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名倒计时!拉美的教育创新标杆—哥伦比亚新学校分享会【北京场】

原标题:报名倒计时!拉美的教育创新标杆—哥伦比亚新学校分享会【北京场】

在第三届LIFE峰会6月14日的“深圳之夜”,21世纪教育研究院杨东平院长,奕阳教育集团董事长张守礼,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研究员系统地介绍了哥伦比亚新学校模式,分享了哥伦比亚期间参访的所思所想。14日晚沙龙到场的嘉宾也包括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韩嘉玲、创新教育专家徐莉、范家小学校长张平原、 濮阳县教育督导团总督学申建民等,共同讨论了新学校模式对于中国农村教育的启示以及未来的合作方向。

由于受到众多教育创新者的关注,7月19日21世纪教育研究院杨东平校长领衔的参访团将在北京举办另一场哥伦比亚新学校模式的沙龙,在此之前您可以通过“深圳之夜”的内容先睹为快,具体的报名方式请见下方,期待您参与此次沙龙!

“山顶上的未来学校”哥伦比亚新学校模式分享会

时间

2019年7月19日 14: 00-17: 00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详细地址在报名成功后短信通知)

入场券

30元/人

报名方式

(名额有限,按照报名顺序,先到先得)

哥伦比亚新学校模式

杨东平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

从“看不见的学校”到世界教育创新范例

哥伦比亚新学校是一个世界非常著名的教育创新的项目,它的创始人薇奇·科尔波特(Vicky Colbert)已经70多岁。她在70年代中期的时候开始这项实验,后来做到哥伦比亚教育部副部长。她发现完全通过行政的力量还是难以推行这一计划,她又辞职成立了一个NGO(非政府组织)来推行新学校的计划。其实她从90年代以来获得的奖项非常之多,近年她获得了2013年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大奖,2017年一丹教育奖。她的模式也得到很多国际组织、大学、一些基金会的评估及认可,认为她成功的改变了发展中国家基础教育的面貌。

薇奇·科尔波特自己说过去在哥伦比亚有差不多70%的学校属于我们说的农村的小规模学校——100人以下,一个老师。这种看不见的学校、看不见的学生往往会被人们忽视,自生自灭。70年代她主要的目标是普及小学教育,探索一种能够在这种农村的,山区的小规模学校改善教育的一种新的方式。

哥伦比亚的新学校项目除了在哥伦比亚地区得到了大规模的应用,此外,还推广到了拉美的其他国家,以及拉美之外的国家。现在它比较有影响的一个新的拓展点是越南,在越南有一批学校在实现这种新学校。据基金会的统计信息,此项目覆盖了全世界十几个国家,700万学生。从800所到2万多所,这种新学校现在在拉丁美州、非洲、越南、尼加拉瓜等地都可以见到。

从细节处看教育理念-“学生中心,为生活而教”

我们到新学校参访第一个最强烈的感受就是学校的领导班子出来接待我们,他们由一到五年级的学生组成,每个学校都是这样,都是经过竞选,一人一票当选的。这张图中第一位是主席,第二位是副主席,下面是各委员,有的管卫生、有的管图书,有的管交往等。

薇奇·科尔波特说她们实行的模式如果用教育理念来表达的话第一个理念就是学生中心。他们有一套学校民主化的制度设计,在整个教学和学校管理中学生中心是一个重要的概念。第二个重要的概念是为生活而教,教育内容和生活密切的联系。薇奇·科尔波特说这种概念的很多城市学校都已经接纳了,但是在农村学校还没有,所以她把这些概念再扩展到农村地区,让更多的贫困儿童可以享受这种新教育。

这是我们参访的其他几所学校的领导班子,学生非常自信,状态也很好,他们一年一轮换,任期只有一年,所以有很多学生都会有领导机会。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在我们参访的五所学校大部分都是几十个学生,一个老师,但是他们的校园环境和校舍都非常清洁、漂亮,这是他们的校园建筑,有拉美的特点,颜色非常的鲜艳,达到了我们小而美的概念 。这是他们的厨房和厕所,这个厕所是我看到的最漂亮的农村厕所,还有镜子,有洗手池。

他们学校的布置还有一些标配,每个学校左下角是一个建议箱,就是学生对学校有什么想法、有什么主张,可以投到这个建议箱里面。右面的是每个班级有一个类似于我们说的爱心墙,他们叫友爱信箱,你对某一位同学想要表达善意,或者对他有表扬,或者对他有什么安慰等等可以写一个纸条放在他的口袋里。

这是他们的课堂,一开始他们老说他们是实行复式教育,我们去了以后才知道不是复式教育,是混龄教学,一到五年级在同一个教室里,同一个老师,但是他们学习不同的教材、不同的内容,这和我们所说的复式教学概念完全不一样,我们的复式教学最多是两个年级,跟他们说的不是一回事。不同年级学生数量多少是不一样的,有的只有两三个人,有的只有一个人,但还是按照不同的年级在一个教室当中来学习。五个年级都是上共同的一门课,只不过内容进度不一样,也有一些讨论。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这张图很有意思,这是五个年级都在上一节科学课,一年级的学生在搭建一个动物园,二年级只有一个学生,自己在观察植物,另外年级在做新奇的运动,这是一个人体结构,这是做一个温度测量,用酒精灯加热一个物体,然后看它的温度变化,内容各不相同,但都是科学课,而且就这一个老师。

