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踏遍中国所有的县,遍访56个民族,只为留下“最中国”的影像记忆

原标题:他踏遍中国所有的县,遍访56个民族,只为留下“最中国”的影像记忆

这是走吧网推送的第98个与众不同的旅者故事

本期嘉宾:56寨主

施晓亮,自号 56寨主,资深媒体人,行者,民族文化学者,道行天下传媒掌门人,中国少数民族文化艺术促进会副秘书长。20多年间自驾车走遍包括台湾省在内的中国每一个县。1997年至今,20余年间多次走遍中国,1997年曾骑摩托车“九州方圆万里行”,2001-2004年完成“走进56个民族家庭”系列采访,2009年完成“盛世花开丝绸路”活动,2011年带初中休学的女儿完成“走进56个民族家庭”十年回访,此次行动的网络专题获得了2012年中国新闻奖网络专题一等奖。现为国家民委指导、中国少数民族文化艺术会主办的“大美村寨行"和“中华全家福"两个活动的总策划总领队。不在少数民族村寨,就在前往村寨的路上,目前正带领《中华全家福》拍摄团队第6次走遍中国,为中华大家庭56个兄弟姐妹建立影像档案、为每个民族各拍一套真人版的全家福(微纪录片、最美民歌MV),采撷中华最美的歌声美景,向祖国70华诞献礼。

Q1:施老师您好,非常高兴您能够来到《走吧有约》,您是一名真正的行者,早在20多年前就曾经骑摩托车九州万里行,这些年来一直在路上,还曾经10年间4次走遍中国,与其他行者不同,您在行者的同时,还高质量地产出了很多精彩的作品,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的祖国,能否向吧粉们介绍一下您自己?

不敢说是真正的行者,比起那些徒步、骑行、越野,长途自驾的驴友、背包客、探险者们来说,我算不上行者。行走只是我的一种方式,其实我是一名资深的媒体人,说资深是因为我入行比较久,我今年52岁,1989年入行,已经做了30多年媒体了,现在有自己的传媒公司,从中国最高级别的党报,到各级电视、杂志、广播、到新媒体、自媒体,媒体的各种形态我都涉猎过。

2004年到2008年,我曾是山东卫视《天下父母》栏目的总策划人,这是一个以中国传统文化“亲情孝道”为基础的栏目,这个栏目几乎获得了中国电视的所有奖项,这也给我后来的视频拍摄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这些年我出产了很多作品,别人的作品是用笔写的,而我的作品呢,都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可以说是用脚、用摩托车、汽车亲自走出来的。全中国包括台湾省在内的每个县我都曾经走到过,拍摄了数以万张的照片、几百小时的视频,出版了书籍和画册,我很庆幸自己当初选择了这种“行万里路”的人生方式,自己很有收获,不枉此生,同时一路上储备了足够丰富的见识,向大家展示中国最丰富多彩的少数民族风情,56个民族各具特色的多元文化共同构成了灿烂丰富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

Q2:1997年骑摩托车“九州方圆万里行”,20多年前交通路况、信息资讯都比现在要差很多,您能不能介绍一下这次活动?

20多年前的交通路况确实和现在大不一样,摩托车是最灵活的交通工具,再狭窄、曲折的小路都挡不住它,没有不能去的地方。我当年为什么要搞这么一次活动呢?绝非匹夫之勇的逞强,也不是游山玩水的游荡。我的家乡山东青州,是古九州之一,大禹治水,将天下划分为九州: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和雍州。方圆九州、九州大同,九州是中国的古称。

年轻时,我最爱看到书就是地图,每每注视中国地图,这是一种上帝的视角。我不想像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生活在地图上这个比针眼还小的小点上,我想走出去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

1997年,当时我还是一个地方报社的年轻记者,借着香港回归这个契机,我和另外一个兄弟开始了这个策划好几年的采访活动,我们一起骑着摩托车,半年多时间,走遍古九州,大致是现在北到长城,南到南岳衡山,东到大海,西到嘉峪关的区域,基本上是黄河流域+长江流域,主要是汉文化为主,涵盖现在的18个省、市、自治区

