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赠尹明善,纪即将逝去的力帆

原标题:《锦瑟》赠尹明善,纪即将逝去的力帆

《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 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用唐代诗人李商隐的《锦瑟》所描述的内容来形容力帆创始人尹明善当下的内心应该是再合适不过了。47岁创业,曾经国内的摩托一哥,曾经的大陆福布斯50强,曾经发生的过往已然成为了过去。跨入耄耋之年的尹明善,对于他一手带大的力帆早已是力不从心,虽然企业在两年前更换了新生代的领导层,但作为他真正“亲儿子”的力帆,确象是和他心脉相通一般,还没有真正的长大成人,就随着他渐渐的老去了。

创立力帆汽车之初,尹明善想照搬日本丰田、本田的套路,由摩托转型汽车市场。成功的模式是明摆在那里的,于是初期的力帆开始了模仿之路,模仿宝马MINI的320、模仿卡罗拉的620等等。作为企业成长之初,模仿不可耻,但一款方向盘都没有装正就上市的车,就不是可耻,而是可笑了。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力帆在质量管控上还是有了一些进步。但品牌车系推陈出新、更新迭代太慢,严重的跟不上市场的步伐。算起来17年上市的轩朗算是力帆最近的燃油版车型了,但那也是2年之前的事情了。看看现在的情况,国六的排放标准已经开始实施了,但力帆的燃油版车型依然没有一款符合销售上牌标准的,这意味着当下的力帆是处于一种无车可卖的情况。

什么原因导致力帆陷入这种濒临死亡的危机呢?投资足球烧掉了大量的资金,投资地产开发又占用了大量资金,加上主业的汽车销售市场表现恶劣,最终导致了力帆严重的资金短缺,一步步陷入了恶性循环。

2018年力帆汽车在国内的销售只有22491辆,算上出口的部分,整车及配件营业收入60.17亿元,摩托营业收入31.13亿元,合计91.3亿元,尽亏损3亿元。而在资产负债率方面,力帆自2016年到2018年分别是76.38%、75.72%、72.93%,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资不抵债情况。

面对如此严峻的经营状况,力帆不得不变卖资产。2018年底,力帆将一块造车牌照以6.5亿元的价格卖给了车和家。对于此事本是双赢的方案,车和家拿到了造车的牌照,力帆拿到了车和家的车型及技术共享资格,并且获得车和家新一轮的融资条件。但就目前力帆的状况而言,有多少精力和实力投入进去,还有待观察。与此同时,力帆还将原15万辆乘用车的生产基地作价33.15亿元卖给了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截至到年底力帆已经汇款24.45亿元。

2019年6月底,力帆又被爆出6亿股权被司法冻结事件。因公司全资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向横琴金投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通过融资租赁形式融资1亿元,现有部分已逾期,横琴金投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对贷款担保人——公司控股股东力帆控股所持有的本公司无限售流通股6.04亿股股份进行了冻结,冻结期限3年,其中已质押股份数5.93亿股,未质押股份数1050.18万股。

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一波接一波的打击向力帆袭来。在多重不利局面的情况下,力帆于7月5日发布公告,拟终止2015年定增的“汽车新产品研发”募投项目,并将该次定增的结余资金4.49亿元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而上交所注意到力帆股份将上诉资金分别在2018年7月6日、2018年12月17日、2019年4月16日分别使用闲置募集资金3.79亿元、1000万元、6000万元暂时补充流动资金,第二笔1000万元和第三笔6000万元到期时间为2019年12月和2020年4月,但第一笔3.79亿元的已经在2019年的7月5日到期了,目前还没有归还,前日上交所已经正式发函力帆股份要求进行具体说明原因。

力帆当下的重重困局看到确实让人着急,虽然也在用多种方法进行挽救,但还是因为欠债太多,总感觉有些无力回天。不过近日力帆的股票表现确出人意料的上涨,不排除有被大机构盯上的可能,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那力帆就算留下了力帆二字,也不将是尹明善原来打造的力帆的。作为力帆的创始人尹明善的退休离任,对于力帆来说就好像离开了乔布斯的苹果,名字没变,但一个企业最重要的精神和魂魄已然不在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