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扫毒2》多年之后,再次幸会“我想做个好人”的刘德华

原标题:《扫毒2》多年之后,再次幸会“我想做个好人”的刘德华

​《扫毒2》作为警匪片绝非纯粹以枪林弹雨营造感官刺激那么简单,而是有着人性的写照。在电影的对立关系前提下,比如以毒品事件代表“好与坏”,以残酷的以毒攻毒来描写“善与恶”,再通过双雄对峙写尽“人与魔”,彼此相互推进,最终融为一体。

所谓警匪片,并不是通篇狂轰滥炸,而是那种属于该类型片模式下的独特气质。故事不复杂但线索极多,刻意强调剧情冲突,节奏极快。刘德华与古天乐,两位影帝为首对弈的角色魅力最赞,也不能忽视苗侨伟沉稳老辣的演技,动作场面制作精良,最终爽快。可以说《扫毒2》是非常标准的动作警匪电影,也是港片新世纪为观众带来的新风尚——唯有男神不老。

抛开这些一时激发观众荷尔蒙和一时不能激发观众荷尔蒙的元素,自《无间道》至今,观众愈发看重人性在双雄对峙中所发挥的化学作用。人类,绝非简单的善恶可以区分。角色在面对不同困境需要做出抉择时的挣扎以及做出抉择之后所而引发的人生拧转,才是最具看点最能够引发观众遐想与深思的地方。所以说,所有的爆破终究是为了铺垫人性的挣扎,剧情也同理。没有为人性所辩论的核心,电影就成了空落落的高架。

《扫毒2》中刘德华饰演的余顺天担当着这个角色。在身份上他正邪难判,戏份上文武双全,人性上情法纠缠,尤其饱受正邪冲突与内心矛盾折磨后,他的所作所为最终令自己的两种身份遭遇分裂和对立:一方面作为出身黑道的富豪,他努力洗白自己的过去,却在理性上无法被宽容,但另一方面作为拥有感情的正常人,他对待毒品的态度,感性上是否会被谅解,成为故事核心。即,作为正派人士时,他有“魔鬼”的一面;作为一个常人时,有“天使”的一面。

在二十年前,余顺天与地藏的关系,就为他们的恩怨埋下伏笔。这也是其人性沦落的转折点,从此他势必走上一条艰难之路。即使他的希望很简单——清理一切毒品,让自己回归到“正途”中去,为自己正名。

刘德华在影片之中有着自己的家庭,也有爱情,但在他眼里,为了自己的目标他最终不顾家人的感受,最终酿成悲剧,也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什么是一个人忍耐的底线?影片中古天乐饰演的地藏曾一再的挑衅余顺天,甚至公开场合诬陷他,最终余顺天还是忍耐了。直至自己的家人在这场纷争中被牵连,余顺天心中那条岌岌可危的底线便断了。知法犯法血债血偿,人性的本能战胜了法律的束缚。

人类之所以为人类,不仅因为人会使用火,更因为人有情感,人可以为了挚爱奋不顾身。一再违反规则的余顺天,最终亲手酿成了惨剧,然而他最后孤注一掷的行为,是建立在为了家人的基础上,观众也不会反感这个角色,反而为其痛惜。

当奉公守法不能去制裁那些老奸巨猾的坏人之时,就来最原始、最野性的解决方式。《扫毒2》中双雄对立的格局,抛弃了以往惺惺相惜的兄弟情义,旗鼓相当的两股实力间的比拼,此消彼长,会有更激烈的戏剧冲突。所以电影直接变成了以暴易暴,怒火攻心的对决。前期积攒的情绪到了最后半个小时被释放,敌我双方拿起重武器,真刀真枪拼一回,这才让最终大战显得猎奇而又合理。

所以在结尾持续半个多小时的高潮大战里,从街头的飙车追逐,到地铁站中的横中直撞,地铁撞击、隧道塌裂,无不是火爆至极。影迷渴望怀念过去的爆裂怒火,那种粗犷凌厉的影像质感,是香港电影“过火式”的奇观呈现。

让场面火爆的同时,让观众情绪得到释放,这是前期饱满的情绪铺陈的效果。

警匪片打算有所出路,可以选择这个方向作为未来的发展之一,甚至可以说是一条捷径。毕竟“大片”的含义在观众心中根深蒂固,将电影做“大”并不难,而且观众也喜欢这种类型,可以凭借依靠题材和场面烘托起来的制作格局,让华语动作电影找一条出路也未尝不可。小片有小片的精彩,但市场是大片的天下,做大没有坏处。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余顺天 刘德华 观众 人性 古天乐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