记者身份的便利,让我们一路上十分顺利。虽然在别人眼里此行似乎颇多困难、艰苦甚至危险,但我的真实感受,一路上真是美景如画、美女如云。我每天面对的一切都是新鲜的,一切都不是预先设计好的,遇见的是不一样的人,见到的是不一样的风景,听到的是不一样的声音,吃的是不一样的食物,睡的是不一样的床。中国地大物博,历史悠久,光辉灿烂,所有这些从书本上学到的文字,全都变成了我眼前活生生的现实,这样的行走,是真实的,快乐的,更是收获满满的,让我这只井底之蛙跳到了井沿上,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如此博大、辽阔、精彩。切身感受到祖国疆域之大,中华文化之深。

有人称我英雄。这确是一个缺少英雄的时代,行万里路的行为多少有些英雄主义色彩,但与英雄真的是两码事。实际上,我倒觉得那些一辈子能够呆在同一个单位、坐在同一个办公室、做着几乎一成不变的工作、看着窗外同样景致、还能忍受几十年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Q3:1997年至今,20多年间您多次走遍中国,能否向吧粉们说说其中的故事?

连续超过几个月、成规模的行走6次,平时每年的阶段性的局部行走没有统计。1997年骑摩托车“九州方圆万里行”,前面已介绍了。2001年——2004年,自驾汽车连续3年“走进56个民族家庭”。

2009年建国60周年的时候,我为第七届中国花卉博览会策划的主题宣传活动“盛世花开丝绸路”在众多宣传方案中拔得头筹,十年前我就意识到了丝绸之路的价值了。

国学大师季羡林亲笔题写《盛世花开丝绸路》▼

当时因为是建国60周年,我就策划联合全国60个媒体,我作为领队率领轮流跟队的60名记者也是60名行者,开着6辆车,走遍中国60座历史文化名城,寻访60种名花,向祖国60华诞献礼。这样以来,花博会的宣传也就有了中国特色,民族文化多样性和丰富性,不仅仅是花花草草这么简单了。

2011年呢,“走进56个民族家庭”的十年回访活动,回访的是十年前的那些民族家庭,我们通过家庭这个社会最小细胞的变化来反映社会和民族的发展和变化。该活动获得了2012年中国新闻奖网络专题一等奖。其实倒不是我做的有多好,而是很少有媒体能够用十年的沉淀去做一件事情,十年前拍的照片和视频,十年后在拍摄进行跨度对比,这个是很难做到的。

2014年,大美村寨行,行走各民族的大美村寨,意欲唤醒社会各界对民族文化的重视和保护意识。这次行动还尝试了“民族文化游学模式”,十天改变了一个孩子,令其父亲大为惊讶。

Q4:您曾经自驾车走遍包括台湾省在内的每一个县,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准确地说应该是都“到过”。1997年骑摩托车走九州,基本上是大中原为主的汉文化圈,而2001年开始的“走进56个民族家庭”基本上是大中原之外的少数民族文化圈。各民族分布特点是“大分散,小聚居”,56个民族以及数不清的民族分支像浩繁的群星一样散落在祖国大地,每个省都有,我逐一拜访他们,行程轨迹就如同蜘蛛网一样,没有停留采访的县,至少也途经过。

Q5:您还曾带着即将初中毕业的女儿休学一年,在将近200天中行万里路,路上完成繁重的媒体发稿任务,您当时是怎么想的,女儿经过这一趟行程后都有哪些收获?

2011年那次“走进56个民族家庭”十年回访,距离我1997年第一次远行,已经14年了。我在这其中的收获,只有自己最清楚。女儿已经14岁了,正赶上初中毕业准备考高中,我就萌生了带她“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想法,这是一个父亲能给孩子的最大的人生礼物。我当时让她认真考虑一下、自己做出决定,她当时就欢呼雀跃了:好啊好啊,不用考虑,我愿意!!

