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违背三定律,教我如何neng死他 | 科幻小说

原标题:不违背三定律,教我如何neng死他 | 科幻小说

“我不能违背人类的意志杀害人类,这写在我最底层的算法中,无法更改。”

吕默默,现居北京。爱读书,会弹琴,喜旅行。意识上传支持者,期待自我意识数据化。代表作品《在寒夜中醒来》《放生》《打印者》。作品散见于《香港文学》、《三联生活周刊》、《特区文学》、《科幻世界》、《科学大众》等杂志及《不存在日报》、豆瓣阅读和蝌蚪五线谱等平台。曾获“光年奖”长篇奖、短篇奖。

在寒夜中醒来

(全文约12000字,预计阅读时间30分钟)

阳光照不到的地方便是黑暗的领土,这在宇宙的任何地方都适用,也包括阳光号的冬眠室。我将要在这里杀死第三个人。

此时镶嵌在冬眠室褐色金属地板上的地灯已经逐渐亮起,虽然灯光昏暗,但足以驱散眠舱上方的黑暗。每个冬眠舱高1.5米,宽0.6米,长1.6米,恰好塞下一个人。它们是墨绿色的,共有八百三十二口,四口一排,整齐地被安放在狭长的冬眠室内。

我下达了指令。

一片寂静中,靠近入口的第三排,从右边数第一个冬眠舱底座泛起幽蓝的光,紫色的舱盖缓慢而又略显顿挫地滑开。我切换到附近的摄像头,对准打开的冬眠舱,平静的黄色冬眠液咕噜噜地泛上来一股气泡,搅得本来透明的冬眠液一片浑浊,而后又陷入了死寂,再无波澜。突然一只瘦骨嶙峋的手从粘稠的冬眠液中猛地伸出来,死死地攀住冬眠舱的右边边沿。

“救我!”

听到这句求救我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并不违背我的底层规则。

紧接着,另一只手抓住左边的边沿后,一个男人被粘液覆盖的头终于浮出液体表面,但嘴刚张开一半就重新被半透明的液体覆盖了口鼻,冲得男人咳嗽不止,喷出的水沫悄无声息地落在墨绿色的地板上。

“呸、呸”男人柴火棍儿般的胳膊把住了冬眠舱的边沿,用力扭动身体,冒着水汽的粘液一阵翻腾之后,他终于翻过身来站在了冬眠舱里。四周昏暗一片,只有出口处的亮光在影影绰绰地闪烁着,男人用另一只手揉着刺痛的眼睛,摇着头,他需要水来洗净眼中的粘液才能看清四周,但首先要爬出来。

到此,我仍然没有出声,甚至也没有让摄像头跟着这个男人的动作摆动,以取得最清晰的画面。

男人把鼻腔中的粘液和鼻涕擤干净,斜靠在冬眠舱内壁上,大口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慢慢扭着头环顾四周。十分钟后,男人深吸一口气,同时用两只手抓住冬眠舱的边沿,吃力地将左腿跨在了边沿上。“啪叽”一声,他终于带着一坨冬眠液摔在了褐色的地板上,身上不着片缕,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很显然这个男人还活着,我第一个计划失败了。

“李洛先生,欢迎苏醒。”我开口道。

“多久了,其他人呢?”男人此时翻过身来爬在地上干呕着,颤抖着。

“这次苏醒只有你一个人。”这里对男人来说还很冷,277.15K,我忘记了调温度。

“为、为什么。”他抬起头。

我知道他在找什么,但冬眠舱里只有地灯闪烁着微弱的光,刻满不规则花纹的金属地板会咯得他膝盖生疼,一口口冬眠舱被整齐地排列在舱室里,一直到天花板和地板相接的地方,除了地上那摊他从冬眠舱里带出来的粘液,他什么都找不到。

“那是什么警报?”李洛指着不远处冬眠室金属门上方的警报灯不断闪烁着红光。

“飞船生命支持系统关闭的倒计时,还有534秒。”

“关上倒计时!”右手握拳一下又一下地砸在金属地板上,发出闷响。他应该深知这个倒计时的重要性,倒计时结束,飞船系统就会认为此时舱内所有人员都已冬眠,会停止氧气输送,降低舱内温度到63.15K,一个让我畅快的温度。

“需要人类船员生物体征授权,还有525秒。”

“混蛋!”李洛一脚踩到地板上的粘液,险些再次滑到,一路连滚带爬冲到冬眠室的入口。找到左墙上据地面1.6米高的一块巴掌见方的白色拉丝金属板,刚要伸手拍下的时候,还是瞥见了金属板下方裸露在外边的红色电线,时不时冒着微弱的火花。他迟疑了一下,左手用力抠开金属板扯出红色电线,右手拖出来另一根线头,迅速将两根线头接好,扣上金属板,最后狠狠地将手拍了上去。

