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造电视?新品牌计划背后的野心与格局

原标题:拼多多造电视?新品牌计划背后的野心与格局

日前,拼多多与中国最大的显示设备制造商之一兆驰股份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兆驰股份将与拼多多合作,联手探索实践出一条以需定制、按需定产的道路。兆驰集团旗下的JVC品牌电视将率先在拼多多上推出定制化产品。

前一段时间,关于华为造电视的新闻在整个互联网热炒,结果华为的电视还没造出来,做电商的拼多多倒是合作造起了电视。

一家电商企业,去和一家显示设备制造企业合作,拼多多为何要这么做?

同时,关注拼多多的人会发现,拼多多合作的项目远不止兆驰股份一家,这次在电视领域的合作仅仅是拼多多“新品牌计划”的一个小小浪花。而拼多多正在策划着一盘大棋局。

一、 拼多多的难题

拼多多的发展,堪称近年来中国互联网市场的一个奇迹。拼多多2015年才成立,2018年7月就在美国上市,2018全年营收为人民币131.20亿元,截至2019年3月,平台GMV已达5574亿元人民币,活跃买家数超过4.43亿。

在短短2年多的时间里面,拼多多走完了京东、阿里10多年走的道路。在极短的时间里面后发制人,成为电商三巨头之一。

拼多多火箭速度的崛起,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它在合适的时间出现,获得了最有利的条件。

拼多多成立的年代,是移动互联网的微信时代。阿里和腾讯成了对手,而拼多多则是腾讯的朋友,通过微信分享传播。拼多多挖掘的不仅有年轻用户,城市用户,也有中老年用户和农村乡镇的用户。拼多多快速获得了大量用户。

微信的普及,让微信支付成为中老年也能用的互联网支付手段,电商早期难以解决的支付问题,在拼多多出现的时候根本就不是问题。

天时、地利、人和具备,拼多多借势而起,飞速蹿升,取得了快速的发展。在极短的时间内成为巨头之一。

但是,伴随着拼多多的快速崛起,外界也出现了很多质疑与指责的声音。这让拼多多很头疼。

另一方面,拼多多遇到了供货的难题。由于服务最广大的用户,市场现有的商品和品牌,很难满足4.43亿用户多样性、尤其是平价高质的需求。

但是靠平台上的商家自由竞争,无法完全解决全品类商品中,平价与品质兼顾的问题。

所以,拼多多必须从平台层面对供货商品进行干预。只有解决这个了矛盾,拼多多才会有更大的发展,也会走的更稳。

二、 “新品牌计划”挖掘被忽视的制造帝国

中国是世界工厂的说法,已经尽人皆知了,我们知道苹果手机是在中国造的,LV箱包是在中国造的。我们知道中国有华为,小米,联想,海尔,格力等一大批世界知名品牌。

但是人们不太清楚的是,中国还存在着一大批实力强劲,但是默默无闻的生产厂商。

10元的包,100元的包,1000元的包,10万元的包,都是在中国大大小小的工厂里面制造出来,然后贴上不同的牌子,卖不同的价格。

创立于2007年的丝飘是诸多一线品牌的代工厂,我们在超市购买的很多一线品牌卫生用纸都是它们生产的,但是这家厂自营品牌的产品却籍籍无名,无人知晓。

德力拥有亚洲最大的日用玻璃器皿生产工厂,是国内首家日用玻璃上市企业,产品出口全球70多个国家,年销售额超过10亿元。2018年,德力在国内市场的市占率接近20%,市面上每5只家用玻璃杯子,就有1只是德力制造。然而,德力自己没有品牌和渠道直接把产品销售给消费者。

三禾是国内顶尖锅具制造商,与双立人、LE CREUSET、膳魔师等在内的国际一线品牌达成合作关系,在意大利,每10户家庭中,约有5户使用的锅具由三禾制造。然而国内消费者根本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品牌。

宏碁集团创办人施振荣先生提过一个“微笑曲线”,郎咸平则提出6+1产业链理论。模型不同,道理很简单,一个生产企业生产能力再强大,它也只是低利润生产,仓储,批发,零售渠道,品牌营销这些高利润的环节厂家难以进入。

消费者花大价钱,生产厂商获得微薄的利润,钱被中间环节和品牌商赚走了。

上面提到的这些企业有能力提供物美价廉的商品,但是没有能力销售出去。而拼多多的平台正需要物美价廉的产品,拼多多有足够的流量和资源把这些厂商的优质商品销售出去,于是拼多多的“新品牌计划”横空出世。

拼多多的“新品牌计划”就是要把这些企业发掘出来,用互联网技术,用大数据,把这些企业打造成新品牌。

这样,原本没有渠道的厂家,获得了拼多多的支持,可以迅速成长为巨头。而拼多多则可以解决依靠商家自由竞争,无法提供稳定的物美价廉货品的问题。

这种双赢计划一拍即合,在很短的时间内,拼多多就收到6000多家企业的申请,一个“新品牌计划”的帝国正在诞生。

三、 “新品牌计划”背后的野心与格局

如前文所述,拼多多的“新品牌计划”可以解决目前拼多多平台的核心问题,但是,拼多多的意图远非解决问题那么简单。

目前,拼多多主要挖掘被京东、天猫、淘宝所忽略的市场。用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获得快速的发展。

但是,正如革命初期进攻大城市困难一样。

拼多多作为京东,阿里的强大竞争对手,在与主流的一线品牌在合作的时候,面临到巨大压力。这样一来,拼多多在进入京东,阿里的存量市场时,就会遇到巨大的阻力。

拼多多不可能永远在“农村”发展,农村包围城市,最终目的是夺取城市。

所以,拼多多的“新品牌计划”还隐含着重大的战略意义。

解决拼多多平台消费群体物美价廉商品的供货问题,只是第一步,这是打基础。

当基础打牢以后,与拼多多合作的品牌会获得大发展,具有更强的实力。

拼多多是2018年与丝飘品牌合作的,与拼多多合作之后,丝飘自有品牌产品的销售额增加10倍,产生能力扩张9倍,依靠规模扩张带来的上游议价能力,成本下降20%。一个新巨头正在冉冉升起。

类似的还有德力,与拼多多合作一个月,销量环比增加50%。

拼多多正在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新品牌生态系统。而这个新品牌生态系统的厂商原本就具有很强的实力,而拼多多的资源共享之下,这些品牌正在成为巨头级别的一线品牌,它们完全具备生产高品质商品能力。

拼多多能针对有低价需求的用户,打造高性价比的新品牌,也能针对一线城市,高消费的用户,打造价格适中,顶级品质的商品。

当拼多多的新品牌厂商生态成熟状态,拼多多就可以依靠自己的新品牌集团生态,去冲击京东,天猫的主流市场,在拼多多新品牌生态的压力下,主流的一线品牌也会不得不突破压力与拼多多合作,原本的封锁也就荡然无存了。

到了那个时候,拼多多会真正具备与阿里,京东正面对抗的实力。

用“新品牌计划”实现共赢,扶持新品牌厂商生态,挟泰山以超北海,最终决战巨头,这才是拼多多新品牌战略后背的野心与格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