我非常认真地告诉她:“这可不单纯去游山玩水,还要带着任务的,这一路的艰苦对于你来说是极大的挑战,你要保证对自己的这次选择不后悔”她郑重地写下保证书,出发前我给她办了中国民族报、大众网和一家杂志的三个的小记者证,她每天都要担负着采访发稿的任务,每期杂志要发12个页码的原创文章和图片,全部都是她自己采写拍摄,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很不容易,也是很大的锻炼。当时我开了一辆房车,上面还有几个轮流跟队的其他媒体的同行,只有我和女儿跑遍全程的。通过这次活动,我真的对我女儿刮目相看,她的各种能力也得到了综合提升。

她是独生女嘛,跟很多独生女一样,会有各种短板和毛病,然而在路上,因为我完全没有时间去管她,所有的事情都要她自己去面对、去解决。过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时,严重缺氧,很多大记者都受不了,把车上带了几个氧气包都吸完了,女儿听我的话坚持不吸氧,那样会有依赖性,我们不是匆匆的过客,而是要在这边采访,有较大的运动量,我看女儿整个嘴唇都发紫发黑,心里很心疼,但她还是笑笑说“还行”。很多记者都因缺氧而蔫了,连举相机的力气都没了,倒是女儿拍了不少照片,每天入住后第一件事就是忍着高原反应先写完当天日记,那段时间她的作品是最多的。

这一次经历成为女儿一生的财富。上路之前,我就告诉她,爸爸带你看到的将是一个真实但不完美的世界,曲折、艰苦、假丑恶远远多于真善美,你必须学会适者生存,爱拼才会赢。行程快结束时她在路上迎来了15岁生日,她说:“爸爸,谢谢你给了我最好的生日礼物,别人都是18岁成年,我15岁就已走了大半个中国,比很多20岁、30岁人的见到的世面都多,我觉得15岁就是我的成人礼了。”

180天的行程结束后,主办单位举办了规模宏大的巡回影展,女儿的作品占了重要一席,后来她的一组摄影作品在联合国《家·爱》影展中入选并获奖,她一路给杂志供稿的文章和照片成就了她的第一本书《小记者走天涯》,亦是此行成果获奖图书《族迹》的共同作者。央视给我们爷俩拍了一部一小时的专题片《施晓亮:带女儿走读中国》。

后来,她出国留学,在加拿大一所名校读完大一后,又休学一年,以背包客沙发客的方式游历美洲、欧洲等地,她的视野已经非常的开阔了,这点让我很欣慰,也十分放心。

Q6:这些年,您作为中国少数民族文化艺术促进会副秘书长,不断地行走更多地是为了向世人展示中国少数民族的故事,这些年您有没有统计过一共走过了多少个少数民族村寨,能不能向大家简单介绍一下中国少数民族的现状。

具体到过多少少数民族村寨,说实话,我还真没有统计过,总之56个民族的村寨都到过,每个民族或多或少。

我现在除了负责“中华全家福”外,还负责一个国家民委正式批文的项目“大美村寨行”。我理解的大美村寨就是保持着传统文化基因的民族村寨,为什么称之为大美呢,我认为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悉数存活在村寨中。城市中的所谓传统文化都在迎合中变味了,只有村寨中的文化才是活的,离开了村寨的滋养,就只是舞台上、电影里、博物馆、档案馆、电视屏幕广告牌上那些死的资料了。

村寨是中国最小的活的文化单元,不容乐观地现实情况是,自2000年至2010年,我国自然村由363万个锐减至271万个,10年间减少了92万个。凭一已之力很难改变这种局面,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将一个个大美村寨展示给世人,唤醒更多的中国人去重视去保护。

Q7:能不能说说这些年您在走访少数民族村寨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难忘的事情,令您感动的,令您难忘的,或者是令您惊讶的。

先说说我刚走出来的怒江大峡谷。这已经是我第三次进入怒江大峡谷,其中我在怒族的一个采访对象、民间弹唱艺人宝益斯,因为他唱的怒族民歌里面反复出现“欧得得”这个音调,所以大家就都叫他“欧得得”,以至于都忘了他的本名。

