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地下山歌的厂牌研究

原标题:云南地下山歌的厂牌研究

如今的小青年,动不动就爱在人均消费五十五的酒吧里,叼着根烟。

问喜欢什么音乐,他们总会轻飘飘的回答:“City pop”,仿佛他们经历过整个日本泡沫经济的辉煌。

但是我不爱评论别人,如果你要问我喜欢什么音乐,这时,我就会翘着二郎腿,抿一口夏日特制的冷萃咖啡,告诉你:

我喜欢YunNan Province Country pop,你也可以称之为“云南山歌”

据考证,每个在云南长大的人,从小都会被山歌浸染。

如果生在云南,却从来没听说过云南山歌,那只能说明你生活在云南的真空。

但这里指的山歌,可能跟你想象中,在茶山上穿着民族服装,边采茶边和隔壁工位哥哥唱的山歌不太一样。

云南山歌的学术定义,就是流行在云南,以男女对唱的山歌。

它的伴奏节奏感极强,属于简单的四四拍舞曲,音色跟你家楼下超市卖的儿童电子琴一样。

如果严格定义其音乐风格,其实跟夜店中的house music没区别,说白就是了农业disco,但这不是中国的民族音乐吗?

其实它的原型来自云南花灯剧的民间分支,是遭到流行异化后的新浪潮(New Wave)产物。

正统的云南花灯剧也是融唱、跳、剧情为一体的剧种

而云南山歌的MV,是能够让每个接受九年义务教育的人魔怔,让人们对云南民风淳朴的刻板印象重新洗牌。

比如这首时代金曲《两个婆娘一个郎》,讲的是一位云南金发小伙,在两位姑娘之间,选择心动女生的艰难心路历程。

在翠绿的原生态草地,三位演员13分钟的无间隙摇摆,讲述了男主角内心从对一夫多妻幻想的波澜壮阔,到破碎幻灭的过程。

不少人感觉像是与未知文明的交流

在这长达13分钟的对唱拉锯战中,小伙不断对自己床技战术吹逼,姑娘们则开黄腔式进行车轮反击。

场面快活轻松,仿佛亲临了一场性开放主题的后现代剧场。

在油管的民族音乐志中,只有这首来自中国云南的山歌赢得了全球人民的尊重,打破了文化的壁垒,登上了时代的舞台。

“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ISIS没入侵他们”

“请在我的婚礼上放这首歌”

“如果这两个女人想要勾引我上床,我会他妈直接报警”

“这他妈的永无尽头,救命啊”

首歌的MV在油管平台点击量突破了500万,用视觉系的中国country music创造了世界民族音乐志的奇迹。

同为乡村音乐,美国的鲍勃迪伦用《Blowing in the wind》唱出了60年代青年,在反战年代沮丧的无力感。

那云南的山歌《老司机带带我》则表达了经济腾飞时期的小镇青年,对大城市打拼的美好向往。

MV刚开始,在小镇的马路牙子旁,站着两位身穿民族特色景区服的年轻姑娘,在讨论新农村的公共交通建设。

开头一顿聊,总结下来就是轿车客车都不如张奔驰的奔驰车,于是张奔驰闻声赶来。

张奔驰的奔驰让身边的金闪闪的姑娘都黯然失色

张奔驰为人老实正直,看到街边花枝招展的陌生女性招手,瞬间急刹。

姑娘们涌上来,犹如在马路牙子旁滑动的泥鳅,边扭边对张奔驰直呼“老司机”。

但她们殊不知,自己正身处于流行力的作用点上,“司机文化”即将发扬光大。

互联网“老司机”最早的考古现场

于是全片围绕张奔驰坚守的道德底线,和云南姑娘想上车离开小镇的急切心情,来回对唱演绎。

整段MV的基调建立在灰暗的小镇上,但欢快的旋律一扫现实主义的绝望,姑娘金色的民族装就是在黑暗夜空中绽放的烟花。

最终张奔驰选择妥协,姑娘们喜冲冲上了后座,于是俩人离开被困住的小镇,和张奔驰一起驶向未知的昆明。

如果你说《两个婆娘一个郎》和《老司机带带我》属于原生态艺术,太low,登不上大雅之堂,那下面这首代表LGBT的单曲,会让你明白什么是千禧年的平权斗士。

《妖里妖气像女人》是当代最早的跨性别文艺作品之一,歌手雷敏敏和李林峰,早早就将性别平权观念融入其音乐之中,并点出了云南乡镇的同性恋问题。

孤独的直男李林峰,在公园闲逛时碰到了同性恋雷敏敏。在那个年代,闭塞的小镇里没有男人可以穿蕾丝透视装出门,但雷敏敏可以。

雷敏敏的Drag Queen形象放到今日来看,依旧大胆夺目

李林峰扮演的直男自然表达了生理上对gay的厌恶,大男子主义式的谩骂张口就来:

