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丽草原遇见金莲,夕阳下的独舞者除了马还有它

原标题:炫丽草原遇见金莲,夕阳下的独舞者除了马还有它

受不了南方湿热,赶在猛暑之前,启动了风凉之旅。一路开着车向北,过长江、黄河、京、津,直到冀北丰宁坝上才有了明显降温。这里已经提前进入秋季,难得的是,几乎每天都下一场雨,空气湿润通透,随便找个山头就能瞭望天际。北京的后院宽展,由此很容易理解另一种帝都象。

总习惯以长江为界划分南方与北方。然而,生活在草原上的北方人不会认同这一点,他们会将没有马、草原的地方默认成南方。冷兵器时代,北方骑兵到了江南会水土不服,体能跟着迅速崩溃。对于北方马来说,“坝上”就是一道分水岭,骑兵军团跨越坝上南下作战意味着高风险。坝上也是季节分割线,将夏季完全屏蔽,总有不间断的凉风习习。羡慕北京人有这样的避暑好去处。

丰宁坝上有“京北第一草原”美称,俯瞰坝上美景要上“京北第一天路”。千松坝国家森林公园和柳树沟稀树草原在山脊上修了一条风光大道,无论哪个时段上山都有不俗的风景,游人时常有飘飘欲仙之感,久而久之成了天路。

京北第一天路蜿蜒三十多公里,游人可以利用自家爱车在里面自在穿梭。森林峡谷、草甸湖泊,粗略走上一圈,要两天时间。如果是起早贪黑的行摄之旅,建议后备箱装一顶帐篷。

黄昏之际,翻过一道浑圆的山梁,顺着柔柔光线,由柳树沟进入,遇见一群牛、一群羊、一群马。夕阳下,它们毛皮光亮,个个身材健硕,埋着头不停啃草,偶尔大风经过的时候才肯四下望望。

所谓柳树沟,是因为河道两侧长满山柳与河柳。河面并不宽,蜿蜒扭曲,几乎是一个箭步的距离。河水切割地面较深,用小飞机俯瞰,像一条裂缝。也许是河柳被畜生们啃得太厉害,少见造型好看的大型灌木,与之相比,山坡上浓密的白桦林更耐看些。薤白树干反射出蓬蓬勃勃光线,一丛一丛地覆盖,像北方汉子新修的小平头。

柳树沟的阴柔和山体阳刚线条也让人着谜,它代表了坝上特色。站在东山顶,向南面京的方向眺望,是大片尖山,向北向西,地势越来越平坦。坝上处在高原与冀北山地交汇处,北方冷风在这里遇见东海的暖湿气流,形成大量降雨,才有了水草丰美。

如果没有超重的照相器材,我宁愿慢悠悠的步行上山。抬头向蓝天招招手,与心无旁骛的牛打打招呼,抬头低头都是风景。马牛羊的菜品远比想象丰富,盯着草丛看了半天,只认出野罂粟。那些不知名的黄花开得并不贫薄,用手机AR识别一下,发现了传说中的“金莲花”。

丰宁是满族自治县,而金莲花和满族人同样是坝上的原住民,代表着草原之花的王者。雍正皇帝曾经赋诗赞美金莲花:“灿然睹奇葩,谁施冶铸工!六丁鼓炉鞴,几费丹阳铜。镂刻成千瓣,片片黄金熔。碧茎袅翠叶,挺出薰风中。俨如九品台,宝络垂玲珑。金仙此趺坐,演偈降狞龙。幽芳宜见赏,辇路会当逢。亭亭黄屋侧,照耀衔壁釭……”

生命力强悍,好看不好惹的狼毒花。

大型畜生是草原的有主户,而野鸡、野兔则是无主户,因为它们的身高比草甸略矮,平视不容易被发现。森林公园禁止狩猎,野鸡在少有天敌的环境里数量激增,不经意路过它家门口,一时四目相对,不知所措,任凭你把照相机捏得咔咔响,也不知避让。

天路的尽头即是东山头,好几辆车在这里浪漫守候。随着太阳下坠地平线,东山头只剩下一群无家可归的马。它们仍然自顾进食,夕阳下,大马中马小马影子越来越长,如诗一般,成为构图里画龙点睛前景。此时空气越来越冷,高空掀起大风,不远处风力电扇发出深沉的轰鸣,一圈一圈,控制着坝上草原深沉而古老的节奏。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