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年纪轻轻,为什么协理宁国府时,能把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

原标题:王熙凤年纪轻轻,为什么协理宁国府时,能把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

秦可卿是红楼梦中迷雾重重的人物,她四十九天的葬礼,宁府大摆排场炫富,葬礼期间宁国府街上一条白漫漫人来人往,花簇簇宦去官来,上至掌宫内监、王公贵族,近至贾府族中诸人都前来致祭,元春归省的场面都不如她的葬礼盛大、风光。

元春省亲不过在家呆了不到一天,省亲过后贾府都人人力倦,各各神疲,为何王熙凤协理宁国府张罗秦可卿的丧事这么得心应手呢?细细探究,有以下方面原因。

一、有关丧礼的大事贾珍已全部处理好,凤姐只需照管丧事期间的琐事

委托凤姐儿管事前,贾珍已从薛蟠店里花几两银子低价买了“纹若槟榔,味若檀麝,以手扣之,声如玉石”的棺材板,秦可卿睡进了“非常人可享”的棺材,了却了贾珍的一桩心事。

贾珍因贾蓉不过是黉门监生,灵幡上写的职位太低不好看,在大明宫掌宫内监戴权到宁府给秦可卿上祭时花一千两银子给贾蓉买了五品龙禁尉的官职。秦可卿生前并无诰命,死后却多了个五品诰命夫人“宜人”的头衔,灵前的物品都是按当时五品官职去世时的规矩用的,灵牌疏上皆写“诰授贾门秦氏宜人之灵位”葬礼顿时门面上升了好几个档次,风光了不少。

处理了外面这两件大事后,除了宁府内的事务无人照管,其他的事情都妥当了。贾珍听从了宝玉的建议,委托凤姐儿总管丧礼期间宁府内的一切琐事,免得各官府王侯的诰命来往礼仪、规矩上有差错,惹人笑话。

二、宁荣两府主事者彻底放权给凤姐儿

贾珍把宁府的对牌给了凤姐儿,并特意强调不要省钱,丧礼好看、气派最重要,待宁府的仆人要像待荣府的仆人一样严,不要怕仆人抱怨,其他的凤姐爱怎么办就怎么办,不必问他。

作为最操心秦可卿丧礼的宁府当家人,贾珍让凤姐全权料理丧事期间宁府的内部事务,凤姐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办事时可以自己做主。

秦可卿丧礼期间,尤氏胃病复发,一直躺在床上养病,丝毫不过问丧事。不管尤氏真病还是装病,她完全不插手丧事,凤姐才有管事的机会,才能施展强硬果敢的措施,使宁府上中下仆妇知道利害,兢兢业业做事。

贾珍去请凤姐管事时,邢夫人直接让王夫人决定是否同意这件事,王夫人虽然对凤姐说“只是别自作主意,有了事打发人问你哥哥嫂子一声儿要紧”,此后却对秦可卿的丧事一言不发,更没管过凤姐是否执行过她的话。

至于贾母,除了秦可卿刚去世时阻止过宝玉立即去哭灵,整个丧仪期间竟如同消失了一般,可能她根本都不知道贾珍委托凤姐管事。

宁荣两府当家人完全放权,凤姐料理丧事就可以彻底放开手脚,按照自己的思路做事,不用有其他顾虑。

三、凤姐儿喜欢卖弄才干,乐意协理宁府

凤姐早就想通过多处理一些婚丧嫁娶的大事露一手,显示才干,树立自己的权威,听到贾珍委托她管事,自己心里早就允许了,反倒欢喜起来。

王夫人担心她之前没料理过丧事,怕出差错了惹人笑话,她却自己劝王夫人“大哥哥说得如此恳切,太太就依了罢。”。说服了王夫人,接手料理丧事后,凤姐不怕辛苦,天天宁荣两府两边跑也毫无怨言,事情处理得非常到位。

四、雷厉风行的名声在外,严惩下人毫不手软,与尤氏的“佛系”迥异

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是非常了解王家情况的仆人,说“待下人未免太严些个。”宁府的大总管赖升一听说贾珍委托了凤姐管理内事,特意嘱咐宁府仆人们小心伺候,说凤姐“是个有名的烈货,脸酸心硬,一时恼了不认人的”。

凤姐在荣府管家,短短几年苛待下人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宁府上中下仆妇在凤姐上任之前就已经存了畏惧之心,大多数做事都开始小心翼翼,只有少数不安分守己的想试探一下凤姐的底线。

