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民挑错中看长安考究热,这场盛唐“狼人杀”果然够燃爆!

原标题:从全民挑错中看长安考究热,这场盛唐“狼人杀”果然够燃爆!

这个暑期,在各种消暑神剧霸榜的今天,有这么一部古装剧,在低调上线后不久便迅速爬上热搜榜,其速度之快声势之大口碑之好,在让原著党们热血沸腾的同时,也吸引了一大批剧迷的目光。

《长安十二时辰》主要讲述了上元节前夕,长安城内危机四伏。死囚张小敬临危受命,与天才少年李必携手,在十二个时辰里拯救长安的故事。

为何《长安十二时辰》能在暑期热剧争霸赛中脱颖而出,除了其为观众所呈现的恢弘繁华的大唐盛世之景,缜密考究的服化道细节以及电影般的画面质感和光影效果外,其如同大型桌游般的剧情设置以其特有的魅力吸引着观众的眼球。

平民or狼人,究竟谁会最终出局?

《长安十二时辰》一开场,导演曹盾便用一个长镜头为大家构建了一个宏达华美的大唐盛世之景。

在这个万国来朝的大都市内,有从五湖四海赶来的远途商旅,有三五结伴身披轻纱的少女,亦有天闹海北走街串巷的杂耍艺人……仅仅开场几分钟,一个盛唐百姓的生活live便通过荧幕跃然而出。

而在靖安司内,那通过精巧的木制模型所构建出的一比一高度还原且实时更新的城内实时观测,更让观众得以一览长安城内全貌及精巧布局的同时,有了一种透过上帝视角得以窥视整个大都市的奇妙刺激之感。

在这场发生在上元节前十二时辰的大型“游戏”之中,各类角色各司其职,他们或清冷孤傲,或强悍聪明,或狠辣执着,或孤注一掷……平民or狼人?究竟谁会在这场12时辰内的大型游戏中最终出局?也正是这些性格迥异的角色,为这场仅十二时辰内高度紧凑的大型“狼人杀”增添了无限趣味。

平民

张小敬(雷佳音饰):作为剧中的平民代表之一,张小敬可谓是整个游戏中的“杀狼”担当。虽说是死前的临危受命,可他心里却未曾有过丝毫的退缩。明知最后可能还是免不了一死,但为了整个长安百姓的安危,他却依然坚持将案子侦察到底。明知出卖小乙会让自己失去所有暗桩的信任,可为了找出“狼人”龙波,他还是痛下狠心。

他本该是长安城最最平凡的平民之一,却因对天下百姓的大义,义无反顾走上了这条“捉狼路”。

李必(易烊千玺饰):作为牵动整个游戏的核心平民,李必一出场周身便充斥着与其他平民截然不同的清贵之气。

作为太子的心腹,他有着做主宰万民命运之宰相的宏大报复。作为天才神童,他自信且骄傲,即使在老师何执正的劝阻之下,依然敢于抵上全长安的命运任命“十年陇右兵,九年不良帅,狠辣毒绝”,人送外号“五尊阎罗”的死囚——张小敬。而在张小敬破案的过程中,他更是大胆放权,多放开路,甚至不惜为此得罪多方势力。小小年纪,这样的胆识和才智,不可谓不让人侧目!

狼人

龙波(周一围饰):作为剧中最大的反派,狼人的代表,他看似冷眼旁观,却又掌控全局。在搅乱长安这趟浑水上,他胆大心细,狠辣决绝,是“有用论”的极大奉行者。无论是他自身行为处事亦或是对待下属鱼肠,他都始终一以概之。

此外,要想在这场游戏中成功胜出,还免不得要小心隐蔽,保证自身绝对的安全。面对鱼肠的多管闲事,他恼怒不已;

面对来送货的伙计,他三两句便套出了疑点将其全歼。

狼人的警醒在他身上可谓是表露无遗。

曹破延(吴晓亮饰):作为剧中狼卫的首领,曹破延的身上有着典型的狼人特性。自剧情开始,他便已经走上了被平民追杀的道路。在这场逃亡与毁灭并存的道路上,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焦遂,他手起刀落杀人无情;可面对季师傅天真烂漫的女儿,他又不禁想起家中小女,生出恻隐之心。