雷敏敏始终没有愤怒,而是接着用挑逗的肢体和言语,让李林峰一步步撤下设防。

用一句 “男人女人是平等” 结束质疑,让性别平权的slogan拔高了整个MV的思想高度。

还有这首《一炮打你到天亮》,通过一对在公园湖畔热舞的泳裤男女,表达了性自由的时代态度,翻译也很出彩,A Load Last Overnight。

还有对淫秽色情产业的普法宣传MV《天天嫖娼脸皮厚》,一定程度上给法律意识淡薄的男性群体起到警示,挽救了不少家庭的婚姻:

纵观以上MV,都用了大胆前卫的绿幕抠像,背景是对自然田园的原始崇拜,再加上始终不停歇的摇摆舞姿,俨然是一部部从农业诞生的当代先锋影像。

如果你认为这些荤腥的云南山歌,会在文明进步的步伐中覆灭,显然你对云南山歌的理解还不够深刻。

由于受众基数大,乃至云贵川人民群众都在传唱,“山歌教”不可避免的产生。

提到云贵川背后的山歌教,就不得不说云南山歌的三大天王,必须给这样的传奇respect。

请铭记这16字真言,到哪都别忘了自己的根

果说东北象牙山有刘能、赵四、谢广坤三巨头,那滇南昆明就有林峰、敏敏、毛家超,强强对标。

首先介绍一张你无法从云南记忆抹除的脸:老戏骨李林峰

因出演双版的《老司机带带我》而在互联网一炮走红,也在同性歌曲《妖里妖气像女人》扮演西装直男,在无数婚姻中扮演风流的出轨者,山歌教中反面题材的特型演员。

他演绎的角色丰富且有质感,擅长通过微妙的表情来传递主人公内心的心境,属于扎扎实实演技派。

前段时间去昆明,我也有幸在地摊上看到了李老师的DVD新作:

卖的不贵,价格亲民,云贵川旅游必带纪念品之一

还记得扮演了《两个婆娘一个郎》中的金发小伙吗?其实和LGBT歌曲《妖里妖气像女人》中的蕾丝透视gay,是同一个人。

他的名字你应该记住,叫雷敏敏,被尊称为山歌教教主,颜值担当,山歌教的小鲜肉。

他从小学习歌唱,6岁就登上大舞台,14岁就开始在山歌界出道,年纪轻轻就已小有名气。

基本功扎实的雷教主,开始追求声线多变的艺术道路,甚至也在跨性别的道路上摸索过。

雷教主,一位来自农村,突破封建的dragqueen

并且,巅峰时期的偶像派颜值,让年纪轻轻的雷教主成为云贵川一时的全民idol。

青涩的雷教主

下一位天王,毛家超,AKA山歌王子,山歌厂牌必争的中生代歌手,综合实力最强,中国乡村音乐的人民艺术家。

毛家超,云南低俗歌曲的接班人

在云南老一辈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堪称云南周杰伦。

低配周杰伦

他的作品产量极大,代表作一提名字就如雷贯耳:《天天嫖娼脸皮厚》、《朝你大胯捏一把》、《大学生活很浪漫》...

他的《大学生活很浪漫》很值得一听,批判了当代大学生虚无、懒惰、混日子的现状

因为前几年云南山歌在网上的发酵,让山歌破了圈。古有30年前的N.W.A把嘻哈带出了圈,冲出康普顿,今有山歌天王冲出云贵川,slay了整个滇南。

在去年腾讯动漫举办的国漫音乐会上,雷敏敏不再是曾经的雷敏敏,而是一位ACG动漫歌手。

山歌歌手们靠着互联网,从地下冲到地上,可你以为出圈就是成功?

这几年厂牌曾经辉煌的发行销量走向没落,就和华语乐坛的发展轨迹一样,在商业化的浪潮下,人们怀念那个众星璀璨、三大天王分庭抗礼的山歌黄金年代。

这位山歌OG一语道破山歌市场存在的问题

不少老听众认为现在的云南山歌早已变了味,市场也鱼龙混杂起来。曾经的几位天王被奉为经典,但新人心浮气躁,只顾着捞钱,难以超越当年的传奇。

那当年的传奇去哪了?

