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的城市哭!成都在大笑!

原标题:别的城市哭!成都在大笑!

Joseph Mallord ,the grand canal, venice

文/顾天杰

创新力城市系列,写完重庆后,成都的檀香们高呼:

成都,成都,成都,雄起!成都人民表示不服!火锅和串串可以再战一百年!

成都重庆两强争霸,相爱相杀,到底谁能率先脱颖而出?

一个是火炉山城却雾气缭绕,另一个是一马平川天府之国;
一个有过江索道吊脚楼,另一个有古今结合商业街;
一个爱吃牛油火锅麻辣烫,另一个偏爱清油火锅串串香。

研究了一周之后,城市研究团队的小伙伴们纷纷表示,以后绝不能熬夜查成都的资料,因为,真的太!饿!了!

满眼红油抄手、冷锅串串、担担面、麻婆豆腐、回锅肉,还有鱼香肉丝、宫保鸡丁、口水鸡,更有青城山老腊肉、咸烧白、香水鱼和樟茶鸭。吃完去七堂酒馆聊个天消消食,人生就完美了!

和重庆工业立市,引进笔记本电脑产业链,打造产业集群不同,成都选择了另外一条路。重庆硬,成都软。

作为天府之国,成都物产丰富,气候宜人,是吃喝玩乐阶级的大本营,游戏娱乐产业发达,酒吧美女众多,太古里熙熙攘攘。

处于四川盆地西部,深居亚欧大陆腹地,成都一直过着自己的小日子,除了三国跟明末惨点,其他多数时候,别人闹饥荒,成都吃大米。

四川有独特的文化,主要原因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往东,翻山跃岭,穿过整条长江、过三峡简直是不要命,往北,穿过秦岭联系西安,过斜谷到达陕西,记得三国时期的邓艾是怎么打下成都的吗,穿过阴平到达涪城,外加不要命。往南,就是烟瘴之地,跟百越为伍。

现在,陆空全部打通,成都成为丝绸之路的交汇点,长江经济带的重要枢纽。最近两年,中欧专列开通,成都交通地位更上层楼。

就在此时,看到戴德梁行的成都外贸数据。成都高新综保区(包括双流园区)进出口总额连续 14 个月排名全国综保区第一,进出口总额以1575.2 亿元,拉动四川省外贸增长 16.6 个百分点。

去年上半年,成都高新综保区实现进出口总额 1511 亿元,超过江苏昆山综保区和郑州新郑综保区,跃居全国综保区首位,连续 14 个月排名全国第一。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这一次,我们的五大核心指标依旧不变,分别是:

1. 国家六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占比。

包括各大城市战兴行业占比,上市公司数量和行业总公司数量。

2. 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产值规模、增速。

部分城市细分为战兴工业,战兴服务业。我们更看重战兴服务业占比高的城市,能够承接产业、带来就业、真正吸引人才入驻的城市。

3. 城市产业创新基因。尤其是这个城市过去的工业基础体系,未来的产业升级方向和路径。

4.寻找有特色的创新力城市,拥有隐形冠军企业。

这些城市可能人口不多,GDP增速不快,房价没有猛涨猛跌,却在某一领域达到全国,甚至全球领先水平。

5.发展高科技企业所需要的人才储备,包括当地的大学、科研院所数量,和引才力度。

公司数据来源于天眼查,引才、高校、GDP和消费等数据,来源于统计公报和政府部门开放数据库。

我们会在一年一檀上发布最具创新力的城市排名,发布中国十大创新力城市榜单,以及两到三份子榜单。

科创时代最有创新力的城市,值得年轻人拥抱。

对吃喝玩乐 成都是认真的 成都的经济是软的!

成都酒吧很多。

上世纪九十年代风靡全国的蹦迪,带火了成都酒吧的演出和模特走秀。1997年,当地知名酒吧小酒馆诞生,最早是一位画家所开,第一批顾客也是一群画家,大咖带着小咖去酒吧耍。

1999年,成都本地酒吧涌现,它们通常开在城中村,在老房子里,吸引了很多当地人,平价酒水,不论出身,零距离碰杯,是那个年代的社交礼仪。

2000年,成都出现众多个性化主题酒吧,可以细分到摇滚、校园、民谣等,对应不同人群。

从酒吧走出来的一些驻唱歌手,选秀后成为明星。

2003年,音乐房子酒吧多了一位唱功很强的歌手。她喜欢玛利亚凯莉,唱HERO唱得特别好,总是唱完就走,人送外号张英雄。

2006年以后,成都酒吧又冒出来2000多家,形成九眼桥、玉林路、芳邻路、罗马假日、耍都几大区域。用雨后春笋形容都算少的。

酒吧再多、规模再大也只是几条街,几块区域,成都需要一个,甚至多个商业中心。于是商业广场崛起了,远洋太古里、宽窄巷子、锦里、文殊坊和汇锦街交相辉映,成了活生生的成都地标。

人人都爱太古里,套用朋友一句话:走过太古里,感觉整个人都更洋气了一些。我们去到太古里,并不追求高大上,链接春熙路街区的人流。

这个商业地块是活的。

成都太古里成熟后每年贡献租金12亿人民币,综合体楼面地价只有7980元/平米,按照2万/平米的投资总成本计算,项目年均回报率20%以上。

成都目前拥有的国际一线品牌和门店数量,仅次于北京和上海,甚至超过了广州。

游戏产业好尴尬 明明是功臣却进退两难

根据天眼查的数据,成都战兴产业在71个城市中比较靠前。

高端制造、生物产业、新能源汽车、新能源、节能环保和相关服务业均排在第6位。数字创意排名第4,新材料排名第9,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排名第3。