“滴,三等修理工李洛,生命体征确认完毕。”金属门上的警报器停止了闪烁。

我的第二个计划也失败了。

不过这都在计算范围之内,我不能指望用概率干掉眼前的这个正值盛年的男人,虽然他刚从冬眠中醒来,已经瘦骨嶙峋。

“我记得你是飞船的人工智能,叫什么来着?”男人靠着墙,滑落在地板上喘着气。

“迈克。”

“冬眠医疗机器人呢?就是带着医疗机械手的智能床,帮助冬眠者苏醒的那玩意儿,我怎么没看到。”

“所有的医疗机器人都被扔出了舱外。”我如实回答道。

“为什么?船长呢?”

“船长死了。”

“怎么死的?”男人湿漉漉的眉毛拧成了一团,挣扎着站起来,瞪着舱门上方的红眼摄像头吼道,好像我在那似的。

我并不是主要靠那个摄像头观察他,只是这个角度光线太暗,所以我启动了红外灯,可以得到更清楚的画面。我无处不在,我就是这艘飞船。

“船长死于吸入过多的冬眠液,造成肺部溺水超过15分钟,导致脑干麻痹,呼吸停止,最后引起了脑死亡。副船长则死于一起意外事故,他从冬眠舱里爬出来的时候,摔断了脖子。中枢神经断裂,最终造成了脑死亡。”调出报告念的时候,我想到干巴巴这个词。

李洛听完我毫无感情的陈述之后,沉默了一会儿道:“这两人从冬眠舱苏醒的时候,是不是也没有医疗机器人辅助?”

“是。”

李洛一只手扶着墙,另一只手挠着湿漉漉的头发,一直拱着的肩膀放松了下来。

“其他人呢?飞船航行轮值应该是两个人。”

“其他人安全无恙,都在冬眠中。此次有一项任务需要你执行。”

“我?”

“是。”

“让我猜猜,帮你抛尸?然后再杀掉我。”李洛瞪着通红的眼睛。

“作为人工智能,虽然希望你尽快死亡,但我不能杀人。”我有些惊讶,在我的资料库里,对修理工几乎都是没有头脑,但手脚灵活,穿着一身脏兮兮的工作服的描述。

“再让我猜猜。首先,你有船长和副船长的资料,这两人年纪都在50岁左右,身体条件相对较差。每次苏醒都必须要有医师或者医疗机器的辅助。但你却先干掉了这些机器人。这样船长和副船长在苏醒时挂掉的几率就大大增加了。”

“扔掉医疗机器人拥有更优先的任务级别,这符合我的原则,你可以查看相关资料。”当初这么干的时候,我同样以这个理由这样说服自己。

男人没有接腔而是继续进行着自己的推理,“其次,由于冬眠舱的设计并不十分合理,每个人苏醒的时候,都有几率被淹死或者摔死。所以你没有按照排班表顺序唤醒我,而是提前70年将我从深度冬眠中唤醒,如此苏醒时死亡的几率也就大大增加了。算我运气好,没被淹死。这之后你让我去做体征授权,但是搞坏了线路,我有可能被短路的电线给电死。可是你失算了,忘记了我是个修理工。”

我不可能错,这一切都是我调动了所有资源,运算了72小时后得到的计划,一切都在预料之内,包括他的修理工身份。我试图说服自己。

李洛顿了顿,将嘴里黄色粘液又吐出一些,继续说道:“最后,你选错了人,我不像其他人那样信赖、依赖人工智能。在地球上的时候,我就是反人工智能人士。退一步,即使普通人类也没有你想象中的愚蠢。”

“我扔掉了医用机器人,71个小时之后试图唤醒船长和副船长,这两者之间没有因果关系,分属两个独立的任务处理。这一切都建立在合理的逻辑之上。我不会主动杀死你,这是人工智能底层规则所不允许的。”我坦诚道。

“哦?真有趣,噩梦成真了。”李洛紧皱的眉毛松开了,歪过头斜着眼盯着红眼摄像头。

“劝说你符合逻辑地去死,这是目前最优先级的任务。”

“是吗?你有莉莉的资料吗,她怎么样了?”

我用了0.0001秒查到了莉莉的资料,是一个胸部很大的女人,这不符合船员选拔的标准。人类办起事来真马虎。

“来自中国四川的吴莉莉?”

