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夏令营:用一条皮带「掰直」你

原标题:邪恶夏令营:用一条皮带「掰直」你

LGBT青少年的

特殊夏令营是什么样的?

一句话:只有悲伤和痛苦。

美国的一些家长们在意识到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的时候,会将他们送去一种夏令营,在营中,孩子们被里面的“老师”们施加所谓的“转换疗法”,试图将他们的性取向“转向正常”。

美国阿拉巴马州的一处度假地附近,有一个风光秀丽的农场式营地,这里的人们给它起名叫做“心灵之光”(Heart Light)。对外它声称这里是一所建立在基督教保守观念上的寄宿学校,但实际上这里是一个“性取向转换疗法”的实施地点。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里的负责人说,这个疗养院主要针对那些正在青春期在各种“心理”问题上挣扎的青少年们,特别是同性恋。

负责人办公室的电脑上显示教室监控镜头(via ABC)

在自家网站上,他还特地放出一段视频声称:“我们在这一问题上尤其专业。” 然后配上各种充满田园风光的场景,营地里有马场、森林、池塘.....感觉上是一座仙气十足的世外桃源。

如今,美国依然有三十多个州认为这种转换疗法是合法的,美国广播公司ABC的节目组曾暗访了这些机构。

只需要一本书和皮带

把你体内的“gay”吓跑

这里所说的“书”其实就是圣经,然而这些营地里发生的事情,跟宗教没有半点关系。事实上,将青少年送进这些营地的,几乎都是他们的家长。

很多家长这样做的出发点是,如果不送他们进去,将来在天堂里就见不到自己的孩子了,因为“同性恋进不了天堂”。

Lucas本人

16岁的Lucas就曾从这些营地中逃出,他从很小的时候就被一户家庭收养,但在进入青春期后,他发现自己喜欢男生,而不是像身边的其他人一样都对女生感兴趣。

一次他婉转地向父母讲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刚开始母亲表示理解,但在一个周末过后的暑假,父母开车声称要带他去夏令营游玩,其实将他送进了一个实施“同性转换疗法”的营地。

母亲的想法是,要让Lucas在这个营地一次性将性取向问题彻底解决。

这座营地完全就是一个封闭空间,四周的围墙上架着栅栏和电网,在入营的介绍视频里,都是过去的一些“转换成功”的父母孩子一家人面对镜头陈述经历的镜头,说自己多么开心可以不用走上“罪恶的道路”,但从画面上可以看出,很多孩子们在镜头里都不开心,表情紧张,肢体动作僵硬。

经历过其中“转换疗法”的人说,里面简直就是地狱。

所谓的“治疗师”在开营第一堂课上,直接对学员说:“直截了当说吧,我日常恐同。在这里,我要把你们身上的‘同性恋魔鬼’都给驱赶出去。

目击者说,“治疗师”会在学员身上使用一种“额外疗法”:关禁闭,然后用皮带抽打不听话的学员。一位曾经在这里工作过的职员说他曾经通过一块通常在警察的审讯室安装的单向玻璃看到里面的残忍状况,“到现在想起来都觉得非常可怕,晚上整夜睡不着。

Lucas说自己第一次看到“治疗师”如此暴力,是从母亲走后开始的。后来他才知道,这些充满暴力的“治疗方式”都经过了母亲的许可。“治疗师”曾经询问过母亲:

“你不介意用皮带打他吧?” 母亲的回应简单而直接:“Beat his ass”。

营地里的教室入口

于是Lucas和其他学员的噩梦就开始了。

在营地里设置有若干个隔离室,如果学员有任何反抗行为或者做出被视为越轨的行动,就会被关进这些“小黑屋”当中,每天只能上一次厕所,吃一顿饭。

其中有一位大叔,经常用皮带殴打学员,之后在学员中得名“皮带哥”。Lucas说他打人时,口中还会念念有词:“gay是一种罪恶,做gay天理不容。”

“皮带哥” 本人

这里的负责人更是声称:“我用一本圣经和一条皮带,就可以把他们全部’掰直‘。”

除了肉体上的伤害外,更多的是精神上折磨。

出了夏令营,被折磨到患上PTSD

在美国有一家叫“全国同性恋研究与治疗协会”(NARTH)的组织,曾发布过一本治疗指南,鼓励成员机构考虑包括催眠、行为疗法、精神药物等方法,在特殊情况下可以采用一些非常极端的措施,如现在广泛知晓的电击休克疗法。

营地里的小黑屋

更常见的是一些看起来非常愚蠢又残酷的“厌恶疗法”。

比如治疗师会告诉学员,在手腕上戴上一条橡皮筋,每次看到你喜欢的男生时,就用手拉起皮筋然后弹到皮肤上,提醒自己是多么厌恶这种想法。用这种类似电击的痛苦方式,来把你身体里的“gay”吓走。

更多的是教授军营中男性化的刻板生活方式,看枪战片、穿制服走正步、纠正说话方式、还会教授一些非常死板的与异性约会的方法。

电影《被抹去的男孩》

有一位成员曾在自己的博客中这样记录了其中的一项集体治疗场景。

几个人坐在一个大厅里,学员开始轮流讲述自己过去被同性吸引的经历:

