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考试和作业,大学录取率还高达98%,这是个什么奇葩学校?

原标题:没有考试和作业,大学录取率还高达98%,这是个什么奇葩学校?

先问大家一个问题:

你会把孩子送进一所没有考试、没有科目、没有作业的学校吗?

而且,这所学校也没有上课铃、下课铃,连一排排座位的教室也没有,根本就没有学校的样子,反倒像是研讨会的现场。

下面这个走廊就叫“Bridge to Nowhere”,基本就是学生作品展示区。

学生可能挤在一个角落里,电脑乱七八糟地堆在一起,或者在距离地面2米多高的桌子上叽叽喳喳地讨论。

说起上课,就更诡异了。明明是物理老师上课,可还没讲知识,就先让孩子讲讲八竿子打不着的“自我认知”“自信心”。

然后老师微微一笑说:“学习任何东西之前,都要先做好自己。”

明明是上历史课,要探讨文明兴衰的原因,可却让孩子们用物理的方式展示出来。

大部分的课都是“杂交”的,简单来说你根本看不出来孩子在上什么课。

像下面这个,历史老师和生物老师合作了一门课叫“太空殖民”,长达一个学期。

为了建立“太空殖民模型”,学生们需要解决两个问题:

地球生命靠什么能在太空生存下来?

太空殖民形态会是什么样子的?

解决第一个问题,学生需要了解DNA知识,细胞复制,身体生理系统知识,生态系统知识……

解决第二个问题,学生需要先来研究殖民主义的发展历史,启蒙运动中的政治理论、哲学理论,形成自己的社会理论……

然后才能开始真正学习上面两个“终极问题”。

看到这里,估计各位爸妈也明白了,虽然这所学校没有课程,但却要完成一个个并不容易的项目。换言之,学生的每次学习,都从做项目得到的。

说了这么多,一个大大的问号出现了:“啥都是孩子自己学,老师干啥呢?”

这也是这所高中和其他高中最大的不同。传统教育中,老师是主导者,决定孩子学什么、怎么学,可这里的老师充其量就是个配角。

除了提出项目内容和学习目标外,老师基本就相当于孩子们学习的工具,和电脑没啥两样。

平日里揣着胳膊,静静地看着孩子折腾。当孩子们求助时,老师会上前指导。也就是说,这个学习过程完全是孩子们自己主导的。

这种学习方式就是美国现在非常流行的PBL(project-based learning)项目教学法:“是一种动态的以学生为中心、让学生通过积极探索现实世界的挑战和问题,从而获得更深层次知识的先进教育研究的教学及学习方法”。

它起源于美国哲学和教育家约翰·杜威的“实用教育主义理论”,强调“从做中学”和“思维教学”。

这种教学方式完全摆脱了那种老师台上讲、学生台下听的填鸭式教育模式,能极大地激发孩子主动学习的热情和动力,学习效率也相当高。

“用物理方式展现历史变迁”,项目主导者布莱恩熬夜设计宣传图,数次修正自己的想法,只为了让自己的作品更完美。

为了完成“用戏剧展示雅典知识”的项目,有社交障碍、课堂上说不了两句话的萨曼莎决定做一次导演。

准备话剧的过程中,她不仅要安排灯光、道具、服装、演员各种问题,还要战胜害羞的自己。

孩子们不会抱怨“我们为什么要学这个”,而是拼命寻找自己的知识短板,用新知识弥补。

结果,这所最不像学校的高中大学入学率高达98%,而且学生平均成绩高出本地10%。

PBL(project-based learning)教学法是近期教育界的热门话题,有很多教育者都在探讨和研究。而对它的魔力,常爸十年前在耶鲁读MBA的时候就深有体会。

真正有效的学习是孩子用内驱力来自主学习

当年在耶鲁读书的时候,有一门课叫《Venture Capital and Private Equity(风险投资与私募股权)》,教这门课的老师David Cromwell是原JP Morgan的风投私募部的部门的一把手,管理着超过30亿美元的私募基金。

(David Cromwell先生去年过世了,借此文章缅怀一下这位明星教师)

这门课当年在耶鲁管理学院是明星课程,但凡是想做投资的,没有不报这门课的。耶鲁的MBA课程很多样化,有些是case method(案例分析),有些是lecture(传统授课方式),有些是role playing(角色扮演,比如商务谈判课),而这门课的最大特点,则是混合了PBL和角色扮演,最大限度地调动了学生的积极性,让大家每天学习到半夜还乐此不疲……

老师在这门课里设计了两三个项目,在每个项目内学生都分成几组,一组身份是管理层,其他几组是风险投资机构。然后管理层和风投组各会拿到一堆材料——管理层拿到的往往会比风投组拿到的更多更全,和现实的投资环境是一样的,各自根据这些材料来判断公司的估值和制定谈判的策略。

在做项目的时候,就要求学生综合用上很多之前学过(或者没学过要现补课)的知识,比如:

公司估值怎么计算?

