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日(二) | 长篇科幻连载

原标题:紫日(二) | 长篇科幻连载

是住在外边的我们,养活着住在里边的你们。这收获和付出完全不成比例。的确,从来就是这样。

再发芽,八九年生人,喜观影、读书,以编故事为乐。常想象在末世的残酷环境中,人的改变与坚守。希望能在神奇的设定、有趣的情节中,塑造鲜活的人物。代表作《记忆手术》、《大王的影子》。在“不存在”公众号及《漫客小说绘》发表过作品。

紫日

二 心跳

(全文约3000字,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梅勒斯躺在峡谷靠里的一条小道边上,又想起六年前那天在开阔地带的比赛。那是他第一次摔跤,不过这本来就是无师自通的事——谁都希望自己是站着而不是倒下。他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人在回想往事的时候,总是以第三人称的旁观者视角进行的?

两个小孩推拉拽顶,闪挪腾移,竭力想把对方掀翻在地。这是最先出现在他脑海里的画面。以他回忆时的旁观者视角来看,那个矮了对手一头的小孩并不像腿脚有问题的样子。是啊,当时他也正是懂事以来第一次忘了自己跛腿的事实,才能和潘达胶着那么久。

潘达更强壮,但比了多场,已经有些表面上看不出来的乏力。梅勒斯不懂策略,一上来就拼了全力,反倒让潘达没有一点喘息的机会。潘达臂长腿长,经验丰富。而梅勒斯重心更低,长短腿的支地方法也和其他人不一样。

两个小孩相持不下。一开始,观众们大都是冷眼相看。随着赛况的激烈,两位摔跤手都有了各自的支持者。芮芮率先绕着他们跳起了助威的舞,不一会儿,就没有一个人是站在原地不动的了。

所有人都没发觉脚下的阴影正在慢慢变淡。温度在升高,梅勒斯和潘达大汗淋漓,流失着宝贵的水分,但没人意识到这不只是摔跤的原因。

回忆的视角往上移,移到天上,那朵云挡住太阳的位置越来越稀薄,越來越亮,慢慢显出紫色了……

现在头顶则是纵横交错的岩壁,黑漆漆的,一点星光都透不过来。只有路上铺着的荧光石发出的微光,能让人看见岩石的轮廓。

“这些荧光石太久没拿出去晒太阳了。”梅勒斯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着。

北边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梅勒斯从回忆中遁出,立即起身,站到了通道正中间,面对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脚步声临到跟前停了停,放慢了速度,稀疏地、往上方去了。

梅勒斯踢出一脚,地上的小石子四处飞溅,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这种声音在夜里很常见。白天,在太阳的炙烤下,峡谷顶部的岩石外层都变得酥脆了。在夜晚寒流的侵袭下,石头大块大块的跌落,碎成千万块小石子。有时石壁还会发生大崩塌,把人活埋。

脚步声停了,很快,四个人影从暗处冒了出来。同时一束光照在梅勒斯身上。这是“光筒”发出来的。把一节木棍顶端掏空,成凹形。最里面填上荧光石,在内圈靠外的地方,再裹上一圈从坑洞里挖出来的金属片,就能射出光线了。

“这么晚了,拿着我的玩具来里面干什么?”金属片是古代遗留下来的,本来散落在各处,都被收集起来利用,但梅勒斯能要到一些。“光筒”前端装了个盖子可以开合,这还是梅勒斯以前设计、制作,送给潘达他们的。

“你这家伙怎么……”走在最前面的人开了口,但话说到一半,被后面一个高大身影伸手打断了。

“梅勒斯,是你。”高大身影走到梅勒斯面前站住,在“光筒”的照亮下显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潘达。

“是我。”看到潘达转头看看四周,梅勒斯又补了一句,“就我一个人。”

“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难道我还看不出来吗?这段时间你们暗地里在计划什么。你知道,我可不笨。”

“这是我头一回听到你这么自夸吧。算了,这问题不重要……你是来挡路的?”

“我一个人怎么挡的住你?”

“哦,原来你要和我一起去?”

