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美利坚·仰望星空篇】特斯拉的成功离不开NASA的启迪 访约翰逊航天中心

原标题:【问道美利坚·仰望星空篇】特斯拉的成功离不开NASA的启迪 访约翰逊航天中心

作者|搜狐汽车·All Blue 鲍家翔、程功

编辑|搜狐汽车·All Blue 鲍家翔

前言:

在六月之初,华为所遭遇的境况让AB君感触良多:作为世界各国都在奋力拼搏的汽车产业,中国企业极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攀上世界之巅,接受全球强劲对手的挑战。中国汽车产业必须做好准备,补足短板,补强优势。

作为一个汽车行业媒体从业者,我们能做些什么?帮企业卖车?帮企业做宣传?那是经销商与广告公司所擅长的事情;用好我们善于观察的双眼与点石成金的笔杆,将“对手“的优与劣,得与失,观察、记录下来,留给我们中国汽车从业者,让他们去品评、取舍。所以我们把美国当做了第一站,从这里去发现可以对中国汽车发展有益的内容,我们分为了序章-无激情不创造(详情请点击蓝色文字)、上篇-仰望星空、中篇-追风逐浪、下篇-脚踏实地、番外篇上-创业不畏艰难、番外篇下-守业不辞辛苦。而本文将作为这部系列报道的仰望星空篇——《特斯拉的成功离不开NASA的启迪 访约翰逊航天中心 》,原本是抱着一颗瞻仰历史的心境去开始探寻,却意外发现了一把开启未来的钥匙——梦想的力量。

NASA的诞生与阿波罗登月计划的价值

NASA的全称是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逐字翻译过来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意思。1958年7月29日,艾森豪威尔总统签署了《美国国家航空暨太空法案》,创立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在其领导下,包括阿波罗登月计划、国际空间站,以及后来的航天飞机等都是非常著名的航天项目。

NASA建立了六个战略事务部,分管NASA的主要业务领域,以实现NASA的任务和更好地服务于客户。它们分别是:航天飞行部(约翰逊航天中心、肯尼迪航天中心、马歇尔航天飞行中心、斯坦尼斯航天中心);航空航天技术部(下属艾姆斯研究中心、德莱登飞行研究中心、兰利研究中心、戈兰研究中心四个研究中心);地球科学部(下属戈达德航天飞行中心);空间科学部(下属喷气推进实验室);生物和物理研究部和安全与任务保障部。

每个战略事务部都有自己的一套战略目标、目的和为满足主要客户需求的执行措施。而本次AB君将参观的是陈设有阿波罗登月计划及未来部分太空登陆计划设施的约翰逊航天中心。

有人认为阿波罗计划的最大价值是拖垮了冷战中的苏联,但AB君却不完全认同,因为从结果上看,它当年的冲破云霄,登上月球,给当代及后世的年轻人们,开启了一扇希望的天窗,让他们的梦想冲破天花板;天马行空也好,异想天开也罢,未来无限的创造之力便在那时播下了希望的种子。在它的启迪下,世界上诞生了诸多伟大、意义深远的创造;如长着长长火箭尾的凯迪拉克黄金国、制造可回收运载火箭的Space X(以及将特斯拉发射到宇宙的马斯克)、让人们忍俊不禁又脑洞大开的生活大爆炸、老少咸宜的电影漫威复仇者联盟系列、通用汽车的智能机器人、奥迪制造的月球车等等等等。而本文的目的,就是其寻找那些灵感的源泉,让中国汽车也可借鉴一二。

“土星”为箭“龙”为矢 约翰逊航天中心一角探秘

既然来到了NASA,就不得不提及约翰逊航天中心。约翰逊航天中心建于1962年。坐落在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的克利尔湖畔,是NASA下属最大的太空研究中心,也是参与国际空间站计划的主要航天中心之一,以已故总统林登·约翰逊的名字命名。

在迷人的湖畔,AB君见到了这座航天中心。门前两块蓝色圆形立碑,象征着我们这颗蓝色的地球;“SPACE”中的字母“A”处是一道长长的弧线,飞船从这里翱翔,直至广袤的宇宙。作为人类探索太空的起点,这座航天中心虽然听起来名声在外,前卫权威,但看上去非常平易近人,就像邻家的博物馆,等待着每一个好奇的人涉足其中。

穿过展览陈设区,乘坐摆渡车约10分钟,就可以到达分管发射控制的“任务控制中心”,这栋楼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没有窗户。在全封闭的条件下,里面的仪器都可以在最适宜的条件下工作,避免日晒等自然因素的干扰。内部的中心控制室也值得一提,在这里的屏幕上,能检测到NASA的火箭或飞船在轨情况。与想象中的科幻场景不同,这里更像一个大学的教室,只是里面只有18个座位,这18名世界顶级科学研究人员将控制整个火箭的发射、变轨,以及卫星的操作。

