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游俄罗斯远东地区哈巴洛夫斯克(图)

原标题:神游俄罗斯远东地区哈巴洛夫斯克(图)

6月26日深夜,我和老伴风尘仆仆地赶到北京首都机场2号航站楼,这是我们退休后第一次出国旅游,心里还有点小兴奋。一般的航空公司都是提前三个小时办理托运手续,而我们要乘坐的俄罗斯AURORA公司只提前两个半小时办理托运手续,即11:30办理,一问原来是为了省钱,二是因为飞机乘客不多完全来到及。据说AURORA公司是首都机场最牛的航空公司,当机场上空电闪雷鸣的时候,所有航空公司的飞机都不敢起飞,唯独它,不管不顾,照样起飞,从不延迟,听说飞行员全是开过战斗机的,有时他们高兴了备不住还喝两口,然后照样驾驶飞机。

我们是27号凌晨两点一刻起飞。办理出境手续的时候,我们的护照印有芯片可以自动出境,非常方便,只要把护照往上一放,再按一个指纹就过去了,护照上居然没有出境章,但在电子系统是有纪录的。我们办理CHECK--IN手续时,提出坐在紧急出口的座位上,中国雇员说,他们一般不给外国人这些座位,主要是遇有紧急情况时防止语言不通,影响大家撤离。当然,作为国际航班,他们还是提供俄语、英语和汉语服务。我们的飞机真是正点起飞,而且也很平稳,到了巡航高度,甚至系安全带的指示灯也熄灭了。没想到AURORA空中提供的食品也不错,有一份牛肉热饭,还有一盒点心,根本吃不完。就这样经过两小时四十分钟的飞行,我们平安降落在哈巴洛夫斯克国际机场。

这个机场真是个迷你型的,一飞机人挤在一间小屋子里过边检。俄罗斯边防清一色的美女军官,检查起来非常认真,效率极低,平均五分钟左右一个人。轮到我时,我才注意到其实是她们帮你填了张入境表,还要求本人签名,最后护照盖上章夹上个离境卡完事。过海关时,也要求大箱子过仪器扫描。

我们是最后出来的,佳木斯大学留学生小王举着牌子迎接我们。北京出门时听说这边特别冷,我们都带了不少厚衣服,赶紧换上。小王叫出租车是用电话,据说哈巴洛夫斯克市的出租车全是电话叫,这里的车有左舵的也有右舵的,全是日本淘汰的二手货,而俄罗斯没有汽车报废一说,他们的交通规则与我们一样,是右行驶。不一会,来了个日本车,是右舵的,拉上我们去了太平洋大学。这里比中国快两个小时,所以,我们虽然北京时间五点到的,但当地时间已经是七点了。到了太平洋大学没想到餐厅没有开门,我们只好找了一家KFC吃饭休息。

上午十一点左右,我们在船站和同江政协的同志及佳木斯大学的老师会师,这样,中国民族学术考察团正式开始活动。接待方是那乃区政府的工作人员,三辆车从哈巴洛夫斯克市向那乃区区政府所在地特罗伊茨科耶镇出发。俄罗斯不太重视远东地区的基础建设,路不是很好,但路两侧绿树成荫,植被特别好。经过三个小时的颠波,我们到达了区政府所在地,住进了“东方宾馆”。说是宾馆其实就是一个招待所,我和老伴住了一个双人间。这一天,我只在飞机上睡了一个小时,但精力充沛;稍事休息,就开始了参观活动。

那乃区是俄罗斯联邦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内的一个行政区。

那乃人(即赫哲族)是远东地区的原住少数民族,在俄罗斯和中国的阿穆尔河(黑龙江)及其支流乌苏里江、松花江一带分布。那乃区行政区划由苏联苏维埃远东边区执行委员会主席团1934年6月21日颁布的行政命令确定。行政区的行政中心是特罗伊茨科耶村,行政区下辖14个乡村居民点。