“几年前,家附近有一个建筑工地,有一个男生是里面的建筑工人,他的身材真的很好,他浇混凝土的样子我能看一整天,忘了说,他上身都是光着的。”

周围冒出了一阵笑声,但治疗师站起来开始介入谈话,有一些学员感到一丝警惕。

“意识到男人被男人吸引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们本来就会被阳刚男性的气质所吸引,但要记住里面不能有一丝性的介入”,治疗师开始解释。

之后开始谈同性关系对他们生活的负面影响,治疗师开始引导每个人说出他们遇到的问题,得到的答案都非常相似:“自从成为gay之后,我的生活变的一塌糊涂。

“父母开始不再正眼看我了。”

“我开始频繁的喝可乐,开始抽烟,甚至开始喝酒。”

“我明白,我的性冲动是不正常的。”

“当我堕落到罪恶的最深渊时,我知道那就是上帝在我心中消失的时候。”

一场坦白之后,似乎整个场景将成为同性恋和做一名坏人划上了等号。每次集体治疗的最后,这名从来没有精神科行医资格或任何心理咨询资质的治疗师会这样总结:

“所谓的同性恋问题和性无关,仅仅是你人际关系出现了问题而已”,他最后还强调一遍:“记住,男人欣赏阳刚气质,但互相吸引和性无关!”

“是的”“说得好”“嗯对”......一阵阵零碎的掌声慢慢响起。

如果你不鼓掌或表态表示同意,可能就会被拉进小黑屋关禁闭。

电影《被抹去的男孩》中的治疗师

通常,而这种营地会宣传自己有将近90%治愈学员的机会,还吸引了许多LGBT群体的父母将自己的孩子送往营地,治疗12天的花费将近3200美元,如果是为期一年的治疗时长,则需要21000美元的费用。

电影《被抹去的男孩》的原作者的母亲也曾将自己的孩子送往这种营地。在治疗开始后,营地的负责人就跟她联系,说她的儿子不听话,不遵守规矩,建议将他的12天疗程延长到三个月,甚至一度要求他停学1年来参与到相关治疗当中。

电影《被抹去的男孩》的原作者和母亲

母亲后来才渐渐发觉这一营地治疗课程背后的虚假,最后将儿子从营地里救了出来,这一故事最终被儿子写成了小说。

但Lucas就没有这么幸运。

在营地附近,有一条从阿拉巴马州到美国西海岸加利福尼亚州的铁路,每次关禁闭时,Lucas能隔着墙听到附近火车驶过的声音,他说每次都会幻想着自己像电影里被坏人关起来的男主角,最后奋力反抗逃出营地,扒上火车前往加州,过上自由的生活。

但这些都是自己的幻想,因为在营地里遭受到的虐待,他患上了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他说:“每次想在人生中迈出一步,但内心的创伤都会将自己拉回原地。

Lucas最终从营地里逃出来时,他已经在这个地狱中待了有一年时间。因为长期反抗治疗师的管教,他被转移到隔壁州的另一处营地,车辆在途中加油时,他趁陪同人员不注意,才逃了出来并报了警。

警方最后将营地负责人逮捕,经过一番调查才发现,不仅上面的精神和肉体折磨事实都存在,而且比人们想象的程度更严重,一名管理员曾将美国南方农场放牧用的电击棒,用在学员身上,造成一名学员当场癫痫发作。

可能危险就在身边

在21世纪的今天,这种具有争议、违背科学精神的治疗方式依然存在。因为这种转换疗法,依然是很多有行医资格的精神科医生和执业医生的备选治疗方式。

即便早在1998年,美国精神病学协会就发布声明,反对任何基于同性恋是一种精神障碍而采取的转换疗法治疗方式。有36个州的法律法规没有明文禁止这种治疗方式。

美国副总统彭斯甚至在竞选时强调:“政府部门可以向寻求进行同性恋转换治疗的诊所或相关机构提供相应协助”,认为这样的做法可以“防止艾滋病的扩散”。这种观点助长了类似机构的大量出现,不仅包括正规的精神科诊所,也为很多宗教机构和个人开设的机构开了绿灯。

via timestribuneblogs.com

更讽刺的是,有不少实施这种转换疗法的人,最后都出柜了。

就在今年年初,一位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在美国倡导和实行“转换疗法”的大卫·马西森在Facebook上宣布出柜。

大卫·马西森

他在Facebook上的声明中说,“因为我内心的同性恋恐惧症,给很多人造成了心理上的伤害,我很抱歉。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我真的关心LGBT人群。”

而上面提到的《被抹去的男孩》的原作者参加过的那个营地的负责人约翰·萨米德,因为媒体的曝光,最终也决定出柜,和男友结婚后从美国搬到巴黎,做起了家具生意。

同时,他们摇身一变开始为LGBT群体呐喊助威,但很多人都批评:有时候一句道歉并没有什么用。

编辑:Sebastian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