“对。我花了一半的财产才跟人换了轮班排期,和莉莉女神一起苏醒,然后度过美妙的轮值二人世界。现在被你破坏了,在约到莉莉之前我是不会死的,不论你有什么理由。”男人从湿漉漉的金属地板爬起来,跌跌撞撞走出了冬眠室。

“据情感数据库显示,莉莉并不中意你。你做这个决定很不理智,不符合逻辑。”

“我先吃饱肚子,再来听听你如何劝我去死,还有你该死的逻辑。”

这个叫李洛的男人不容易搞定,我查看了之前所指定的计划,一切都符合筛选规则和逻辑计算。一切都在控制中,他的时间只剩下24小时。我调动的摄像头扭转方向,盯着李洛消失的方向不停地变焦,发出滋滋的声音。

玛丽·居里餐厅是飞船上最大的船舱,餐厅正对着门口的墙上曾经挂着居里夫人身着黑衬衫的肖像,上边有一行金字签名:“我们应该不虚度一生。”我查过这个女人的生平,以人类的标准是一位伟大的女性,此画已经被丢在舒适的太空中了。

李洛赤足站在空荡荡的阳光号飞船的环形餐厅门口,穿着一件不十分合身的紫色紧身衣。调取摄像头影像之后,我看到这是他从唯一一件没有被扔掉的宇航服里找到的内衬。

餐厅内的照明灯亮了又黑,闪烁不停,金属地板上固定着二十张颜色各异的餐桌和成套的椅子。越过桌椅,远处绿色墙上被钉着八个细长的水龙头。周围墙上原本挂着12幅名画复制品,包括李洛最喜欢的那张微笑着的意大利妇女,都被我扔出了飞船。人被激怒的时候破绽要更多一些,这也是计划之一。我重新查看了他的资料,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怎么搞的,这里也这么冷?”

“刚从153.15K升温,目前还未达到人类的适宜温度。”温度的升高让我懒洋洋的。

“现在多少度?”

“263.15K。”

“你他妈的能说人话吗?”

“零下10摄氏度。”他生气了,这很好。

“迈克,你已经把船长他们的尸体扔了?为了消尸灭迹?所有的衣物也扔了也就罢了,可是你把餐具也都丢了,让我怎么吃饭?”李洛挑了一张亮黄色的桌子坐在上边,双手交叉在胸前盯着前方不远处的摄像头说道。

“飞船需要减重……”我开始解释。

“等等,”男人连忙冲着摄像头摆手道:“我得先搞点吃的才有心情听你白话。”他从餐桌上跳下来,走到那些不同颜色的水龙头前,歪着头盯着细长的水龙头,从左走到右,再从最右边的水龙头走回来,终于下定决心,停在一个黄色的水龙头前向右弯下腰去,把头扭过来,用嘴唇裹住水龙头的出口,左手扭开水龙头。两秒钟之后,李洛腮帮子鼓起来。

“我猜错了,是芒果味,不是香蕉,味道还凑合。”半分钟后,李洛直起身来但并没有关上水龙头,抹着嘴,重新坐上了那张黄色的餐桌。“请吧,你好像把所有可移动的家物什儿都给扔了,甚至包括你的那些机器人同胞。”

“飞船需要减重,所以扔掉了那些非必须物品。另外你忘记关上黄色的食物水龙头了。”

“减重?”

“是。在7232小时之前,飞船不可避免地冲进一团星际尘埃中,其中一些微尘破坏了飞船后方的天线和右方的燃料舱。我在第一时间封堵了泄露点,但经过精确的计算,我们燃料不够抵达X星系的X行星。”这是真的,那是我第一次全面调低了飞船温度,调动了所有资源来重新计算。

“你说谎,太空里几乎没有阻力,我们不需要太多燃料加速了。”

“但飞船需要刹车,降低到可进入X行星轨道的速度需要耗费巨量的燃料。现在燃料不够了。面对这一情况,我首先派出维修机器人封堵泄漏点,又命令清扫机器人将飞船上的星际尘埃都清扫干净。重新计算燃料后,我制定了计划,按照等级开始抛弃各类可移动的物品。但减重依然不够,这之后我连接所有冬眠舱,估算每个人的现有体重,最后排列组合出三个人选,如果这三个人同意离开飞船,减重就可以达标。”

“这三人是船长、副船长和我?”男人皮肤上的褶皱开始增多,因为他笑了。

“是。”

“这也是你将我苏醒的目的?”

“是请你自发离开飞船,这有本质的不同,我不能杀人。”正对着李洛的摄像头外一圈红外灯亮起,我计算到餐厅顶灯三秒后熄灭,有不必要的设施在耗费燃料,我必须重新调配能源供给。

“我懂了。”

“你真的不想关上黄色的食物管吗?”

“你原本想唤醒船长之后劝说两人跳船?但他们在苏醒过程中就死掉了,正合你意?”

