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过两朝国舅的奇人,获得免死十次的特权,最终仍因作恶多端被杀

原标题:做过两朝国舅的奇人,获得免死十次的特权,最终仍因作恶多端被杀

文/格瓦拉同志

“免死金牌”学名叫做“丹书铁券”,这物件从汉高帝刘邦时期开始出现,在清朝之前的历代王朝都用此来笼络功臣或贵戚,具有免除若干次死罪的作用。不过从实际效果来看,“免死金牌”往往不能达到其宣称的效力,拥有者一旦获罪,依旧难以逃脱被杀的命运。比如,曾在北魏、北齐都做过国舅的尔朱文略,便是典型代表。

北魏权臣尔朱荣因意图篡位被杀

尔朱文略出身显贵,是北魏权臣尔朱荣的幼子,孝庄帝皇后尔朱英娥的弟弟。尔朱荣独揽朝政2年时间,最终因飞扬跋扈、意图篡位被诛杀,而孝庄帝随即也被尔朱荣的堂侄尔朱兆废黜并缢杀。等到尔朱荣的部将高欢(北齐神武帝)起兵诛灭尔朱氏后,因为感念尔朱荣当年的知遇之恩,再加上贪慕尔朱英娥的美貌、可怜她的遭遇,便将她从冷宫中解救出来,并收为侧室。

高欢因为宠爱尔朱英娥,所以便抱着“爱屋及乌”的心理,对他的两位幼弟尔朱文畅、尔朱文略便也十分照顾,并请来贤良的师傅来教导他们,迫切希望他们能成才,帮助自己建立一番大事业。但让高欢非常失望的是,尔朱文畅兄弟天性残暴、好乱乐祸,成年后做了很多荒唐事,并最终都因此丧命。

北齐神武帝高欢

尔朱文畅成年后被任命为仪同三司兼肆州刺史,然而此君上任后并没有把精力放在推行善政、抚慰百姓方面,而是处心积虑地想要造反。武定三年(545年)正月,尔朱文畅与丞相司马任胄、都督郑仲礼等人密谋,准备利用正月十五夜观“打簇戏”的机会在晋阳发动叛乱,待杀死高欢后(高欢组建东魏政权,并以丞相的身份执政),将拥立尔朱文畅为丞相。

但这些人的计划尚未实施便被人告发,高欢闻讯大怒,下令将尔朱文畅、任胄、郑仲礼等人全部处死。按照当时的律法,尔朱文略也应当被处死,但高欢看在尔朱英娥的份上,不仅饶过他的性命,而且还继续厚待她。不仅如此,高欢在临终前还特意嘱咐长子高澄,给与尔朱文略铁券及免死十次的特权,就算是他犯下天大的罪过,都不能杀他(“神武遣令恕文略十死,恃此益横,多所陵忽。”见《北史·卷四十八》)。

北齐文襄帝高澄

正因为拥有“免死十次”的特权,所以尔朱文略非但没有从兄长身上吸取到任何教训,反而同样变得飞扬跋扈。高澄执政时,目睹尔朱文略种种劣迹,虽然有心杀掉他,但碍于其父临终前的嘱托,却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等到北齐文宣帝高洋在位期间,尔朱文略却因为自己的恶行付出生命的代价,而“导火索”是他与平秦王高归彦间的一场另类赌博。

原来,尔朱文略某次跟高归彦赌博,并以自家一位绝色侍女、对方一匹日行七百里的宝马作为赌注。结果,尔朱文略获胜,并如愿以偿地获得那匹宝马。次日,高归彦拜访尔朱文略,并向他询问侍女和宝马的情况。尔朱文略只是微微一笑,随即转入后堂,等到他再出现时,只见大厅中多了两个银盘,其中一个装着侍女的头颅,另一个则装着宝马的马头。高归彦见状大惊失色,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北齐文宣帝高洋

事后,高归彦向高洋弹劾尔朱文略为人残忍、擅杀人命,理应按罪惩处。高洋鉴于其父当年曾赋予尔朱文略“免死十次”的特权,起初也没想杀他,只是将他投入监狱,希望他能够清醒几天。没想到尔朱文略在监狱中并没有好好改造,每日里吹拉弹唱、与人嬉戏,过得是相当惬意、潇洒。

数月之后,厌倦监狱闲散生活的尔朱文略故态萌发,抢夺看守的弓箭向无辜的人射击,并且大言不惭地说道:“我如果不制造点儿动静,陛下就会忘记我。”消息传到高洋耳中后,皇帝勃然大怒,便也顾不得什么“免死十次”的特权,下令将尔朱文略就地正法。就这样,因为自己的任性胡为、残暴不仁,拥有十次免死特权的尔朱文略最终还是被砍了头,实在是咎由自取。

尔朱文略因作恶多端被处死

平秦王有七百里马,文略敌以好婢,赌取之。明日,平秦王使人致请,文略杀马及婢,以二银器盛婢头马肉而遗之。平秦王诉之于文宣,系于京畿狱。文略弹琵琶,吹横笛,谣咏倦极,便卧唱挽歌。居数月,夺防者弓矢以射人,曰:“不然,天子不忆我。”有司奏,遂伏法。引文同上。

史料来源:《北齐书》、《北史》、《资治通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