2001年前我第一次采访他。令我惊讶的是,18年来他居然一点儿没变,无论是容貌、服饰打扮、住的茅草房,房子里的火塘,火塘后面竹编墙壁上挂着的羊角,羊角上扣着的鸡蛋壳,都是18年前的,一点儿都没变,时间仿佛在这儿停滞了。18年前我给他买了一个当时还算比较高档的卡式磁带录音机,因为火塘的烟熏火燎,现在仿佛跟百年文物一样,但是居然还能听,他依然摆在十分醒目的位置上,这让我十分感动。

怒族村寨以我们的眼光看是十分艰苦的,他们的生活是很可怜的,但是在这种慢悠悠的节奏中,他们也有他们的幸福和快乐,“欧得得”只有三个女儿,没有儿子,现在他的三个女儿生了五个外孙、两个外孙女,他的孙辈们,还有很多学生都愿意跟他学唱怒族民歌,他觉得他的民族文化传承有望了,特别的高兴,特别的幸福。

第二个故事是台湾少数民族的,我们都以为台湾的少数民族叫做高山族,其实台湾并没有一个叫做高山族的少数民族,而是有16个半少数民族,雅美族、阿美族、卑南族啊,为什么是16个半,因为16个是台湾省政府认定的,还有一个是地方市政府认定的。

台湾官方及社会各界对民族文化的重视,很让我惊讶。几十年前蒋介石时代的台湾推广新文化运动,禁止少数民族学生说母语,谁说就给你挂个狗牌、罚站,羞辱你。而现在完全反了过来,他们以各种方式推广少数民族母语,台湾的少数民族上万人已经算多的了,一般也就几千人,最少的一个才200多人。

但学校里都是母语教学,广播电视中都有专门的少数民族母语频道,我很难理解200多人的民族开通母语广播电台,有多少听众呢?但它背后是每个民族的强烈文化认同感和自尊、自豪。这很值得我们思考、借鉴。

Q8:民族文化旅游,其实也是旅游中的一大类别,很多保留着传统文化和传统建筑的少数民族村寨,吸引着游客们前往,能不能向大家推荐几个至今仍然原汁原味,并且鲜为人知的少数民族村寨?

我在很多次演讲中都提到一个观点“旅游是最大的爱国”“爱国从旅游开始”,为什么这么说呢?中华民族是一个大家庭,你连大家庭56个兄弟姐妹的名字都叫不上来,连这个大家庭的家史、家业、家风都不清楚,何谈去爱这个家呢?所以说爱国就要跳出家乡的概念,去了解祖国辽阔的疆域、灿烂的文化,中华文明绝不只是汉文化,而是56个民族各具特色、丰富多彩、风格迥异的文明总和。

而丰富多彩的多民族文化,大都藏在村寨里,所以大美村寨旅游,才是真正的旅游。这跟旅行团的“上车睡觉、下车撒尿,到了景点拍照”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是互联网时代,鲜为人知的村寨几乎不存在,只要上网去搜,基本上都没有死角,但藏在深闺的好去处还是不少,我介绍几个我认为不错的少数民族村寨吧。

首先是云南沧源佤族自治县的翁丁佤寨。佤族人长得黑,自称是“亚洲的黑珍珠,世界的野玫瑰,云南的黑牡丹,边疆的巧克力色”,他们粗犷豪迈。我们了解到的佤族是电视上、舞台上、景区里那些唱“加令赛”、女孩跳甩发舞的佤族,而真正原汁原味的佤族文化都保留在翁丁这样传统村寨中。翁丁保留了佤族千百年来的茅草房,你想想茅草房都是茅草和木头,里面还有火塘,这么多年来能够避开火灾、完整保留下来,也真是个奇迹。