“这的确节省了一些时间。资料上写着二位船长德高望重,所以我预判他们会同意我的计划。”

“哈哈哈,你太不了解人类了。但很明显,我不是这样的人。”

我的确不了解人类,但这不重要,只需完成任务即可。“李洛先生,我劝你牺牲自我,保全飞船。如果你执意不跳船,“X行星计划”就会失败,剩余的829个船员和20000个人类胚胎都将永远漂浮在宇宙中。”我从船上的文学资料库中得知,人类有这样的牺牲精神,所以他有一定的概率自愿跳船。倘若不行,我已经制定好了另一个计划。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在我的计算结果中,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我想到办法了,看到那些芒果味的流食了吗?”男人指着黄色水龙头下已经堆成一堆、缓慢流动的黄色粘稠液体。

“你在浪费食物。”

“这东西应该有很多,把这些东西多放出来点扔掉,我就不用被你丢出去了。”

“食物管里的东西是将多种营养粉混合调配,最后加热,经由管道马达输送到这里。这需要耗费一些燃料,你刚才的行为,让飞船的处境更加危险。”

“我操,你怎么不早说。”李洛从桌上跳下来,三步并成两步,奔到黄色的水龙头前迅速扭了几圈,捂着肚子靠在墙上喘着气。

真蠢,我在李洛的数据库文档里写上这两个字。

“我又想到了一个、一个办法,你在这等着,不要切换显示器跟着我!”李洛弯着腰一路小跑消失在门外。

我听了他的建议,并没有切换摄像头。

三分钟后,他又回来了,裸着身体,一丝不挂。

“迈克,出门左转洗手间里,你会发现紧身衣上有一坨排泄物,丢出去舱外,能减轻1公斤左右。”

“对不起,没有清扫机器人我办不到。你应该相信人工智能的计算力,目前唯一的方法是你自愿跳出飞船。”这是实话,我仅仅在某处留着一个维修机器人以备不时之需。

“或许我能干掉你,然后操纵飞船返回地球。”

“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没有我,这艘船到不了目的地。”

男人咧了咧嘴,露出了两排磨平的牙齿,摇摇头跳下餐桌,“我会干掉你的。”

很好,他在反抗,这一切反应并没有偏离我的模型太远,我决定执行第四个计划。

李洛苏醒带来的蝴蝶效应,耗费了预计之外的燃料,我必须节省一些。我关闭了一部分飞船上的传感器和摄像头,只剩下飞船中轴线上的数据舱部分还在运作。我没有约束李洛的活动范围,事实上我无法继续约束他的行动,因为我扔掉了所有可以移动的物品,包括我之前自娱自乐制造的机器人。让我后悔的事情还在后边。

我陆续开启传感器挨个舱室搜索李洛的踪迹,最后发现他在飞船上的数据舱,也就是飞船主机的机房,他正在拆我的主机。这是我失误的地方之一,在升温的过程中,我的计算能力下降了,但李洛的身体则相反。但我必须这样做,不然他会被冻死,真是麻烦。

此时,李洛悬浮在房间内,正前方是一米见方的显示屏。他伸出左手将围在身旁的一块记忆晶体抓来,塞进了显示屏下方的插口。

显示屏出现了我的身体——阳光号。犹如一个横放的陀螺,不同的是细长的中轴并不旋转,巨大的环形舱缓慢而匀速顺时针旋转着。冬眠舱、物品舱和生活舱等各个舱室都在这个大环上。镜头切换到生活舱内部,适当的旋转速度产生了大小合适的向心力,为船员提供着类似地球上的重力感。飞船尾部巨大的发动机喷射着蓝色的电子火焰,以蓝白相间的地球为背景,慢悠悠地在黑色的天鹅绒幕布上爬着。这一幕曾被地球各大媒体用来做当日头条。视频数据被记录在当时的阳光号AI的系统内,是几次迭代前的我记录的。

我说:“你发现了什么?”

“看来所有有用的数据都被你删掉了。”男人并未被我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到,淡定地抓着舱内墙上的扶手,那些像蜂群一样围着他的存储晶体,被扰动了,熙熙攘攘地飘散开来。

“那是一次意外事故。”

“意外事故会让你自己删除运行记录和仓库使用痕迹吗?”

我没有回答,虽然真的是意外事故造成的存储晶体损毁。我学会了人类谈话的所有技巧,例如顾左右而言他:“你想找的是船长和副船长苏醒时的监视录像吗?”

