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暑来袭,这个峡谷的冰还没化完,其中一种植物让人酸爽

原标题:猛暑来袭,这个峡谷的冰还没化完,其中一种植物让人酸爽

现代人都开上了铁马,然而对马的喜爱一如既往。众多大型牲畜里面,唯有马容易沟通,命运往往和主人绑在一起,成为远方的桥梁。即便远离冷兵器时代,住在人口稠密都市里,仍然梦想着拥有一匹和自己心神合一。我想这是因为我们的祖先曾在马背上讨生活,留下来的爱马基因。来京北第一天路,不为别的,只是看看这些放荡不羁的马,也很舒服。

坝上4点天亮,在这之前登上东山,又是另一番景象。昨日黄昏徘徊在眼皮下的马群升高了100米,也上了山顶,此时停止了进食,大马矗立晨风瞭望四野,小马躺在草丛里,嘴角挂着晨露,一动不动,睡得很沉。阳光从地平线垂直照射,身形映在对面的山上,构成迷人剪影。

山脊上的风车旋动着巨大叶桨,如一尊诵经天神,呼唤大地觉醒。太阳缓缓燃亮天路,面朝南,扑来阵阵暖风,草丛里的百鸟也感知到了温度,发出“啾啾啾”叫声,此起彼伏,与群山、草原、骏马、风车相呼应……这一刻美妙短暂,色味触全在其中。起早观日出辛苦,之后的兴奋却激活了一天的行程。

我无法用一张照片描述京北第一天路,因为它只是画面中前景,而占据画面一半空间的中远景在十二时辰都有扑朔迷离的变化。

俗话说,看山累死马,也累死小飞机。东山顶上看千松坝近在咫尺,小飞机即使用尽全速耗尽电量也飞不过去。下山,又上山,来到千松坝骆驼峰观景台,望见背后散发着野性的原始森林。

东山看千松坝美如画,此时已置身画中。云杉林高耸入云,白桦茁壮丰茂,平均树龄300年,足可媲美大兴安岭。伴随着淡淡的丁香,沿着一条细细河沟,进入植物的王国,瞳孔也被染成了绿色。

从云杉峡谷进入交界沟,路过情人谷、豹子沟。沟里是另一种由下至上的清凉,顺着领队手指的方向,发现阴冷河道上一大块玄冰。

坝上的无霜期平均只有100天,至此已过去了55天。再过一个来月,西伯利亚寒风来袭,小河沟又要上冻。记得去年年末来访,经常零下20°,照相机已无法正常运行。正因为好时光短暂,山林中的野花们耿耿着脖子竞相绽放,其中丁香尤为倔强,与其他品种不同,花朵总是冲着上方。

小溪在最低处汇成云杉湖,它像森林的蓝眼睛,多种喜水生物在这里汇总,生成另一套生态循环系统。

外行眼中千松坝感到的只是清凉和景美,而土生土长的当地人知道里其中有百般美味。千松坝植物种类92科848种,涵盖禾本科、莎草科、百合科、唇形科、十字花科、毛茛科,它们在冰天雪地中积蓄了大半年的能量,集中在春夏两季猛长。它们的味道错过一次,要再等一年。这些信息木讷的马牛羊不会告诉你,可是天路驿站的大厨会用菜品说话,看看菜单,就知道千松坝美味到底长啥样?

大黄茎。看起来软软红彤彤的一根草,却是山楂的味道,撒上白糖,口味酸爽,有去油腻的功效。

蒸莜面。原食材“莜麦”是坝上特产,高山草甸上的农作物,产量不高,营养价值居谷类粮食之首。

千松坝树丛、草丛里长着黄芪、柴胡、干枝梅、百合、石竹、金莲花、防风、百里香。有的是烧烤用的秘制调味料,有的是名贵中草药,由根到茎叶,全是宝。

最后不得不再提起毛茛科金莲花。莲出淤泥而不染,金莲长在草原,它耐寒,装点了丰宁坝上。莲花在炎热的印度受宠,在寒冷的北方同样寓意不凡,常被绣在漂亮的袍子上。莲即是佛教的也是道教的,唐代道士头上玉清莲花冠,正是金莲的原型。

金莲不仅造型典雅,可用来装饰窗户。也可用药,清热解毒,治疗呼吸道炎症。它在天路两侧大片大片地疯涨,有油菜花的雄霸气,作为京北第一天路的吉祥草,备受恩宠。

千松坝,东山上,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金莲现牛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