这里不光是一个景区,更是真实生活着的村寨,他们随便一个人,一开口唱出来的都是天籁之音,不比中央民族歌舞团的专业演员唱得差,他们的拉木鼓、剽牛这些传统的民俗文化都被原汁原味的保留下来了,十分值得一看。

第二个是贵州从江县的芭沙苗寨,岜沙是苗族的一个分支,这个寨子离县城只有7公里,离城市文明这么近的地方,传统竟然如此顽强地原汁原味的保存下来了,几乎不受外界影响。芭沙被驴友称为“最后一个枪手部落”,他们唯一被允许保留传统火枪,当然这种枪也是象征性的,只具备演示功能。

芭沙人穿的服装是自己织染的土布,铮亮的古铜色看上去仿佛铠钾一般,男人只在脑门最顶端留一撮长头,因为他们崇拜树,认为这中间一点头发是树,其他都是杂草,所以应该除掉。而他们剃头用的刀竟然真的就是割草割水稻的镰刀!

芭沙苗寨现在也是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来猎奇的游客越来越多,很多人认为岜沙越来越商业化了。我就此采访过芭沙的名人滚元亮,这位身高一米五的岜沙人形象代表作,冲着镜头淡定地说:“我去过北京,上海,长城、故宫、东方明珠,那才叫商业化。你看我们的土布服装,我们自制的火枪,我们绺绺(发型),我们住的木房,都是传统的,我们怎么就商业化了?游客来看我们表演,我们只是展现我们真实的生活,不会去迎合他们。”你看说得多好!

第三个要特别推荐的村寨,叫做直苴村,位于云南省楚雄州永仁县中和镇一个非常偏远的小山村,它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它颠覆了我对彝族的认知。

我原来对彝族的认知,还停留在18年前我对大凉山小凉山的采访,贫穷、落后,色彩单调。但在直苴村有一个流传了1350多年的赛装节,这里的女人从小就会绣花,她们的刺绣用色大胆,五彩斑斓。

每年正月十五,直苴彝族女人们就穿戴着自己亲手千针万线刺绣的花团锦簇的服装,聚集在村头山坡上草地上,通宵达旦地唱歌谈情说爱,歌如潮、舞似海,阿哥跳穿“千层底”,阿妹磨破绣花鞋,所有在现场目睹6岁娃娃和96岁老人同台赛装的人,都会由衷地赞叹: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乡村T台秀啊!如今这个赛装节也已经成为了云南一个重要的民俗节庆,走出了永仁、走出了楚雄,走出了云南,走向了世界。

旅游的发展是把双刃剑,红火的同时也会掺杂一些外来文化、淡化了当地原有的传统。如果你是一名自驾者、驴友,建议你可以随机地进入一些不知名的寨子,最好就是在老乡家里住下来,融入他们的生活,如果能够赶上他们的节庆民俗活动,婚丧嫁娶等,那就更加有意思了。最原汁原味的民族生活和特色往往保留在不知名、游客鲜至的偏僻村落。

当然,少数民族的丰富性和多元性也是你想象不到的,很多民族都有不同的分支和部落,其服饰、语言、歌舞等往往区别很大、甚至看上去宛若两个民族。匆匆的行走,你看到的只是一些民族文化的皮毛和碎片,有心的人会用这些碎片拼图,从中体味中华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关键是,这种体验来自于亲历亲为的行走,而不是电视、书中、网上的攻略里别人的体验诉说,别人嚼过的馍,没营养,没味。

Q9:您自称“寨主”,能不能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名号意义?

我QQ和微信名叫“行者无疆”,公众号叫“56寨主”。这是源于国家民委批复的始自2013年的“大美村寨行”公益活动,我是该活动的总策划和负责人。村寨是中国传统文化最后一块庇护所,只有村寨里的传统文化是活态的。每个村寨里都有一个不一样的中国。在城市化和新农村建设的大潮中,村寨受到了极大的破坏,每天消失200多个,现存的村寨的民族文化特色也在迅速变味,保护刻不容缓。

古人讲“礼失求诸野”,就是说社会出现问题后,要到民间去寻求答案。村寨是中国文化最鲜活的细胞单元,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都活在村寨中,城市中所谓的传统文化已经在发展和迎合中变味了。所以我希望通过这么一个网名以及我的公众号来号召大家关注村寨以及正在淡化的传统文化,共同保护中华民族的根脉,保护我们“文化自信”的根基。

Q10:您总策划的“大美村寨行"和“中华全家福"分别是两个什么样的节目,主要有哪些内容,大概什么时候播出?