他的身上兼具着狼人的狠辣与柔情,而对狼王右刹的绝对忠诚,又为这个角色增添了不少悲情色彩。

守卫

姚汝能(芦芳生饰):作为平民的守卫,姚汝能一出场时因着对张小敬的忌惮,本是心存疑虑的。他一心想着公事,面对张小敬一出门便大快朵颐的吃吃喝喝,自然十分不耐烦。可当看到张小敬粗中有细的在吃饭之余便已窥探出柔嘉玉真坊的暗门生意时,这个real正直的守卫又不得不表现出自己的敬意。

当时间紧迫的张小敬遇上熊火帮的围堵阻挠时,关键时刻,也正是他及时出现帮助其解决危机。光从这一点就可看出,李必小狐狸选守卫的眼光还是杠杠滴!

女巫

闻染(王鹤润饰):作为整个游戏中女巫级别的存在,闻染可谓是游走于平民和狼人之间的矛盾角色。面对张小敬,他是她父亲的昔日战友,在狼卫即将射杀他之时,正是她及时出面为其开脱。

可面对这个埋葬她父亲的长安城,她的心中又充满了恨意与怼怨,甚至不惜因此助力狼人队伍,着实让不少平民玩家意想不到。

人生如戏,游戏人生,在《长安十二时辰》所构建的这场耗时十二时辰,辐射全长安的大型“狼人杀”中,有背叛亦有原谅,有放纵亦有反抗,而这一切都随着靖安司内沙盘上的实时推演,如同游戏般徐徐展开,让电视机外的观众在观剧的同时拥有着经历过惊险游戏的全新体验。

全民来找茬

全面辉煌还需补上bug

除了人物设置上的精巧多思,《长安十二时辰》在服化道的运用和对于历史的还原上也可谓是十分的细致考究。

譬如四字弟弟那一出场便引发热议的道教特色“子午簪”;

让人一头雾水的神奇“叉手礼”;

亦或是如同古画中走出的盛唐女子般的娥黛咬唇妆;

精致的唐代流行社交风潮的高度再现,使得观众在追剧的同时分分钟有种走进大唐盛世的既视感。

遇到这么走心精彩的电视剧,观众们除了追剧热情高涨,“找茬”也在等剧更新的漫长时间里成了一种别样乐趣。更有评论说“《长安十二时辰》所引发的‘考据热’,背后折射的是影视消费对‘文化流量’的渴望”。究竟这股全民找茬有多疯狂,下面就让胡扒医带领大家看一下广大剧迷们的“找茬”成果吧!

《长安十二时辰》的时间设定在天宝三年,而在第3集中,本应30岁的程参(历史对应岑参)却骑着高头大马,念着自己20岁时洋洋得意的“千树万树梨花开”闪亮登场,让观众在观剧之余颇有穿越之感。

而李必房间内,那南宋夏圭所绘的《溪山清远图》屏风也被眼见的剧迷一眼get到。

甚至连闹市墙壁上的“丙”字不符合当时避讳传统的细节都被考据派网友翻了出来。追剧这般认真,够优秀!

除了历史迷外,还有一些对方向格外执着的小伙伴们,对着舆图追剧,要不要这么认真?

譬如这位网友,同样是认真追剧,他竟然连剧里的影子方向都观察得仔仔细细!

在比如说这位网友,将舆图中的位置与剧情中的设置精准对照,一看生活中就是个看地图的小能手!

无法避免的是,《长安十二时辰》中没有摆脱道具神隐的通病。

譬如在焦遂救曹破延的这场戏份中,焦遂刚出场时腰间别有三样东西。

可将人救上岸后,转身那个黄色的葫芦便不见了,也可谓是乾坤大挪移了。

此外,更有熟悉音律的网友发现了剧中吹着笛子却配有萧的配乐的道具常识bug。

瑕不掩瑜,《长安十二时辰》作为一部用心去制作的作品,无论从影视制作、美学艺术亦或是历史对照等方向都极其值得仔细推敲。作品中虽然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些bug,但足以见得广大观众对于剧作的追求趋于理性,对于精良的制作要求更加严格。同时,观众的细致追剧找bug也给了当下创作者更多的思考,去更多的倾听剧迷们的声音,方便剧作在投向大众的同时进行观点的输出。相信,这无论是对创作者还是观众都将是一种成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