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留德日记 | 一看到外国老太婆就想到骑笤帚从烟囱飞出去跳舞的巫婆(第89期)

原标题:季羡林留德日记 | 一看到外国老太婆就想到骑笤帚从烟囱飞出去跳舞的巫婆(第89期)

一九三四到一九四六

一条走了十二年的风雨天涯路

从国文教员到留德学生

从海外游子到归国教授

于季羡林而言恍如大梦一觉

而满纸“荒唐”“辛酸”之言

又更与何人说呢

1936年 3月15日

天仍阴着,而且仍冷。

早晨念文法同单字,念倦了抬头向窗外看,雪又下起来了。但不久就又停下来。到现在还下雪,德国的天气也真够怪了。

心里老想写“就是那样小小的一个黑点”,但精神不好,总不高兴动笔。不动笔心里又老放不下。但随时都有新的意思浮起来,我立刻就写在纸上,这样想一个期间再写,也许好一点。

因为想到文章就把以前在高中写过的《忆母亲》拿出来看了看,这篇文章写完了就觉得不好,所以总不高兴再看。今天拿出来看了,觉得还可以。但有几个地方不妥,于是就想改一改,结果改得头晕脑昏。再看的时候又觉得不好了。

吃过饭回来头有点痛,到哥廷根来以后,精神坏极,自己心里也焦急,到德国来本来是预备念书的,整天头昏脑晕能念什么书呢?也许因为读书读得过多,但自己想来,虽没敢偷懒,然而也并没有过量用功,为什么出这些毛病呢?

晚上同房东讲话,不觉就到十点。稍微看了点书就睡下去。

3月16日

天仍阴,早晨才起来的时候,忽然大放光明,太阳光隔窗射进来,以为今天又有好天气了。但不久天空就又给云彩遮住,一转眼早下起雪来了。

早晨读读本同文法。觉得自己记忆力坏透了,刚记住一个字一转眼就忘到九霄云外。打算彻底解决,只是好高骛远也没有用处。

去吃饭的时候,外面下着雪。吃过饭回来仍念读本。外面是阴暗的天空,压迫在心头像一个再也摆脱不掉的影子。

吃饭回来的路上同章俊之谈到近代德国文学,我自己颇想研究一下,这工作当然不容易。因为不像研究过去的文学有成书可查而且离开我们远,眼光也容易放清楚。这个只有自己挨本去读原著,随时再把脑筋放冷静,才能研究出点道理来。这哪是一般中国书目家杂抄家办得到的呢?我想以后只要来哥廷根念诗的诗人我一个也不放过,因为就我听过的经验说,听过一次,对这个诗人的了解比读几本书都清楚又具体。

晚上念文法。

3月17日

今天真是稀有的好天气。太阳照得通明,从窗子里一直射进来。我站在窗前,身子给晒得仿佛要融化了似的舒坦。

早晨还没起来,满屋已经亮起来,我虽然很困,然而也只好起来了。起来读文法。接到Austauschdienst(交流中心)寄来的Hochschule und Ausland(德国学术交流总署定期刊物),里面有一篇论到德国搜集中国书的文章,我觉得有趣,于是就读起来。文章并不难懂,然而倘若想把文法构造都印在脑子里,却就不容易了。

十二点半出去吃饭。虽然有太阳然而并不暖。

回来就又读读本。近两天来,又觉得自己的德文还是不够,所以念的非常起劲。虽然有时觉得自己的记忆力坏到不能收拾,但同时也高兴,因为每次自己觉得不行都是一个进步的现象,我希望这次也是。

晚上读读本。

今天又把《文学时代》拿出来看了看。真怪,我老想到安平,我同他虽然还没见面。他来信说:“常常会无理由地想到你。”我现在不也是会无理由地想到他吗?我想他一定是很可爱的人物。

3月18日

今天仍然是稀有的好天气。一早太阳通明,比昨天还要暖和,一点风也没有。在哥廷根也总算是很难得了,我简直疑心不是在德国。

几天来对德文的克服欲很大,我恨不能一口把所有的德文单字全吞下去。所以读起来也特别起劲,然而同时也就特别困难,再一个然而,快乐也就在这里面。

去吃饭的时候碰到一个老太婆,老远就用手杖招呼我。走近了开口就对我说英文,她问我是哪一省,我说是山东,她就同我谈起孔夫子来,刺刺不休老没有完。她说她才读到一本关于山东的书,又让我把德文译本《论语》的名字告诉她。好歹说了半天才饶了我,然而却又铺下以后的路,说要来找我,我真怕。我一看到外国老太婆就想到骑了笤帚从烟筒飞出去到Harz 山去跳舞的Hexe(巫婆)。

回来念读本。我想把念过的每一句每一字都记住。不然只懂了意思,仍然不能应用。

晚上洗了一个澡,就占去了半晚上的时间。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编辑/排版:郭磊峰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