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农村教育发展和改善研究 | 成果发布

原标题:乡村振兴:农村教育发展和改善研究 | 成果发布

6月15日晚,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与億方公益基金会合作开展的研究项目成果《教育现代化视野下农村教育发展现状调查和改善研究》于第三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发布。本次沙龙邀请了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韩嘉玲、副院长方华、河南省濮阳县人民政府总督学申建民、“为中国而教”总干事荆攀、河南商丘王二保小学校长李志磊、河南省濮阳县城关镇东方红小学校长段志超等6位在农村教育领域具有资深经验的学者、管理者、公益伙伴和一线校长作为嘉宾,共同探讨了农村学校的教师队伍建设问题及互联网技术对农村教育的影响。

△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研究员刘月介绍了项目的主要研究成果

“教育现代化视野下农村教育发展现状调查和改善研究”课题,是在国家政策从“教育城镇化”向“城乡教育一体化”转变的背景下,以摸底农村地区学校教育均衡性概貌为目的而展开的。课题研究了以下几个维度的问题:

本次研究分别从我国东、中、西和东北地区(浙江省丽水市、河南省濮阳市、甘肃省陇南市和黑龙江省鹤岗市)各选取一个县,作为研究样本,进行问卷和访谈调查。共计回收有效的学生问卷1448份,家长问卷1267份,访谈家长301名,教师96名。

在不同县域学校布局的特点与发展趋势方面,由于各县所处地域特点、人口密度及城镇化率的发展阶段不同,县域学校布局呈现出明显的地域特征。村小数量和村小就读学生的比例与当地的乡村发展水平存在可能的关联。经济落后、人口较少、城镇化水平较低的西部和东北部地区,乡村空心化问题明显,村小数量和在村小就读的学生比例非常低,例如甘肃和黑龙江的样本县,在村小就读学生的比例分别为5.8%和1.3%;经济发达,人口较多、城镇化水平较高的中部和东部地区,乡村发展水平较高,村小数量和在村小就读的学生比例均较高,例如河南和浙江的样本县在村小就读的学生比例分别为23.2%和68.8%。

△ 4个样本县中三类学校在校生所占比例及变化

在农村家庭的教育选择机制方面,择校方面,村小家长最看重便利性,县城和乡镇学校家长注重教学质量和师资水平;教育理念上,村小家长更注重分数,乡镇、县城家长相对更注重综合素质的培养;从家长与孩子的互动方式来看,三类家长参与较多的仍是课业类的内容,如陪伴孩子写作业、准备学习用品等,亲子情感交流类均活动较少,且村小家长的参与比例低于乡镇小学和县城小学的家长。同时,乡镇家长作为夹心层,对各类压力的感知程度最高。

在农村教师队伍建设方面,按地域看,教师的教龄分布呈现明显的地域特征:甘肃、河南和浙江样本县的小学教师平均教龄比较接近,在13-14年之间;黑龙江样本县小学教师的平均教龄为27.7年。按学校类别看,县城教师的教龄结构优于村小和乡镇小学。教师自我发展方面,“学校领导的指导”被近半数的教师选择为促进自身提升专业水平的最有效方式;工作太忙与培训时间冲突是制约教师参加培训的最主要原因;在教师希望学校为自我发展提供的支持方面,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培训时间保障、改善硬件设施、增加教师自主选择学习的机会。在希望调往城镇的教师之中,有71.8%的教师表明农村的社会环境差是促使他们离开的最主要原因。

△ 不同类型学校教师的教龄分布

在互联网技术在农村教育中的应用方面,大部分被调研学校开始采用多媒体和互联网辅助教学,且县城小学的使用率高于乡镇小学和村小;三类学校的多媒体投影设备较互联网辅助教学更经常得到使用。同时,互联网教育也面临师生互动差、教学针对性不强、教师招募与培训存在瓶颈、乡村学校互联网相关设施陈旧、使用率不高等质疑。

△ 互联网技术在农村教育中的应用情况

研究组基于以上发现,提出了几点政策建议:

  • 首先,促进农村学校的合理布局。要认识农村学生流动和农村学校布局的影响因素,因地制宜地建设好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
  • 其次,改善农村教师的生活环境,增加教师交流和培训的机会。
  • 最后,探索符合农村需要、尊重儿童特点的教学。

【韩嘉玲】针对这个环节我们集中讨论一个问题:“农村小规模学校、乡镇小学和县城小学三类学校的教师队伍建设的侧重点应当是什么?是否应当各有侧重?”

