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内小说俱乐部(三) | 长篇科幻连载

原标题:脑内小说俱乐部(三) | 长篇科幻连载

在好多童话故事里面,女主角都会陷入沉睡。文七觉得,那不过是因为对死去心有不甘,而强行做的美化。

康尽欢,未来局签约科幻作家。代表作品《亲爱的,冰灯再也不会融化了》等。资深媒体人,历年来为《时尚芭莎》《新周刊》《GQ》等刊物撰文超百万字,有多部出版著作。

脑内小说俱乐部

第三话 金丝雀的烹调方法

(全文约7000字,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

那面墙倒塌的灰尘中,一只巨龙腾空而起,那是欧式的恶龙,长着蝙蝠翼,先是昂起头,酝酿了几秒后,发出一声尖利的嚎叫,然后猛力把头甩下来,张开巨口,喷出龙炎。

以一个梦境收集者的角度来看,燕如雪最讨厌有恶龙的梦境,不是因为恶龙可怕,而是因为当一个梦境里固定出了恶龙这个符号的时候,那么生出这个梦境的人,往往是个想像力贫乏的人。

但是,作为一名金丝雀来说,这也是件好事,一般来说,能看到恶龙的梦境,基本不会是阴森型心理系恶梦。

当然,眼前的第一步要做的还是要逃过恶龙的袭击,燕如雪扭头看看那个英雄,他依然举着那把巨大的斩马刀,对着恶龙挑衅,可惜他自己没有翅膀。而作为助攻法师的燕如雪,决定看热闹,他四处寻找,忽然想起,灰烬中一定会有烤土豆或者烤红薯,他用手里的法杖开始在灰烬中翻找。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烤熟的蛋。

然后,他又闻到了烤肉的味道,他扭头寻找,看到勇者被恶龙烤熟了……

恶龙完成了他的成就,在空中盘旋着开始唱歌,那歌声非常重金属,各种邪恶派系的小喽啰也开始欢呼起来,他们扔下剑和盾牌,巨斧和木棒,他们开始跳舞。

巨魔和尖叫女妖搭伴跳起了弗拉明戈舞,他们不时紧张回头,好像生怕英雄会死而复生。

黑袍法师们跳起了俄罗斯的蹲跳舞,那些不死骷髅兵跳起了霹雳舞……他们的关节还真是灵活。

燕如雪敲碎了那枚蛋的蛋壳,蛋里面竟然是松花蛋……燕如雪忽然好想喝酒,夏日里最冰的啤酒。

他知道因为自己的放水,这个英雄梦境的主线故事结束了,他可以像个漫游者一样,在这个梦的碎片里寻找自己的乐趣。

他觉得有点无聊,然后,打了个呵欠。

他醒过来了。

“你终于醒了,怎么样?这个梦没问题吧?确实是一个浪漫英雄的梦吧?”梦之浮桥的店长曾梦龙一边喝茶,一边轻声问他。

“一个标准的英雄的梦想,而且,很不容易的是,那些怪物和反派的性格其实不错,进入梦境的人,不一定非要跟着英雄那一派,投身反派的庞大阵营里,也会很有趣。”燕如雪从梦境再现机里出来,拿出自己的手机,看到了脑内小说俱乐部的留言——赶快来店里,你测试过的梦出问题了。

“老规矩,报酬转我账号,先把这次作为礼物的酒给我存在柜上。”

“呦,这是马上有急活啊。恭喜发财。”曾梦龙努力猜测着燕如雪脸上的那种不协调,他猜测一定是有哪家梦境俱乐部出问题了。

在卖梦这个行业,金丝雀这个工种是非常重要的,金丝雀的职能就是尝试一个要作为职业商品的梦的安全性,即使梦的制造者保证这不是个噩梦,作为中盘商的松猪们亲身试验过没有问题,职业的梦境俱乐部也还是会至少邀请两名不同风格的金丝雀来确认安全性。

因为,有时候做梦的人不觉得那是个噩梦,但是,梦中的某些元素在不同人的体验中,也许就是恐怖的或者有破坏性的。

其实,许多人的心中,潜意识一直知道自己害怕什么,所以,即使是做梦,也会避免某些情绪与符号。然而,别人的梦里却没有这些禁忌,当一个人要进入别人的梦境中的时候,就像一个矿工要下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矿井挖矿一样。