如今这些在下沉市场的山歌巨星们,已经跟上互联网的短视频火车,从underground走进主流视野,大多入驻了快手平台。

就比如毛家超,他将自己的人设确立成弘扬民族文化的传承者,极力撇清和从前低俗歌曲的联系。

并且认真参与公益事业,为拒绝黄赌毒事业贡献自己的山歌力量:

有人说他忘记了初衷,流量堆积的山歌之王让他狂妄自大,就跟2pac上了春节联欢晚会,背叛了匪帮一样。

但也有不少曾经的儿时听众,看到发福的毛家超,只为追忆自己的青春年少:

在走出地下,进入主流的过程中,他们都将狂野的过去,给翻了面。

现在充满正能量说教的山歌已经对听众丧失了吸引力,他们更怀念的,是黄金时代的低俗歌曲。

1999年,从前在昆明市的各个广场上,每天下午都会有山歌爱好者们聚在一块对歌,你一句我一句,可以参考嘻哈中的battle文化。

唱片公司嗅到了这一商机,于是派出猎头在广场签约出挑的歌手,让他们去拍MV,整点贴合广大人民群众的,打包往乡镇销售。

真正的“广场有山歌”,厂牌都想从农村市场分块羹

山歌彻底引爆了小镇农村,而在山歌市场中,昆林音像公司是最早被山歌教乐迷所熟知的厂牌之一,其知名度在业界的地位无需赘言,早期的作品中,取得商业成功的并不多。

2003年,一部将即兴演出改编成剧集的《花心婆娘爱帅哥》横空出世,靠奇迹般的销量确立了昆林厂牌的山歌地位,甚至一度超越一线大牌周杰伦的同年唱片销量。

资料称《花心婆娘爱帅哥》累积的销量达到了860万,比周杰伦同期的专辑《叶惠美》还高

云南山歌掀起了一股Country pop:

在嘈杂的马路牙子旁,卷起裤腿的小贩坐在三轮车上,云南山歌VCD被堆叠在后座的箱子里,旁边的大妈翻黑胶似的精挑细选;大爷买完菜后,带上那么一张碟回去,就是他一天的精神加油站。

云贵川的每一个家庭都有云南山歌的碟片;全国的地铁、公交上,总有山歌的声音会在你耳边回响。

中年的山歌爱好者也与时俱进,随时各地掏出手机,用微信、QQ在山歌群里和年轻人语音对唱:

究竟山歌为何有这么大的魔力?

流行教父张亚东曾说过:当语言消亡的时候,音乐才真正开始。

但云南山歌一拳将张亚东击倒。我们先品品山歌的歌词语言:

首先工整的押韵为大众传播提供了前提,比如这首以媳妇偷情为主题的《朝你大胯捏一把》:

既然我敢来你家

你老公我不怕他

还不等他先动手

我就干他几嘴巴

既然我敢来你家

你老公我不怕他

还不等他先动手

我就干他几嘴巴

不难看出,歌词的风格非常露骨和接地气,贴合人民群众,但只有真正从人民群众走出的,才能在历史浪潮中幸存。

云南山歌的题材总是关乎于“情欲”二字,讲的基本都是偷情和花心引发的一系列矛盾。

但是这类的主题永远不会过时,毕竟人类的原始欲望始终围绕于此,所谓食色性也。

农村的受众群体,就决定了其内容难以具备深度,因此云南山歌深谙传播学定律:

大众就喜欢俗的。

虽然云南山歌乍一听很腥臊,但如果你知道山歌的商业规律,你就会明白:

云南低俗山歌的受众从来就不是在城市,而是在网络认知之外的,被隐没的乡镇和农村。

庞大的农村人口基数,让云南山歌的传播轻而易举;

而MV的剧情,大多数是在农村中,会真实看到的家长里短:夫妻吵架、丈夫偷腥这样的农村浮世绘,虽然腥臊但却无比真实。

媒体对云南粗制滥造山歌的负面报道

日本在70年代诞生了City pop,我们中国有他们的完美反面——Country pop,前者展现了昭和时期的精致和时尚,而中国的Country pop则反映了我们劳动人民的野性和活泼。

山歌歌手雷敏敏在走红后面临争议,接受了采访,这样回应:

“有人说我们太粗俗,我承认。但我更在意山歌给当地农民带去了多少欢乐,而不是网友的冷嘲热讽,评价的标准在农民,而不是住在城市里的网友。”

或许,只有深刻理解云南山歌存在的意义,才能读懂我们脚下的土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