【申建民】我们河南省濮阳县位于河南、山东、河北三省交界的地区,也是课题的调研样本县之一。全县整体人口120万,高初小幼四个学段共699所学校,其中农村小规模学校共有116所。在三类学校的教师队伍建设方面,总体采用统筹安排、一体化设计来推进;由于学校规模、学生等情况不同,又各有侧重。

我今天聚焦在农村小规模学校的教师队伍建设问题上。从规划来讲,我们做了五个专:首先,大面积推动包括校长在内的全体老师的专业阅读和专业写作,包括教学反思、教学设计和读书笔记等;大面积推动问题导向的小课题的研究。其次,为校长和教师进行专业发展规划。再次,建设教师发展的共同体。

共同体分为三个层面,一是农村小规模学校的联合发展共同体。2015年濮阳县成立了微型学校联盟,为农村的校长和老师,搭建了一个资源共享、互帮互助、相互鼓励的发展平台。二是教师层面的共同体,比如说教师读书会。三是站在课程项目的角度来讲,建立基于某个课程项目的共同体。

从教育局层面看,怎样保证以上“五个专”实施呢?我们没有给现金,我们给的是机会和资源。第一,凡是小规模学校提出的教师培训,我们基本都会满足。这里包括走出去的培训经费支持,比如今天在座有几位就是我们微型学校联盟成员校的教师,今年暑假我们还会支持部分人出国走一走;还会请一批专家到濮阳培训我们的老师,组织老师进行一专多能的培训。第二,通过搭建平台,请21世纪教育研究院等公益机构到濮阳来,与学校进行现场交流和对接,促进项目在不同学校的落地。第三,搭建村小展示成长的平台。比如在每周微校联盟组织的课程教学研讨会上,让各参与学校展示课程教学、教师专业发展和学校成长的成果等等。其实我们没有使用行政的方法,我们只是挖挖行政的资源而已。

【韩嘉玲】

【观众】申局您好,我是一名来自重庆的师范生。有一个问题我特别感兴趣,就是您作为当地教育局的领导,在引进这些资源的时候,会不会受到上级的一些阻碍?

【申健民】我回应一下,上级是永远不阻碍我们干正事的。在我们当地形成了一种非常好的习惯和氛围,凡是校长说这个事是好事的,到我这儿就剩句号了,然后大家只管办。是有人对我们的一些工作表示过疑问:你们这个能不能提高学生的分数,如果耽误了学生的成绩怎么办。我告诉大家,我们十年前是有统考的,现在也有考试,考试主要是为了教学成果的检测,不用做对学生的评价。现今我们引进了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中心的第三方绿色评价体系来评价。换句话说,我们当地只有两个统考,一个是高考,一个是中考,其他没有统考评价老师。所以我们引进全国各地的资源,是为了提供做理想教育的一个机会,仅此而已,没有那么麻烦。

【方华】

【观众】我在我们家乡的乡村小学做支教志愿者。我发现当我想给他们引进资源来支持我们支教时,可以得到校长的批准,但校长往往会受到上级的批评,说我们的做法不安全。另外我了解到,那里的乡村学校要统一和城市学校进行排名,而且乡村学校纳入了艺体课程后,艺体课程竟然要考试,孩子们很开心的去上课,结果发现最后要考理论。所以我真的很不解,也很期待上面的领导有这样的一点觉悟。

【方华】我来回答一下。首先,在出现教育现象的时候,我们在归因中往往会出现错误。比如我们现在一谈素质教育、区域教育改革、好的教育生态——就说这个地方不考试,这肯定是错误的;有些地方不谈教学质量,这也肯定是错误的。我举个例子,一个家庭的家长能力强,不但能够把家里房子造好,给小孩买好衣服,还可以一家人去旅游,这就是好家庭。但是这样的家庭,绝对不是饿着肚子的。好的教育也是这样,没有哪个地方好的教育的教学质量是不行的。这是第一个误区。

第二,现在有好多管理是源于社会管理,而延续到教育管理,这里就出现了偏差。有些人自身的教育能力和管理能力不足,他刚好就借助这个条件,来说这个问题和那个问题。

第三,把责任归因为任何一方也是错误的。一出了问题,就说上面领导的问题。教育一出问题,就是社会问题。学校一有问题,就说家长问题,这是错误的。

正是基于对这些误区的判断,我们整个国家对教育的认识,出现了各种不同的声音。当然这是好事,但是好事的背后,却是教育真实的现象没有得到关注。

今天讲的小规模学校的问题,是建立在当时我们撤点并校时一刀切的时代背景下,导致了今天的小规模学校等农村学校的薄弱。农村学校不是用来关爱的,是要平等的。我们现在去关爱它,潜台词就是没有平等。

