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虞我诈的职场真的能选择善良吗?

原标题:尔虞我诈的职场真的能选择善良吗?

我是人生资本论职场教练胡佳恒,今天我想分享的职场观点是:

聪明是一种天赋,善良是一种选择。

这是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2010年在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典礼上讲到的话。

贝索斯小时候非常聪明,他不喜欢烟味,就对喜欢抽烟的祖母说,“每天吸两分钟的烟,你就少活九年!

很显然,作为一门实践科学,管理科学可以让企业组织的高级管理者越来越“聪明”。同时,管理肯定不会教授他去系统性的作恶。

所以善良真的是一种选择。特别是在时下的职场,“善良”是一种稀缺的品质。有些人还会将它归类为是傻、不开窍的同义词。

可是,职场的“善良”,没那么简单。

这里我先讲两个有关善良的职场故事。

我有一位朋友,自己经营一家公司,年景不好勉力维持,很多公司的骨干都是跟随多年的兄弟,老业务日薄西山,新业务使不上劲。

他不是,他背着债,自己咬牙也不大规模裁员。原因是:你看到的是员工,你看不到的是这些人背后都有家庭。我要为这些家庭负责。

另一个故事,是GE原CEO杰克-韦尔奇讲的。

我们之前提到过,韦尔奇以裁员力max著称。他一度解雇17万员工,卖掉110亿美元的资产,人称“中子弹杰克”。

他曾经讲过,不要等到员工50岁的时候才告诉他,“你不合格,我现在要解雇你”。

他会愤怒的质问你,为什么30岁的时候不告诉我?

小善如大恶,大善似无情。

我过去其实有答案——当然是“大善似无情”更高贵,从公司组织运转的角度来说,前人的经验已经完美的给出了解决方案:投入、产出、效率、止损,如此种种。

只是现在我越来越没有答案,因为大善确实无情,但还有一句话,叫“勿以善小而不为”。

而且无论是哪一种,都是为了组织内的员工,包括员工背后的家庭更好。如果你相信商业的本质的创造用户价值,是“利他”,那这两种“善良”都各得其所。

这也正是贝索斯祖父的人生经验。

职场需要“善良”,而“善良”的起点是领导者。

中国人管这个叫“德”,过去极端强调,极端到今人会有点逆反了:与利润相比,它真的那么重要吗?

因为“善良”不仅是是人的普世价值,还是和企业使命牢牢吸附在一起的。任何一家公司存在的价值,都是出于善意的目的,为他人创造一个更好的产品/服务。

大多数中国公司的治理结构,都还没有脱离传统的正三角指挥体系。

也就是指令上传下达,典型如华为“砍掉高层的手脚、中层的屁股、基层的脑袋”,意思是企业组织成为管理者延伸出去的义肢,忠实反映管理者的意志和判断。

在这种状态下,管理者的头脑出问题了,后果可想而知。头脑都出了问题,讲管理、讲职场,就是奇技淫巧的堆砌,越说越远。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对职场宫斗类的剧情完全不感兴趣,有时候也懒得听。

也不太会在没有整体了解一个人,或一家公司的使命、愿景、价值观之前,就兴致勃勃的分享什么是目标管理法、mece原则怎么用。

“什么意守丹田,什么大小周天,你去慢慢守吧,不守出病来算是你有福气”,享年104岁的张至顺道长说过的这句话,就是既聪明又善良。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