你根本不知道这个梦境是否对你有毒。

想当金丝雀的人很多,但是,真正能做满十个成功梦境的却并不多,有烧脑的,有被梦魇的,还有被梦境夺走人格的,出了各种问题的人都有。

所以,这个职位才被称作金丝雀,早晚会被毒死的。

燕如雪在赶去脑内小说俱乐部的时候,忍不住猜测,到底是哪个梦出了问题?自己最近给那里测试了三个梦,通过了两个,脑内小说原本就是走清新路线的俱乐部,甚至几乎没有真正称得上是噩梦的商品。

毕竟圈内玩家都知道,要尝试噩梦,要去梦境芯片可以累积改写的“门后之手”会员俱乐部,门后之手只出售噩梦,不留客人在店里食梦,他们的玩家都是买得起梦境再现机的,或者会跑去那些裸机店短期租用机器。

燕如雪觉得如果自己测试过的梦真的出问题了,这就是自己职业生涯的耻辱,但也能是提升自己解梦能力的机会。

才成功测试了一百三十一个梦境就傲慢了?他忍不住嘲笑自己,如果这个出了问题的梦,自己找不出问题所在,是不是就得砸了自己的招牌,不用干了?

到了脑内小说俱乐部的门口,燕如雪看到一个大胖子正在用自己的脸拼命摩擦“没长大的艳粉蝶”,“我好想你啊,你想不想我?等你变成蝴蝶以后,要晚点产卵啊,据说,蝴蝶产卵之后就只能活七天了……”

“他都活了十年了,如果没有你这种油腻男中年摩擦,他还能再活几十年。”燕如雪习惯性嘲讽,因为,眼前这个家伙,就是金丝雀们最讨厌看到的人——挖掘者。当挖掘者出现的时候,就说明梦境出问题了,有食梦者可能被困在梦境中了。这些挖掘者就是要能在混乱的梦境中,把一个完全面目全非而且迷失自我的意识找出来,尽量完整地带出来。

挖掘者谢蓟笙,一个书虫,以见闻广博和容易出汗而在圈里闻名,在成为挖掘者之前,就是个啃老族。三十六岁那年,还住在父母家里,靠给圈内小报写粉丝情趣小说为生。所谓粉丝情趣小说,就是那些口味特别的爱好者喜欢的小说,比如《JoJo娘》《高达之爱》《咸蛋超人情趣厨房》……

“燕先生,好久不见啊。没想到,我能经手燕先生测试过的梦。”

“你说什么?难道脑内的梦境出问题了?”燕如雪的声音里充满了看热闹的惊喜。

“啊……没有,没有……”谢蓟笙觉得自己失言了,难道燕如雪只是偶然来店里?

“都别扯淡了,赶紧进来,这个梦境的松猪正在市外赶回来,你们两个赶紧进来,出事的是个年轻姑娘,陪她来的小男生都傻了,你们就别演二流希腊戏剧了。”一个穿着汉服的女人从店里探出身来,“今天的事情解决不了,跟这事有关的几个业内人都不要混了。”

两个男人看了看穿汉服的年轻女人,并不认识。

“请问你是?”燕如雪开口问。

“新人金丝雀,我叫金不文。两位前辈的名声,我听说过,但是,希望今天解决这件事的时候,不要轻视我的意见。”

在好多童话故事里面,女主角都会陷入沉睡。文七觉得,那不过是因为对死去心有不甘,而强行做的美化。”

半个小时之前,当文七站在小绿所在的梦境再现机外面,看着还在沉睡的小绿,想着她也许醒不过来了,忽然体会到了那种特别揪心的难过。

“你们不是说绝对安全吗?”

