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黑掉美国国防部,窃听FBI情报,天才黑客有多逆天?

原标题:17岁黑掉美国国防部,窃听FBI情报,天才黑客有多逆天?

十几年前,互联网曾发生过一次震惊全球的中美黑客大战。

事件是起因是,当时中国的互联网被美国一个黑客组织PoizonBox的恶意攻击,

一度导致整个互联网全部瘫痪。

那时中国的黑客们就不干了,开始组织国内黑客力量愤然反击。

最后,在中国红黑黑客联盟的带领下,大概有近10万名黑客参与那次黑客攻击。

当时一个叫Norse的网站就直播了那次中国黑客潮的恐怖力量——

这只网络上自发的中国黑客先后攻克了美国主流的各个网站,

除了教育类和带有.edu后缀知识分享网站幸免于难外,其他类别网站全部被迫瘫痪,

甚至一度连网站名都被改掉。

五星红旗和胜利宣言在插遍了美国的所有网络平台。

攻击结束后,参加战斗的近十万名黑客迅速解散并消失,

这种军队化的的军事意识使一度让世界感到震惊。

不过让美国黑客无助的不仅是因为中国黑客联盟们的恐怖,

还曾因为过一个年轻人。

他就是曾是世界上五大黑客之一的——凯文·波尔森。

他16岁才接触电脑,在17岁时,他就能够用黑客技术入侵国防部门的网站。

而后被政府招安后,白天为政府工作,晚上却与FBI玩起了猫鼠游戏。

他还曾控制过全市的电话,参与电话活动赢得10,000美元的奖金和保时捷。

窃听联邦调查局的电话,出售国家情报,并自行入侵五角大楼删除犯罪记录。

在网络世界中,他就是无所不能的神。

但常在河边行走哪能不湿鞋,波尔森最终还是被送进了监狱。

他成为第一个被打上在间谍罪的黑客,并逼的政府不得不要求他出狱后不得碰电脑三年。

而正是这个曾不守规矩的网络黑客,现在却是新闻界的老前辈,

他还利用黑客技术帮助警方识别了744名性犯罪者。

自此,他毫不费力地完成了一次华丽的变身。

今天,窗窗就来聊聊他。

五十多年前,在美国一户小家庭中,一个名叫波尔森的可爱小男孩出生了。

从小波尔森就对电话有着浓厚的兴趣,

起因还是一个叫“laa卡通”在线聊天节目,

这种电话交谈的方式使许多遇到类似问题的盲人成为好朋友。

通过这种聊天方式,波尔森也在电话中认识了一个名叫兰多尔的女孩。

他的家庭并不和谐,父亲离婚后又再婚,因此他和自己的父母沟通很少。

此外,也因他对虚拟世界也很着迷,

这种前瞻性的技术使他与家人的交流更少的因素在里面。

在他16岁生日那天,他的父母给他买了TRS-80,这是他人生第一台电脑。

这台电脑仿佛为波尔森开辟了一个新世界,他不再需要和小学生玩幻想游戏了。

他的所有想象都可以由这台电脑携带,这就是他的“龙之剑”。

波尔森看了很多书和技术期刊,甚至曾一度跑去电信局周围的垃圾场寻找一些好东西。

比如一些令他感兴趣的——操作手册,印刷的文件,以及一些淘汰下来的计算机小设备。

这时,波尔森对互联网世界开始有了自己的理解,

这种理解和他对知识的渴望才使他成为一个伟大的黑客。

那时,黑客并不是指现在的“网络入侵者”,

当时的黑客是褒贬词,描述的说一群能推动网络革命的科技先驱者。

在17岁的那年,波尔森正式成为了一个黑客,取了个“黑暗但丁”的外号,

从此成为了互联网上的幽灵。

这一年,他在网络上认识了奥斯汀。

奥斯汀比波尔森大2岁,但奥斯汀仍然是新手,波尔森无情地嘲笑奥斯汀。

波尔森和奥斯汀用调制解调器和两台便宜的电脑武装自己,入侵其他网络,

并留下电子笔记和线索互相嘲笑。

就这样,他们建立起了非常深厚的革命友谊。

奥斯汀实际上是现实生活中的大学生。

他受过良好教育,有各种体育爱好,并且有十几个女朋友。

但网络虚幻世界对于男孩子们的吸引力是致命的,

奥斯汀更沉迷于和波尔森一追一赶的游戏中。

在他们入侵无数私人网络后,他们无意中触碰到了美国国防部的内联网。

当时,国防部的内部网络被称为APA。

它算是当今互联网的前身,在当时属于非常先进的设备。

而在黑客眼中,先进意味着什么?就是验证自我技术的最终目标啊,谁先突破谁最牛叉。

但这种过度触及国家底线,在加上他们入侵后喜欢留下笔记的旧习惯,

联邦调查局毫不费力的就找到了他们。

不过波尔森被捕后,他进去喝可杯茶,挨了顿训就被释放了。

毕竟他才17岁,法律还没办法对他进行审批,

只是那台用来入侵的TRS-80被没收了,这是波尔森第一次为他的行动付出代价。

而奥斯汀没那么幸运,直接被警察请到监狱喝了两个月的茶。

波尔森的网络入侵似乎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不仅让他对此愈发狂热,还让“黑客”这个词滑向了黑暗的一面。

