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一拆迁公司竟采用蒙脸、关小黑屋等暴力方式,逼迫他人签协议!

原标题:扬州一拆迁公司竟采用蒙脸、关小黑屋等暴力方式,逼迫他人签协议!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在我市如火如荼地进行,仪征法院日前审结了一起非法拘禁案,宣告一个16人的涉恶犯罪团伙覆灭。这一团伙都实施了哪些违法行径?司法机关又是如何将他们绳之以法的呢?案件的起因要从当地一位养殖场场主马师傅的遭遇说起……

不满拆迁补偿拒签字,仪征男子被带上头套带离

家住仪征市铜山镇的马师傅是位养鸭专业户,前段时间,鸭场所在的村组要进行整体拆迁,马师傅本来还挺高兴,盘算着正好给鸭场来个升级改造,可他意想不到的是,拆迁过程中遇到了麻烦——马师傅养的3000多只鸭子,不在拆迁赔偿范围内。

由于马师傅养鸭场拆迁细节问题没有谈拢,搬迁的事情就一直处于搁置状态,马师傅也没当回事。

一天中午,马师傅把鸭子放出去后,就躺在路边的汽车里打盹,还没睡几分钟,就被几个男子摇醒了。 对方不分由说强行拉开车门,把马师傅拽下了车。 就在这时,一辆轿车迅速开过来停在路边,车上又下来了两名男子。 马师傅认出,其中一人是拆迁公司的,曾经去过马师傅家商谈拆迁事宜。

马师傅被对方强行带上了轿车,并被戴上头套。

“人在车中睡,祸从天上来”,男子被强迫在拆迁协议上签字、按手印

车子约行驶了40多分钟后,停了下来。马师傅被摘去头套后,发现自己被关在了一个空房间里,由于拉着窗帘,看不出是在什么地方。不过,眼前的两个人他很熟悉,正是此前找过他的拆迁公司人员。这位男子对他说:已经把马师傅带到了安徽,不签字就让他“吃苦头”。

紧接着,一旁的两名陌生男子上前用安徽方言警告马师傅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随后又将他的头蒙了起来,对马师傅一顿拳打脚踢。就这样,马师傅遭到了连续两次毒打。 几个男子还拿了一张空白纸,抓着马师傅的手,强迫马师傅签字、按手印。

随后,对方继续蒙着马师傅的头,将他带上车又开了四十分钟,才让下车。

马师傅回到家之后,随即到派出所报了案。无独有偶,同村村民唐某当天也碰到了同样的遭遇:被一伙人带到安徽,并被迫在空白拆迁协议上签了字。

公检法迅速出击,16人团伙被绳之以法

这两起案件到底是不是同一伙人干的呢?警方介入后通过调取案发地周边监控,很快有了发现。两起案件现场,均出现了一辆红色荣威牌和一辆黑色宝骏牌轿车,警方随即将两起案件并案立案侦查。

办案人员调查发现,两起案件出现的汽车相同,且车上人员体貌特征相似,很快明确了车上人员身份。

两辆车上分别有四到五人,经研判及被害人辨认,基本明确两辆车上的人员为某拆迁公司卞某、徐某、刘某、马某等人,这几人长期在各地从事拆迁活动,行踪不定。

经过线索摸排,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民警发现,徐某等人正在仪征城区的北城河路一带找一户被拆迁对象商谈拆迁事宜,仪征警方立即赶往现场进行抓捕。

警方现场一举将徐某、郑某等8名涉案人员抓获归案,后经审讯,徐某等人对非法拘禁马师傅和同村村民唐某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且还交代了其他团伙成员。

经查明,该团伙中卞某为总负责人,下设4个组,共计16人。下设组员在卞某的授意下,将被害人唐某、马某蒙面强行带上车后,在周边路段开车逗留约40分钟左右,将被害人带至铜山一所废弃的学校食堂内,告知被害人已被带至安徽某地,并让组员中其中两名安徽籍的人员,对被害人用安徽方言实施言语威胁、殴打,迫使被害人在空白的协议上签字。

最终警方确定,涉案犯罪嫌疑人共有16名,并在两个月内将所有嫌疑人全部被抓捕归案。调查显示,这是一个典型的涉恶犯罪团伙。该团伙犯罪成员人数3人以上,且成员固定,经常纠结在一起进行一种或数种犯罪活动,并且有明显的核心分子及首先分子。根据刑法第26条之规定:3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就是犯罪集团。

日前,仪征法院以非法拘禁罪分别判处16名被告人有期徒刑六个月至两年六个月不等刑罚并对其中六人依法适用缓刑。

法治社会,容不得地痞、恶霸骑在人民群众的头上作威作福。希望政法机关继续加大扫黑除恶力度,增进百姓的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