“你和他都醒过来了啊,我也用了也没事,这个女孩明显是个例啊。你放心,我一定会马上想办法的,我这就联系专业的挖掘者,这个梦境的金丝雀和松猪,天亮以前,我们一定能找出让她醒过来的方法。”苏纤姐满脸歉意,说得内容很坚定,但是语气中满是不安。

“不能直接把她摇醒吗?不就是梦魇吗?”文七有点急了。

“不不不,不是那么简单,你们玩接入型游戏的时候,也不是能随便拔线的啊,会造成脑损伤的,会出精神问题。人的自我意识其实是非常脆弱的一种东西,有时候,你一觉醒来,你自己都不觉得,其实你和昨天的自己有了许多不同。”方大卷是走街串巷的小贩,他见到过的出问题的梦境可比苏纤姐见得多了。

“她的脑波状态还是浅睡眠的多梦状态,起伏很乱,显然还是在梦境里经历着什么。”带着毛线帽的系统管理员走过来补充,“现在强行拔线,可能她的意识会留在梦境芯片里面……用行话来说,就是被梦境吸收成梦境元素了。剩下的空壳里面,如果是超级有生命力的大脑,也许大脑会补充出一个人格,但是,那个新人格绝对不是原来的那个女孩了。”

“这都是什么原理?有什么解析书吗?”文七完全混乱了,他懵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兄弟别慌,解决这事,分三步,第一步集合对这个梦境有了解的人,做梦境分析,猜测一下小绿姑娘可能被梦境中的什么元素缠住了。第二步,是进行芯片模式改写,把只读模式变成可写模式,让小绿姑娘的意识能修改这个梦,第三步,做二次接入,我们中的人会接入到可写模式的梦中,想办法找到小绿姑娘。”

“直接接入不行吗?我自己进去找她!”

方大卷双手抓住文七的肩膀,“你能不看手机,直接说出小绿的电话号码吗?”

文七愣了一下,脑子里一片空白。

“如果离开电子设备辅助,人其实是很没用的,你觉得在一个仿佛几万人的广场里,你作为一个外表已经变了的存在物,完全靠自己的眼睛,去寻找另一个外表是什么完全不知道的存在,是很容易的事吗?稳住,想要救人,自己先稳住,坐下来,等金丝雀他们到达。”

文七忽然觉得自己真没用啊,连十一位的数字都记不住,自己手机里存着二百多个人的电话号码,自己真的不记得具体的号码都是什么。

四个人坐在二楼的管控室机房里等待能解决问题的人到来,一张大桌子上面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六把办公椅的主体部分倒是挺正经的,但是椅子的头部都被管理员套上了各种古怪头饰,独眼扎古,铁人28号,初号机……

四个人坐下来,都不说话,各自想着心事,过了几分钟,苏纤姐忽然想起了什么,对文七说,“文七,你放心,小绿这事我们肯定会负责的。我和方大卷出去说点事,不是关于小绿,是关于生意上的事。”

文七有点不明白,方大卷对他解释“我们是同行,虽然我等级比她低,但是,她也不想在外面听到有损招牌的传言。应该是要收买我。”方大卷做了个鬼脸,和苏纤姐暂时离开了管控室。

文七看了看管理员,“还没请教您的名字?”

“我叫王列侬,一个老牌摇滚乐队的迷弟。”王列侬用手托了一下他的圆眼镜。“今天的事啊,是个大事,如果这事传出去,砸了脑内小说俱乐部的招牌,苏纤姐就要被炒鱿鱼了,以后也不用在这个行业混了。所以,你放心,不管花多少钱请人,苏纤姐自己掏腰包,也会把那个女孩救醒。这就是大店的尊严。”

文七还想问点什么,却觉得问什么自己也不能直接出力,只能等所谓的专业人士来解决问题。

过了十分钟左右,苏纤姐和方大卷一起走了进来,方大卷脸上都是笑容,他从小绿的不幸遭遇上获益了。

苏纤姐对文七说,“放心吧,挖掘者和金丝雀都到了,咱们几个人可以先互相交换一下信息,说一说自己在那个梦境里面都遇到了什么,找出这个梦境的偏差值。我这就去接他们上楼,让方大卷先跟你解释一下,从今夜开始他是这家俱乐部的服务生了。”

苏纤姐说完,又离开了房间。

方大卷有点歉意地对文七说,“很抱歉,我在这个时机得到了进店的资格,我一定会全力动用自己的资源,来想办法把你的女朋友唤醒的。”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们是一起参加公益活动时认识的。”文七连忙解释。

方大卷有点惋惜地看了看文七,“虽然,我不应该这样说,但是,我是个走街卖梦的,我看到过的事故,要比苏纤姐看到的多得多,如果是梦境本身有潜在问题,那其实反而是这一夜最好的结局,如果是另一种非常少见的可能,也许你该重新考虑一下你的选择。”

