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妹子不火,太没天理了

原标题:这妹子不火,太没天理了

最近刷屏的《长安十二时辰》,让不少人大开眼界。

但没想到,男人戏里,让派爷想格外再多说几句的,居然是一个女人。

鱼肠,可不是什么新晋网红美食,是匕首的名字。

在马伯庸原著里,是个男人,为了报恩,结果把自己命给搭上了。

是个有良心的倒霉鬼。

但到了这款低调的夏日爆款里,他成了李媛

鱼肠,变成了一个女人。

不少原著粉,是大跌眼镜。

不过更大跌眼镜的是,男人变成了女人。

不单不违和,还反手附上了一手撩人的本事。

哦,不对,像李媛版鱼肠这种情况,你们年轻人给了个新词,叫A

这A,还真不是你美就行的。

关键,要够勾人,还得够危险。

一身红色的东方教主,可以说是超A女始祖了。

没出一拳一脚,也没一大群小弟撑场面。

但就是觉得这人太大佬,不好惹。

巴特,艾玛,这人也太飒了,想自动尊称一声“教主万岁”。

A,就是一种危险的诱惑。

越危险,越想靠近。

就问你怕不怕

硬朗板寸头,这个站在土味巅峰的国产土雕发型

居然从检验颜值的苛刻标准摇身一变,成了撩妹高手绝杀

恶意篡改审美标准不说,还坑苦了一众追剧少女男票。

这李媛的“撩”,一般人,还真学不来。

讲李媛之前,先说说鱼肠。

前10集,鱼肠一共出场了5次。

连用3次出场,才算把鱼肠的真面目给说明白。

第一次出场,戒严的长安大门边上,远远地来了一个人打探消息。

一身异国商人的『红』衣,来历不明,是危险的暗示。

第二次,化了红妆,穿了一身『紫』

画风扭转成了长安城脚下,男女私会的春风一角

第三次,画风又变,变成了一身『黑』

胭脂没了,发髻也不见踪影,取代的是一头硬朗圆寸。

然后,手起刀落,鱼肠的杀手身份,才正式浮出水面。

李媛的角色,总是有双面性的。

《长安》中,女中豪杰不少。

能凭着“撩”字出圈,归根结底,怪李媛,太懂。

她的角色,乍一看,有点冷,但再细看,总能咂摸出一点『媚』的意思。

第一场杀人戏,小贩被打倒在地,鱼肠步步紧逼。

但眼神里装的,不止是冷漠,还藏有一丝得意

然后,又用了一抹极轻微的笑,去加深了这份得意。

李媛的撩,靠的就是在妩媚和狠绝两种状态间游走自如的干脆。

在成名作《滚蛋吧!肿瘤君》里。

也有出现这种带点『狠』,又不失『媚』的表演。

李媛撩名场面。

撞上了熊顿的劈腿前男友,一场恶搞即将开始。

打头阵,负责摆迷魂阵的,就是美貌第一的夏梦。

这场戏,有点难。

过了,会显得太狐媚,淡了,又显得太僵硬。

把握住中间的『度』,很不容易。

而李媛,照例,眼神显杀气,脸上笑盈盈,完全是女王撩的完美诠释啊。

夏梦这个角色,让李媛获得了第20届华鼎奖最佳女配角。

李媛很意外,是真没想到这辈子还能拿奖。

据李媛说,她是“连四好学生都没拿过的学渣”

但比起这个撩汉名场面。

让很多人印象深刻,巩固了一把王者地位的,还是另外的一静一动。

一静,是她穿着丝质睡袍,在医院走廊满不在乎的轻佻表情。

一动,是她穿着黑色皮衣,开着机车,在隧道一路狂飙的酷女孩霸气。

《长安》也是这样,她在那,只需一个表情,就能让你入戏。

李媛这种可攻可媚的气场,少不了早年模特经历的沉淀。

第一部戏《果》之前,她是瑞丽杂志模特。

拍片风格,还是符合大众审美的轻熟范,有点酷,但也不失甜。

作为演员出道后,气场又高上了一个台阶。

《vogue》、《时尚芭莎》都抛来了橄榄枝。

眼神,也少了点波澜不惊,多了点凌厉。

有了高端杂志的经历。

非演员科班出身的李媛,可以说是天生的眼神杀手啊。

眼神到位,角色的气场就对了一半。

但再了解她一点。

就会发现演员这碗饭,李媛真的吃对了。

演员是门技术活,但如果没有天赋兜底,也是白搭。

李媛,就有一个非典型的天赋,叛逆

朋友眼里,她是个“有时乖巧到怂,有时候却敢蹦出去放火点屋的主儿。

甚至,被笑称是现实版《太子妃升职记》芃哥

李媛也确实不省心,也差点,放火把房子给烧了。

有次搬家,屋里还剩下一大堆东西,朋友还替她担心呢。

结果,碰上了个没长心的李媛。

挥挥手,“能拆的拆,能烧的烧,不要了。”

