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翻车!京东 诺亚相继踩雷 浙江游资上演疯狂自救

原标题:大翻车!京东 诺亚相继踩雷 浙江游资上演疯狂自救

ghislain magritte,The birth idlo

文/任自在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新城控股原董事长被刑拘,股价连续三个跌停,短短4个交易日股价跌幅超过30%。

新城控股的事还没完,又有一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被刑拘。

7月5日,博信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的董事长罗静、财务总监姜邵阳被公安机构刑拘。

罗静,人称“商界花木兰”,年仅37岁,却执掌3家上市公司,分别是A股的博信股份、港股的成型国际控股、新加坡主板上市的CamsingHealthcare。

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实际控制人被刑拘这可是大事,消息一出,港股的承兴国际控股狂跌90%,直接给跌成了仙股。

90%的跌幅,如果放到A股市场当中那就是22个跌停板,可万万没想到A股的博信股份感觉跟遭遇惊天大利好一样。

昨日(7月8日)上演地天板,换手率达到33.24%,成交量创出公司上市以来的新高,今日再度涨停。

机构踩雷 承兴 诺亚 京东上演相爱相杀

爆雷这事,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管你什么散户、机构、外资、独角兽,只要雷爆,除了大股东之外,一个都别想跑。

博信股份实际控制人被抓的大雷开始蔓延。

第一个被炸的大机构就是诺亚财富。

诺亚财富,可能普通投资者没怎么听过,这是一家独立财富管理机构,2010年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公司超过30%的客户都是黑卡客户,有40%的黑卡客户都使用过诺亚的增值服务,公司基本上是服务于那些高净值、超高净值的人群。

但这又能怎样?还不照样踩雷。

(图片来自檀香丹尼总)

今日(7月9日)诺亚财富发布公告称:公司旗下的歌斐资产为承兴国际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涉及金额34亿人民币,消息一出,诺亚财富美股盘中一度暴跌超过20%。

接下来,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诺亚财富踩雷之后,一纸诉状把承兴国际给告了,同时被推上被告席的还有京东。

想不到“商界花木兰”的大雷不仅把诺亚财富扯进来了,而且还把京东扯进来了,这到底是咋回事?

原来诺亚财富的子公司歌斐资产给承兴国际所提供的融资叫:供应链融资。

所谓的供应链融资它与传统的融资有点不同,它是依靠核心企业的上下游来进行了。

比如你进行传统融资需要进行抵押,抵押物比如像固定资产啊、房子啊、股票啊之类的,而供应链融资既然围绕的是企业的上下游,那么一家企业与其下游所产生一个项重要资产就是应收账款;与其上游之间所产生的是预付账款。

资产是可以抵押的,所以供应链融资的抵押物比较常见的就是应收账款、预付账款之类。

对于应收账款融资来说,一般来说都要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的下游客户要很牛逼,如果你的下游客户很牛逼很靠谱,那么我把钱借给你就不怕收不回来;反之如果你的下游客户是个老赖,那么你的应收账款也就难以收回来,没啥价值,也就没人敢给你提供应收账款融资了。

而承兴国际控股是销售IP衍生品和电子产品的,这样一来,承兴国际也就成了京东的供应商之一,京东就是承兴国际的下游客户。

诺亚财富正是看到了京东是承兴国际的下游客户,要知道京东可是全球知名大公司,那么承兴国际和京东之间的应收账款质量应该是杠杠的,所以就以应收账款的债权作为抵押,给承兴国际提供了融资。

现在承兴国际的实际控制人被刑拘了,找承兴国际要钱应该比较困难,所以诺亚财富干脆连京东一块给告了。

这样一来,京东不开心了:我特么也是受害者,承兴国际与我司之间的合同是伪造的,涉嫌诈骗,我报警了;再说了你告我能干啥嘞,明明是你自己公司内控有缺陷。

踩雷的可不止诺亚、京东两家,博信股份的一季报显示,还有一大堆券商、信托、私募基金,比如国盛证券、荷瑞星2号私募基金、毕方元鑫私募基金、华宝信托、西藏康盛投资,这帮人所持有的股份一个都没出来。

反倒是控股股东苏州晟隽所持有的股份全部都进行了质押,质押率100%,而苏州晟隽的总经理法人代表就是罗静本人。

事出有因 爆雷早有先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上市公司也不是一下子就给垮塌的。

2018年报出来之后,就有媒体质疑过博信股份的财务问题。

博信股份财报显示,2018年博信股份净利润亏损5244.70万元,净利润同比下降722.97%,什么概念,这个亏损幅度相当于公司过去5年的利润总和的一倍;不仅如此,公司2018年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流出1.6个亿。

除此之外,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一下子从39.44%飙升至97.74%。

先不说原因,就简单的把净利润、现金流、资产负债率这三个简单的财务指标一看,只要稍微有点财务常识的人都会觉得有问题,因为对于一个正常经营的公司来说,无论是净利润、现金流还是资产负债率变化都不会这么大。

与公司的净利润大幅亏损相比,2018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却是大幅增加,营业收入从8773.94万一下子增加至15.66亿,同比增幅达到了1685.00%。

典型的增收不增利,到底是什么情况?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公司的年报显示,亏损的原因是因为计提了公司的子公司博信智通的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减值准备所致;而营业收入大幅增加是因为博信智通的业务增加所致。

几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公司的子公司博信智通,营收增加是因为它,业绩亏损也是因为它。

看来博信智通虽然把货卖出去了,但是钱却没有收回来。

进一步分析,公司2018年的预付账款为3.25亿,同比增加1445320.78%;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相比上年期末增加了4906.25 万元,同比增幅达到128.68%。

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全都大幅飙升,这样看来,公司无论是对上游的供应商还是下游的客户几乎都没有话语权。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那你可就真低估博信股份了。

说到底博信股份这一次亏损是因为应收账款减值所导致,那么到底是哪些人欠钱不还呢?

公司的年报显示,博信股份的应收账款余额前五名客户当中第一名是天津市吉盛源通信器材有限公司,对这家公司的应收账款占比达到77.07%。

值得注意吉盛源等3家公司在分别在去年12月份和今年1月份都2月份还归还了公司8000多万的欠款,资金来源于厦门瀚浩,更为搞笑的厦门瀚浩是博信股份的关联方。

这样一来逻辑就清晰了,博信股份的关联方厦门瀚浩把钱借给博信股份的客户吉盛源,然后吉盛源再把钱还给博信股份。

这哪是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啊,这基本上就是一个彻底“财务游戏”。

最后,对于博信股份来说,今天虽然涨停了,但是量能萎缩了70%,换手率从33%降到7%,说明股价虽然拉上去了,但是压根没人接盘,这两天的涨停完全是浙江游资的一个对倒自救把戏,没有任何逻辑可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