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男也懂少女心——从《马卡龙少女》看偶像剧创作的世界观及工业化

原标题:理工男也懂少女心——从《马卡龙少女》看偶像剧创作的世界观及工业化

作者:Felicia / 编辑:于华东

这样的团队,不仅拍出了满屏的少女心,而且观众的反馈也很不错。

比如,豆瓣上的评论是这样的画风。

由光和木星影业出品的《马卡龙少女》,主要讲述一位网红创业者江楚楚,与内衣集团的富二代“土味”总裁骆天一,因谎言相识、相爱,而后携手打拼事业的故事。上线40天后,该剧在芒果TV的播放量达到了5.7亿次。

“不甜不要钱”、“甜宠”又“搞笑”、“沙雕”又“励志”……

正如剧名一样,《马卡龙少女》营造了高糖的观剧体验,俘获了大量观众的少女心,艺恩数据显示,该剧的女性受众占比超过了80%。

图表来自艺恩数据

有意思的是,这么懂“女人心”的剧,竟然是以理科男为主的主创团队一手打造的。近日,剧焦一线(ID:TVfocus)独家专访了北京光和木星影业创始人、《马卡龙少女》监制王天居。讲起这部剧整个创作始末,计算机系毕业的王天居,从剧作的世界观到周播剧的分集打点设计,再到偶像剧的工业标准,逻辑清晰,目的明确,完全是用从用户出发的产品思维,完成了《马卡龙少女》的内容创作。

1

《马卡龙少女》最初的灵感来自于阿里巴巴出品的纪录片《网红》。纪录片里,网红张大奕,并不是纯粹的“靠脸吃饭”,彼时的她更像一个创业者,穿梭直播间与服装仓库,与背后的公司如涵一起,共同架构网红电商事业。她已经脱离了初代网红靠个人流量带货的阶段,而是把目光投向了整个行业。“人在城乡结合部,心在巴黎时装周。”这让王天居至今印象深刻。

张大奕

王天居当下做出预判:网红题材可做。可做原因有二,其一,以张大奕为代表的一批网红,他们的身份,与创业者的边界正在模糊化,未来一两年,这种创业趋势会越来越明显;其二,他就是一个创业者,创业故事对于他的团队而言更容易操作。

“到底这些人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里。这个事情如果是能够可以被构建起来的,我觉得这个其实就解决了很多戏怎么写的问题。”王天居说。“在中国,最时尚的世界往往是由隐藏在背后最“土”的世界在提供支持,比如很多网红品牌和很多名牌快消品共用同一个工厂。”

于是王天居为这部剧构造了一个三层的世界观:顶端的是“时尚圈层”,那些被人所熟知的网红、流量都在这一层,他们提供的是关于时尚的“想象力”;中间的是“普通圈层”,大部分的普通人都处于这一圈层,他们消费着时尚产业的商品和注意力;底部的是“土世界”圈层,也就是城乡结合部,他们是支撑整个时尚的根基,是整个时尚产业的生产力。

基于这样的世界观,王天居的团队把女主江楚楚设定为一个处于普通人与时尚圈层夹缝之中的网红。其实这也是大部分网红的真实状态,拿掉“滤镜”,她们就是普通人,这也观众在观剧时减少了距离感,更容易产生带入感。

男主骆天一则是个来自“土世界”的总裁,其管理的骆氏时尚产业背后的工厂就坐落在城乡结合部。跳出了多数偶像剧里的霸道总裁的“套路化”人设。他虽然是总裁,穿上西装时杀伐决断,管理着时尚产业的支柱——骆氏集团;但脱掉西装却是个邻家大男孩。这样的角色定位,不仅有戏剧张力的冲突感,也拉近了男主的与普通人的距离,折射着无数北上广创业者的真实状态。

男女主都自带不同圈层等级的冲突和矛盾,但褪去外化的身份,男女主都是普通人,这一点为整个故事的戏剧性和可看性埋下了伏笔。审美的差异造成了隔离和时尚圈的“鄙视链”,金钱对比又让不同阶级之间隐藏着无法跨越的鸿沟。二者相互交融作用,在主要人物的事件中,三个世界,首尾相连。

为了让这部剧的所有参与者都能充分理解三层世界观的构建,主创要求每一个进组的团队,服化、美术、道具,甚至音乐组,都要先看一遍纪录片《网红》,用生动的影像和故事来体会和了解“三层的世界观”,这样在创作层面达到一个理念的统一。

2

周播偶像剧的产品思维

大的世界观、人设立住了,也有了核心故事情节,接下来剧情的节奏“打点”也很重要。

“打点”在国外很多周播剧里比较常见,尤其是单元剧。简单说就是单集以重场戏做结尾,这个重场戏可能是男女主之间的化学反应,可能是重要人物关系、事件走向的变化,甚至是一个大反转。“点”打住后,更容易吸引观众“下周再见”。这已经是一种成熟的剧作“产品思维”。

前8集对于一部剧集来说非常关键,为了保证前八集的每一集结尾都能“打点”,《马卡龙少女》团队煞费苦心。首先在编剧层面,就做到每集故事的结构都符合这种剧作节奏。到了剪辑阶段,再不断的调整以符合观众的情绪期待。