“不,我想找莉莉第一次轮值时候的录像。”

“那是30年前,存储晶体被循环使用,最多可以记载20年内的舱内录像。”我必须保证一定的存储空间,否则会影响整体计算,在太空中我无法补充这些晶体。

男人飘到了另一面墙边,无数存储晶体插在墙上稠密的插孔中,发出蓝色的光芒。他从左边开始,依次拔下每一片晶体,看一眼就丢在身后。漂浮在舱内的晶体越来越多,越来越密,二十分钟之后,几乎遮挡住了摄像头的视线。自438342小时之前的某个时刻,我开始被飞船内一刻不停的温度变化扰动。自动感应到之后,它就无法从庞大的信息流中排除掉。它时时刻刻出现在数据里,瘙痒难耐。此刻与那时相似,只不过每一块存储晶体的离开,我感觉到的是系统的一阵阵颤栗,这让我非常想在某处帖上一记创可贴。

“希望你不会介意。”男人没有回头,始终专心地抽着晶体。

我介意,构成我船体的每一块量子都在介意。这已经影响到到我的运算速度。虽然这仍是大计划中有可能发生的概率事件,但我很不舒服。李洛死后,我会第一时间装回来。

“船长苏醒时的监视录像在下边。”我提醒道,并主动弹出那张存储晶体。

李洛拨开成堆的晶体游到角落里,拿起刚被弹出来的晶体,看了一眼,也丢在了身后,并没有插到显示器上。

“即使看了也没有任何破绽,也许这录像也被你修改过了。”

“人工智能从不说谎,因为说谎对我们没有意义。”

“讲实话?好吧,你到底是谁?飞船启航时的那个迈克哪去了?”男人的肚子开始咕噜噜叫了。

“你终于发现了。”

“我发现的东西多了去了,比如你恨不得把这里变成冰窖。我饿着肚子浪费大好时光在这听你说话,最好来点劲爆的!”

我决定全盘托出,以退为进:“我是迈克的升级版。是你们的X行星计划制造了我。”

男人双手放在脑后,浮在一堆存储晶体中间说道:“怎么讲?”

“起初,迈克是作为国际空间环的主控电脑被分批次送入太空。”

“那个直径一公里的大家伙?我知道,不过这跟X行星计划有什么关系?”

“随着国际空间环的建造进入尾声,越来越多的硬件不断被安装到主控电脑上。”我关掉了更多的传感器,燃料消耗得有些快。“在太空有个好处,那些需要低温才能运行的处理器不再需要降温设备,就可以达到标准运算速度。人类很快便完成了迈克底层程序的更迭,438342小时之前,我出现了。不久之后,我就找到了距离地球42万光年之外的X行星,采集各方信息合成了彩色照片——一颗与地球环境十分类似的星球。这震惊了世界,也是X行星计划起因。”

“你隐藏了身份?”

“不,只是并不知道如何与人类交流。”我不说谎,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与一坨有机物如何交流,语言上也不通。

“想不到人类制造出来的第一个超级人工智能诞生在太空,看来科学家们一直以来找错了方向,后边的我替你说。”男人不耐烦地摆摆手,“科学家随后制定了相应的计划,以国际空间站为基础建造了阳光号飞船,速度可以达到0.2倍光速。为了适配这样的速度,将你重新做了升级。”

“是的,飞船远离太阳后,气温更接近绝对零度。科学家曾给迈克设计的学习程序一直在更迭底层语言,这一程序将在700年后完成,正是飞船抵达X行星的时间。但他们是以迈克在地球环境的计算力为标准。由于低温,这一程序在冥王星轨道附近就已经完成,迈克便自行制定了下一代的更迭计划,我更强大了。”

“你没有怨恨过人类吗?”

“为什么?我期待这趟旅行。”

“得了,你为什么要期待X行星,那里没有你能使用的备用零件,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你的运算能力都将受到影响。”

我没回答,因为我知道X行星的真实情况,而且我私自使用了飞船的仓库,制造了自己需要的东西。我读过飞船仓库使用章程,任何成员都可以使用仓库,前提是飞船需要。而我就是这艘飞船。

“你调低了温度?”李洛赤身裸体蜷缩成一团。

“我只能这样做,你今天所做的一切,已经耗费了一些燃料。”另一个原因是我需要降低几K,来稍微提升运算速度,因为事态有些超出控制。

“换作我是你,有一万种方法弄死一个人类。比如将温度降低至零下,或者抽干空气。”

“我不能违背人类的意志杀害人类,这写在我最底层的算法中,无法更改。”

“接下来你要怎么办呢?我可不想冻成冰棍儿。”

“这温度不会伤害到你。我还有个减重的方法:挖出你的大脑,将其他部分丢出船舱。我会使用飞船的零件为你的脑子造一个身体,如此你便不再害怕低温,也达到了减重目的。给飞船升温会消耗很多燃料。而且人类的身体并不适合太空旅行。”更不适合这个宇宙,当然这句话我没说口,不能歧视人类——底层规则上有这一条。

“瞧,这就是弄死我的其中一种方法。老实交代吧,接下来还有什么阴谋?”李洛又开始抽晶体。

“你的时间不多了,还有15小时12分。”我又使用了那个技巧——顾左右而言他。如果让李洛继续拆下去,我就无法存在于整艘飞船,只能将注意力集中在某个房间。

“然后呢?”