AB君所参观的发射控制场是任务控制中心中五个中的一个,平时用作新人培训与应急处置,在遇到紧急情况时,操作员可在十分钟之内转移到这个空置间内。

然而,航天中心的“镇馆之宝”远不止于此,就在不远处的车间里,藏着美国登月的最大功臣——“土星五号”。“土星五号”是超重型运载火箭,也是仅次于苏联能源号运载火箭的推力第二大运载火箭。在1967年到1973年间,共发射了13枚“土星5号”运载火箭,并保持着完美的发射记录。其中,共有9枚“土星5号”运载火箭将载人的“阿波罗”号宇宙飞船送上月球轨道。

当然,如此庞然大物,需要举国之力汇集顶尖的科技与巨额的资金才能铸就而成。据了解,“土星五号”发射13次总共花了65亿美元,平均每次5亿美元,而同时代世界第一艘核动力航母企业号的造价也只不过是4.5亿美元。

这种追逐太空梦想的奇迹,在今天是不可复制的,即便是“财大气粗”的美国。1970年,“土星5号”运载火箭的生产线关闭,包括AB君在内的世人,也只能通过在NASA陈列的“土星五号”样机,来重温当年的巅峰与荣耀。

发射一枚火箭,必然要在头部搭载飞船或卫星。如果说“土星五号”是一发全球顶尖的弓箭,那么“龙”飞船就是独树一帜的箭矢。

这是AB君在NASA训练中心见到的宣传板,宣传板中这个乳白色的飞船就是“龙飞船”。 龙飞船由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牵头研发,是全球屈指可数的商用太空飞船之一,也是世界上第一艘由私人公司研发的航天飞船。2002年SpaceX成立后,许多批评家认为马斯克不可能成功,这也是马斯克以“龙”这一神话形象命名飞船的原因。

在训练中心内,AB君也见到了“龙”飞船的真身。这座巨大的训练场内,同时也布满了空间站、机器人、宇航服等航天科技。“龙”飞船的研发公司SpaceX,在航天领域与NASA合作颇多。它的创始人是埃隆·马斯克,最著名的作品是开发了可部分重复使用的猎鹰1号和猎鹰9号运载火箭。

而这些在航天领域所取得的成就,也启迪了创始人马斯克。这位“硅谷钢铁侠”将目光投向了更加“科幻”的汽车工业,特斯拉因此腾飞。

NASA之光 启迪思想

NASA创立时的上个世纪60年代,正是结束了二战,美国开始崛起的光辉年代。在那个时期,人们为星空而痴迷,为梦想而奋进。这样的星空梦想,也点燃了美国汽车工业的激情。凯迪拉克在60年代推出带有火箭尾翼的轿车,正是受到这种思潮的感召。

正是这种“全民追星”的年代,美国的科技实力突飞猛进,为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而NASA留给美国人的星空梦想,也一直延续至今。在训练中心,一个机器人给AB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是通用汽车与NASA联合研制的机器人。在一些车企忙于应付当下的疲敝时,一些车企已经把触手伸向了未来。

这种梦想折射到当今,我们也可以看到spaceX用猎鹰9号火箭,将一辆特斯拉roadster送入太空。当一辆车成为了夜空中的一颗星,这不仅仅是汽车文化的象征,也成为了整个人类汽车工业的骄傲。

正因为有了NASA对美国国民的启迪,向上的精神成为了驱动社会向前最大的动力。在那个风云翻涌的年代,阿波罗登月等看似异想天开的想法通通被实现。这种深远的影响,已经超出了航天与汽车的范畴,而是深深扎根在了一代美国人的身上。

在NASA光辉启迪下的汽车工业

细分到汽车工业,NASA的启迪之光,效果犹在。时至今日,特斯拉虽然身陷各种危机,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其车型研发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在各处看到NASA的技术。这些先进科技或多或少地应用于汽车领域,从细微之处改变着汽车产业的面貌。

得益于SpaceX在航天技术方面的积累,特斯拉的旗下车型可以应用SpaceX的部分技术来提升产品性能。比如,SpaceX采用的一种名为空间级超合金的产品(超级天龙座发动机使用),特斯拉此前就将它使用在了升级版蓄电池组的电池外壳主接触片上。

由于要兼顾强度、耐热、轻量化、耐疲劳等一系列严苛要求,航空航天材料技术的难度要比汽车高得多。为此催生出的航空铝由于性能优异,也受到了汽车公司的追捧。在2018年,特斯拉和SpaceX进行了一次深层次的合作,新车身材料的研发将由两个团队合力完成。为了实现最大化资源共享,两家公司还携手打造了一座丰富的材料数据库。

