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病重想见皇帝,后者却说:朕怕鬼,太后大怒:我怎会生了你?

原标题:太后病重想见皇帝,后者却说:朕怕鬼,太后大怒:我怎会生了你?

文/格瓦拉同志

刘宋文穆皇后王宪嫄出身尊贵,是东晋名相王导的后代,父亲是散骑常侍王偃,母亲则是宋武帝的次女吴兴长公主刘荣男。王宪嫄容貌美艳、聪慧明敏,及笄之后嫁给表弟武陵王刘骏为妃,并为他生下两子四女,即前废帝刘子业、豫章王刘子尚、山阴公主刘楚玉、临淮公主刘楚佩、皇女刘楚琇、康乐公主刘修明。

文穆皇后王宪嫄

元嘉三十年(453年),刘骏在诛杀元凶刘劭(刘骏的异母兄,在弑杀其父宋文帝后自立)后称帝,王宪嫄随即被册立为皇后。起初,王宪嫄很受刘骏的宠爱,但随着殷淑仪(实为南郡王刘义宣之女,刘骏的堂妹)的入宫,她的地位便受到严重的威胁,数度由有被取代的危险。好在殷淑仪红颜薄命,入宫没几年便病死,才使得王宪嫄的后位、刘子业的储位得以保全。

大明八年(464年)闰五月十六日,酒色蚀骨的孝武帝刘骏驾崩,终年35岁。刘骏死后,太子刘子业继位为帝,是为前废帝,而王宪嫄的地位也随之更进一步,被尊为皇太后。刘子业即位时年仅17岁,起初还畏惧越骑校尉戴法兴(孝武帝刘骏倚重的大臣,经常越权裁决政事),表现得还算是规矩本分,但等到戴法兴因遭诬陷被杀后,他便开始变得无法无天起来。

宋孝武帝刘骏

孝武帝刘骏本是一位荒淫无道、丑声四播的皇帝,而跟其父相比,刘子业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刚登基没多久,刘子业便大逞淫威,将老爹好色的“优良家风”发挥到极致,不仅跟亲姐山阴公主刘楚玉出双入对,甚至还想把姑妈新蔡公主立为皇后,为此不惜杀死姑父何迈,以上种种行为丑陋至极,令世人掩鼻(详情见《宋书·卷七》)。

刘子业不仅荒淫,而且还狂妄至极、嗜血如命,对各位叔父百般凌辱、任意杀戮,搞得宗室上下人心惶惶、度日如年。比如,湘东王刘彧因为体型肥硕,便被蔑称为“猪王”,而刘子业为了凌辱他,曾经用木槽盛饭,再放进各种杂食,搅和拌匀后,命令其像猪一样地用嘴去槽中吃食,并以此欢笑取乐,简直是无礼至极。

宋明帝刘彧做王爷时备遭刘子业凌辱

(刘)休仁及太宗、山阳王休祐,形体并肥壮,帝乃以竹笼盛而称之,以太宗尤肥,号为“猪王”...尝以木槽盛饭,内诸杂食,搅令和合,掘地为坑阱,实之以泥水,裸太宗内坑中,和槽食置前,令太宗以口就槽中食,用之为欢笑。见《宋书·卷七十二》(注:太宗即宋明帝刘彧,与刘休仁、刘休祐都是刘子业的叔父)。

刘子业荒淫残暴、狂悖无礼,甚至对自己的亲妈王宪嫄也不放在眼里。在刘子业即位仅两个月后,皇太后王宪嫄便重病不起,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眼瞅着离鬼门关越来越近。此时的王太后,很想在闭眼前见见亲儿子,便命内侍去请刘子业。没想到刘子业得到消息后并未飞奔着来探望母亲,反而神神秘秘地说道:“病人身边多鬼怪,朕很怕鬼,怎么能前去呢?”

王宪嫄临死前想见见儿子,却遭后者拒绝

内侍请不动皇帝,只能回去向太后复命。听到亲儿子大不孝的回复后,王太后差点没被气死,怒不可遏地对侍者说:“快拿刀来,把我肚子剖开,看看怎么会生出这样一个好儿子!”事后没多久,王宪嫄便在愤怒、悔恨中离去,时在大明八年(464年)八月十四,终年38岁。王宪嫄死后,谥号为文穆皇后,与宋孝武帝合葬于景宁陵。

初太后疾笃,遣呼帝。帝曰:“病人间多鬼,可畏,那可往。”太后怒,语侍者:“将刀来,破我腹,那得生如此宁馨儿!”见《宋书·卷七》。

王宪嫄死后,刘子业继续胡作非为,把江山搞得乌烟瘴气、腥秽不堪。在这种情况下,忍无可忍的宗室亲王们以刘彧为核心,决定采取行动推翻刘子业。景和元年十一月(466年1月),刘彧指使亲信裴寂之等人,利用刘子业在华林园竹堂举行“射鬼”仪式之机,强行冲入竹堂将其杀死。一代荒淫残暴的少年皇帝就此谢幕,时年才17岁,此时距王宪嫄被他气死只有1年多。

刘子业因昏暴被杀,年仅17岁

太宗与左右阮佃夫、王道隆、李道儿密结帝左右寿寂之、姜产之等十一人,谋共废帝。戊午夜,帝于华林园竹堂射鬼。时巫觋云:“此堂有鬼。”故帝自射之。寿寂之怀刀直入,姜产之为副。帝欲走,寂之追而殒之。引文同上。

史料来源:《宋书》、《南史》、《资治通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