那么我又反过来问,当时撤点并校错了吗?在撤点并校之前的这些学校,是根据什么标准配置的?年纪大的人都知道,当时是改革开放以后,国家对教育的需求急剧增大,而财力和教育资源跟不上,结果就鼓励三级办学、两级管理。

后来就激发民间的力量,老百姓进行办学。韩家村有500户人家,要办一个小学;段家村300户人家,也要办一个。我潘家村才30户人家,但是我不想受韩家和段家的气,我也办一个学校。当时就是由于政策不规范导致办这样的学校,后来规范了,撤掉它怎么是错的呢。所以我讲这个问题,就是指我们在分析某一个问题的时候,一定要问清楚它的来龙去脉,一定要考虑清楚,不要简单的就事论事。尤其我们作为老师,如果你是这样去思考问题,你会好心办坏事。

【韩嘉玲】

【李志磊】大家好!我是河南商丘王二保小学的校长。关于农村小规模学校、乡镇学校和县城学校的教师队伍建设的侧重点,其实我就想说这么几点:

首先,要规范化。很多农村小规模学校的老师,不知道应该怎样上课、不清楚上课的流程,就很有自信的去教学生。这类老师属于“毁人不倦”的,他们越努力就越可能毁更多的孩子。

保质量,无论家长还是社会,都是关注学生成绩的。我们王二保小学不敢说是区域里成绩最好的,但始终把保质量放在第一位。质量保证后,我们再说第二个玩起来,我们让孩子、老师都高高兴兴地参与进来,这样我们的学校才能好起来。

【段志超】我认为农村小规模学校、乡镇学校和县城学校的教师队伍建设是没有区别的。拿我们县文件来说,关于教师队伍建设的文件都是全县下发,而不是单独针对县城学校、村小下发文件。区别在于,教师队伍的年龄和结构层次的变化不一样。村小方面的教师老龄化问题严重,我们学校教师的平均年龄是43.6岁,明年会退休两名教师,学校马上面临教师紧张的问题。

在教师队伍建设方面,我们采用五种模式帮助教师实现专业成长。比如我是我们微型学校联盟的成员,而微型学校联盟会给每一位成员校的教师发放一个阅读有痕的阅读记录本。此举就是为了让领导和教师,共读一本书,之后在每月例会的时候进行交流,达到学校和教师间共建、共商、共享的效果。

【韩嘉玲】谢谢两位校长,我们今天也有来自社会组织的嘉宾,有请“为中国而教”的总干事荆攀为我们分享。

【荆攀】各位好,我可能有一些观察可以分享一下。我们去年底在湖南的一个县,做了新教师的整体培训和调研,又因为我们支教和师范生培养的项目,我最近走了一些其他的县,观察到一些现象。

首先,就是刚刚成果发布时提到的,农村学校教师的年龄结构问题。县城学校里老中青三代都有,基本上比较均衡,而中层干部的比例稍高,是一个健康的表现;到了乡镇以后,就会发现中层干部急剧减少,但还会有一点年轻教师;在村小,因为青黄不接的时期已经过去了,所以反而会发现村小里年轻教师的比例增加。我们这次调研的发现与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调研结果是一致的。所以这导致村小和乡镇学校对新教师的培养需求较大,而新教师的知识结构与培训需求是不一样的,这要求教师培训在细节层面更注重年轻教师,因为很多新教师不是师范生,是特岗教师,缺乏基本的训练。很多教师没有经过岗前培训或仅经过短短三天的培训,就上课去了。所以新教师的培养是很多县面临的问题。

第二,我们发现因为中层教师的缺失,导致了老教师和新教师之间产生比较大的隔代现象,所以沟通上会有一些困扰。我们支教和调研的时候会发现,老教师还是与以往的经验比,认为现在学校环境已经有很大的改善了,认为年轻教师太娇气;但新教师是新一代的,视野很开阔,会跟自己城里的同学比较,希望有开放的沟通和平等的对待,所以新老教师之间的沟通会有一些障碍。如果能在教师培训时,加入对双方的疏导和培训,让老一代的校长们知道怎样管理95后的新教师;也让新教师多了解一下学校和政策的历史,也许会有助于隔代问题的解决。

第三,是知识的结构。虽然都是教师,但县城和村小教师的知识结构是不一样的。我在云南看到一些几百人的村小,有很多代课老师,有的是高中毕业或者初中毕业,甚至有高中辍学,针对这些老师,他们在教师培训中的需求肯定与县城老师的差异很大。我看到很多县都是有共性的。以上就是我的补充。

【韩嘉玲】今天的讨论非常精彩,我们也期待每一次所讨论的这些问题得到更多的解决。谢谢大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