文七不明白方大卷到底在说什么。

方大卷补充了一句,“有时候,不是人陷在了噩梦里,而是有的人有天分把普通的梦境变成噩梦。”

苏纤姐在一楼迎到了抵达的三名支援者,燕如雪和金不文她是见过的,那个油腻的挖掘者,她是第一次见,她先向两个熟人点点头,打了个招呼,然后专门对挖掘者伸出手,“您好,方大卷说您是业内的救急专家,真的很希望这次能见识到您的能力,帮我们摆脱危局。”

谢蓟笙笑着伸出自己的双手,紧紧握住了苏纤姐的手,“放心吧,我这个人长处很多,其中,嘴巴严是业内出名的,如果雇主自己不说,我从来不会告诉别人,我到底做过多少次挖掘救援,把那些困在梦里的人挖出来了多少个。”

苏纤姐能感觉到这个男人手的炙热和潮湿,心里非常不舒服,又不好意思马上抽回手。只能接着说,“那我们就赶快上楼开始工作吧。”

金不文直接踢了谢蓟笙一脚,“赶紧松手,死宅男。”

谢蓟笙松开手,“你们啊,别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在梦里,我也是个风流倜傥的人啊。”

“你现在已经够风流倜傥了,只是这个时代,风流倜傥不是什么美德啊。”燕如雪敲了一下边鼓。

四个人一起上二楼,进入管控室,谢蓟笙说,“怎么只有六把椅子?”

苏纤姐回答他,“因为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需要集合这么多人来讨论的问题。不过,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们六个人了,我要去和老板汇报本周的工作和申请新的预算,先告辞了。”

听说苏纤姐要走,现场中的几个人都是一楞神,金不文最直接,立刻发问“苏纤姐,你这一走,是要逃避责任啊?”

苏纤姐苦笑着回答,“小金,你要出来混,还有好多东西要学啊。”

方大卷这时出来打圆场,“诸位,店里的事儿,现在我来跟进,我叫方大卷,也是这座城里出名的走街卖梦的游商了,诸位有什么疑惑,我会解释给大家的。”

燕如雪低声在金不文耳边说,“小金,如果苏纤姐留在店里,脑内的许多规矩和底线,她必须坚守,她离开店里,方大卷来主持,我们就可以做一些规则之外的救援工作。现实不是做梦,所有的事情都要遵守多重规则的。”

金不文皱紧了眉头,“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活在一个简单的噩梦里,也不愿意活在复杂的现实里。”

谢蓟笙哈哈大笑起来,“你的这种性格,在梦里,也会被梦里的人类嫌弃的。”

文七看着眼前这一团乱麻,忽然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醒过来?

苏纤姐离开了管控室,店里的工作人员,方大卷和王列侬,挖掘者谢蓟笙,两名金丝雀燕如雪与金不文,以及“遇难者”家属文七,六个人环坐在桌边。

“我先介绍一下具体情况,不久前店里收购的梦境《旧日堕落者之夜》出了问题……”王列侬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那个梦境的名字不是叫做《旧日支配者的献祭》吗?”燕如雪说。

金不文则说,“那个梦境的名字不是《旧神的苏醒之夜》吗?”

几个人忍不住互相看了看,“为什么大家记得的名字都不一样?”

“货物单和梦境购买协议上,应该有正式名字吧?”谢蓟笙皱着眉头,“而且,不管是哪个名字,听起来都是一个克苏鲁系的梦境啊,为什么脑内俱乐部会收这个梦?这分明是个噩梦系的梦境啊?”

“我去查一下底单,买梦这种事都是苏纤姐做主的……”王列侬也觉得一头雾水,他很快在电脑上调出了数据,“哎,这个合同记录上写的是个很普通的名字啊,《无尽的盛宴》,你们到底是从哪里听来的那些个名字?”