公司运营的风险在什么地方?如果是管理层,如何说服投资人这些风险不是问题?如果是投资人,如何评估管理层对风险的评估是否真实?

公司的现金流预测是否准确?现金流预测是否足以支持buy-out的模式?

公司的财务预测的base case, worst case和best case都是如何?在最差情况下,这个项目是否能存活?

……

为了解开这一系列问题,尽量让自己的估值和谈判更成功,我不得不和团员们不断地讨论,调整估值模型。而这个过程,让我们不但对做财务模型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更了解到了数字背后更能隐藏的各种猫腻和风险。这是单纯做财务模型训练根本达不到的!

而且,这个任务实在是太好玩了!作为管理层的时候,我们要想着如何利用信息差来“忽悠”投资人,让他们出高价投资;而作为投资人的时候,我们一方面要想着“防忽悠”,另一方面又要考虑到其他投资人竞争的情况,争取在合理的估值范围内打败其他投资人,促成交易。正因为这个项目太好玩,所以虽然这门课没有考试也没有传统意义上的作业,但是每个人都不眠不休的,打足了鸡血地往前冲。

这门课可以说是我从小到大上过的课中最有意思的!我也从来没有在一门课中投入这么多的精力,每天工作到半夜还幸福感满满地不愿睡去。最后,我在这门课被同学们投票评为Best Presenter(做管理层的时候)和Best Negotiator(做投资人的时候)。这门课可以说是我整个MBA求学经历的highlight之一。

我想,PBL最大的作用就是激发了学生原始驱动力——兴趣+很强的目标感。

下面再回到文章开头那个问题:

你会把孩子送进一所没有考试、没有科目、没有作业的学校吗?

其实不管是送还是不送,最关键的是我们要学习这所学校的灵魂——营造自驱式(self-directed learning)的学习环境。

对目前的教育大环境,立即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几乎不可能。但我们可以改变家庭的教育环境,可以在学校教育之外,寻找一种新的平衡点。

而找到平衡点的关键就在于父母必须明白:孩子才是学习的主人,父母是支持者和资源提供者,要协助孩子高效探索,满足孩子的好奇心。

没有机会把孩子送到这样的学校,不代表我们在家就不能引导孩子做相关的尝试。事实上,任何一个好奇点,都是一次精彩的自驱式学习的体验机会。

我们的专栏作者小马君最近也对这个话题颇为感兴趣,如何把这样的学习方式落实到家庭中,一起来看他的心得:

五个步骤,让孩子爱上学习

(P. S. 有些项目看似适合“大孩子”,但相信小孩子的家长理解了精髓后,一样可以设计出适合孩子当前兴趣和认知水平的版本)

1、定义好奇点

很多孩子会眉毛胡子一把抓,每天有问不完的问题。这个时候就需要家长引导,让孩子选择一个最想要研究的问题。

举个例子

戴尔在参加了一次同学会后,对父母说:“我也想在家里办同学会。”(项目的目标)

父母没着急拒绝或答应,而是帮孩子梳理思路,问:“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个环节啊?”

戴尔想了一会儿说:“他们家的食物太好吃了,要不然我就给他们做各国不同的食物吧?”

在父母的帮助下,戴尔终于确定了一个具体的好奇点——烹饪各国美食。(更细化的项目要求)

2、设置具体目标,拆分成可以执行的步骤

父母非常赞成戴尔的想法,和他一起制定了日程表。他们发现,完成这个项目,大约需要花上两个月的所有周末时间。

为了确定哪个周末开同学会,戴尔主动和父母商量,排除了那些需要用来家庭聚会的日子。

关于费用,戴尔事先做了预算。父母答应他愿意支持100美金,但是其他的钱需他自己想办法解决。

3、寻找可供目标实现的资源

戴尔一边努力想办法赚钱,一边去图书馆、网上搜索各国美食。

在寻找的过程中,他发现了一些自己从来有听说过国家的食物。于是顺便学习了这个国家的历史、人文、社会以及为什么这种特殊的食物会在这个特定国家风靡。

这个知识量可远远超过了“了解美食”的初衷啊!

