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农村小规模学校发展的密码丨新书发布

原标题:破解农村小规模学校发展的密码丨新书发布

小的是美好的,因为它指向了人性化、个性化、多样化这些现代价值。在中国大地上,有根的、有机的、绿色的、生态的教育正在发芽生长,这是一片希望的原野!

2019年6月15日,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和教育科学出版社联合举办的《小而美:农村小规模学校的变革故事》新书发布暨研讨会在第三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上举行。

△更多“农村小规模学校的变革故事”可关注新书了解,京东有预售

数据显示,2017年底,我国有农村小规模学校(不足100人的村小学和教学点)10.7万所,其中小学2.7万所,教学点8万个,占农村小学和教学点总数的44.4%。在校生有384.7万人,占农村小学生总数的5.8%。由于地理分布偏僻,办学条件相对较差、经费和师资保障不到位、校园文化建设相对滞后等,农村小规模学校学校大多处于“小而差”“小而弱”的状态。研究人员曾经去浙江南部偏远山村的一所农村小规模学校调研,发现学校老师的状态非常不佳,默默地、孤单地呆在那边。老师对自身学校的处境非常担心,担忧随时会被被关停,甚至怀疑这个学校有没有存活的价值。

如何变身“小而美”?

《小而美:农村小规模学校的变革故事》不是一本选优集,而是遴选了一些具有典型意义的案例,从不同的教育教学的方方面面有代表性的学校的实践探索。通过鲜活生动的叙事,揭示农村小规模学校是如何突破困境破茧成蝶的。这些探索和经验真正是广大的农村教育工作者,他们在基层默默耕耘而来。尽管看似“土土的”,但就是这些本土的、原始的、宝贵的力量,使得这些学校逐渐发生转机,焕发出来不一样的样态,成为一颗颗散落在乡间大地的“珍珠”。

当然,我们不能仅仅停留在讲故事。基于这些探索,又能梳理和总结出哪些具有启示的经验和实现路径呢?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本书主编韩嘉玲老师基于观察和思考,提炼出若干条富有建设性的发展路径。

△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本书主编韩嘉玲

第一,教育共同体的建设:

第二,关注每一位儿童的发展:

农村小规模学校最大的突破口在于打破组织和制度壁垒,建立新的学校运营模式。在组织内部发展方面,联盟校形式打破了每所学校独立经营的模式,形成了教学和育人共同体。联盟内部教师和课程资源的流动解决了乡村师资配套、教研开展、学生拓展、教师提升和学生发展的难题。其次,联盟校在国家课程之外,引入了校本课程和探究性课程,甚至基于问题式学习的研究型课程。联盟校在体育、艺术教育、生活教育和乡土教育方面,发展出自己独特的课程体系和微课资源。联盟校还打破了统一考试,引入自主命题、统一检测和多次考试的形式,全面考察学生发展,允许学生选择测试方式。

多元化课程和测评提升了联盟校的教学质量,解决了农村学校最致命的由于生源流失而带来的质量下滑问题。在组织和环境的关系方面,范家小学和“利州区微型学校发展联盟”通过与多类型的利益相关者积极互动,争取到发展的合法性和资源支持。多元利益相关者参与形成了“社会”办学校的新模式,将社群发展与教育发展有机结合起来。

“当下我们面临也要承认的一个现实就是乡村学校还在不断地减少,农村孩子还在不断减少。”中国青年报记者部主任李新玲老师敏锐指出,虽然农民工“返乡”的很多,但根据经济学家的调查,农民工回去其实并不回到村里,而是回到县城居住,因为这些人看到了教育的作用,他们就开始买房、择校。这种情况下,乡村教育真的是不能浪漫主义,不能靠情怀,还是要基于现实。另外,对于农村学校的老师,特别是年轻老师,能不能留得住、教得好也是非常现实的问题——“学校又能给年轻老师以怎样的期待和规划呢?”