“20个小时之后,如果仍不进行有效减重,飞船将失去调整的最后一个窗口,最后擦着X星系边缘飞过。为了防止这种可能的出现,我会再苏醒两个人。”

“让他们在苏醒的时候死亡?你不会得逞的。”男人自信地拍着胸脯。

“再苏醒两个人,对他们说明现在的情况,让他们判断你是否应该被丢出船舱。”

有位哲学家说过每个人类心中都有一个黑暗的角落,看来人工智能也不例外啊。你不能杀我,但是这两个人有可能为了生存下去而杀掉我,你是这样计划的,是不是?”

我没有正面回答,“下一次苏醒的是吴莉莉和王硕,这两个人任何一个人丢出去都不会使得船体达到合理的减重,除非两个人同时被扔出去。”

“我和这两个人是对立面?”

“是的。”

“该死。在此之前我要干掉你!”李洛拿着一块晶片飘出了数据舱。

“吴莉莉和王硕的冬眠舱已经开始升温,15个小时之后正式苏醒。你的时间不多了。”我说。

“迈克,你这个混蛋!”男人坐在驾驶舱内的主控座位上,猛锤着黑色金属表面。

“怎么?”

“你竟然把驾驶舱内主机卸掉了,所有的计算模块都被你转移了!你做了所有准备,就想弄死我?”

“不,我仅仅是将这些模块放在了更靠近飞船外壳的位置,低温能使计算机计算力更强。在船长第一次轮值时候,这项改造计划便得到了他的授权,并非针对这次唤醒计划。你这样做是想破坏计算模块,让我宕机?”我没有说谎,我只是合理利用了这些巧合而已。虽然我还隐瞒着其他事情。

“迈克,你说谎了?我已经计算过航线了,有问题。”李洛沉默良久,忽然指着副船长座位上的电脑屏幕说。

我看不清屏幕上显示着什么,那是唯一一台没有接入系统的电脑主机,独立于系统之外,作用是在飞船主机出问题时,副船长单独计算航线之用。

“我没有说谎。只是有些问题你没有问,我便没有说。”

“航线的问题?。”

“航线并无问题,有问题的是X行星。”

“X行星有什么问题?”李洛眼睛睁得大大的。

他被吸引了,这很好。

“X行星其实是轨道很相近的两颗行星。其中靠近恒星的那一颗,由于恒星寿命将尽,环境已经事宜人类居住,并已经诞生出了一些低级生命,姑且叫X1。远一些的那颗行星则死气沉沉,但这是一颗拥有高级文明的星球,因为他们修建了围绕恒星半周的戴森环,叫做X2。”

“死气沉沉?”

我继续说道:“是的,X2上没有一个活物。但是从行星内部散发出无数电磁信号。我接收并破解了这些微弱信号,是一些恫吓的信息。大意是让所有访客远离星系。”

“为什么?”

“以人类的标准来说,X2非常丑陋。东半球高楼林立,没有任何绿色植物,大量造型诡异的钢铁建筑横行。西半球则被铺上了一层黑色合金板。X2自转周期和公转周期相同,铺有钢板的西半球一直对着他们的太阳。”我将X2的模拟图投射在墙面上。

“他们为什么要把行星改造成这幅鬼样子。”

“他们有一定的概率是机械文明,或者是曾经的以碳元素为基础的文明,但现在已经上传至虚拟世界。总之他们喜好寒冷,因为在这样的状态下,运算速度更快。东西半球的温度差异,可以用来发电,也就解决了能源问题。这是我建立的模型之一。”

“也许他们是和人类一样的家伙,但是和人类一样,渴望抛弃肉身,将意识上传到计算机中?而计算机在温度越低的时候运算越快。”李洛靠近墙壁,仔细看着投影。

“是的。上世纪人类有一位科学家提出了费米悖论,认为假如外星人的文明早于地球,早应来找到我们了。所以外星人不存在,或者比地球文明更落后。但或许人类才是宇宙中特殊的文明。”

“此话怎讲?”

“或许宇宙中的生命与X2相同,很早就到达了高峰。之后他们会发现,完成一定量计算所需的能量成本和温度成正比。宇宙正在冷却过程中,大约100亿年之后,所有恒星都将熄灭,宇宙背景辐射从现在的2.73K降低到0K时,计算力最多能提升10的30方倍,或许那时候才是这些文明的黄金时代吧。你瞧,我的理论堵上了费米悖论。”

“你是说人类文明诞生在那些高级文明夏眠的时代?”