他会拿一个小本子,把自己觉得好的菜谱手抄记录下来。周末就自己试着做,让父母品尝并提出意见。

爸爸还专门给他介绍了一个开餐厅的朋友,让戴尔get到很多网上没有的做菜小技巧。

4、随时记录新问题,追踪进度

不过,戴尔有时候也会因为遇到的问题太多而没有头绪,甚至连自己最初的计划也快忘了。

父母就时常提醒他聚会的日期,让他把新的问题记在本上,随时翻看。

这不,没几天戴尔的本子就出现了各种问题:

也许一时半会儿戴尔也没答案,不过在同学会结束后,他总会有时间想想的。

5、对执行结果有自己的反思

几周的辛苦准备后,戴尔如期举办了同学会,并烹饪了超过5个国家的美食。

不过这件事情在父母眼里还远远没有结束呢。同学会散场后,父母问戴尔:

“同学会达到你的预期了吗?”

“哪些部分你觉得最满意?哪些你觉得最不满意,需要反思?”

“对不满意的环节,你有没有调整的方案啊?”

戴尔皱着眉头说:“这次准备同学会让我收获很多。不过我的算术有点差,做预算出了问题,让我倒贴了好多钱。”

父母抱了抱戴尔,笑着说:“下次要做好预算啊!不过,你有没有发现你最近做作业效率很高啊!”

原来,戴尔为了节省时间准备同学会,每天回到家就快快地写完了作业。连父母也没想到,一个好奇心,竟然能让儿子在收获知识的同时还能改善学习习惯。

所以你看,如果家里的学习环境是这样的,孩子不主动都很难吧!

给了孩子自由时间,给了他们满足好奇心的空间,孩子们就会主动学习,这真是解放父母的最好方式了。

上面的例子比较适合小学生,而且项目相对来说比较大,对于小一点的孩子,一样可以在家庭里引入PBL。比如,外出野餐,是不是也可以当成一个小项目来做呢

可以和孩子讨论野餐的地点和主题(是面包+果汁类的简单野餐,还是烧烤?不同的目标对地点的要求不同),成本核算(假设成本是200元,那野餐的食物能买什么?除了食物,还有哪些成本要考虑进去?),时间规划(是半天还是一天?做这个选择,除了考虑所有人的空闲时间之外,还要考虑什么因素?)……

听起来好像很难,其实拿张白纸,和孩子开始讨论做计划,就是在帮TA打下项目管理和学习的底子。

事实上任何一个好奇点,都是一次精彩的自驱式学习的体验机会。

这个夏天,爸爸妈妈就可以试一试用文章里提到的步骤,和孩子开展至少一次“自驱式”的学习。

比如自导自演音乐剧、给孩子组织并且开艺术展、重新布置儿童房、设计一款电子游戏、制定暑期赚钱计划等。这样玩一暑假,我敢保证,学习效果肯定比“月入3万都支撑不起”的高端夏令营高得多呢!

约翰·杜威说:“如果我们用过去的方式教育现在的孩子,就是在剥夺他们的未来。”

我想这句话,对我们的教育者和父母都是一个警醒:想一想孩子未来需要什么能力,我们应该如何力所能力地为他们提供发展这些能力的土壤。

最后想分享一段我很喜欢的中国创新学校“探月学院”招生会上的一段话,他们是自驱式教育的践行者,也算是中国教育界的一股清流:

“我们希望学生最后达到的状态是不再需要我们。教育者的使命是帮助学生探索自己是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搞清楚自己的方向,散发自己的热情,呈现自己最好的生命状态。”

希望读完全文,能够对你有所启发,也欢迎提出你的观点。如果你之前有过类似的尝试,也欢迎留言和大家分享。

联合作者/小马君

宾夕法尼亚大学教育学硕士,曾任职于美国最大的早教机构之一的Bright Horizon,拥有扎实理论基础和丰富实战经验。(小马君受常爸之邀,到“常青藤爸爸”公众号开设专栏,每周和大家聊聊科学育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