拍摄合同、微缩杂志、木屑、白糖、花露水,就这么全给烧了。

到浓烟真起来了。

酷姐李媛,才想起来担心一下会不会被邻居举报。

看你这么甜就原谅你吧

混不吝”,是李媛定义自己的关键词之一。

李媛这个女演员,确实太“混”。

地道北京妞,组过乐队,玩过摇滚。

最爱,不是什么村上春树严歌苓,而是重口味动漫《地狱之歌》。

品品这邪典画风

关于两性问题,也不刻意回避,自曝平常会看工口动漫AV。

还不忘分享观影经验,“看的时候,我是替男生爽的。”

看李媛的戏,轻易沦为颜值的奴隶。

但是看她的采访,又能让你瞬间遗忘她的美貌。

参演张蔷音乐MV《北京女孩》,饰演音像店店员。

给自己的标签是“我是最酷的北京女孩”。

顺便一提,新裤子乐队主唱庞宽,还是这首歌的编曲人。

叛逆,等于无限的生命体验,可以让李媛拥有捕获角色情绪精准感

出道之后,关于音乐,李媛也依然没停过。

最近和志国夜总会一起录了首歌,叫《霓虹心》。

里面有句话,叫『同孤独热恋』

很夏梦,也很鱼肠。

都是一身孤勇向前冲的热烈。

和现实中的李媛,巧合的平行了。

李媛出道12年,但一直,都不够『火』。

电影处女作《奋斗》,演杨晓芸,差评不少,合作的演员,是李晨、董璇、郑恺

一晃十几年过去,同时期演员已经陆续翻红。

被问到对『火』的看法。

她说了句“我觉得我的性格是注定红不了”。

有点像是自认倒霉的感觉。

自认“情商不够高”,“不会随机应变”,综艺很捧人,但自己并不适合。

但她,不是没有机会火,《肿瘤君》之后,不少剧本砸过来。

角色,也非常讨好,是和她气质相符的帅T。

毕竟,背靠『人设』好乘凉。

而李媛,充分有可以凹“国民老公”人设的实力。

如果走运,在微博上撩撩妹,再上个综艺摆摆pose。

成为热搜常客,不是什么难事。

但貌似,她只想当好逗比

“国民老公”这个名号,她不排斥,也没真觉得自己是。

因为她想要“自己是多面的”,也因为,实在太敢说。

甚至直言“我和演员做不了朋友,跟他们就是没得聊”。

这要凹人设,可能得累瘫公关。

上《世界青年说》,被问“为什么剪长发”。

李媛承认长发比较好看,剪短的理由,也叫一个简单粗暴。

因为上厕所会沾到屎。

此段已消音

当然,被导播果断和谐了。

但依然不妨碍惊得在座外国友人失去下巴。

说完还不忘补上一句缓和气氛。

节目播出后,李媛的破格发言,让不少人小小的梦碎了一下。

但言论,显然不是李媛演员路上的障碍。

作为演员,能“给出多少意外”,才是她所好奇的。

想合作的演员,王千源、詹姆斯·弗兰科,都是演技上的千面手。

最近一次采访,更是直言“想演傻白甜”。

姐你能说些不被和谐的词么

但因为长相过于盛气凌人,“不太占便宜”。

被问到“用哪三个词来定义自己。”

李媛给出了混不吝、叛逆后,沉默了很久,才又补上了一个『自我』

她默认了自己是非典型的,不太正面的。

但正是天性上的非典型,表演上的『求异』

才让李媛表演上的『媚』与『狠』,中和得刚刚好。

《长安》中,和李媛一样『求异』的女演员不在少数。

热依扎,靠着《甄嬛传》宁妃进入大众视野。

近年来的题材,从犯罪悬疑,到古装魔幻,越来越大胆。

王鹤润,大多数人的最初印象,是《谁的青春不迷茫》里的光头女孩。

现在,出演《知否知否》,出演《长安十二时辰》,选的,都是大背景。

虽然不是大角,但也开始尝试更加复杂有层次的戏路。

李媛们的走红,绝不是意外,而是厚积薄发后的必然。

派爷有点私心,希望这样『自我』的演员,能再多一点。

它们是配角,但能让派爷看到,有朝一日,名不副实的流量们,光环被打败的一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