“咱们乡村学校办学宗旨是哪里有群众,哪里就要办。只要有人读,哪怕是一个孩子也要把它办好。”四川广元范家小学校长张平原指出,乡村基础教育应是着眼于学生的生活和成长,为孩子的成长提供方便,而不是将来一定要考到什么学校,或者是当个什么官,或者是当个什么家。对于他将来能够做什么,不必操心过早。经济的发展、城市化进程中,村民有条件去城镇居住和发展,这是他们的权利。不是说把新农村建设好,农民就全留到村里了;也不是说这个学校办好了,孩子和家长就一定回来了。所以不能简单地认为学校学生人数增长了,学校就办好了,学校人数没增长就没办好。

湖北郧西县梁家川小学原校长何义稳认为,“时势造英雄”,很多时候是环境造就了人。现在社会上压力比较大,尤其是城市各个方面的压力会比农村更大些,而很多时候在农村,实现个人价值相对容易。“例如在荒漠里和在森林里种一棵树,在荒漠里你种一棵树会有很大的价值,但是在森林里种一棵树相对于整个森林那是九牛一毛。所以很多时候,在不同的点,所形成的价值是不一样的。我觉得在农村学校里面,对于我们年轻老师而言,也是更容易找到自己的位置,也更容易实现自己的价值。在一个学校里面,我们稍微努力一点,都有可能为那个学校带来很大很大的改变。

对此,浙江省景宁畲族自治县大均乡校汤国栋校长有不同意见:“农村学校,教师千万不能只想把他留住,而是要让他走起来!我担任过三所学校的校长,思考一所农村学校教师的发展和职业规划,作为校长就是不断推动教师的发展,然后把他送走,再有新的老师进来。”他认为教师不能流动起来的话,首先做校长很难管理好,另外就是教师的职业倦怠非常严重。农村教师包括校长要发展得更好,流动性一定要加大。“因为教师要培养起来,中层人员要上去,校长都不动,那中层就上不去了,职业发展就没有了期待。”

“可推广、可复制”

大家在关注教育创新经验时经常提及“可推广、可复制”。对此,韩嘉玲老师澄清道,可复制不是照搬的意思,而是说它里面包含的一些生活化的教育内容,关注每一个儿童,包括教育共同体的建设,这些经验对其他学校是有参考的价值。每一个学校是不一样的,有各自的特质和基本情况。所以每一个学校在探索时,更多是从“建构”意义的层面出发,吸取别人的经验,来“建构”形成自己本土的做法。

保障教育权利是前提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老师强调:不能因为某一个地方有特殊政策的优惠,或是社会团队支持办学等各种原因,才想着要把农村小规模学校办好。思考问题的这个基本前提是要保障村民和孩子享受教育权利,享受公共服务。如果这个前提没有,那说明是我们的这个教育不够好,我们的这个社会不够好。

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周健认为,教育是一个公权利和私权利交汇得最多的地方。其实现在在城市很难彻底教育创新,因为这样的改革不仅关系到学校,其根本是来自于家长现实需求的压力。一些国外的教育创新项目比如哥伦比亚新学校,就发生在偏远的地区。从这个层面来说,农村地区反而更有产生教育创新的空间和机会。

今天很多学校谈到创新,更多的是停留在技术层面的创新,显然我们应该回到孩子本身,思考真正教育创新是什么,围绕着孩子,围绕着生命本身出发的一种教育创新的可能。真正的教育创新应该是我们发现人的特点,让每一个孩子变成一个不可替代的孩子,而不是在竞争中让每一个孩子比别人更优秀,把孩子变成一个竞争的东西。

另外,就是坚持和回归。有时候主流文化的关怀,最终让人去拥抱主流的、现实的想法,这个是教育创新人群最容易在这个过程中很难去抗拒的诱惑,就像我们今天,如果教育创新没有回归人的目的,仅仅是在讨论“坐飞机”还是“坐火车”这些技术手段时,所有工具可能是正确的,也有可能是错误的。

世界是平的

我们今天要做什么样的学校?我们今天要办什么样的教育?好的教育,应该是能够立足扎根在我们家乡的同时,还要能够提供给学生有一个更加宽广的实力。我们在强调乡土课程的同时,我们不能忘记,现在的世界是平的,当我们在强调农村田园牧歌式的浪漫与宁静时别忘了,我们该怎样建立起和城市、和世界沟通的桥梁。

正如21世纪教育研究院杨东平院长所说:“小规模并不等同于质量低下和落后,改变 ‘小而差’的状态,有赖于政府、社会的支持和教育家办学——每一个‘小而美’后面都有一个优秀的乡村教育家。由于小规模学校方便学生就近入学,实行小班化教学,师生关系密切,有利于个性化教育,因而完全有可能成为高品质的同义语。”

1、解读《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的指导意见》 介绍有关工作开展情况 【2018-05-11 教育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