金不文和燕如雪互相看了看,也是满脸困惑。

谢蓟笙笑了起来,“难怪你们都报告说,这个梦境是个正常的梦境,看来,反而是你们在梦境中被修改了记忆,你们根本不记得你们真正在梦里经历了什么,讨论也就没有真正的意义了。”他接着追问王列侬“记录里面的松猪到底是谁?这个梦境的诞生者的联系方式有没有,也许,直接去问正主才是最直接的。”

王列侬的眼睛就没有离开屏幕,“松猪是可靠的人,正在市外赶回来,有原本的做梦者的记录,是个住院患者,不过,现在医院的记录是他在出售梦境两天后,就已经是植物人的状态了……”

“那我们到底该怎么办?”文七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这就是让苏纤姐离开俱乐部的原因,我们要违规操作了,按照梦境俱乐部工会的法规,A级俱乐部是禁止窥探和记录客人在梦境中的经历的,我们这次,应该让金丝雀再次进入梦境中,同时进行外界的同步记录播放,来看看这个梦境的真实情况。”方大卷还比较镇定,他看着两名金丝雀,“现在可以确认的是,这个梦境是个危险的梦,被梦境放出来的人,也会被修改记忆,所以,你们两个人,谁先进去?”

燕如雪想了想,“既然已经确定很危险,而我要比金姑娘资深得多,显然,第一个进去测试风险的……应该是金姑娘。”

金不文点了点头,“是的,燕先生说的对,如果他先进去而又失败了,剩下我也不足以吸收什么经验来克服接下来的危险,还是我先进去吧。在下学艺不精,给我师父丢脸了。如果我出不来了,麻烦给我师父发个邮件……”

文七听了两个金丝雀说的道理,想了想,说,“既然看起来是多一个人尝试,后期成功的可能性就多几分,那还是让我第一个进去吧,毕竟,现在知道的,从这个梦境里全身而返的人,我也是其中之一,也许,这个梦对我并没有什么吞噬的兴趣。”

金不文劝阻文七,“你是真正在意这件事的人,你就不怕,如果你也被梦境吞噬了,这件事就没有知情受害人了,我们就不管了,把这个梦封存了事吗?”

“我好歹也是读了几年书的人,己所不欲,不施于人,如果这件事真的非常危险,我也不想更多人被卷进去啊,我们东北人有句台面话,我打样,你们随意。”文七露出一丝苦笑。

燕如雪对文七一抱拳,“小兄弟,你还有几分侠气啊,放心,冲着你的义气和我的职业廉耻,这件事,我跟到底了。等这件事结束,你要不要考虑和我学习,怎么做个金丝雀?”

“怎么做个金丝雀?”

带着这个问题,文七再次进入了梦境再现机,这一次,梦境再现机的外面又附加了一些设备,那都是谢蓟笙带来的,想到自己的梦境竟然是实时直播的,文七忽然有点羞涩。

他已经习惯了那种微微的恍惚的感觉,他也知道,在进入梦境的时候,“自我”的某些部分是确实的,也许是记忆,也许是性格,甚至是目的。

因为第一次残留的记忆,也因为刚才大家描述的诡异,再次回到梦中,文七还是看到了那个巨大的宴会厅。只是,这一次,他觉得气氛有些不同了,灯光似乎昏暗了一些,那张无限漫长的桌子还在,但是,他这次看清了桌子的真正样子,那是一条无比漫长的舌头,舌头上摆满了食物,桌子两侧那些客人,身躯早就被黏在了“舌头”上,他们笑得很开心,是因为他们以为自己在吃饭,却没有发觉,自己的身躯在慢慢缩小。

文七觉得有些恶心,他知道,这个世界不止是这一个餐厅,每一扇门的外面都有不同的世界。

他推开了一扇看起来非常柔软的门。

门打开的时候,他才想起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个选择。

因为那扇门是大学教室的门。

然后,他看到了好多的鸟类坐在学生的座位上在听课,讲台上有一个节拍器,哒哒哒哒,按着某个节奏在摆动。

那些学生座位上的鹦鹉、鸽子、大鹅头也跟着节拍器的节奏在摇摆,文七看着看着,居然也忍不住开始按着那个节奏开始摇摆。

然后他开始觉得身体越来越轻盈,他觉得自己开始长出羽毛,他忍不住期待自己能变成一只飞得很高的鸟。

十几分钟后,他变成了一只啄木鸟。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戳下列链接,阅读康尽欢的其他代表作品:

脑内小说俱乐部(一) | 长篇科幻连载

脑内小说俱乐部(二) | 长篇科幻连载

东北爱情故事:“我想给你整个冬天”“那你整呗” | 科幻春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