在“但丁黑暗”的名字在互联网领域打响名声后,

一个著名的私人智囊团向波尔森扔橄榄枝。

波尔森接受了一份关于网络安全的工作,并开始为政府机构寻找系统漏洞。

他被列为对国家有益的黑客,用自己的黑客技术换取报酬,

甚至受到五角大楼网络部门的称赞。

但是波尔森并不怎么喜欢这种在允许的情况下攻克系列的工作。

他更喜欢隐藏在黑暗中,使用自己的黑客技术来窃取他想要的东西。

于是“黑暗但丁"又回来了。

白天,波尔森勤勤恳恳的帮着政府部门工作,

到了晚上,他又变成了自己,开始和联邦调查局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他攻击各种网络系统,甚至窃听联邦调查局的电话。

偷了电话公司的官方密码,用他拼凑的设备窃听了许多隐私的秘密。

其中最为致命的应该算是美国政府与当时逃亡的菲律宾领导人费迪南德·马科斯的通话,

而后主动联系苏联出售了这些被监听到的信息。

这种有趣的生活终于在1988年崩溃了。

出于信任问题,FBI监听了波尔森的电话,发现他知道的太多了。

然而,在秘密行动之前,就被波尔森反窃听了他们的安排。

当FBI来到他的住所时,他已经去了大楼,只剩下垃圾拼凑在一起的设备。

波尔森开始了现实版的猫鼠游戏,他凭借黑客技术,总是领先FBI逃离现场。

他还与奥斯汀重新取得联系,两人找到了一条可以空手套白狼的发家之路。

他们得知KIIS FM电台举办了抽奖活动,

第102个打入电话的人,可以获得2万美金、一辆保时捷944还有免费夏威夷度假。

波尔森和奥斯汀组装了一套设备来直接接管城市的电话网络。

不用说手第102个来电,就算是第一个电话也是小KISS。

波尔森从容不迫的拿到了奖金和奖品。

从那时起,他们就开始靠电话线生活。

他们入侵了太平洋贝尔公司的各个电台和电话终端,

激活了一些未激活的号码然后拿去卖钱,并建立了一个巨大的灰色产业圈。

在波尔森被通缉的第二年,

NBC节目“未解之谜”在电视上发布了他的信息,希望各界人士能提供信息。

但当他们花了不少世界来举证波尔森的罪行并等待观众为提供他们的行踪时,

热线电话全部失灵了。

观众在电视上看着焦虑的制作团队后重新认识了到波尔森的黑客力量。

波尔森膨胀了,后来他还留下了一个邮箱让FBI与FBI聊天。

他在联邦调查局服务器上留言:“自己已经伪装成五角大楼的一位雇员并潜入进去了。”

FBI还未分清这是烟雾弹还是实情时,

波尔森已经伪装成一名员工潜入五角大楼,删除了自己的犯罪记录。

波尔森感到了无尽的空虚,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然而,技术过硬也挡不住队友太蠢。

与波尔森、奥斯汀一起合作过的一名叫做埃里克的二流黑客,十分看不惯波尔森。

一方面因为被技术碾压,一方面也是因为波尔森也不爱搭理他。

埃里克偷偷的向FBI检举了波尔森和奥斯汀,

逃跑近两年的波尔森最终被拷上了手铐。

而波尔森在黑客时期形成的脆弱友谊分崩离析,

就算是奥斯汀也选择了反对波尔森的减刑要求。

5年时间对于一个黑客太过致命,波尔森被时代的巨轮远远撇下。

当他5年刑满释放时,他得知自己被下令三年之内不得碰计算机。

他成为了第一位被指控为间谍罪的计算机罪犯,

第一位被禁止出狱后三年内接触电脑的人。

政府甚至拒绝波尔森读大学,因为读大学难以确保他可以不碰电脑。

波尔森感觉到心里愤慨却无能无力,无法在任何公司工作,

只能在一家乡下的麦当劳当收银员。

而他还需要再3年时间里偿还6.5万美元罚金。这是在逼他再次犯罪吗?

但波尔森5年的刑囚生活已经让他决心和过去挥别,即便连用ATM取款都和缓刑官报告。

毕竟生活不是只有0/1,在2000年的时候,波尔森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他成为了一家安全研究公司的调查记者,开始写一些分析黑客的文章。

这对他来说实在是“专业对口”,他自己就是一个活的百科全书呀。

他写的文章十分受欢迎,而且他的背景也给了他很大的帮助。

随后波尔森又担任了《连线》杂志的记者,开始浪迹记者圈。

2006年时,他在他最著名的一篇文章中,讲述了他如何通过对比MySpace的档案识别出了744名性罪犯。

还抓到了一名叫做Andrew Lubrana的性罪犯。

有的时候,犯罪和正义之间,距离实在是很近。

波尔森最终得到社会的认可,

他还与亚伦·斯沃茨合力开发了开源软件SecureDrop,这是一个让记者与消息来源之间匿名通信的工具。

这软件保护了如检举信息的流通,让社会的“民主”更真实。

现在的波尔森已经50多岁,拿过许多新闻奖,出过书,也和普通人一样,爱发推特。

看到他,谁会联想到这就是当年叱咤风云的骇客?

就好像《金刚狼3》里的狼叔,不再桀骜不驯、飞扬跋扈。

狼叔会老,会和普通人一样有无力的时候,会保护自己的女儿,会体会到死亡。

正如波尔森依然还能用键盘作武器,只是这次他要捍卫的是正义。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