舒适的状态,对她这样有觉悟的艺术家而言,这一切不都是太值得的事了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