成都的IT产业,和我们写过的太原风格完全不同。太原IT行业背靠钢铁、煤炭和能源老大哥,主攻配套系统和后期运营维护。成都IT行业主要是游戏,尤其是手游的研发,嗯,和吃喝玩乐很配套。

2019年14日,封面新闻和BOSS直聘研究院共同发布《成都新经济人才趋势报告》,数据显示,成都求职者最希望进入游戏行业。计算机软件、游戏、智能硬件、互联网等行业平均薪资超过9000元,当地游戏企业数量增速全国最高,国民游戏王者荣耀诞生于此。

2018年,成都举办了包括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在内的数个电竞赛事,《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的西部主场落子成都,多家电竞俱乐部把赛训,甚至运营基地整体搬迁到了成都。

在北京,游戏产业创业团队通常是先拿一笔投资,弄个团队,钱烧光融不到下一轮,团队解散。成都不一样,往往是几个人先凑点钱,做出的产品先尝鲜,收一笔版权费和预付资金,实在不行就接外包,再精简团队。

信息技术和游戏产业,是成都重要产业集群之一。

2019年3月5日,成都成立游戏产业联盟,给游戏企业提供资讯和服务,让联盟会展开交流与合作,为成员提供各种服务,小游戏公司别焦虑,服务我们来!

游戏产业最重要的是监管和版号。2018年,全国游戏产业就经历过一次史无前例的版号寒冬,大型厂商关门御寒,中小厂商只能缩减团队,甚至放弃项目。

成都的游戏研发公司以中小型为主,好处是野蛮生长,混不吝,生命力顽强。国内外市场通吃,护城河不止一条,容易抗过寒冬。劣势在于,基本无法和网易、腾讯、完美世界等巨头抗衡,只能专攻细分市场。

好在,除了游戏产业之外,成都信息技术产业还有一张王牌,叫做5G。

成都入选首批5G商业试点城市,全国18家,在西南,只有成都这一家。

早在2015年,中移动就在电子科大开展了5G场外试验。2018年,三大运营商集体入驻成都,当地的软件业基础为5G提供了支撑。

成都想让自己变硬 中欧专列就是这么溜

成都在变大,也想让自己变硬。

天府新区大得要命,以前是两山夹一城,现在是一山连两翼。

成都的焦虑在于,想变硬。酒吧太软,游戏太软,要硬核科技。缺少人才和硬核科技,能上科创板的公司不多,怎么办?死磕。

2017年,成都发布人才十二条,本科及以上的人才可以直接落户,高级人才和团队创业,最高给予300万奖励,大学生创业最高50万补贴,在人才住房、医疗和教育方面,优惠政策多多。

一顿操作猛如虎,人才留存效果好。2018年,川大毕业生40%留在成都,西南交通大学留存占比36%,西南财大超过40%,成都地界超过50%留在当地,不去北上广。

成都在疯狂的吸引人才。除了人才公寓、落户这些,还想出了一些新奇的点子。7月2号,《成都日报》报道,成都试点离岸基地,在试点区积极探索区内注册、海外孵化、全球经营的“双向离岸”引才模式,柔性引进了诺贝尔奖得主罗伯特·胡贝尔等海外高层次人才(团队),入驻离岸基地的海外人才项目达15 个。

也就是说,你人不一定来成都,在海外也算成都的。咱不差钱,咱要的是人。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在软件和5G产业链之外,成都新崛起的增长点,必须是中欧班列。

成都本身就具备良好的空运基础。

截止2018年,成都空中通道已经连接五大洲,航空新路线不断解锁:阿姆斯特丹,阿联酋阿布扎比,澳大利亚墨尔本,毛里求斯,成都到旧金山直飞航班,是中西部首条直通美国航线,今年,又开通了到芝加哥的航线。

成都已经与全球228个国家或地区建立经贸往来,外贸进出口总额近20年增长26.5倍,内地领馆数量全国第三。每1.5分钟,双流机场就有一架航班起降。成都人不必跑到广州去签证。

天府国际临空经济产业功能区,就是要跟其他城市争夺客流、货流、资金流、信息流的。国际交通要道,必然转变为国际经济通道,否则,不可能建什么空港。

成都东北部的青白江区,是中欧专列的最大受益者。

青白江区是成都中欧班列始发地,全国唯一一个依托铁路港而独立成片的自贸区。5年来,打造出现代物流、国际贸易、保税加工三大临港产业。

这个地方,必定会成为中国另一个重要的小商品中心。依靠中欧班列建设的青白江国际木材交易中心,只用三年时间,就成了西南地区最大的木材交易市场,90%以上的木材来自俄罗斯。2018年,交易中心350个商户共销售200万立方米木材和木制品,年产值30亿。

2018年12月31日,全年最后一列中欧班列(成都)驶向欧洲,这是全年第1591列,中欧班列(成都)连续三年领跑全国。

2019年6月,中欧班列(成都-莫斯科)运贸一体化班列,每个月固定开行25列以上。

中欧专列,10秒过关,90%的无人操作。

最近,成都市政府办公厅日前印发《成都医药健康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看看这些目标:

从《实施意见》提出到 2020 年,产业营业收入达到 5000 亿元;
到 2025 年,产业营业收入达到 10000 亿元;
到 2030 年,产业营业收入达到 20000 亿元。

这野心,比广州大多了,让我静静。

少不入川,老不出蜀,讲的是成都慢节奏会毁了年轻人,会让老年人安逸。现在,都变了,慢的人咱不欢迎,少不入川,终究会成为历史名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