“大美村寨行"和“中华全家福"主要是内容,而不是特定的媒体上的固定栏目。这些年来我就是通过不断地走访来记录少数民族的传统习俗和文化,我不是去猎奇去迎合,我要做的是把这些传统民族文化留给后人看,以后这些民族文化可能会逐步变化甚至消失,但后人可以通过照片和视频看到我们的祖先还有过这样的生活。所以我只认真做内容,并不担心在哪里播出,谁愿意播出我都愿意提供。

好的内容不缺传播,比如现在腾讯视频就专门开设了《中华全家福》专题,其中又细分“微纪录片”“晒福短片”“最美歌声”三个版块,非常符合当下移动网络为主的传播,效果也很好。国内某著名航空公司正在洽谈合作,要把这些精彩视频在航班上播放。这是长期的合作,而我的拍摄也不会局限于建国70年的时间节点,我会一直拍下去,民族文化太丰富了,一生也拍不完,而全家福更是内容广泛,家文化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讲家的故事,传播家人最美歌声,是一件愉快而有意义的事。

Q12:非常感谢施老师接受《走吧有约》的访谈,也非常感谢您对走吧网的支持,关注走吧网的朋友大都是热爱旅行、热爱生活的人,大家也会非常关注您制作的节目,最后能给吧粉们说几句吗?

热爱旅行的人都热爱生活,你不热爱生活,生活就会对你冷落,所以有的人一辈子活得精彩,有的人一辈子活得憋屈。

我走在路上,经常有人跟我说,太羡慕你这种生活了,等我有钱了、有时间了、有条件了,也要向你一样,其实绝大多数人都是在这样的空想中白了少年头。我曾在一个节目访谈中被问到什么是幸福,我认为的幸福就是“心想事成”,不过这个“心想事成”不是成语中的那个意思,而是心中想着一件事,就立刻去做,而且有幸还能够做成,因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嘛。

我理想中的最大幸福,就是一直在做自己爱做的事,简称“做爱”,做爱才有快感,意淫绝无高潮。空想就是意淫。

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幸福,对于吧友来说,“幸福就是自己掌握方向盘,想走就走,自主行程,想停就停,看看风景”——这是我的QQ签名,十几年来从未改过。

8月,我就52岁了。但我觉得自己还年轻,无论身体还是精神。趁着自己还跑得动,趁着还有多年跑动的惯性,我还要去看看更多的地方、记录下更多精彩,与朋友们分享。我现在正在贵州,采访仡佬族、水族、布依族、苗族、侗族,屯堡地区依然保留着700年前传统的大汉族;接下来是广西,壮族、仫佬族、毛南族、京族;8月份是青海、甘肃、宁夏,回族、东乡族、保安族、撒拉族、土族、裕固族。而接下来新疆的行程更为精彩,哈萨克、维吾尔、柯尔克孜、乌兹别克、塔塔尔、塔吉克、俄罗斯,这些长相很外国的中国少数民族,以及有一段西迁历史的锡伯族,最后是内蒙大草原上的蒙古族、鄂伦春、鄂温克族、达斡尔族,以及辽阔东北大地上的朝鲜族、满族、赫哲族·····听起来很带劲的行程!满满的全是故事。

我喜欢分享,分享一路的故事和我的快乐。但仅仅听我讲,是不是不过瘾、心痒痒?我也希望吧粉们能够参与我的行程,或者为我们提供少数民族村寨的采访拍摄线索,或者直接阶段性地加入我的战队,与我一起,一路美景,一路故事,一路欢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