除了特斯拉以外,NASA还为汽车工业带来了许多里程碑式的科技。目前我们所熟知的汽车线控转向技术,简称DAS。这项技术最早源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的NASA,其将这项技术用于操控宇宙飞船。后来,这项技术逐渐被用于民用航空领域,一些汽车厂商也用这项技术改进了传统的转向总成,打破了方向盘和车轮之间传统的机械连接结构,完全用线控的电子信号来进行控制。

这项技术的好处,就是消除了转向过程中的迟滞现象,英菲尼迪Q50L就搭载了DAS技术,车辆操控更加轻便,也更加精准。

此外,还有一些高端车型上的细节,也是来源于航天技术,比如说HUD抬头显示功能。这项技术最早源于航天飞机上使用的平视显示器,为了不分散宇航员的注意力,这项技术会利用光学反射的原理,将重要的飞行信息,投射在前方的挡风玻璃上,帮助宇航员保持目视前方的同时,也能获取各种信息。在行车时,搭载HUD也会让车主的视线保持在车道上,避免了经常回顾仪表台的分神。

这些技术上的反哺,帮助汽车工业迅速成长,为很多车企开发汽车的新功能,起到了积极的借鉴作用。但技术发展的根源在于思想的发展,NASA对于汽车工业来说,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其启迪了汽车工业的思潮。这些仰望星空的人们,以技术为桨,以思想做帆,成为了探索与前行的先驱者。引领着方向,引领着时代,引领着未来。

在NASA回眸阿波罗的五十年 教育成为重中之重

AB君造访约翰逊航天中心的时间,恰恰赶上了阿波罗计划五十周年庆典,给笔者最大的感触就是这座宇航中心并没有楼门紧锁,而是最大限度地对游人,特别是年轻人进行开放,以及让人们能够更多的参与和体验其中,教育后人,启迪未来,成为了NASA发展进程中的重中之重。

其实,早在1988年美国宇航局的战略计划中,就规定了“教育优先”的原则,要求在宇航局的各项任务中都加入航天教育的内容,并每年投入1亿-1.5亿美元航天经费用于航天教育。在美国,各州政府负责中小学航天教育,宇航局把航天教育的责任下放到它分布在美国的10个研究中心,他们分别负责与全国50个州及特区联系,组织各种与航天有关的课外活动,进行有关航天知识教育,鼓励和帮助大、中、小学生参加太空实验。

现在美国进入了第二个世纪的飞行,必须恪守自己的诺言,进行卓越的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方面教育,确保下一代美国人能完全承担起建设美好未来的重任。NASA将继续投资美国教育计划,支持美国的教育者们,这些教育者在准备、激发、培养、鼓励、培育今天幼小的心灵成为明天的劳动力中起着关键作用。其中,规定了今后NASA将继续奉行三个主要的教育目标:1.加强NASA和学生们的联系。2.激发学生们对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的兴趣,为这些领域的研究培养接班人。3.为NASA培养接班人。 在“教育计划“子栏目下,按照字母的顺序,列出了NASA的教育计划项目,多达80项,可见NASA对对学生教育是多么重视。

这样的计划虽然短期内无法立刻显现效果,但经过几十年的积累,一些我们所熟知的事情足以证明教育的力量。马斯克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他的童年正好赶上了这样一个航天科技高速发展的年代,NASA的齐发给与了他幻想的天堂,,让他能够在Space X项目中坚持贯彻自己的理想。而另一位硅谷巨头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则花费巨资建立了Blue Origin公司,致力于建立大型运载火箭。他的想法更为深远:“让我们设想一下,如果人类可以冲破地球,进入太阳系其他地方生活,那么太阳系理论上来说可以轻松地养活1万亿人。而如果我们有了1万亿人口,他们其中可能会出现1000个爱因斯坦和1000个莫扎特,因此我们所拥有的潜在资源和太阳能将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而理想的源泉,或许便来自于对梦想的投资,而这些投资或许早在NASA成立之前便已开始,或许正是这些投资启迪了NASA的建立。一本来自供职于NASA的经济学家亚历山大·麦克唐纳(Alexander McDonald)的书籍让人觉得很有意思,他汇编了数据集,显示富裕人群,亿万富翁级别的,投资于私人太空探索已经有一个多世纪。早在18世纪,加利福尼亚州最富有的人建造了一个巨大的望远镜,而现在世界上最富有的人贝佐斯正在打造巨型火箭,以在太空建造太空站。所以说历史往往会不断重复,而梦想的力量也在这种重复与传承中得以继承。

时过境迁,随着美国国力的衰弱,NASA亦不复往昔的辉煌,但其启迪来者,探索未知的灵魂犹在。目前的我们正在走美国曾经走过的崛起之路,NASA带给我们的纵有惊叹,更有启示。这种启示虽然不如技术那么实际,但是进取的思想方是最大财富。AB君走访NASA,也是在寻迹汽车工业向上的图腾,在当下这个时代,这种经验更显得弥足珍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