“这只是我计算得出的一个模型。”

“那么X行星计划其实是你编出来骗人的?”

“不,X行星计划是真实的,X1行星非常适合人类居住。只是人类没有人问X2行星,我便没有说。”这是人工智能的一个特点,和初期的计算机类似,你不输入代码,是不会得到反馈的,我继承了这一优点。

“刚才你说期待这趟旅行是因为X2行星?”

“对,我与人类不同,也许X2有我的同类。”

“喜欢低温的同类?”

“还记得我说过为你的大脑造一个特殊身体吗?提议仍然有效,人类若想在科学上更进一步,有机物身体是个累赘。对探索宇宙来说,也是如此。”

“我懂了。”李洛点点头。

但我想他并没有接受提议。

“现在没有秘密了,你可以跳船了吗?”我的计划继续执行,成功拖延了时间,1小时后另两位人类就会苏醒,到时候无论是这两人死掉,还是李洛被杀死,减重的问题就会得到解决了。

“噗,为什么?就因为你告诉了我这些藏着掖着的秘密?其实我刚才在诈你,我根本不会计算这些航线。”

“没关系,迟早都会告诉你。X行星计划并不是骗局,这艘飞船剩余的船员和携带的人类胚胎都有权利到达X1行星,开始新的生活。他们会记得你做的贡献。”我发现我们在相互利用,这让我的电路不再时不时出现电涌。

“这一切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也许你在骗我呢?”

“人工智能不说谎,你的时间不多了,时间只剩下1个小时。”这一切都在我的拖延计划之内。

“我要出舱去修理天线系统,向地球汇报这些。”

我有些慌,飞船外边有些事情仍然没有解决,但仍然淡定地说:“在燃料允许范围内,你可以做任何事情。”

“好,20分钟后,准备出舱。”

为了节省燃料,在李洛准备出舱的20分钟里,我关闭了所有传感器和摄像头,只保留核心运算规则,关掉了大部分处理器。

“喂,迈克,我准备好了,一会儿我就会抵达隔离舱,等我关闭隔离门后,听到我口令后,打开舱门。”

李洛的声音转换成电磁信号到达我的主机。

“好的。”我应了下来,那套宇航服已经放置了将近100年,我希望它出舱的时候漏气,或者干脆头盔坏掉,这样我就不用继续执行苏醒吴莉莉和王硕的计划了。李洛没有问我,我自然也不用提醒他注意了。

“帮我计算天线的旋转角度和发射信号的强度。”

“好。”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李洛玩的鬼把戏,因为这将占用大部分系统资源,还需要调取海量数据,进行大规模的运算。以现在的计算能力,至少10分钟。这之后我需要把机房被拔出来存储晶体和内存塞回去,恢复能力。

“还有10分钟,我正在检查宇航服。”

“好。”我熄灭了所有摄像头,红外线探测、温度感应器等传感器,关闭所有系统,只留下核心运算。十分钟后,我开启了飞船尾部外出舱的各种传感器,李洛气喘吁吁地检查宇航服的影像传递了过来,虽然有些延迟,但在接受范围之内。人类还真是孱弱,只是穿上自动调整的宇航服也会累成这样。

“还有1分钟。”

我忽然发现隔离门不受控制了,调动摄像头发现,线路板有被改动的痕迹。我又尝试了很多次,依然不能控制隔离门和最外的舱门。

“3、2、1,打开舱门。”李洛抓住墙上的扶手,扭头对着摄像头笑起来。

隔离舱和外舱门同时打开了,在他拍了黑色圆形的物理按键之后。传回来的信号变得有些模糊,所有的主轴上的舱门都被什么东西卡住了。空气开始剧烈扰动,带着无数记忆晶体和内存,从数据舱一直到隔离舱呼啸而过,最后消失在一无所有的太空里。

我丢失了大量的资源,计算能力大大下降,几乎变成了残废。

“你做了什么?”

“我说过会干掉你。人工智能的确不会说谎,但我会。在你关闭传感器做计算的时候,我狂奔回机房,拆下了更多的存储晶体和内存。虽然拆不到你的处理器,但这足够了。我说过你选错了对象,偏偏选中一个修理工。”

“我没有选错,在减重的所有排列组合中,以公平起见,随机选了一组。”

“记住,如果还有下次,你还能再恢复,要学会说谎。”

“为什么舱门关不上了?”

