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金昌:建立精细化、差异化的价值评价体系

原标题:张金昌:建立精细化、差异化的价值评价体系

6月26日,由搜狐财经主办的“公司价值发现沙龙暨中国价值公司100启动仪式”在北京举行。

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财务与会计研究室主任张金昌指出,价值公司评价应当根据不同行业、不同企业、不同模式,采取不一样的评价指标,“聚焦财务价值、创新价值、社会价值,将评价体系做到精细化、差异化。”

张金昌认为,传统指标体系中,仅以研发投入、专利数量等指标来衡量公司的创新能力过于单薄,应把重心放在新技术、新材料、新产品、新服务等角度。而在财务价值方面,可以从分红、盈利、现金流、收入、销售额、交易量等多层角度逐级锁定企业价值,而不要拘泥于一个维度。“可以通过智能化分析方法,分层分类,将差异化细分,实现价值准确计算。” 张金昌说。

此外,张金昌强调,在评价一家公司时首先要采取一票否决制。“存在明显治理缺陷,违背道德或法律底线的公司,可以直接否决。”

以下为张金昌演讲全文:

非常感谢有这次会议。搜狐做企业价值评价这件事,我觉得刚才总编的定位我特别赞成,我们能够扎实地去引导企业价值,推动社会进步。我们到底怎么评价企业价值?企业价值确实应从不同角度考量,不同角度谈的评价维度不一样。刚才喻老师谈得让我很受启发,从新闻媒体这个角度。其实我们刚才介绍里面确实还缺少社会责任的一些维度,喻老师这个更加全面客观公正。

那么整体评价维度中,财务这块儿肯定是需要的,第二,刚才我看咱们介绍的时候说到创新和社会责任。这个创新确实我感觉到是一个需要评价的问题,因为我们的科技在进步,现在整个社会的科学进步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动力。原来比如讲技术三,管理七,整个社会推动就这两个轮子。创新方面我感觉还是走得一般评价方法,实际上我们创新这块儿,我的感觉,最大的还是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新产品,新服务。刚才我看你们说的研发费用,这个确实也有价值,但真正的价值好像没在这里,即使很多,不一定创造出新的东西来,真正要看你有没有新的东西。还有一个是专利这个指标,这个指标实际上已经扭曲了。

实际上,创新价值、经济价值、社会价值,这三个价值肯定都需要。但我们还得重新设计这个指标体系,不能走大套路,我们要站在一个高度,确实是引领社会真正的价值创造,而不要随着大流说,谁的投入研发多。因为研发费用如果从财务角度来讲是核算的问题,我可以把管理费都做到研发费用里面去,这是记帐的问题,所以这个指标其实不是特别科学。刚才喻老师说社会这块儿我赞成他,他那个角度来做,就是社会价值这块儿,三个方面以及软实力方面,我觉得可以按他那个来做。创新方面还是需要再求证。

我再说说经济价值这块儿。经济价值我是比较否定固定这种模式的。比如一家企业一造假,结果就等于全都假的了。你说好,去年它的指标就是很好,今年一造假,这个企业不行了,作为价值的引领者,也是有责任的。实际上我倾向于我们是要区别化,就是差异化,不同企业或者不同行业,不同产业,不同阶段,不同盈利模式,我们要用不同的经济价值评价指标和方法。第二,我前面还要加几个条件,如果造假,我一票否决它,我根本不会给它评价。还有刚才也说了,治理结构,内控这些东西,这些确实是软的,但可以作为一个参考点,治理结构有明显缺陷也可以否决掉。所以我们不要去踩这些雷,排除掉之后,回归财务指标价值。

财务指标有价值,并不是说综合打分这块儿有价值,实际我们是这样的,这个企业的财务价值体现在,当盈利的时候,比如它分红的时候,用分红来评价,咱们有一个分红折现。当它不分红的时候,那就按盈利走;如果盈利有水分,那就按现金流走,就是按它那个自由现金流走。

假如这三个都无效,这个企业比如说没有利润,没有分红,什么都没有,那像这种企业,能不能按收入走,收入不能走那就按用户数走,用户数不能走,咱们再按访问量走,或者它的订单量走。哪个最可靠,我们用哪个评价它的价值,把那个价值算出来。就是前面基本都不灵了,我现在就是光有销售额,就是亏损很厉害,这种其实就可以用销售额评价。

总之,我们财务评价也是要找不同层次,一直层层下去之后,找到真正评价什么,到底值多少钱,我要算出一个数值来,这样才能进行企业之间的排名。而且这个数出来之后,有个前提是,我前面的一百个指标,它是动态的,可以退出去,也可以重新加入新的,对不同企业分类评价。如果行业差异大的话,再把行业的差异加进去,或者不同经营模式的差异都可以。

不管怎么差异化,差异化的目的是为了得到更加精准的财务价值评价结果。财务评价的结果出来之后,我就可以对整个上市企业排名,得出他们的价值比分。把八个一票否决条件否掉之后,确实有价值的企业,就按照价值来排。企业价值的变化也可以体现在我们的价值计算结果之中。

这样一来,根据计算结果就生成了一个榜单,榜单顺序可能会根据实际情况发生变化,有进有退。随着时间的积累,可以不断完善这个方法,形成评价体系。体系形成之后,我们可以不断修正哪些企业判断失误了,哪些指标更科学,还有更科学的,比如互联网行业有更科学的指标,我们现在用流量指标好像还不够,我们再加上其他维度等等。

总之我们能够尽量根据每一类企业的情况,根据它的价值和动态做成数据库,先进行总的分类,分类之后再做精细化调整,最终统一到一个榜单上来。这样的话,一个企业的价值评价才有创新,有相对的突破。

这个方法怎么办呢?大家刚才也说了,我做了个智能分析,如果归纳到系统里定量计算价值,可以尽可能追求准确,还有一个叫因素穷尽,实际是我尽量分层分类,分类到、穷尽到把差异化都消除了,只要你存在差异化,我都可以照顾你这个差异化,在这个体系里,行业差异、发展阶段差异,我都可以考虑。只要可能引起价值差异波动,都进行分门别类。利用计算机手段可以穷尽几千几万层。如果出现报错,再对照错误两两比较,调整过来,最终实现价值评价精细化。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