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米加盟商频繁维权,徐新“投资女王”人设堪忧?

原标题:诺米加盟商频繁维权,徐新“投资女王”人设堪忧?

7月10日,家居连锁品牌诺米的广州某加盟商,和律师一起在北京昆仑饭店召开新闻发布会,声讨诺米,并现场展示了相关材料。这是持续一年多的诺米加盟商系列维权的最新事件。​

6月份,业界曾经传出,有加盟商到上海金贸大厦的今日资本办公室维权的照片。图片里,两位维权人手举“诺米退钱”、“徐新还钱”的A4纸进行维权。经大望路边摊核实,7月10日新闻发布会的主讲人就是当时去今日资本办公室维权的加盟商之一。

今日资本办公室维权照片传出来的时候,据网上爆料,今日资本的工作人员当日接待了这两位维权者,并约好在了解相关情况后于第二天再商谈,但第二天这两位维权者已经无法上楼。

通过查询资料可以发现,成立两年来高举高打的诺米,似乎正在处于一种加盟生态恶化的被质疑声浪之中。

诺米成立于2017年的广州,打的是“新零售家居品牌”的旗帜。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4月,诺米完成来自今日资本的2.25亿元A轮融资;2018年5月,诺米获1.8亿人民币A+轮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领投,今日资本参投;2018年底,诺米完成了B轮融资,金额为6亿元人民币;今日本轮融资由红杉资本和华兴资本共同领投,天图资本、今日资本跟投。

今日资本与红杉是知名的风险投资机构,两家的投资也为诺米增加了可观的品牌背书。特别是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素有“投资女王”称号,其投资过的京东、美团一直是投资界的经典案例,徐新本人也被普遍认为在零售与消费投资领域有独到的眼光。

实际上,2018年4月13日,在诺米于广州召开的 “告别过去拥抱新我”的品牌发布会上,徐新明确表达了自己对诺米创始人陈浩,这位只有小学学历创业者的独特青睐。

(诺米创始人陈浩)

徐新在现场透露,她们当时跟诺米签约的时候,诺米还不到10家店,就在这个时候她投入了2500万。徐新说,她第一是看好创始人陈浩跟他的团队。陈浩是个很奇葩的人,他是今日资本投资的创始人里面年龄最小、学历最低的,是小学学历,但她特别看好陈浩的洞察力,每一次跟陈浩聊完天,都被他深刻的洞察力吸引,觉得他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年轻的85后陈浩能让她眼前一亮,并且,陈浩超强的学习能力和快速的执行力让自己折服。

当时,有全国100多家主流媒体在现场,共同见证了今日资本与诺米的这次高调“联姻”。

但诺米在2019年以来窘境,恐怕会让徐新颜面无光。

2019年3月,《经济观察报》刊载了名为《加盟商转店 供应商被拖欠巨款 投资女王徐新看好的诺米怎么了?》的文章,文章采访了一系列转店、维权的诺米加盟商和供应链企业,文章最后指出:

“透过现象看本质,如今诺米在全国范围内‘疯狂’开店,数量暴增之下反而展露了其掣肘:加盟成本趋高、加盟商亏本转店、供应商催缴欠款等问题,都已经让诺米存在挤兑风险。”

实际上,诺米创始人陈浩在B轮融资之后,有一个非常大的经营理念反转。

诺米诞生后贴的是是“消费升级”和“新零售”的标签。就在2018年4月的发布会前后,陈浩还多次表示,以诺米为代表的“新生产力”,注定会埋葬以十元店为代表的落后、腐朽的旧生产力。他认为,在诺米新零售模式的“创新革命”下,“十元店”模式终将会被抛弃。

然而,还不到一年光景,B轮融后的陈浩却表示,将探索“诺米超级十元店”,并计划在今年9月开出门店。这与诺米之前的定位完全相反,相当于自己“打脸”。

对此,《加盟商转店 供应商被拖欠巨款 投资女王徐新看好的诺米怎么了?》一文评价道:

“仅仅一年时间,诺米便从进驻高端商超转向进入下沉市场,做起了当初被陈浩认为“必死”的十元店,是什么让陈浩的创业逻辑来了如此一个大逆转?对于诺米的加盟商、供应商们而言,能否顺应这一模式转向?”

实际上,诺米的“加盟”模式,与传统的品牌加盟有很大不同。品牌商与加盟商的关系,实际上是联营托管,即加盟商只负责出钱和选址(选址也须经过诺米审核),而从供应链、经营策略到到经营管理,全部由品牌商负责。

不难发现,这本质上是“加盟关系金融产品化”,即是一种变相的“代客理财”——加盟商只负责出钱,但并没有人事权,财权也只有一半(查看流水的权利),店面的经营管理权几乎全部归品牌方所有。

7月10日发布会现场,维权加盟商对媒体说:

“我们当时为什么会有这个投资意向?因为觉得只需要把钱投资出来,选一个店面,一个地址,让他们考察,考察OK了给我们授权,一站式所有东西全交给他们管理,这样挺好的。因为我自己经验不太够,所以我觉得他们这样一个管理方式是好的。但是到后来我才发觉这才是最大的问题,就是成本控制问题。”

其实,这种“加盟”模式的好处,是加盟者可以像投资一款理财产品那样“坐收渔利”,不用费心费力参与店面经营,但是,一旦经营出现异常,或者没有达到预期,加盟者就不能通过干预来及时止损,而只能选择终止合作要回保证金,品牌方要是不同意终止,那就只有维权一条道路。

显然,这相当于把一个店铺的命运交到了别人的手上。

在发布会现场,该加盟商以4月份的经营数据为例,给媒体算了一笔亏损账。

从这笔账上看,似乎是诺米投资了一款稳赚不赔的理财产品,加盟商则是在进行高风险经营。

在2018年4月的发布会上,陈浩介绍,目前行业比较好的平均坪效水平在4000元每月,而诺米部分优秀门店可以做到业内优秀水平的两倍左右,达到6000-8000元每月,比无印良品还要高出25%。创造了业界罕见的“双高”——高客单价、高坪效。

他还透露,诺米拥有可覆盖全国市场的优质渠道资源,2018年计划进驻国内高端购物中心、主流购物中心及社区购物中心开店300家,2018年下半年将启动海外扩张计划, 预计2020年,诺米将在国内开店2000家,海外1000家,此外还计划独立开设500家1500-6000平米的用户体验中心,届时规模将达500亿元人民币。

(《经济观察报》采访所获的合同)

如果,诺米的剧本按照陈浩当初理想来的上演,每一个加盟商都肯定会是“加盟关系金融产品化”受益者,但是从2019年以来诺米面临的窘境来看,这个理想剧本上演的可能性并不大——转店、维权的加盟商越来越多,这次发布会维权,不过是一系列诺米加盟商维权的一个小高潮。长此以往,诺米的品牌价值也会大幅缩水。而品牌商拒绝处理问题,于是加盟商就直接上门去找为品牌方高调背书的徐新,“投资女王”也面临着人设坍塌的危险。

此外,诺米与名创优品的竞争可谓火药味十足,双方的侵权官司至今仍没有尘埃落定。外部竞争对手的围追堵截,也会给起跑阶段的诺米带来不可预知的阻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