那乃区是俄罗斯北方原住少数民族的聚居区,因此区政府十分重视发展当地生产经济潜力。

目前行政区共有42个少数民族村社,其中18个村社进行生产经营活动,主要从事林业、渔业等。

“阿穆尔”民族村社是那乃区乃至整个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最好的少数民族村社。该村社生产经营的行业众多,有木材加工、锯材生产、门窗制造、木架结构房屋建设等。

近年来,与“阿穆尔”民族村社邻近的“戈伊季马”村社正在蓬勃发展,本地的企业自主研发了新型锯切电机,并且投入使用。这里的“涅瓦号”驳船上建成了渔业产品加工车间,并且已获得了生产许可。

少数民族村社为当地经济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保障了200个以上工作岗位,为当地学校、幼儿园、文化中心、民间艺术团体提供资金支持,并为当地居民提供食用鱼。

6月28日,我们参观了那乃人博物馆,发现他们这边保存的文物比我国境内的赫哲族更丰富一些。下午三点,我们参加了那乃区成立85周年的庆祝活动。会议在区文化宫举行,先是哈巴州副州长讲话并颁发证书,然后是那乃区区长讲话并颁发证书。有两个细节引起我的注意,一个是一位老大爷的袖带没有戴正,区长非常自然地帮他扶正;另一个是一位老大妈腿脚不好,区长竟然快步跑下台给大妈发证书,看得出来,区长很亲民。接着是文艺演出,各村各民族得文艺爱好者都展示了他们的才能。此后,我们在扎里镇那乃人文化中心参加聚餐。每个人在敬酒前都要讲一番话。中方同江市政协的赵主席和佳木斯大学的李部长分别代表我团讲了话,敬了酒。最后,中俄双方共同唱起了《喀秋莎》,把宴会推向高潮。

6月29日,庆祝活动进入高潮,14个村的民族代表和各行各业的代表举行了大巡游,我们也应邀参加了巡游,最后来到了体育场。体育场中央有个舞台,四周是各村的美食和手工艺品摊位,我们被逐一邀请去每个摊位做客,享受各种民族礼仪。特别是在一个那乃人的小屋里,当我们哼起乌苏里船歌时,她们竟然也能跟着哼出来,毕竟是同一个民族吗,看得出来中俄两国人民还是民心相通的。傍晚,区长邀请我们在阿穆尔河边(上游就是中国的黑龙江)和他的同僚们野餐,我们愉快地接受了邀请。大家又喝酒,又吃肉,最后还唱起了《红梅花儿开》,接着中俄双方大合影,其中有个小插曲,我们的一个小伙子和俄罗斯姑娘们混在一起,一个姑娘一把把我们的小伙子揽在怀里,摄影师迅速记录了这美好的一刻。河边玩得很嗨,美中不足是蚊子太多,叮的人受不了。

30号在那乃区的活动结束后我们又回到了哈巴市,参观了哈巴洛夫斯克市博物馆,重点看了那乃人部分,很有启发。随后,大家在礼品店买了不少礼物,但担心海关检查严格,尤其是坐船回抚远的大部分团员更要经历严格的检查,大家都有点忐忑不安。我们老两口是飞哈尔滨转机回北京。前面提到哈巴国际机场特别小,离开的时候更觉得小。先是排长队接受一个海关官员的护照查验,然后是行李过扫描仪。进去后,只有三个柜台CHECK--IN,乘客还是中国人多。令人诧异的是AURORA竟然只卖乘客的票,不卖行李票,托运行李需另外付费,每件3000卢布。我们老两口也不幸中枪了,还要去补交行李费,而且,还要排长队,效率极低。补交了行李费,我们才办好登机手续。出境的时候,还是美女军官嚼着口香糖,慢腾腾地办手续。从哈巴飞哈尔滨的飞机是个螺旋桨的小飞机,装70多人,不过俄罗斯飞行的技术还是很好。一小时四十分钟后我们到了哈尔滨,由于时差的关系,我们又等了三个小时,没想到十点起飞的飞机又晚点了两个小时,等我们到家已经是7月2日凌晨三点。至此,俄罗斯之行圆满结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