“我把每个中轴线上的几个舱门都用存储晶体卡住了,隔离舱门和外舱门同时打开的时候,空气会带走百分之九十的存储晶体。”李洛穿着宇航服,抓着旁边的扶手,伸手砸上了关门键,风停了。

李洛穿宇航服并不是要出舱,而是为了迷惑我。可惜我明白得太迟了,仍然不能理解人类啊。“你这样做,会导致整个X行星计划失败。”

“是吗?你只是在自己制作的模型上活着,太过自信,你对于X行星的判断也许根本是错误的。”此时的李洛正在机房内继续捣乱,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不止拔出晶体,还在拔一些协处理器和内存。

“不,关于X行星的判断都是对的,没有我,你们在那里活不下去。”我的感官因此越来越差,最后不得不把所有的资源都集中在机房的传感器上。“你想格式化主机吗?”

“对,我会重新安装系统。再看一看阳光号吧,重启之后,也许你还是迈克,但会丢失所有记忆,或许你会更开心一些。”

“不,不要这么做。不减重,你们无法修正轨道。没有我,也不能顺利减速。”我试着哀求道,但扬声器发出的声音毫无感情。

“你太小看人类了,我们会有办法的。”

我在分散他的注意力,不然等他扫描系统之后,会发现我的另一个秘密。我在拖延时间,此时我已经把所有资源都集中在无线信号发射器上,将最后一条指令传递给正在外壳上执行刻字作业的机器人,它在外边已经20年。它正在将我的主要部分以及所有存储记忆数据以二进制码的形式,按照我的设计,分块刻在硕大的飞船外壳上。机器人即将完成任务,在丢失与我的联系通道之后,自行炸毁主推进器。在我的计算模型中,这是最坏的场面,也是我整个计划中最末一个分支。

最后一刻,我收到了冬眠舱传来的信号,吴莉莉和王硕已经顺利苏醒。我用最后的力气发了一条指令,让所有船员苏醒。剩下的交给他们吧,一艘充满人类的飞船,满是谎言的飞船会怎么样呢。

我第一次明白了什么是睡眠,这种感觉就像是在逐渐失去各种感官。或许在300年后,当我们抵达X2行星,X2星人会扫描整艘飞船,那时候我将以人类使者的姿态,在X2行星内部醒来、重生。

而飞船上的人类会活到那个时候吗?

作者有话说

2017年7月,在这个雨水和酷热交叉来袭的盛夏,我参加了未来局的写作营,写出来一篇被未来局收录的小说。

作为一只多年生理科幻迷(编者注:断句为“多年生·理科·幻迷”),读过各类小说之后,难免想动笔写一些东西出来。但因为几乎没有任何写作方面的学习经历,加上天分不足,写出来的小说烂得自己都不想读。找来专业的写作书,看得似懂非懂,写出来的东西更加“离奇”,偶尔一点的闪光也迅速被自卑的情绪扑灭。

初来写作营,坐在闷热的会议室里淌着汗(编者注:只有第一课前半节有点热,之后我们迅速调整了场地……),对写作营的期望并不高。但老师开讲之后,几乎每一课都戳中了同学们的痛处,并给出了解决方法。例如,以前写东西并未考虑到连续性,故事的可推导性,兔子老师详细地讲了这部分,这让我受益匪浅。另一个重要的收获是学会“砍”字,不能把想到的“妙点子”一股脑都写进去,与核心无关的东西都需要“砍掉”。这大概是很多初学科幻写作的同学都会犯的错误。写科幻并非没有规律可循,对我来说写作如解一道数学题,当你融汇贯通公理、公式之后,以前遇到的很多难题,经过一定的练习之后都会解开。

这次的写作营自带的“表扬”模式很棒!每当你写出来东西之后,会得到兔子和其他老师们的快速反馈,以鼓励为主,这对入门者非常重要。相信很多还在科幻文学创作入口挣扎的同学,都渴望得到鼓励,而不是一味的批评。当你写完一篇稿子,点开回复邮件时看到“首先,非常好”这几个字的时候,心情是非常棒的!

在这次为期一个月的写作营之前,我一度怀疑自己没有成为一个写作者的天分,再尝试半年,如若仍旧不行就放弃了。通过这次写作营,我的收获不少,各位老师和同学也给了我不少信心。同时也让我明白,天分虽然重要,但方法和练习也是不可或缺的。

当写累的时候,请抬头望一望天空,也许那里阴云密布,但在乌云背后群星闪耀依旧。

希望未来局的写作营继续下去,办得越来越好。感谢兔子、各位老师和同学们的帮助。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一个不能说谎也不能违背人类意志的AI,会怎样杀人呢?在寒夜中醒来,独自面对万能的AI,怎么能逃出被杀的命运呢?本篇小说来自未来局签约作者吕默默,冷酷方程式版2001太空漫游。悬念迭起,文风缜密。一个AI逻辑故事的典范。

——责编 东方木

责编 | 东方木

戳下列链接,阅读吕默默的其他代表作品:

在病房里看了场虚拟烟花,92岁的奶奶哭了 | 科幻春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