后来有了一个出头的,有体面有关系的一个仆人早上迟到,凤姐公正无私, 当众喝令打了那人二十板子,又罚了那人一个月银米,同时警告众人:“明日误的打四十,后日误的打六十,有要挨板子的,只管误。”

被打的那个人挨打后还要在外面谢恩,此后宁府诸仆人才知道凤姐的利害,从此都兢兢业业,不敢偷安。

反观尤氏,焦大醉酒后把宁府主仆上下都大骂了一场,甚至骂出了“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的话,尤氏并没听凤姐的话,把焦大打发到偏僻的农庄,也没给他其他任何惩罚;宁府仆人挂在嘴边的话是“这府里原是这样”。

贾母生日期间,尤氏协助凤姐照管大观园,荣府的两个婆子不过是三等仆妇,听说“东府的一位奶奶立等管家奶奶说话”,都十分懈怠,可见尤氏善良太过,管家时太软弱,成了贾府众仆人欺负的对象,而凤姐管理有杀伐手段,凭着威严果敢的作风,足以镇住宁府的刁奴。

五、凤姐的措施全部切中数年弊端

针对宁府长年累月的弊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事无专管,临期推委;需用过费,滥支冒领;任无大小,苦乐不均;家人豪纵,有脸者不能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凤姐拿出了以下措施应对:

首先把宁府众仆妇分出班组,每班只负责一件事;如果东西遗失了或者坏了,只找负责看守某处房屋或看管某类器皿的人赔偿;即使是宁府的大总管赖升家的,若巡查时徇私了,三四辈子的体面就顾不成了;同时凤姐还定好了每天处理各项事的时间,要大家按钟表上的时辰行事。

措施一推行下去,不似先时只拣便宜的做,剩下苦差没个招揽,各房中也不能趁乱迷失东西。便是人来客往,也都安静了,不比先前紊乱无头绪:一切偷安窃取等弊,一概都蠲了。

六、凤姐以身作则,不怕辛苦,齐家有方

规矩定好了,凤姐却更忙了,此时她与贾琏还算恩爱夫妻;她除了暂时协助宁府,还依然是荣府的管家。

贾琏去苏州后,凤姐每晚都觉无趣,只会世俗取笑的凤姐,写不出半句相思词,却体会着“万种闲愁”的滋味。

贾琏送黛玉去了好几个月,打发昭儿回来报信,凤姐一听说昭儿回来,心里就七上八下,想知晓贾琏的一切消息,可她没撂下宁府的事就走,而是等到晚上回去了叫进昭儿来细问,又连夜与平儿打点贾琏所需的行李物品,忙碌了一夜的凤姐天亮后又忙梳洗了到宁府来,预备送殡等事,接着又张罗、款待往来的宾客,并没丝毫松懈。

荣府此时也琐事一大堆,“分派荣府中车轿、仆从跟王夫人送殡,又顾自己送殡去占下处;正值缮国公诰命亡故,邢王二夫人又去吊祭送殡;西安郡妃华诞,送寿礼;又有胞兄王仁连家眷回南,一面写家信并带往之物;又兼迎春染疾,每日请医服药,看医生的启帖,讲论症源,斟酌药案......”

“凤姐忙得茶饭无心,坐卧不宁。到了宁府里,这边荣府的人跟着;回到荣府里,那边宁府的人又跟着。凤姐虽然如此之忙,只因素性好胜,惟恐落人褒贬,故费尽精神,筹划的十分整齐,于是合族中上下无不称叹。”

凤姐此时俨然是日理万机的大管家,不辞劳苦,荣宁两府的事务都处理得井井有条,她用自己的行动给贾府众仆树立了榜样,众人即使背后说她厉害,也没法否定她的勤奋、才干。

贾琏从苏州回来后,凤姐说自己协理蓉儿媳妇的丧事时把东府闹了个人仰马翻,不过是她在向贾琏撒娇,贾珍可从没说过“派错了人后悔”之类的话。

凤姐是脂粉队里的英雄,协理宁国府得心应手不过是她谋略的冰山一角,她纵然有治国的谋略,也没有治国平天下的机遇,与《红楼梦》同时代的《再生缘》里,顶着男子身份的孟丽君倒是国之栋梁、封侯拜相,可女子的身份被揭穿后,她依旧逃不掉沦为帝王嫔妃的险境,最终,孟丽君进退两难,命悬一线,而凤姐,也不过是“哭向金陵事更哀”。她们的时代,终究没有她们的一席之地,更不是天下女子的乐园!

作者:红袖添香,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