根据平台的排播周期,王天居将剧集分成几个大“番”,每四集一番打一个大点,让每个点都有情节的推进,分别是:误会、产生感情、进一步认识、感情经历考验、陷入谷底、最终对决。男女主在第八集确定情侣关系,之后的每一个层次,都在递推二人感情的浓度,一个层次、一个浓度、一个“打点”。

这也是为什么《马卡龙少女》的点击量一直比较平稳,甚至每4集都有一个上升。“因为每番的第四集更好看”,王天居解释到。

3

高学历理工男的跨界

从三层世界观的设定到分为四集一番的去“打点”,都透露着王天居理工科背景的产品思维。其实不止是王天居,《马卡龙少女》幕后主创中的大多数人都在“玩”跨界。

《马卡龙少女》的第一出品方为北京光和木星影业,其创始人兼CEO,也就是《马卡龙少女》的监制王天居,本科就读于清华工业工程系、硕士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系;合伙人程铖,跟王天居是大学同班同学,也是《马卡龙少女》的音乐总监;另外一个合伙人植弘,是学建筑出身,在欧洲工作生活了很多年,如今主要负责公司的投融资和运营;本剧总制片人、编剧刘莐,虽然是女生,但也是工科生,本科就读于北京大学法律系,是如是娱乐法的创始人。

北京光和木星影业和核心成员大都是非音乐专业的音乐爱好者,他们相识于清华大学的一个论坛:水木BBS卡啦OK吧。

哥大毕业回国后,王天居和这些喜欢音乐的好友决定,要让自己的爱好带来正向的回应,于是开始从事音乐工作,为独立音乐人服务。

“音乐和影视都是内容,音乐做了这么多年,其实最后还是想做影视。”王天居回忆道,2016年,网剧大规模爆发,小公司终于有去做影视内容的机会了。于是王天居成立了北京光和木星影业,先后制作了《薛定谔的猫》和《少年有点酷》两部音乐网剧。

旋律的好听,得益于主创团队此前做音乐的审美标准,技术基础,以及采用95后新人编曲带来的清新感,脱俗感;而旋律与剧情的高度契合,则源于对影视音乐的重视,需要前置的影音联动。

《马卡龙少女》在开始拍摄之前,就已经把音乐写到了剧本里。导演在拍摄时有了音乐的画面,后期在剪辑时也有了具体的参考。在初期设置就把音乐与剧本放到一起,才能够更好地渲染剧中的情绪。

事实上,偶像剧与音乐都属于强情绪,有大量相通的地方。不管是音乐内容还是影视内容,对于内容的审美能力、管理能力,以及判断能力都是一致的。

4

影音联动的高追求正是体现一个影视产业成熟工业化的标准之一。

虽然《马卡龙少女》的体量小,但从世界观、分番打点、影音联动等影视制作方面,都能看得到主创团队对工业标准的追求。

王天居认为,对一部剧来说,前期的创意一定要在拍摄阶段能够落地,哪怕未必加分,但一定不能减分。比如剧本可能是80分,但如果可执行性差,那么拍完可能只有40分,后期之后只剩20分。一个项目,如果前后期相差的太远,就容易丢失最初创作的动力。所以剧作的实现过程需要工业化标准。

“什么叫工业?就是你重复去做,形成积累的东西。如果只是做一次,怎么做都行。”好的工业水准包含很多层面:画面、声音、服化、美术、摄影,所有的组都需要在一个好的水准上。

王天居解释道:“基本上所有来跟我们合作的组,都要按照我们的流程来。我们每一个环节都有要求,他们必须要以特定的方式达到我们的要求。比如怎么去找参考,以什么为参考,达到什么样的要求。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来消化我们这一套标准,然后再进行下去。甚至我们的标准细致到,日戏怎么拍、夜戏怎么拍、怎么打光、调色。”

所以工业标准上的完成度,才是一个考验团队、一个公司核心竞争力的关键。这也是为什么王天居坚持监制中心制的原因。

监制负责制定整体标准,导演负责现场拍摄。要做到既能够让导演按照监制的初衷去拍摄内容,又能够给导演自由度展现自己的才能,发挥创造力,并不容易。

2018年初的立项,导演朱维俐就已经参与了第一版剧本成型的过程,关于剧本的理解,与主创团队更容易达成一致。

拍摄《马卡龙少女》之前,朱维俐参与过多部喜剧的拍摄,很会调动故事人物中的喜剧点。因此在拍摄上,王天居一直很信任导演朱维俐,现场演员的调和把控,都交给了导演。“导演以前拍的片子我看了,可以看出受限于一些成本之类的条件,但导演的审美和追求都是很好的。”

导演拍完之后,任务又回到监制身上。拍摄好的素材,监制每天都会到机房去跟进。遇到具体的问题,要么改剧本,要么把某个组拉过来开会。

如今《马卡龙少女》已经收官,王天居给自己打了7分。“当然这部剧还有很多需要进步的地方,画面,美工,都还可以更好。”

那么光和木星影业的下一部作品还是偶像剧吗?

“没错,我们蓬勃的创作力已经抑制不住了,大家已经迅速地转向了下一部剧的创作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