“再往前走就是禁地了。”

“只是对我这样的平民算禁地罢了。”

“现在未经各个长老的批准,贵族们一样不能进。你该明白这样擅闯的后果会多严重。”

“这真是平等的很。看来真是有什么阴谋,我更要进去看看了。”

“现在气氛已经这么紧张,你这么胡来非出大乱子不可。”

“不出点乱子,那些老爷们还以为可以永远舒舒服服地洗着热水澡,让我们忍着干渴,老老实实干活呢。”

“现在已经不像过去那样严苛了,不是吗?改变需要时间。”

“只不过是把掐着我们脖子的手松了松而已,这就想叫人感恩戴德?还是说因为我们没有表现出感激的样子,这几天又断了水,算做警告?”

“可你这样做只会适得其反。你快回去吧,在造成不可挽回的恶果之前!”

“唉,看来你终究和我们不是一起的。太阳快出来了,我没时间跟你在这里浪费。”潘达叹了口气,回头叫了两声,”林克,罗罗。你们两个就在这里看着他。”

林克和罗罗挽起袖子,走上前来。

“梅勒斯,这怨不得我们。”林克走到梅勒斯身边时停了停。

“和他说这么多干什么?他本来就是老爷们安插在我们中间的眼线。”罗罗拍了林克一巴掌。

林克和罗罗绕到梅勒斯后边,伸开双臂封住他各个方向的退路,只等一声令下就要扑上去放倒梅勒斯。

梅勒斯向前半步,抵着潘达,和他四目相对。两人谁也不退让半分。

“都住手,你们要干什么!”拿着“光筒”的人也走了过来。

“潘达,你自己冒险就算了,为什么把芮芮也带上?”梅勒斯当然听得出这是芮芮的声音。

潘达说不出话来,但还是没有移开眼睛。

“是我要来的。”芮芮一挥“光筒”,推开了潘达和梅勒斯。“你们忘了那次发生的事了吗?我们是自己人。”

那次,也就是六年前在开阔地带摔跤比赛那次。一时间,所有人都不再言语,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梅勒斯看着芮芮。六年时间,芮芮从一个扎着辫子的假小子,出落成一个谁见了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的美丽少女。而我,仍然还是那个跛子,梅勒斯突然这么想到。

“梅勒斯,你听见没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潘达先打破了沉默。

“咕咚、咕咚、咕咚……”

间隔有序而又缓慢的咕咚声从禁地传来,只有在安静的夜里才能听见。就像是峡谷的心跳,但也像心跳声一样容易被人忽视。

“咕咚、咕咚、咕咚……”

这是众人赖以生存、峡谷中唯一的水源喷涌发出的声音,水从开挖的水道供给平民,但现在水已断流。

“已经十天没水了。梅勒斯,这不公平。水是从地底下来的,和天上飘过的云,太阳发出的光一样,是自然的造化,不该归少数人独有。贵族们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只因为占着水源……你别急着反驳。我们平民却整天劳作,不得一刻闲暇,换来的只是勉强果腹和不至于渴死的水量供给。不要告诉我什么课本里说的分工不同,你天天和我们在一起,还不清楚就是这么一回事吗?是住在外边的我们,养活着住在里边的你们。这收获和付出完全不成比例。的确,从来就是这样。但我可不会像我的祖辈那样,卑躬曲膝地接受这安排,还要骗自己说命该如此!换做是你,你还会说什么改变需要时间吗?人只能活一次,哪有那么多时间!”

芮芮、林克、罗罗都等着梅勒斯的回答,但梅勒斯还是没有说话。

“我知道,这不是哪一个人造成的。”潘达继续说,“我也不是要那些老爷们今天就从里边搬走。我只是想搞清楚,水这么一直流着,不引到水道里也是白白浪费掉,看来除了我们平民外也没有人心疼嘛。是不是水源只勉强够用的说法根本就是个谎言,只是为了更稳当的控制我们找的借口?我要证实这一点。我还想说,这方法实在是蠢,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并且现在也要维持不下去了。我今晚不来,那今后要来的——不一定是我,要求肯定不止这样简单,老爷们更不会答应。免不了会有人流血。这样的后果,你要承担吗?”

“上次有人这样做过,结果呢?”

听到梅勒斯这么反问,罗罗挥拳就打过去,还好被林克推开了。

“我们不怕!”罗罗咬牙切齿,“这次我不会再缺席了。”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戳下列链接,阅读再发芽的其他代表作品:

紫日(一) | 长篇科幻连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