老师要管五个年级,我的感觉有点像杂技团转盘子的演员,这边转一下,再转第二个,再转第三个,再转过来,他要关注五个小组学习的动态和进度。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很多人都会有一个担心,真实的学习过程到底能不能达到教学目标,现在看来这个学习是在真实的发生,他们一方面是小组学习,一方面他们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就是一个全新的教材,叫做学习指南。这是新教育模式的一个秘密武器或者说是一个核心的要素,因为如果这个教材是为了教授用的话,那么只能是老师来讲授了。而这个教材是为了学生自学而设计的,所以每个小组有一个学习委员,把今天要学的学习指南分给各个组,各个组打开自己要学的部分,然后就开始自学和讨论。

刚才讲到新学校的模式,它核心的理念和它的表达就是从教师中心转向以学生为中心,这个过程当中有几个核心的环节,包括教材、教师培训,社区的支持和管理,这是从他们基金会的角度来运转新学校的系统要做这几方面的工作。

新学校核心的概念就是把教师从一个教授者转变成为一个学习过程的指导者,就像我们现在的新课改经常强调的理念,从教师中心转变成以学生学习为中心,他们的彻底之处是改变了教材,适合学生自学的教材。下图是他们的教学指南,实际上她的教学指南是按年级、分学科做的。小学大概有五至六门课,待会儿我会详细的介绍教学指南的结构,怎么来使用的。

新学校项目的目标,包括鼓励学生积极的参与课堂互动的时候重视民主、宽容,尊重和充分协调,强调过程中的合作,促进对话、批判性思维,并且将新知识应用于家庭和社区,最终学生能够达到国家课程规定的认知和非认知水平,我觉得这是新学校给我们非常大的印象,他们非常重视非认知能力的培养,我们看到的是显性的,其实表达出来的都是非认知能力,他们的领导力、合作等等,但是它的认知能力、它的学业成就也不差,有很多权威机构做过测量。尤其他们最近几年把非认知能力视为是21世纪的核心技能,包括社会情感,基础性的技能,鼓励发展非认知性技能,包括自主和反思性学习,自尊、创造力、公民价值观等等。

如果总结一下传统教育和新教育教育模式的区别,这个区别大家很容易理解,它的教师的功能、学习的过程、学生参与的程度、学校课堂的安排、教材、学习环境、学校和社区的联系,学期和课程的安排、评价各不相同。

他们的桌子大家看到是六角形的,薇奇·科尔波特说当时很多人声讨她,说她是想要把桌子锯开的疯女人。同样在这个过程当中教师培训也是一个核心环节,他们改变了传统教师培训的策略,使它变得更实用,也更有效。

哥伦比亚新学校教育质量

下图是他们第一次对哥伦比亚新学校教育质量的测量,它的成绩是非常优秀的,而且他们有一个说法是在拉丁美洲地区哥伦比亚是除古巴之外另外一个农村学校的质量高于城市的国家。也就是它农村学校的平均质量高于城市,对此我没有深究,张守礼老师有一个见解是认为城市有大量的贫民窟,所以城市的质量比较低下,但至少说明它的农村教育不比城市差。

来源:教科文组织:1999年第一次国际教育质量比较研究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该地区开展的拉丁美洲研究(见教科文组织,2005)显示小学数学,语言和数学的成绩对比原模式,学生成绩提高了十几分,学生的自尊提高了18分,女孩的表现优于男孩,女孩在提高完成力和领导技能方面比男孩受益更多。

越南在实施新学校模式的时候整合了一些新的实践,把这些实践进行概念归纳,就是参与式和协作式的学习:自主学习指南、学生委员会、形成性评价、与社区融合的应用和实践为主的学习、教师专业网络,这些因素一块构成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教育效果。越南2017年的评价也是认为三年级和五年级的学生在认知和非认知能力方面的表现明显优于常规教育的学生。

这个模式薇奇·科尔波特自己说在哥伦比亚的农村已经实行了很多年,甚至她认为已经比较平庸了,不是一个很新锐的模式,她们现在在考虑把这个模式引进到城市和用于难民的教育,因为他们接受很多委内瑞拉的难民,也是拓展新学校模式的服务对象。

总而言之各项评估都高度认可他们的教育质量。

新学校模式的价值

我们如果来归纳一下新学校模式它的价值,第一个是它的理念:学生中心、自学为主、混龄学生、混龄学习、学生自治、校园民主、社区参与。这些概念我们今天很容易认识,跟我们今天提倡的教育创新的概念是一脉相承的,它具有一种未来性,它是面向所谓21世纪技能的,尽管它在70年代产生的时候是为了解决最贫困地区的普及小学校的问题,但她采取的这些策略指向了未来。实际上它是一种适合城市和农村的一种未来学校的概念;另外一个是操作容易、低门槛,可以实现规模化的创新,这一点是特别值得重视,也是教育创新当中特别难得,因为你做出几所好的学校相对比较容易,但是要大规模的复制就非常困难。

以自学为主的学习指南,学校生活的民主化,教师培训、社会参与,薇奇·科尔波特建议我们如果中国让新学校落地,第一从课程上可以从科学课开始;第二可以建立一批示范学校,做成一些亮点来让大家能够看到。

我们希望通过这一分享和大家共同来回答这一问题,对于这一模式我们可以有什么样的借鉴。新学校模式能够在中国落地吗?

延伸阅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